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河北第一大贪李友灿犯罪实录:21个月受贿4744万
http://news.QQ.com  2004年10月17日03:51   时代潮  评论()
·河北巨贪李友灿创全国之最 一次受贿用车运3次
·河北巨贪李友灿案:权力成敛财工具班子全烂掉
·河北省外贸厅原副厅长李友灿受贿案今日开庭
·收受巨额贿赂 原河北外经贸副厅长李友灿被双开
·原河北外经贸副厅长李友灿索要巨额贿赂被双开

  原任河北省对外贸易合作厅副厅长李友灿,在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竟然受贿4744万元,平均每个月受贿达220多万元,远远超过了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等巨贪的受贿数额。在河北省堪称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贪官  


[评论] “圣诞日”是作践孔子吗?
[军事] 美媒体诬我国用高能激光致盲其卫星
[法制] 吉林通化连杀13人疑犯作案动机不明
[奇闻] 花蛇偷鸡蛋激怒白猫 引发猫蛇混战
[历史] 马克-吐温助海外华人 自称义和团员
[社会] 变性美女委托媒体发布征婚公告
[内幕] 二战日本自杀性神风特攻队死亡之谜
[人物] 邱晓华:让人从数字中站立起来
[杂志] 环球:性内容与中国电影分级之惑
[杂志] 名望:看那群名副其实的美国千金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呼吁重视皮肤癌 精致的美少女
众星拍裸体写真贴T恤上 精致的美少女
  河北又出了一个震动全国的大贪官—李友灿,这个原任河北省对外贸易合作厅(以下简称外贸厅)副厅长兼河北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以下简称机电办)主任的贪官贪心之重为建国以来所罕见。在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李友灿竟然受贿4744万元,平均每个月受贿达220多万元,远远超过了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等巨贪的受贿数额。在河北省堪称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贪官。与全国已被判处死刑的贪官相比,李友灿的受贿犯罪数额也是最大的。2004年9月10日,李友灿以受贿罪被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李友灿其人

  今年52岁的李友灿有着金光闪闪的历史。他原籍河南省淮阳县,出身于一个农民家庭。中学没毕业就参军入伍,在部队他刻苦训练军事技术,积极要求进步,作为军事骨干他很快入了党,提了干。1979年,他随部队奉命赴南疆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在战场上,他和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置生死于度外,为保卫祖国的神圣边疆立下了赫赫战功。战事结束后,他随部队回到内地,作为战斗功臣,他被保送到军校进行培训,并凭着自己的业绩和对国防事业的奉献,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正团职领导岗位。

  后来,他被分配到河北省外贸厅。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他仍然保持了在部队时工作敬业、办事干练的作风,在领导眼里、在同事的心目中是一个很不错的同志。1997年他被任命为河北省招商局局长(正处级),1998年9月被提拔为河北 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主任(副厅级)。作为负责全省进口汽车配额审批大权的省机电办主任,对于某些经营汽车业务的企业来讲,可以说掌握着他们兴衰的命脉。这些,李友灿心里是一清二楚。可以说刚到省机电办时,出于政治上还想进步考虑,他对自己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不敢利用自己的职权去谋取非法利益。一年半后,即2000年3月,他又被提升为河北省外贸厅副厅长,仍兼任着省机电办主任一职。

  当上副厅长以后的李友灿,随着职位的升迁和权力的增大,开始整天周旋于官场和汽贸商界大老板之间,每天迎来送往,奔波于酒楼和娱乐场所之间,是厅里面公认的大忙人。李友灿虽然表面为人憨厚,不善言语,但他特别爱玩,对保龄球、高尔夫球样样在行精通,几天不玩上一局,就手痒痒得坐立不安。是石家庄的高档娱乐场所的常客,当然每次玩乐的单是不用自己买的,凭他那点工资他不起,一些汽贸企业的大老板以能为他买单荣。石家庄玩腻了,他就上北京、下廊坊,哪里有好玩的地方,他就往那里跑。正是这些,铸就了他的人生悲剧。

