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死亡与崩溃:教育产业化的终极代价(一)
http://news.QQ.com  2004年08月18日23:47     评论()

  多少年前,对北航的名字总觉得敬畏有加,皆因其是培养从事飞机、特别是军用飞机工程技术高级人才的摇篮,是许多有志少年梦中的向往,记得当年北航招生对政审要求极严格,一些家庭出身比较“高”的高中生或知青,哪怕考分再高,是无缘选择的。走到哪里,北航毕业的招牌,也都是响当当的。如果不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录制的真实镜头,我们根本不能够相信这样的现实,就是堂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授、讲师,会像街头的招生骗子、混混、“校托”那样,用如此赤裸裸的语言,勒索考生家长的钱财,且达10万之多,当然,后来爆出的内情表明,这可能是一桩早已达成的交易的变局。顷刻间,在无法形容的迷乱思绪之中,北航在我们心目中一直耸立着的、尽管近年来已经开始有点倾斜的中国空天技术象牙殿堂的影子,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悲哀与茫然。

  一个每年都在国家、省、市各级教育部门、招生机构、新闻媒体的信誓旦旦、喋喋不休之中反复向社会、向考生、向考生家长们构筑起来的,“固若金汤”的高考招生诚信保证体系,就在北航教授高峰教、授庞宏冰、讲师刘天平所构成的录取勒索网面前,被撕开了一个黑色的角落,原来一切都是如此的肮脏、无耻。对每年高考中考场中不断发生的、日益猖獗的作弊、集体作弊案件,人们的视点开始还只是局限在某些地方的教育当局的腐败和当事人的层面,人们对省级招生机构、特别是代表着知识分子良知、公平、民主形象的校方代表,保持着最后的信任和期盼。北航招生勒索事件的出现,断然撕下了高等教育界表面上那一层冠冕堂皇的、衣冠楚楚的外衣,把一个扭曲的、变态的中国高等教育现状,呈现在广庭大众的面前。

  当然,北航当局摆出了极其“虔诚”的姿势,“‘我要‘诚恳地’向社会表示歉意,这样事件的发生,对北航的声誉和对全国高考录取工作都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昨天下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李未在金融街的一家咖啡馆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新京报》),当然,少不了如今发生丑闻后必然的洗刷,什么“李校长说,其中的高峰是北航汽车工程系教授,2001-2003年任广西招生宣传组组长。北航党委常务副书记赵平告诉记者,被警方传唤的庞宏冰原来确实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多年前确实曾被派往广西负责招生工作,但今年此三人均不是学校招生工作人员。由于实施网上远程录取,今年北航录取期间,并未向任何省市派过招生人员,也未委托任何人作为招生联络员。”(《新京报》)呀、什么“北航宣传部周部长称,尽管三人的身份都和北航有联系,但在今年的招生工作中,他们都没有代表北航招生的资格,此次参与招生完全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北京晚报》)呀,什么…呀。

  等等等等,总之,就像“李校长希望《焦点访谈》所报道的事件是一个孤例”(《新京报》)那样,谁都希望它是一个“孤例”,是一个还能够保持象牙之塔那最后的些许洁净斑点的“孤例”。但是,事实却在无情地向人们展示,这样的事件它根本“孤”不起来,比如,招生指标的设计“今年招生分为三类:统招生、定向生和民族预科生,共计69人。”(《北京晚报》),比如,“不是”今年招生工作人员,却可以从根本上影响一个考生的投档、退档运作的事实,比如,“考生的父亲:怎么没有提到北航呢?我交了钱怎么能保证拿到通知书呢?刘天平:现在学校的事情,说那么清楚学校还可以做吗?学校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懂吗?考生的父亲:为了保护自己呀?刘天平:教育部是不允许点招学生的,不允许点招学生,所以采用花钱的这种间接的方式。我发现和你打交道太费劲了,要不你找高老师,从高老师那儿找一个方式把钱想办法安全地弄到学校来,对你对学校都没有什么影响就行。你看怎么样?”(CCTV)的对话,都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可怕的现实,目前中国高考招生中的舞弊,已经不只是限于在考场作弊那么简单,在众考生家长寄予厚望的最后一关——录取,也已经编织了一个比考场作弊那种十三烂更加精巧的黑网,而这黑网的鱼儿只有一种,就是钱,而参与织网者,除了盼钱若渴的校方、教授们,还包括送钱有“门”的家长们。

