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日记 完美在忐忑中诞生
http://news.QQ.com   2006年05月17日06:57   东方今报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日记 完美在忐忑中诞生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专家简介:陈其民,50岁,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儿童医学中心儿外科主任,健健、康康分体手术的3位主刀医生之一。小哥俩从郑州点击查看郑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转到上海接受手术,他是重要的沟通桥梁。

连体哥俩分体成功 日记 完美在忐忑中诞生

陈其民向健健、康康的父亲分析手术的过程

分体手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哪一个医生、专家能独自搞定的,需要团队作战。这就好像在长江上建大桥,工程人员、起重机、钢铁、水泥……只有每一样都精心准备到位,指挥人员的心中才会有数。 —— 主刀医生 陈其民

和普通的外科手术相比,连体婴儿分体手术是一项更为严密、复杂的系统工程,主刀医生每一次细微的心理波折,都可能对婴儿的生死存亡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
·
·
·
·
·

5月12日 周五

◎发令枪已经举起来了

还有4天,就要上手术台,为健健、康康这对“小毛头”做分体手术了。

这段时间,上海、河南、山东的媒体,甚至中央电视台都对两个“小毛头”要做手术的事情做了全方位的报道,全国人民都在看着我们,院里的每个医生压力都很大。所以,虽然这样的手术我们医院并不是第一次做,各个科室也都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但是,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就像刘翔参加跨栏比赛一样,运动员走上跑道了,发令枪也举起来了,观众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们身上。这个时候,你心跳过速也好,情绪兴奋也好,但总还是要沉下心来,等待枪响以后,再全力冲刺。等待中,选手不能沉不住气抢跑,也不能在枪响之后慢半拍。

我和这两个“小毛头”挺有缘分的。3月初,我在新闻媒体上发现了他们,他们的家长也辗转表达了愿意到上海治疗的愿望,我立即向业务副院长吴晔明汇报了情况。

孩子家里很穷,肯定拿不起几十万元的手术、治疗费。没想到,院务会竟然仅进行了一次研究就同意了帮助他们的建议。医院以前也帮助过贫困患者,也为贫困的连体儿减免过手术费用,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顺利。

其后,医院派医生到郑州市儿童医院看望了孩子和家长、了解了治疗的情况,我则到美国芝加哥开展学术交流。

5月2日,医院打电话通知我,手术马上要开始了,我马上赶回上海,准备参加手术。

分体手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哪一个医生、专家能独自搞定的,需要团队作战。2005年,我们曾经进行过一例分体手术,当时一下出动了40名医务人员。这就好像在长江上建大桥,工程人员、起重机、钢铁、水泥……只有每一样都精心准备到位,指挥人员的心中才会有数。

这些天,各科室的专家准备得很充分。如果手术只打算保住一个孩子,那就是身体发育较为良好的康康,而放弃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健健,手术风险肯定会减小许多,以前的那些分体手术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院里的医生几经讨论,大家还是一致认为,要全力救治两个娃娃,争取为他俩都创造生存的机会。每一个小生命都是无辜的,即使是医生也无权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

然而,尽管大家都希望手术能圆满成功,家长和公众的期望值和医院的期望值之间总会有差距。

那么,究竟什么才叫成功?

对于医院来说,通过手术让两个娃娃的身体顺利分离开并存活下来(从医学角度上讲,手术后能存活24小时即为“存活”),就意味着手术是成功的。

但对于家长和公众来说,两个孩子不仅要分离开,还要能健康成长,有独立的生活、劳动能力,进而成家立业,顺利进入社会,才叫“成功”。我们仅仅通过一次分体手术就能确保这些愿望都实现吗?我很是担忧。

5月14日 周日

◎医学是“残酷”的吗?

太阳终于露面了,从美国回来这么多天,总是阴天多、雨天多,这样一个晴天显得格外珍贵。

昨天、今天本来是双休日,可我没有机会休息。坐诊了一整天,下午还有两台手术要做,完成之后估计要到夜里9点了。或许,生活总是像打仗一样紧张,本来就是外科医生的宿命?

