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黑龙江第一涉黑案调查:“黑道老大”是真是假
http://news.QQ.com  2004年09月02日20:07   南方周末  评论()

被指控为黑社会的张执新(中)和张执文(左上)兄弟坚决否认自己是“黑社会老大”


华新浴宫现在已经被称为齐齐哈尔市的“红楼”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抓捕过程全记录

  封条,灰尘,枯死的盆景。站在齐齐哈尔市火车站西北角———华新浴宫门前,一种萧条和没落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栋只有3层的洗浴中心,曾被视为“声色犬马”最好的诠释地。有人甚至把这里称为齐齐哈尔的“红楼”。媒体报道说,张执新、张执文兄弟靠这里起家,逐渐发展成为黑龙江省建国以来最为典型的涉黑团伙,另有13名当地公安“保护伞”被他们在浴宫里拉下水。

  2003年5月5日,一批穿着迷彩服、荷枪实弹的武警突然出现在浴宫门前,查封了浴宫和相邻的华新宾馆。“所有的服务生都被集中到一个房间里,被大客车拉到齐齐哈尔某培训中心。当天,查封者找来搬家公司,用四个大卡车拉走了仓库里的东西。”一位知情者说。

  两天之内,被认定为张氏兄弟的19家经济实体———包括宇龙出租车公司、宇通出租车公司、金龙湾夜总会等———全部被封。

  这一行动是黑龙江省代号为“4·28”的专案组实施的。专案组成员之一、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负责人闫子忠负责此次抓捕及查封行动。他是个语气平和的中年男子,但称没有省厅的指示,不能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5月30日,“黑龙江最大涉黑案”一号嫌疑犯张执文在上海被捕。5月16日,其兄张执新——华新浴宫总经理——在黑龙江北部的城市加格达奇自首。生于1958年的张执新曾在看守所传出一份材料,描述当时的过程:“我去加格达奇找一个朋友,但在电视上看到自己被通缉了,说我是黑社会。我恨不得马上把事情说清楚,就到加格达奇市公安局自首。市局给省公安厅打电话,省厅来了3人,给我带上脚镣,双手背扣,带着头套,坐晚上8点多的火车回到哈尔滨。他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张氏兄弟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是2004年7月19日。黑龙江鹤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一案件。经过一年多侦查,公诉方鹤岗检察院指控被告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组织卖淫罪、故意伤害罪等超过20项罪名。与张氏兄弟同时接受审判的有53人,其中20多人被指控为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另有齐齐哈尔市公安局13名官员,作为“保护伞”一同受审。

  涉案21项的弟弟张执文被定为本案的一号被告。

  “黑帮大哥”的成长

  对于张执文的“第一桶金”,坊间曾流传着不同的说法。公诉方鹤岗检察院的说法是,张执文通过关系承揽了总造价627万元的工程,之后,“在张氏兄弟指使下,干活的民工被殴打,相当一部分民工未得到报酬被迫离开工地,张执文通过拖欠、少付、不付民工劳务费而获利。”

  但张在看守所向本报独家提供了一份名为《我的人生之路》的“自白书”,否认了这些传言。“我曾经到秦皇岛开发廊、在齐齐哈尔开饭馆,也开过出租车、卖过桃,”他写道,“这些阅历和经验,是我后来做生意的最大的财富和基石。”

  “自白书”提到,1993年张执文成功地从父亲工作的长途线务局包下一段光缆工程,开始了生意的第二个起步。

  “尽管张执文只有初中文化,但大胆、豪爽、聪明成就了他。”一位了解他的人说,“经过10年发展,他成为一个拥有8家经济实体的大老板。他在1998年抗洪受到表彰,次年成为齐齐哈尔龙沙区政协常委。”

  张执文的二姐张智敏向记者出示了十余张弟弟获得各种表彰的证书。

  颇具意味的是,在长达15000字的自白中,张执文有一段对20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家的败落描述:“像在齐齐哈尔我最佩服的几个私营企业主———李小二、王国华、孙国梁等,最长的都没有超过10年。因为他们的那个时期,做每件生意都存在着暴力。那时国家法制不健全,价值观膨胀了,或者是参与政治,政治画线了,就一一倒下了。现在国家的法制逐步健全了,暴力的生意越来越少了。”