  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的中坚力量,一个国家一流大学的教授、讲师,为了钱堕落到类似街头黑社会收取“保护费”的行为为伍的地步,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赖以使我们的民族发展、延续下去的教育这个根基,已经在腐烂死去,我们号称为先进文化的实践者、教育者的大学教授们,其基本的道德基础已经崩溃。死亡与崩溃,其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其背后的内涵是什么。我们仔细观察了这次招生勒索案的主角庞宏冰们的背景和校方遮遮掩掩的辩解,“北航调查称,庞宏冰原系计算机学院教师,已经‘下海’多年,1999年其工资人事关系调至北航校办产业,现为北航天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华公司’)下属子公司———北航天宏电子科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宏公司’)经理,2001年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招生考试院开发了招生网络系统,该系统2002年正式投入使用。天宏公司是天华公司、庞宏冰等六方参股的股份公司,其中庞宏冰本人占有30%的股份,并由天华公司控股。天宏公司在广西南宁设有分公司,庞宏冰也被聘为南宁市政府电子政务顾问。”(《新京报》),我们顿时释然,这不正是“教育产业化”的现实场景么。从庞宏冰“教授”、“经理”角色的交替出现,从“北航”、“公司”的招牌的相互辉映,教育产业化所培植出来的腐烂铜臭,欣然扑鼻而来。

  至此,站在一个视角更加广阔的高度,把北航事件放到这些年来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在教育产业化的推动而不断演绎的过程背景下,北航事件的细节、调查、处理都已经显得十分平常,更加紧迫的是,我们必须正视,教育产业化的指挥棒,究竟要把中国的高等教育引向一个什么方向。死亡与崩溃,是现实也是预后,我们将如何抉择呢。关于教育产业化,教育部长周济在2004年1月曾经讲过“中国政府从来没把教育产业化作为政策,一定要坚持社会公益事业的属性。他指出,不能把教育同其他产业、教育同企业等同起来,如果政府提倡教育产业化就会导致追求教育投资利润的最大化,会对教育社会功能产生负面影响,也会削弱政府的宏观调控和保证社会公平的作用。”(《新京报》),也许周济部长说的不错,政府并没有所谓“教育产业化”的初衷,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打出“教育产业化”的招牌。但是,我们作为普通百姓所观察到的是,教育产业化却已经实实在在地推广开来,步步紧逼。

  第一、知识精英对教育产业化的热烈鼓吹,近年来,许多教育界、知识界精英人物,在各种场合对教育产业化的理念进行了多方位的“论证”,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有着一长串头衔的冯长根先生(留英博士。欧美同学会会长,中国科协副主席,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论文《中国教育的投资和教育产业化》,从“提高高等教育效益需要产业化、扩大高等教育规模需要产业化、经济发展需要高等教育产业化”三个方面,阐述了教育产业化的“重大意义”,冯博士欢呼“教育面对的是三亿一千万在各类学校上学的群体。这样巨大群体的教育需求,会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兴旺,所以说它是一个永恒的朝阳产业。如果我们有好的指导思想和产业政策,那么它会集聚可观的社会资金。如果很好地发展教育产业,会开辟一个广阔的市场,取得很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在冯博士的文章中,处处充满了对欧美私立高等教育的溢美之词,说什么欧美的私立大学占据了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憧憬着“有人测算,广东办得较好的高收费民办学校的投资收益均在16%以上,数亿元校产的投资回收期在8~13年之间,有些学校的盈余甚至在千万元以上。”(《中国教育的投资和教育产业化》)的美好“钱”景。我们不知道欧美的私立大学是否是以盈利为目的,我们只听说许多西方著名私立大学筹款的目的,绝不是为捐款人获得利润,我们也不知道在广东的“办得较好的高收费民办学校”里就读的学生们是否包括有绝大多数的社会底层人群,近年来办学方携款潜逃的案例倒是时有耳闻。中国教育知识精英们对教育产业化的狂热追捧,明显有利益驱动的因素,问题是谁的利益。

  第二、产业化了的收费标准,近年来高等教育学费的飞速增长,简直成了中国普通百姓头上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大砍刀,“据测算,现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已经比1978年上涨100倍以上,实行收费制的高校,学费上涨更加迅猛。特困生、贫困生上学难成为一个越来越突出的社会问题。”(CCTV),从1978年到现在,除掉极少数靠不择手段占有社会财富的富豪大款阶层,我们不知道义务教育学杂费上涨100倍的经济背景是什么。这样高昂的教育收费的直接背景,就是把持学校的知识精英阶层,抓住中国人砸锅卖铁也要供儿女上学的传统价值观和最广大劳苦大众只有把接受高等教育作为子女唯一出路的不二选择,再抓住极少数富裕阶层对一切社会资源的占有的贪婪与支付能力,把教育事业直接作为一种紧俏产品进行买卖。

下一页

  进入相关专题: 广西高分考生被索10万换北航通知书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