后天早上,分体手术就要进行了。健健、康康能不能顺利分体,并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存活下来?谁也不敢打包票。

这就是医学,不管你的愿望多美好,心情多急切,也不能违背科学。

很多时候,病人家属会觉得医生很“冷血”,没有人情味儿。其实,不是我们不关心,而是我们不能急、不敢急。医生的责任是治病救人,但是,一个合格的医生绝不能为了减少家属的担心,就不顾事实地夸海口点击查看海口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大包大揽地承诺包治百病。

明天,医院就要跟家长正式谈手术的情况了,我也要第一次见到两个孩子的家长。作为外科主任,我的任务就是实事求是地向家长说明,手术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存在着什么样的困难和风险。也许只能留下一个孩子,甚至两个孩子都下不了手术台,他们必须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每次手术前和患儿的家长谈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我必须进行这个步骤,因为只有在家长完全同意进行手术的情况下,医生才能放心地开展手术。

我听说,孩子来医院的一个月以来,都是孩子的爸爸出面和医院接触的,他应该比较了解医院的情况,希望明天的沟通不会太难。

5月15日 周一

◎生命之花需要长久栽培

又是繁忙的一天,除了正常的门诊之外,我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为两个连体娃娃的分体手术做准备上。

下午4点,孩子家长必须签下同意手术实施的意见书。

我曾经很担心他们不能客观对待手术结果,如果他们的期望值过高,那么,一旦他们被我们客观讲述的手术风险给吓怕了,就可能会放弃手术,甚至放弃孩子。

同行们可能都遇到过这种棘手的例子。前不久,上海一家医院的儿科也接收了一例连体婴儿,他们的下体共用肛门,但是大部分躯体都是各自独立的。

当时,那家医院准备给孩子进行手术,家长也积极地要求做手术。

然而,经媒体报道之后,周围邻居、朋友开始指指点点,说家长生下了“怪胎”。迫于强大的心理压力,这两个孩子的家长最后竟然从医院里失踪了。医院好不容易找回家长,可他们却坚持表示不要孩子了,并再次失踪。直到现在,这一对连体孩子还在那家医院养着,已经半岁了。

还好,健健、康康的父母和我们沟通之后,表示完全信任我们,顺利签了意见书。

今天,中央电视台、河南《东方今报》以及上海一些媒体的记者采访了我,他们都对手术的过程和结果十分关注,还有记者反复打听连体婴儿的成因。

我觉得,媒体的关注对孩子有利也有弊。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这对娃娃就不会有机会来我们医院看病,并且接受免费的手术。但是,如果媒体过多地渲染,就会像前面的例子一样给家长带来巨大的压力,医生也会产生巨大的压力。

所以,当时我建议新闻媒体的记者朋友们,关心这对娃娃,不要一阵风过后就遗忘了。分体之后,孩子们的康复和成长更需要大家的关爱。

如果两个孩子的手术能顺利进行,那么,他们长大之后,从外表上基本看不出手术痕迹,即使胸前留个疤,也可以被衬衫、领带遮住,不会影响他们走入社会。

但是,健健、康康今后会不会受到人们的歧视,有没有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生命之花的绽放,需要持续的、长久的栽培。

5月16日 周二

◎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给连体娃娃健健、康康进行的分体手术十分成功!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终于能安安静静地睡个觉、吃顿饭了!

说实在的,成功其实已经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嘛!院里各科室的综合实力明摆着,这决定了我们有能力完成这台手术。如若不然,我们拿个铁钉去钻瓷器,要么瓷器会碎,要么钉子会折断,结果都将是很惨的。

手术完成了,我打心底里感到轻松。因为,是我最早接手这件事的,健健、康康到上海来也全是我牵的线。走到今天,似乎还叫顺利吧。

后面这两三天,我这个外科医生的压力已经不大了,内科、监护室、心外要“唱好戏”了,相信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不知道记者们有没有看出来,分体手术其实是“偏向”健健的。因为健健有先天性心脏病,个头小、体质也比康康差很多,分体手术的大面积创伤,对他来说可能是致命的。

最让我开心的是,健健的心脏功能比我预料的要好。本以为开刀后他的心功能会变差,我们也准备了在意外情况下立即给他进行心脏修复手术的预案。但从监护仪上看,健健居然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大家都真切地看到了希望。因此,在分离心包、肝脏和脾脏时,我们都有意地给健健多留了一些。虽然康康因此会吃点小亏,但以他的身体条件应该能承受得住。同时,健健也可能因为沾了这些小光,增加更多存留、康复的希望。

手术前那些天,院里的每个参与者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大家都说,即使躺在床上,脑子里也总是想着手术过程中可能发生的各个细节……

太累了,不多说了,睡觉,晚安。今报记者 主滨 整理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