  一次捞了300万

  2001年初,李友灿去北京高尔夫球场打球,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同在球场打球的北京森华创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华公司)总经理丁宁。为人精明的丁宁得知这个相貌平平、皮肤发黑的中年人是河北省机电办主任时,眼睛不禁一亮,心想,要能和这个人拉上关系,自己的财源还不是滚滚而来吗!初次相识,丁宁热情有加,竭力和李友灿套近乎。打完球后,丁宁主动邀请李友灿到北京的一家高级涉外饭店就餐。丁宁的热情、好客、精明给李友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1年4月,丁宁打电话给李友灿,邀请他到北京打高尔夫球,好玩的李友灿没有推辞爽快地答应了。其实这次丁宁邀请李友灿到北京打高尔夫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要利用李友灿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取一些进口汽车配额。这是一个周末,李友灿到了北京后,丁宁竭尽地主之谊,在陪李友灿玩得尽兴之后,趁着李友灿兴致勃勃,丁宁不失时机地向李友灿提出能不能想法给森华公司搞些汽车配额,并承诺事成之后决不会忘了李厅长的关照。李友灿当然知道丁宁不忘关照的含义。此时的李友灿在人生信条上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在他看来,当上副厅长,自己的政治仕途已基本上走到了尽头,因为凭他的年龄、资历、学历、背景等很难再往上进步,既然仕途上已经如此,何不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为自己谋取点利益呢,况且自己的儿子要送到国外留学也需要钱,捞钱的事儿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别人是不会发现的。

  李友灿当即答应了丁宁的请托。因为丁宁的森华公司是在北京注的册,不属于河北省的管辖范围,李友灿要丁宁耐心等待,由他想办法将进口汽车配额转给森华公司。为保密起见,李友灿还特意叮嘱丁宁,汽车配额的事由丁宁和他直接联系,不要让公司其他人知道或插手。

  怎样才能把河北省进口汽车配额转给在北京的森华公司呢?李友灿自有妙策。回到石家庄后,他很快给河北省经营汽车大户—河北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河北汽贸公司)总调度室副主任朱冀蕾(现已被立案侦查)打电话,要他到他办公室来一趟。这些年,由于业务上的关系,李友灿和朱冀蕾私交很好,因此,由朱冀蕾来承办这件事是最好最安全的。朱冀蕾来到李友灿的办公室后,李友灿直言不讳地给朱冀蕾说:“北京森华公司总经理丁宁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想要些进口汽车配额。你以你们公司的名义向机电办申请汽车配额,我批后,你再转给他。”

  朱冀蕾知道转让进口汽车配额不仅违反规定,而且闹不好还是违法犯罪。李友灿见朱冀蕾有些犹豫,便开导说:“这样做对你们公司和你个人都有利。从你们公司走一下手续,配额转给森华公司后,你们公司可净得利润30万元,森华公司给你个人20万。公家挣了一部分钱,你个人也不白辛苦,公司和个人双赢。这事儿只要你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在利益的诱惑下,朱冀蕾终于被拉下了水。

  2001年8月,朱冀蕾以河北汽贸公司及下属企业的名义向省机电办申请进口汽车配额69个。李友灿很快批准,并电话通知了丁宁,让丁宁给朱冀蕾20万元辛费,给有关企业30万元利润。丁宁闻之欣喜若狂,当即答应。不久,这69个汽车配额朱冀蕾便转给了森华公司。丁宁不忘李友灿的嘱咐,付给了朱冀蕾20万元,付给有关企业所谓的利润30万元。

  不久,李友灿应丁宁之邀到北京。丁宁不忘李厅长的关照,拿出300万元酬谢李友灿。李友灿也不客气,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而当时,中央纪委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查办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一案已经进行到如火如荼的地步,燕赵大地上的反腐风暴一浪高过一浪,李友灿竟敢顶风犯案,毫无顾忌地接受贿赂,亲手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欲壑难填陷泥潭

  李友灿轻轻一笔,就给森华公司带来了丰厚的财源,在丁宁的眼里,李友灿就是财神爷,就是公司支柱,靠上这棵参天大树,何愁公司不兴旺发达呢。初次交易,双方皆大欢喜,此后,丁宁常常邀请李厅长到北京玩乐。李友灿每次赴京,丁宁跑前跑后,小心伺候陪同,把李友灿服侍得舒舒服服。在极短的时间里,俩人便成了莫逆之交。

  商人的投入意在回报。没过多久,在一次玩乐尽兴之后,丁宁给李友灿讲,能否再给搞一些进口汽车配额,数量最好大一点。此时的李友灿已经饱尝权钱交易的甜头,现在,丁宁既然又把捞钱的机会送上了门,他当然不会错过。回到石家庄,李友灿又把朱冀蕾召来,让朱冀蕾再以公司的名义申请进口汽车配额130个,由他批后转给森华公司。朱冀蕾上次从丁宁处得到了20万元的好处费,已尝到了甜头,李友灿这次让他再次以公司的名义申请进口汽车配额转给森华公司,他也知道这次肯定还亏不了自己,便满口应承,积极操办。

