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其他社会新闻 > 正文

冠军搓澡工仍想回举重队工作 北京医生为其治疗
http://news.QQ.com   2006年03月28日09:20   新华网  

  

冠军搓澡工仍想回举重队工作 北京医生为其治疗

  邹春兰(右一)与丈夫一起接受采访,谈起工作两人表情黯然。

  

冠军搓澡工仍想回举重队工作 北京医生为其治疗

  邹春兰早年参加各种比赛获得了十几枚奖牌,其中有4枚是金牌。

  我被选拔到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时,教练就给我吃一种叫“大力补”的药,说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绩。

  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3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

  谋生比训练困难多了。

  ———邹春兰

  昨日下午,吉林昔日的举重冠军邹春兰在长春点击查看长春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自己租住的小屋里,接待了从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来为她作免费治疗的三位医生。她说,最近有许多媒体记者要求采访她,最近两天的行程基本都排满了。

  但是媒体的报道却给她带来了苦恼,“(体育局)领导会生气的,工作就更不好安排了1她表示,今日将随一家电视媒体再回队里询问安排工作的事情,虽然此前已被拒绝过,但她仍想回队里谋求一份工作。

  北京医生为邹春兰做检查

  昨日,北京广仁医院三位医生专程赶往长春为邹春兰检查身体。该医院院长王云宏表示,他自己也是长春人,也很热爱运动,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对邹春兰非常同情,马上就决定对邹春兰进行免费治疗。

  昨日赴长春的主治医生邹本艳称:“由于生活困难,邹春兰只是在一个小诊所里看过病,确切的病情现在还不知道。病情可能并不严重,只是内分泌失衡的问题,随后要为邹春兰做详细的检查,确定病情,免费为她治疗。如果需要的话,还会带她前往北京继续治疗。”

  对于医生的到来,邹春兰显得很高兴,搓着手,用沙哑的声音邀请医生一行人进她租住的小屋,并不时抱歉没有地方坐。在谈到现在的状况时,邹叹着气说:“感觉事情有点闹大了,(体育局)领导会生气的,工作安排起来就更有难度了。”

  邹春兰月收入还不到500元

  2006年3月15日14时许,邹春兰打工的长春某浴池工作人员说,邹春兰在这家浴池打工快一年了。她是一名搓澡工,每搓一个澡收费5元,邹春兰能得1.25元。一个月下来,邹春兰挣的钱不到500元。

  工作人员说:“这家浴池的老板也是运动员,和老邹是老乡,在训练时认识的。看到她实在不容易,就把她收留在这里,还免费提供吃饭、住宿。”

  身高1.5米的邹春兰看上去非常瘦小,搓澡的间隙,才顾得上吃午饭。她盛的饭是米饭和炖白菜。

  在一张圆桌上,邹春兰精心摆弄着自己获得的14枚各种举重奖牌,其中金牌就有4枚。她曾代表吉林省多次夺得全国举重冠军,并打破了48公斤级的全国纪录、44公斤级的世界纪录。

  身体至今仍表现男性特征

  作为一名女性,最让邹春兰痛苦的是身体上表现出许多男性的特征,即使天天吃雌性药物,效果也不大。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现在还无法生育,经过初步检查,医院说是子宫发育不良,她不知道是否跟当初训练时吃“大力补”有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体力也越来越差,心脏还不好,搓澡时经常感到力不从心。

  “我被选拔到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时,教练就给我吃一种叫‘大力补’的药,说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绩。”邹春兰说。

  每隔两三天,邹春兰清晨起床后,她都要照很长时间的镜子,细细地看脸上的变化。她既不是在美容化妆,也不是寻找脸上的瑕疵,而是要拔掉嘴唇上方冒出来的黑黑的胡须。

  在邹春兰身上,很多地方都带有明显的男性特征,比如她小腿上的腿毛很重,声音厚重、沙哑,皮肤像男性一样粗糙等等。“绝大多数的女运动员经过调整后,都能够恢复女性特征,像我这种情况非常少见,每天都吃强地松(一种激素药物),但是调整的效果不好。”邹春兰说。

  只有小学文化谋生连遭挫折

  “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3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邹春兰说。由于常年从事体育训练,邹春兰把学业彻底荒废了,四处找了多个工作,都因此没有被录用。

  “实在没有办法,我拿出一部分钱,在朝阳镇开了一家烧烤店。由于我一直搞体育,很少和外界接触,单纯又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许多困难无法解决,结果赔了不少钱;经历这次赔钱以后,我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就改行给别人打工,我干了许多不需要技术的体力活,比如粘胶合板,被刺激气体熏得鼻子冒血,眼泪直流,实在干不了……”邹春兰说。“谋生比训练困难多了,给的8万元连赔带治病,基本就不剩啥了。”

