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评论分析 > 正文

胡布会为两国关系定调 中美合作机制化初露端倪
http://news.QQ.com   2006年04月22日04:49   新京报  

中美合作机制化初露端倪

胡锦涛在布什陪同下检阅仪仗队

  本报讯(记者 谢来)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李晓岗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指出,此次胡布高峰对话为中美关系发展确定了方向。

  李晓岗指出,胡布峰会可视为中美关系定调,将为两国关系下一步发展确定方向。中美存在共同利益,也有很多问题。虽然这些问题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但中国对于美国的担忧表示理解,并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做出自己的努力来消除这些问题。这展示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形象。

·
·
·
·
·
·

  李晓岗说,美国对华政策进行了调整,从不稳定到稳定,胡锦涛访美也是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回应。胡锦涛在白宫讲话中提出,中美不仅拥有共同利益,而且可以开展建设合作,用美国的话说,就是中美不光是利益相关者,还要做建设性合作者。

  李晓岗认为,在合作的大框架下,中美经贸关系中的人民币汇率、贸易赤字问题,国际安全领域的朝核等问题都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目前,中美经贸关系成为布什政府对华政策的重心。胡锦涛主席访美表明了中国对美国高科技产业的重视,以及发展两国高科技合作的诚意。中方以这种积极的姿态表明,希望双方共同努力:一方面中国愿意逐步缩小不平衡;另一方面希望美国也采取措施,放宽对华高科技产品的限制。

  中美关系要从“好起来”发展到“更好”才行

  新京报:在胡锦涛访美前,布什曾用“积极而复杂”评价中美关系。在您看来,两国元首此次会晤基于什么背景?

  李晓岗:我想这个背景有两方面。从美国方面来说,接受中国崛起这一现实,形成了发展中美合作的共识。从去年年初开始,美国国内围绕中国问题特别是“中国崛起”问题展开了一场大辩论。以军方为代表的强硬派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力的增强,中国将会对美国构成挑战,特别是将会在亚太地区排挤美国,削弱美国的影响,因此他们主张遏制中国。而以美国国务院为代表的温和派,则认为可以通过和平方式使得中国融入现有的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和平化解中国的挑战。

  到了去年9月下旬,佐利克发表演讲,邀请中国与美国一起共同维护和塑造国际秩序,在国际社会做“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这次演讲反映出,温和派在关于中国问题的论战中逐渐占上风。今年3月份新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公布,确认了中美是“利益相关者”的提法,标志着布什政府内部在对华政策上终于形成共识,即加强中美合作符合美国利益。4月20日布什在欢迎胡锦涛主席的致辞中,再次重申了美方加强中美合作的愿望。

  从中国方面来说,胡锦涛访美的背景是,尽管中国国力现在有了显著增强,但仍无意逞强称霸。实际上,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就把美国视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最主要的合作者之一,邓小平就说过,“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二十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现有国际秩序的受益者,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制,并通过这些机制发挥自己的政治、经济影响,维护自身利益。所以,中国也希望看到已经“好起来”的中美关系能够发展到“更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胡锦涛在布什欢迎仪式上的答词中积极回应说,中美两国不光是在国际社会中有越来越多的共同利益的“利益相关者”,而且应当进一步扩大合作,做建设性的合作者。

  新京报:中美关系为什么显得那么复杂?

  李晓岗:从中美关系的历史来看,建交以后,双边关系遇到过不少波折,从最惠国待遇问题、人权问题、到后来的炸馆事件、撞机事件、李登辉访美、台海危机,之所以会出现波折,两国关系之所以显得复杂,主要是因为美国对中国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美国政策在不断地变,一会视中国为潜在的对手,一会把中国看作合作伙伴,忽而提出要接触,忽而提出要防范。

  美国已经承认了中国崛起的现实

  新京报:透过此次胡锦涛访美,你认为美国已经承认了中国崛起这个现实吗?

  李晓岗:对。美国已经承认了中国崛起的现实。美国承认了中国是合作者,承认了中国崛起的现实,认识到中国下一步无意挑战现有的秩序,这种情况下对华合作才成为了主流态度。

  新京报:这种看法的依据是什么?

  李晓岗: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失去了主要敌人,对于什么是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美国没有一个明确的坐标。这样才会出现对中国定位的变动,包括布什上台之初也将中国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现在为什么变了呢?是因为国际形势变化了,美国面临的安全形势变了。

  “9·11”事件使得美国发现最现实的威胁是恐怖主义,最近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更明确提出美国将长期处于同恐怖主义的战争状态。目前,美国在国际上“很忙”,要处理伊拉克战争、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巴以问题,可以说已经忙得不可开交。而美国与中国在世界上的共同利益则越来越多。在最近伊朗核问题上,美国软的一手没奏效,硬的一手伊朗也不怕,中国可以发挥调解作用。在朝鲜核问题上,中国更是主持发起六方会谈,避免了这一问题进一步恶化。这是从安全上来讲。

  新京报:还有什么方面呢?

