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综合新闻 > 正文

冠军“搓澡工”的救赎
http://news.QQ.com   2006年03月31日08:28   半岛都市报  

  曾获得各种举重比赛奖牌14枚、金牌4枚的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如今却因“搓澡工”的职业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个昔日的全国冠军,今日的搓澡女工,反差之大让关心中国体育甚至于平时并不关心中国体育的人们对于邹春兰这个弱女子投去关注、同情、唏嘘的目光。更让人感到可怜的是,邹春兰身体还出现多种男性特征,每隔两三天,她就要对着镜子拔掉嘴边的胡茬;她声音厚重沙哑,皮肤像男子一样粗糙。更要命的是,36岁的她仍要不了孩子……

·
·
·
·
·
·

  对于越来越多的关注,邹春兰很感激。其实在媒体介入之前,邹春兰就在寻求自我拯救。但次次碰壁而归。“只要能回到吉林体工队工作,扫地我都愿意1这就是邹春兰最简单的“奢望”……

  昔日冠军的窘迫生活

  一年前,邹春兰跟丈夫老周一起来到长春点击查看长春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市的这家大众浴池打工,她给顾客搓背,老周打扫卫生。在她的全国冠军身份“暴露”后,找她搓澡的人更多,工作很辛苦,但是邹春兰特别感激她的老板———一位原吉林省柔道队的队员:“她是好人,她收留了我们。”

  邹春兰的住所是一间面积不足5平方米的房间。“长时间吃米饭白菜,实在受不了,就炒两个鸡蛋解解馋。”邹春兰苦笑着说。她的丈夫老周曾当过十多年的和尚。面对妻子的遭遇,他只能躲在角落里抽闷烟。

  在一张圆桌上,邹春兰摆弄着自己获得的各种举重奖牌14枚。“这些奖牌曾让我自豪,但现在留给我的只有痛苦的回忆。”邹春兰是吉林省梅河口市山城镇人。1987年,16岁的邹春兰进入吉林省举重队,开始了她的运动员生涯。在1988年郑州点击查看郑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举行的全国举重冠军赛上,邹春兰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总成绩打破了世界纪录。但邹春兰没有参加过世界大赛。没有拿过世界冠军、没有拿过全运会冠军,这为邹春兰退役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1993年全运会退役后,邹春兰被特许留在体工队的食堂工作。2000年,在“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安排的情况下,邹春兰的档案被调离中心,从此,她成为社会自由人。走的时候,邹春兰从中心获得了5000元药费和一次性的伤病补偿75000元。

  退役后,邹春兰做过小生意、油漆工。辗转五年,在8万元钱已经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去年,邹春兰和丈夫一起来到了长春市的一家浴池打工。为一名客人搓一次澡,她能得到1.25元的收入,一个月下来,收入不超过500元。

  能回原单位扫地都行

  在生活极度窘迫的情况下,邹春兰产生了重新回到体工队工作的念头,同时她觉得当时的分配很不公,因为与她同时代的吉林省的冠军都留了下来,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什么缘故没能留下。在一位热心律师的帮助下,一位长春的记者率先报道了邹春兰的遭遇。随后,邹春兰的事情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我找过体育局,他们说我的问题要回到原单位解决,我回到中心,他们说没办法解决。”邹春兰说,她现在只想回到吉林体工队工作,“我当时分配的时候就跟领导要求过,想留在队里工作,哪怕是让我扫地也行。但是当时根本没有人理我。”

  现在,每隔两三天,邹春兰就要拔掉嘴边冒出来的黑黑的胡茬。在邹春兰身上,很多地方都带有明显的男性特征。更让邹春兰难过的是,36岁的她至今无法要上孩子。

  “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3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邹春兰说。退役前,邹春兰每个月工资只有360元,但现在,她觉得自己每个月能收入七八百元就很知足了,“其余的我根本就不敢去想了,像我这个年纪,想要个孩子都成了奢侈的想法。我不能想象如果我的孩子跟我说‘妈妈,我要吃这个”而我却买不起,不能给他吃的情景。”

  搓澡工都快当不成了

  邹春兰如今处境每况愈下———“过些日子,这个浴池就要兑(指转卖)出去了,我们两口子连现在这份工作也没有了。”邹春兰说如果老板将浴池兑出去,那么她和丈夫甚至连吃住都将失去基本保障。

  虽然不断有好心人说要帮邹春兰,但邹春兰最希望的还是原来所在的运动队、体育局能“帮她一把”,她认为这才是“根子上的解决办法”。这几天,邹春兰仍尝试着到吉林省体育局找领导谈谈。至于这件事最终能够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邹春兰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虽然生活困窘,但邹春兰从没有后悔干上这一行,“一点后悔也没有,真的。毕竟举重给我带来了荣誉,没有举重,我这辈子也就是农村不出名的一个人。”邹春兰很坦然地说。

  “媒体报道之后,之前所在的体工队没有跟您联系?”记者问。“没有。”邹春兰失望地摇了摇头,“我主动找过他们,他们说我不属于单位的人了。”而且,邹春兰自己也清楚,想回体工队几乎是不可能了,“媒体炒作有点太凶了,我估计大队也就不管了。”

  “听说你还要去讨说法?”

  邹春兰点点头,“总得生活啊,到吉林省体育局找领导谈谈。”

  “估计会有结果吗?”

  邹春兰又是苦笑,“唉,这个……不敢去想……”

  本报特约记者国华车莉

  编辑:wyf

焦点关注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