  就在邹春兰陷入困境的时候,经过别人牵线搭桥,她认识了老周。2001年8月18日,两人结婚了。

  两口子为谋生到浴池打工

  老周比邹春兰大7岁,家住朝阳镇,他的生活经历也很传奇。

  老周说,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他受到电影《少林寺》的影响,觉得当和尚挺好,近30岁的他在当地寺院出家,然后开始云游四方。“全国几乎都走遍了。邹春兰举重训练了近10年,我当和尚10多年。”老周说。

  结婚以后,俩人借住在老周的弟弟家,老周给批发部送啤酒,每月能赚500元,他不让邹春兰出去工作,让她在家料理家务,生活虽然困苦但是很平静。“既然跟了我,我就要照顾她,这是我结婚前跟她承诺的。但是送啤酒的工作实在是朝不保夕,收入很不固定,实在没办法,我俩就开始想别的谋生办法。”老周说。

  在省体工队训练时,邹春兰认识了一个练柔道的老乡。去年7月份,这位老乡了解到邹春兰夫妻俩生活的窘迫情况后,正好开了一家大众浴池,就邀请邹春兰夫妻俩过来帮忙,还看在以前的情面上,免费提供食宿,他的举动暂时解决了两口子的生存问题。

  “邹春兰现象”并非是个例

  在本报对她报道后,许多媒体对其进行采访,但是邹春兰认为,她的工作仍难以得到解决。她最近多次向体育局相关领导询问,得到的答复仍然是:不是队里的人,不能安排工作。

  据邹春兰透露,今日她将随一电视媒体再回队里询问,看是否能为其解决工作。

  日前,记者拨通了吉林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王主任的电话,他表示自己刚调到这里工作3个月,现在选拔队员实行学籍化管理,也非常重视队员文化水平的培养。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他说现在有事,暂时答复不了,便挂断了电话。

  另据该管理中心有关人士介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运动员退役后由国家包分配,而上世纪80年代推行市场经济后,“基本都是推荐就业,留队当教练的不足1%.如果推荐不成,绝大多数运动员都是从哪来回哪去。”

  “文化水平低,社会竞争能力不强,邹春兰的遭遇是一些重竞技退役运动员的缩影。‘邹春兰现象’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一位体育界人士说。

  运动员生涯

  举重冠军退役获八万元补偿

  邹春兰14岁参加举重训练,曾多次拿全国冠军

  1971年8月,邹春兰出生于吉林省梅河口市山城镇。

  14岁时的邹春兰在梅河口市第七中学上学。当时学校刚好成立首届业余举重队,在选拔运动员时,俞老师把目光停留在邹春兰身上。“把这个杠铃举起来,就像举车轮子一样。”俞老师说。邹春兰第一次就举起了45公斤的杠铃。

  此后,邹春兰开始了迎接鲜花和掌声的运动员生涯。

  1987年6月,邹春兰被吉林省体工队的王教练相中,被选拔到省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隶属于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

  “当时王教练跟我说,只要你用心训练,不出一年,你一定是全国冠军,也一定能打破世界纪录。”邹春兰说。“获得冠军是每一个运动员奋斗的目标。为了比赛取得好成绩,我拼命地训练。教练还让我吃一种“大力补”的药。我完全相信教练的安排,自己一定能够夺得全国冠军、世界冠军。”

  1988年秋天,郑州点击查看郑州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全国举重冠军赛在这里举办,邹春兰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85公斤、总成绩152.5公斤均打破了世界纪录。

  1990年11月,铜陵。全国举重冠军赛上,邹春兰参加48公斤级的比赛,以总成绩175公斤,打破了172.5公斤的全国纪录……

  因为种种原因,在邹春兰身体状态最佳的时候,她没有获得参加亚洲、乃至世界级比赛的机会,一直是她无法实现的遗憾。

  1993年,是邹春兰成绩不佳的一年。邹春兰回忆说,在那年的全国第七届运动会上,她发现自己的关节特别硬,成绩非常差,竟得了该组比赛的第七名。回来后,经过近10年举重训练的邹春兰退役了(1985年—1993年)。

  2000年,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补偿给邹春兰药费5000元,一次性伤病补偿7.5万元,29岁的邹春兰拿着自己的档案,告别了同事和朋友,离开了举重队。

  新闻链接

  其他退役运动员有相同际遇

  记者采访了两位退役的女举重队员潘丽和刘娇。

  潘丽说,1996年,她到吉林省女子举重队训练,当时才16岁。她的教练也是王某,刚开始训练时,潘的成绩并不好,后来开始吃“大力补”,成绩提升很快。在1998年参加全国八运会76公斤级的比赛中,她得了第三名,但因药检出事就退役了。回家后,她整整恢复了2年,才基本调整过来。2000年结婚时,她没敢要小孩。3年后才怀孕生下一名女婴。

  刘娇说,1994年,她被选拔到举重队,当时14岁。她看到别的队友吃完药后变声、而且不来例假,她心里非常害怕,就把药偷偷扔了。她的训练成绩不太好,身体也总出毛病,1998年就退役了,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至今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

  

·
·
·
·
·
·
焦点关注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图片周刊
腾讯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