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连体小哥俩连接全国爱心
http://news.QQ.com   2006年05月12日16:51   东方今报  
第 1 2

连体小哥俩连接全国爱心

3月7日,本报记者(右一)陪同郑州点击查看郑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市儿童医院的医护人员一起,将这对连体婴儿从民权接回郑州

连体小哥俩连接全国爱心

本报记者将连体婴儿抱下急救车

连体小哥俩连接全国爱心

3月7日,小哥俩睡觉后,累了一天的父亲总算吃上了饭

·
·
·
·
·
·

连体婴儿的父母终于同意让孩子回郑州治疗了,本报记者第一时间陪同郑州市儿童医院的医护人员,赶赴民权县人民医院,把两个孩子接到了儿童医院。黄龙、黄健龙小哥俩将得到专业的照料,再过几个月小哥俩就能接受手术,实现“独立”了。

出发 今报记者去接小哥俩

昨天11时,连体婴儿的父亲黄洪杰从民权县人民医院打来电话:“我们希望能到郑州市儿童医院接受治疗。”

记者立即把这个消息转告儿童医院,医务科陈林波科长表示,医院已经做好准备,将免费为两个孩子实施分离手术。手术前几个月孩子需要的护理费用,也由儿童医院负担,其中还包括他们的奶粉等生活花费。

昨天12时,本报记者坐上郑州市儿童医院的急救车,直奔民权。车上配备了齐全的心肺急救器械和药品,还为连体小哥俩专门带了两个大氧气袋。

进入民权县,一处地下道的路面坑洼不平,司机王师傅嘟囔了一句:“回来时要绕过这里了,可不能把孩子颠坏了。”

准备 奶奶感叹河南好人多

“从郑州回来这几天,民权县人民医院除了为孩子量体温和测血压外,对孩子今后的护理和手术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在这儿住着心里没有一点底,两个孩子不能长时间连在一块儿生活呀!”黄洪杰麻利地收拾着病房里的东西,显得特别兴奋。

“昨天晚上我梦见俺孩子在郑州一家大医院做手术成功了,两个孩子跑过来抱着我的腿喊爸爸。现在儿童医院主动来接我们去免费护理治疗,这真是我们全家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呀,俺孩儿有救啦!”

孩子的奶奶周翠莲在收拾床上的被子时偷偷哭了,“俺一个外地人,在河南为啥遇到这么多好人呀”。

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把东西收拾好了,坐在病床边开始等着郑州来的救护车。两个小宝宝在奶奶的怀里静静地躺着熟睡。

11时,黄龙醒来,爸爸赶紧给他喂已经冲好的奶粉。60毫升牛奶他不到30分钟就喝完了,还伸手朝黄建龙的耳朵上抓了一下把他弄醒了。爸爸赶紧拿另一瓶奶水喂黄建龙。

“两个孩子都是大眼睛双眼皮,特别像他爸爸。”周翠莲说。

14时,周翠莲为孩子的妈妈高女士做了满满一大碗鸡蛋羹,丈夫催她吃饭时她哭了:“我的孩子这么命苦呀,生下来就受罪!”

黄洪杰说:“起初我媳妇不想去郑州,因为我老家曹县离民权不太远,我们四五个大人吃的东西全是从老家拿来的,不用花钱买,可郑州离家远,没法从老家带吃的东西。我们几个给她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她才同意去!”

到达 群众 别让孩子家长有“压力”

15时16分,记者一行到达民权县人民医院。连体小哥俩已经穿戴整齐,躺在床上睡得正酣。儿童医院经验丰富的外科副主任医师王献良发现,其中一个孩子呼吸不顺畅。黄洪杰说,一个孩子感冒了,又传染了另一个,他俩的体温一个是37.5℃,另一个是37.4℃。

王医生告诉黄洪杰,回郑州后,要先给孩子治病,再给孩子加强营养,增强他们的抵抗力。两个孩子还必须分别服药或打针。虽然他们共用一条脐带、血液是相通的,但因为消化系统是独立的,肝脏功能也相对独立,如果打针、吃药只给其中一个孩子,当药物经过这个孩子的血液循环、代谢之后再进入另一个孩子的体内时,就已经失去药效了。