  对于张执新的发迹,据他的家人说,父亲1980年代中期到秦皇岛包工程后,挣到了钱,回来后承包了齐齐哈尔的站前旅社。随后,张执新到了江苏南通开洗浴中心,把100万成本翻成了200万元。回到齐齐哈尔后,张执新就买下了齐齐哈尔火车站的站前浴池,将其投资打造成华新浴宫,后来形成了华新产业的规模。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在宾馆及浴宫等地,张执新等人曾组织卖淫7000多次,获利170万元。另有媒体报道,华新宾馆一共发放过10张“钻石卡”,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瑞得到了其中之一。案发后,13名警方官员被指为张氏兄弟背后的“保护伞”。他们因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私藏枪支、受贿、徇私枉法、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名,被司法机关一并提起公诉。

  检察官称,张执新还聘用已退养的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原副庭长王金才、已退养的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原所长冯雷,担任华新宾馆总经理。

  “大、小地主”

  公审后,张执新“大地主”、张执文“小地主”的绰号几乎无人不知。因为有些媒体在报道本案时,都是把“‘大、小地主’涉黑案公审”作为标题。

  对于外号的由来,当地有人认为是源于这两位“黑社会大哥”的霸道、劣迹以及民怨多多。但这种说法遭到张智学的否定,“‘地主’这个名字是从张执新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叫了。”她说,“当时只有4岁的张执新肚子大,长得胖,老师说这孩子长得像地主。哥哥叫地主,弟弟自然就叫‘小地主’了。”他的家人为此特地到老师那里取了证言。

  在检察机关的指控中,两人及其20多名手下涉嫌故意伤害、赌博、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罪名。尤其是三号被告王伟,被认定多次参与暴力犯罪,还涉嫌将一名16岁少女强奸。

  一位曾经在华新浴宫洗浴的人对本报记者说,他一次去那里洗澡时,看到大池子里只有一个人泡在里面。他最初没有注意,突然,那个人站起来,大约1米85的个子,身材魁梧,前身文着一个乒乓球拍大小的骷髅,骷髅的下方是两根交叉的骨头;后背纹着一只巨大的老虎。后来,他才知道这个“特别威猛的人”就是“大地主”张执新。

  “贫寒出身导致了他们的霸气。”当地一位人士说,“张执新从小就捡煤核儿取暖用,捡煤核儿的孩子们经常打架,各个煤堆都要由打架的胜利者占领,而赢家通常属于张执新。”

  据《新京报》报道,当地说法称,这哥儿俩非常“讲究”,“两劳”释放人员只要是找到他们就被接纳。这样做有两点好处,一是让这些人给他卖力气,二是通过这些人在社会上造些声势。这个观点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可以得到证实:同案犯中,约有一半人有过前科。但在张执文的“自白书”中,张执文则称这些过去社会上的朋友拖累了自己。

  张执新嗜赌成性,他自己也承认是弱点。张执文对此特别反感,为此他们兄弟俩还发生过激烈争执。兄弟两人另外的差别是文化程度,尽管起诉书上认定两人都持有初中文凭,事实上,张执新根本不认识起诉书上的文字。

  本报记者在齐齐哈尔采访期间,在民间对于“大、小地主”没有听到更多的劣迹。“如果没有这个案子,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一个生意人说。另有十几位与张执文有汽车配件经营合作关系的商家写了证明材料,“张执文从不差我们的钱,也不存在欺行霸市的行为,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

  2003年6月1日,警方恢复并接管了被查封的“华新牛肉面”和“宇龙出租车公司”业务。正在营业的华新牛肉面餐厅里坐满了顾客。而其他企业仍处于被封状态。金龙湾夜总会的大楼是租用银行的,现已被银行收回。坐落在繁华路段、造型新颖的宇龙汽车销售公司大楼还未完工,只有一层汽车展厅投入使用。曾有23个大学生在这个企业工作,目前他们已各奔东西。