  李晓岗:从经济上来讲,中国与美国已经形成了相互依存状态。两国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美国是中国的最大的贸易出口国,根据美国统计,中国对美贸易根据2005年达到2800亿美元,根据中国统计达到2100亿美元。两国的贸易协作是互补的。中国进口美国的飞机、精密仪器等技术密集性产品,美国进口中国的服装、日用品等劳动密集性产品。中国产品物美价廉,使美国民众享受到了中美贸易所带来的实惠。根据美国的统计,进口中国的产品可以每年为美国的消费者节省1000多亿美元。

  中国在对美贸易中确实有数额较大贸易顺差。但是中国又把相当一部分顺差用来购买了美国的国债,这又有利于美国利率的稳定。另外,虽然中国对美国有巨额贸易顺差,但中国对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国家的贸易是逆差。这就相当于中国用对美贸易的顺差弥补了对亚太国家的逆差,为促进亚太地区经济繁荣做出了贡献。而亚太地区的经济繁荣又增加了这一地区购买美国产品的能力,扩大了美国的市常从这个意义上说,中美两国都是促进世界经济繁荣的“发动机”。

  中美双方都不能消极应对经贸问题

  新京报:在胡锦涛访美前,吴仪与美方签署了大额采购协议。你怎么评价这种大额采购?

  李晓岗:这表明了中国一个态度,中国愿意谋求缩小对美贸易顺差、双方的贸易不平衡。胡锦涛在布什举行的欢迎仪式上的讲话也坦诚地表示,理解美方在贸易方面存在的不满情绪,中国将在扩大美国对华出口、改革人民币汇率以及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做出更大努力。但两国贸易问题是历史形成的,同时也有中美贸易的结构性因素。不能通过一次大型购买或者在一两年之内解决。另一方面,美国也应做出自己的努力,放宽对华出口限制,扩大对中国的高技术产品出口。通过积极地增加美国对华出口,而不是消极地减少中国对美国出口,促进双方贸易逐渐实现平衡。

  新京报:吴仪在访美期间说,美国国会对中国的不满在加深,但是在美国首都之外,她同各州政府和企业界领袖会谈时感到的气氛截然不同。你怎么理解美国国内在对华合作上有截然不同的意愿?

  李晓岗:这是因为对华贸易比较密切的州要加强合作,比如胡锦涛首访西雅图,西雅图所在的华盛顿州,对外贸易额占该州国内产值的50%,该州企业和民众积极支持对华贸易。而在中部或东部,如俄亥俄州,有一些生产服装或日用品的企业倒闭,或者一些工厂搬到中国来生产,很多人因此失业。这些地区的民众就把他们的不满反映给在华盛顿的国会议员,部分国会议员为争取选票,而有意无意地进一步夸大了这些声音。但总体来说,支持中美贸易的声音还是占主流。这也是中美贸易虽然时有局部磨擦,仍在不断发展的原因。

  峰会的意义在于确立两国关系的战略框架

  新京报:胡布会晤称双方的共同战略意义广泛,你怎么理解双方共同战略利益?

  李晓岗:中美关系已经超越单纯的双边关系,而具有全球意义。在全球层次上,双方都希望看到现有国际秩序稳定。中美在联合国改革、发展问题、反恐、反核扩散、全球环境问题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从区域层次来说,中美在亚太、中东、中亚、拉美、非洲等地区也有着互动关系。

  新京报:两国关系超越了双边关系,还体现在什么方面?

  李晓岗:双方可以从维护亚太地区稳定的角度,讨论中日关系。中美都认为自己是亚太地区的大国,而中日关系的僵硬是不利于亚太地区稳定的。日本对历史问题的态度,是与日美同盟的加强有一定关系的,也就是说,美国加强同日本的关系在客观上纵容了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僵硬态度。美国在促使日本正确对待历史方面能够发挥一定作用。

  新京报:在台湾问题上,布什表示将直言不讳,反对台湾单方面改变现状,你觉得这是释放一个新的信号吗?

  李晓岗:台湾问题不仅牵涉到中美关系,也牵涉到亚太地区的稳定,如果台湾海峡冲突必然引起中美对抗,而中美对抗会引发整个亚太地区的动荡。在这一点上,中美已经有一定共识。但还不够,美国还需要做出更进一步的实际行动,向台湾发出明确一致的反台独的信号,停止对台军售。

  新京报:您怎么评价两国峰会对台湾问题和两国关系进展的意义?

  李晓岗:这是胡锦涛第一次以国家元首的身份访问美国,通过峰会,会见美国的高级官员和国会领导人,工商界领袖,解释中国外交意图、展示中国形象,将对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势头产生重要影响。中美两国元首会晤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它的意义在于,通过首脑会谈确立两国关系发展的战略框架,在这个大的框架内,发展合作,缩小分歧,增进互信,为中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战略框架下的两国关系能够实现机制化

  新京报:美国国内一些势力习惯性地对崛起的大国感到疑虑,这其实也是基于传统的大国关系的经验。你觉得这种忧虑真的最终能够化解吗?中美关系最终朝向何处去?

  李晓岗:我想,事实已经说明这种忧虑站不住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国力一直在上升,国民生产总值从占世界总量的1%上升到4%.而同期美国所占份额从22%上升到32%,其惟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更加巩固了。所以,中国的发展并没有造成美国的衰落。当然,从历史上看,霸权国确实往往会担心新兴强国挑战自己的地位。可时代又确实在变,全球化时代能够实现相互依存。过去苏联挑战美国,其经济体系是封闭的,而中国是向全世界开放的,中国逐步加入了一体化的进程。中国的崛起会否对美国构成挑战,既要看中国的实力,也要看中国有无这种意图。当前,中国在“聚精会神搞建设”,走的是一条长期城市化和内向发展的道路,根本没有心思对外扩张,与美国争霸。

  从现有的国际形势和两国关系走势来看,中美合作框架会越来越稳定,越来越成熟,各个层面随着交流频度和深度的增加,开始出现一些机制化,这是两国关系不可逆转的结果。这样,两国关系的随意性就会受到遏制。而在我看来,稳定是至关重要的,中美关系只要能稳定,就是发展。

  本报时事访谈员 张传文

相关专题: 2006胡锦涛访美
焦点关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