病房的桌上,一大碗鸡蛋面条已经放凉,这是孩子妈妈高玉兰的午饭,她一口没吃。“去不去郑州?你身体能受得了吗?”记者悄声征求她的意见。“我去!”她回答得很坚决。

据孩子奶奶说,生下连体婴儿后,高玉兰一直哭泣着埋怨自己,“我到底作了啥孽了,让孩子这么受罪”。她睡在另一张病床上,不敢多看孩子一眼,每看一次,就得哭半天。

病房外,听到消息的病友、病人家属纷纷赶过来。“多好的俩男孩啊,这么小就得做手术受罪,真是可怜人啊!”隔壁病房的李大妈看到黄龙小哥俩,眼眶湿润了。

她说,大家都希望他们能治好病,顺顺当当地分开,“跟他们爸妈说,可没人瞧不起他们,别有啥思想压力”。

返程 第一次喂奶粉 妈妈拿不稳奶瓶

告别民权关心小哥俩的好心人,记者陪着连体婴儿一家一路奔向郑州。

“别人分不清俺的俩孙子,俺分得可清!”孩子奶奶周翠莲一说起两个孙子,眼睛就发亮,“给他们起带‘龙’字的名字,就是相信他们会成才。俺相信俩孩儿一定能治好,俺还要他们欢蹦乱跳呢!”

她教给记者分清小哥俩的诀窍:脸红扑扑的叫“黄龙”,另一个脸白生生的是“黄健龙”。

老太太说,孩子刚生出来,全家人都有点蒙:一会儿想着要凑钱给孩子治病;一会儿又想着实在治不起、治不好就算了,就让他俩这样长吧……直到6日夜里,本报记者给他们讲了现在医疗的情况,他们考虑了一宿,才终于决定给孩子治疗。

从民权回郑州的路上,小哥俩一直躺在爸爸黄洪杰的怀里。“我替你抱一会儿,换换手吧。”随行的儿童医院护士张红霞跟黄洪杰说了好几次,每次黄洪杰都说自己不累。

车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后,一个孩子突然大哭起来,黄洪杰说孩子应该吃奶了。他把孩子交给妻子高玉兰,起身给孩子冲奶粉。

奶粉刚刚冲好,俩孩子都哭起来了,拿着奶瓶的高玉兰不知道该先喂哪个。“先喂发烧脸红的,他吃得快。”照顾了11天,黄洪杰已经摸清了两个孩子的脾气。

“喀、喀……”正吃着奶的孩子突然咳嗽起来,黄洪杰和张红霞赶紧给孩子拍背。这时高玉兰的眼圈红了,“这是我第一次给孩子喂奶粉”。

她每次看见俩孩子,都非常难受,非常内疚,这十来天都是丈夫和婆婆在照顾孩子。

医院 为小哥俩开特护病房

“大夫,你看孩子脸上长的是啥?老人说是俺媳妇吃盐多了影响孩子。”黄洪杰请坐在他对面的王献良医生看孩子头上和脸上的小白点。王医生打开盖在孩子头上的被子,仔细看了看,说孩子长的是新生儿湿疹,要么是孩子出汗多,要么是洗澡太勤。

“那肯定是出汗弄的。”黄洪杰说他们住的民权县人民医院,每天只在晚上六七点到凌晨三四点供暖,白天房间里比较冷,怕孩子感冒,他每天都把孩子包裹得严严实实,有时候知道孩子出汗了,也只能给他们换换潮湿的衣服,11天来,他一直没敢给孩子洗澡。

18时20分,120急救车返回郑州市儿童医院,小哥俩住进了外科40床。

“母婴同室能防止孩子与其他孩子交叉感染,孩子母亲哺乳也会更方便。”郑州市儿童医院院长吴文乾专门到病房看了看小哥俩,他说目前住院只是解决孩子的养护问题,分离手术要等做了进一步检查后,根据检查结果确定手术日期和手术方案。

在病房里看了一圈,黄洪杰表示对医院的环境很满意,加上儿童医院还能请全国最好的专家来会诊和手术,他对儿童医院很有信心。

“要是必须在两个孩子中做出取舍,咋办?”面对记者的提问,黄洪杰说孩子刚出生时,妇产科医生就问他是否要孩子,他坚持要,一直以来他都没想过放弃,保住两个孩子是他最大的心愿,如果必须做出取舍,他会选择发育好的一个。

复查 黄健龙可能有心脏病

躺在病床上,两个孩子都非常安静,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和身边的人。黄龙和黄健龙的小脸胖乎乎的,非常可爱。

黄龙脸色较红,黄健龙脸色较白,他们被护士们称为“红孩”、“白孩”。

王献良医生给孩子进行了体格检查,他发现黄龙有点鼻塞,精神不太好,还不住地打喷嚏、咳嗽,有感冒症状。而黄健龙的嘴唇和脸色都是青紫色,心脏听诊有杂音,很可能有先天性心脏病。

体温检查结果显示,黄龙37.5℃,黄健龙37.6℃,医生给黄健龙用上了抗病毒药和维生素。

王献良医生说黄龙的体温和血常规检查都正常,目前只需要密切观察,黄健龙的病要一周左右才能治好。目前,郑州市儿童医院外科和新生儿科已经成立了联合治疗小组,负责给连体小哥俩制订治疗方案。

下一页
第 [1] [2]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