  案发原因扑朔迷离

  张执新、张执文兄弟姊妹共10人,中途夭折3人,现剩5女2男,其中46岁的张执新在家中排行老三,张执文最小,现年36岁。

  这个大家庭在早年经历了非常贫困的时期。父亲张焕良,曾经是齐齐哈尔长途线务局一位线务员,母亲一直没有职业,“姊妹几个到处捡煤核生火取暖”。后来,张焕良到秦皇岛包工程挣了点钱,回来后承包了齐齐哈尔火车站前的站前旅社。

  在鹤岗市法院开审伊始,大量办案细节便见诸媒体。一家媒体引自警方的消息说,“大、小地主”之所以惊动及黑龙江省政法系统,缘于一起奥迪汽车经销权之争。

  这家媒体称,2003年初,奥迪汽车制造公司在大庆召开代理权招标会,大庆天宇公司和张执文的宇龙公司展开激烈竞争,代理权最终被天宇公司获得,张执文遂动用黑社会手段绑架和威胁天宇公司的销售人员。

  但在开庭时检方提交的长达102页的公诉书上,这个“重大的”情节却没有列入其中。一汽大众公司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证实,在这场经销权之争中,最后获胜的实际上是张执文的宇龙公司,“他的评分最高,以3500万元中标。”

  “张执文对齐齐哈尔、海拉尔和满洲里地区的汽车保有量作了充分细致的考核,在所有的竞争者中只有他一人提交的是中、英文两版报告,德方老总听完后一连说了三个‘OK’。”张智敏说。

  “满天飞”的报道

  8月20日,记者分别赴案发地齐齐哈尔及哈尔滨调查此事。

  但对于这样一个已经公开审理过的案件,黑龙江省、市各级司法人员均表示沉默。鹤岗市检察院一位人士说,省政法委已经下了文件,要求他们不能接受采访,要等判决结果出台后再统一公布。

  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的一位人士透露,此中原因在于本案能否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司法系统内部还存在着争议,所以不能贸然接受媒体采访。

  此前有媒体报道说:“大、小地主在华新浴宫内安装微型摄像机,将一些腐败官员寻欢的镜头录下来,以便控制这些人。录像带达6盘之多,内容不堪入目。”但据被告的辩护律师称,在法庭质证阶段,公诉人没有出示这个证据。

  据一位长期在华新宾馆工作的人说,华新宾馆和华新浴宫只是在大厅和吧台安有7个摄像头,因为财务曾经发现收的款与账对不上,主要是为了监督收银。

  让被告家属与律师感到气恼的是,一些媒体在案件开庭期间的报道。“其中某报连发7篇稿件。”一位律师说。

  本报记者检索到了某报自7月19日以来的报道,其中把“荒淫无耻人面兽心的色魔”、“明火执仗穷凶极恶的狂徒”、“攀权敛财仗势欺人的富豪”分别作为3篇文章的标题。

  张执文的辩护人之一、北京杰通律师事务所的胡功群认为,在法院没有定案之前,仅凭公安机关及检察院的描述,将被告如此定性,有违传媒公正、客观的守则。张氏兄弟的大姐及辩护律师对本报记者称,在《南方周末》采访之前,没有任何媒体与他们进行过接触,但关于案件的报道却是“满天飞”。

  8月31日,《新京报》刊文,对“大、小地主案件”是否涉黑提出了疑问。本报记者在当天联系鹤岗市检察院及黑龙江省公安厅,希望他们对此有所表示,但对方依然婉拒了采访。另据鹤岗市法院有关人士说,本案一审判决将于一个月后作出。

  

未完,请看下一页:中国黑社会成员有多少

·黑龙江最大涉黑案开庭 黑老大曾经当上政协常委
·黑龙江最大涉黑案开庭 “地主”保护伞同堂受审
·黑龙江“大小地主案”续:是否构成黑社会犯罪
·齐齐哈尔又现“红楼” 还有多少淫窟等着贪官?
·齐齐哈尔:“保护伞”让黑社会性质组织坐大成势
·齐齐哈尔黑恶势力张氏兄弟犯罪集团覆灭记
·“保护伞”让齐齐哈尔黑势力张氏兄弟坐大成势
·黑龙江最大黑社会组织录下6盘腐败官员寻欢录像
相关专题: 米洛舍维奇死亡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