  朱冀蕾走后,李友灿又打电话给唐山冀东机电设备公司副总经理贺立新。唐山冀东机电设备公司也是经营汽车销售的一家企业,与省机电办有着密切的往来,副总经理贺立新和李友灿个人私交也很好。李友灿给贺立新讲,北京森华公司总经理丁宁是我的一个朋友,现在生意不太好,你以你们公司的名义申请进口汽车配额130个,我批后你转给丁宁,支援他们一下。贺立新不敢不从,只好照办。

  没过几天,朱冀蕾和贺立新申请进口汽车配额的报告便报送了上来。李友灿也不含糊,快事快办,很快批准了他们的申请。这260个进口汽车配额手续办妥后立马便转给了北京森华公司,时间是2001年11月。

  丁宁接到这260个进口汽车配额后激动不已。他也没有想到李厅长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为牢牢栓住李友灿,他特意准备了875万元巨款回报李友灿。几天后,李友灿亲自开车来到北京领取酬金。丁宁将八个长约60厘米、高约20厘米、宽约20厘米装满百元面额巨款的旅行包放在李友灿所驾车的后备箱里。由于钱多车的后备箱放不下,剩下的干脆扔到了车内的后排座上。当然,这次朱冀蕾也没有白忙活,事后,从丁宁处拿到了25万元的辛苦费。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第二笔交易刚刚过了几个月,2002年4月初,丁宁再次请李友灿给弄一些进口汽车配额。李友灿故伎重演,即命朱冀蕾又以下属企业的名义申请进口汽车配额180个、让贺立新以唐山冀东机电设备公司的名义申请进口汽车配额25个。这205个进口汽车配额由他批准后很快便转给了森华公司。进口汽车配额到位后,丁宁这次付给了朱冀蕾酬劳费50万元。

  李友灿这次没有等丁宁通知他到北京领取赃款,便主动打电话给丁宁,开口便让丁宁准备1018万元现金,下午他将开车到京亲自去取。由于那天是一个周末的下午,丁宁一时取不出那么多钱,便慌忙将取出的852万元现金分别装到和上次一样的八个旅行包内。下午近5时,李友灿一人驾车来到森华公司将现金取走,并嘱咐丁宁尽快将剩余的116万一定取出来,明天下午他来取。丁宁连连致歉,表示明天一定把钱凑齐。如果说前两次交易李友灿是受贿的话,那么这次则是赤裸裸地索取贿赂了。第二天下午,李友灿又如约开车来到森华公司,将丁宁取出剩余的166万元巨款扔进车内,驾车返回石家庄。

  巴尔扎克有一句名言:“贪心好比一个套结,把人们的心越套越紧,结果把理智闭塞了”。

  2002年8月,李友灿通过朱冀蕾再次为丁宁提供进口汽车配额225个,事后受贿人民币890万元;2003年4月,李友灿又一次指使朱冀蕾为丁宁申请进口汽车配额480个、又从批给唐山冀东机电设备公司的进口汽车配额中向贺立新索要10个转给丁宁。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李友灿从丁宁处受贿数额高达1640万元。

  2002年4月,李友灿还通过贺立新向唐山冀东机电设备公司索要高尔夫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21万元。

  在与丁宁一年零九个月中的5次权钱交易中,李友灿先后为丁宁提供进口汽车配额1249个,从中收取丁宁的贿赂高达4723万元。这一数字相当于河北省一个中等县的全年财政总收入,可见那时的李友灿对金钱的欲望和追逐已经达到何等利令智昏的地步。事后,根据检察机关查证,在李友灿受贿的4700多万元中,有2000多万元存入银行或兑还成美金,300多万元汇给在加拿大读书的儿子,其余的则被他全部挥霍。

  罪孽深重悔已迟

  由于李友灿为政不廉,省机电办的一些领导干部便纷纷效仿,与社会上的一些专营汽车贸易的商人勾结在一起,进行倒卖进口汽车配额的犯罪行为。一些富有正义感的干部群众对这一群体腐败现象深恶痛绝,便纷纷向省里有关领导机关反映检举省机电办存在的问题。

  2003年8月,河北省纪委根据群众举报组织人员开始对省机电办有关人员的经济问题进行调查。也就是在这个月,省外贸厅和省贸易办合并成立了河北省商务厅,鉴于群众对省机电办有关人员经济问题的反映举报,作为原外贸厅副厅长的李友灿这次暂时没有安排进入商务厅的领导班子。

  

未完,请看下一页

相关专题: 青藏铁路正式通车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