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走近“蜻蜓组织” 解密娱乐场所同伴教育(图)
http://news.QQ.com  2004年07月18日13:30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评论()

“蜻蜓”莉莉在阅读《娱乐场所女性工作人员保健手册》

点击欣赏更多精彩图片

  为控制艾滋病经性途径向高危人群和一般人群传播,前日,省委宣传部、省卫生厅、省公安厅、省文化厅等8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切实做好安全套推广使用预防艾滋病传播工作的通知》。文件规定,到2005年底,全省公共娱乐场所和各类宾馆、旅店客房中推广使用安全套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材料张贴率达到50%,2010年达到90%;到2005年高危人群安全套使用率达60%,2010年达到90%。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记者于全省艾滋病大会召开前夕,走近成都“蜻蜓组织”,揭秘全国首支娱乐场所同伴教育队伍。

  蜻蜓组织———蜻蜓专吃蚊虫,蚊虫是传播疾病的,蜻蜓吃掉蚊虫,也就切断了疾病的传播;蜻蜓翩翩起舞,朝气蓬勃,预示着生命的活力和前景的美好……一项重点在娱乐场所人员这一特殊的高危人群中组建一支同伴教育者队伍,防止艾滋病等疾病通过性途径传播而实施综合干预的艾滋病防治项目,就定名为“蜻蜓项目”。该项目中的“蜻蜓”,全由娱乐场所人员自愿参加,组成同伴教育者队伍。她们的使命是将自己所获得的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和技巧面对面地传授给同伴,并通过这种方式一传十,十传百,在这群特殊人群中筑起一道“防火墙”。

  同伴教育———指拥有相同背景、所处周围环境大致相同的一群人,从中选出一些人接受培训,得到知识和技能,成为同伴教育者。然后同伴教育者与同伴之间通过各种方式交流,达到知识上和技能上的提高。在艾滋病防治领域的同伴教育多用于高危人群。

  本报记者刘瑶为你报道

  “蜻蜓”解密

  截至2004年6月30日,四川省经性途径感染艾滋病的感染者为204人,占总感染者中的6.26%。

  在娱乐场所推广安全套的使用,进行同伴教育,拒绝艾滋病等疾病通过性途径传播,这无疑是在法律禁止卖淫嫖娼这道“防火墙”之后,再加上一道安全保险,让艾滋病等疾病在双重保险面前望而却步。一项名为“蜻蜓项目”的工作目前已在成都娱乐场所推进,它重点是在娱乐场所人员这一特殊的高危人群中组建一支同伴教育者队伍(即“蜻蜓组织”,由娱乐场所人员自愿参加),防止艾滋病等疾病通过性途径传播。目前成都已有20多只“蜻蜓”。

  20多只“蜻蜓”组成

  年龄在17~31岁之间

  据四川省卫生厅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项目办公室项目经理张灵麟介绍,2002年2月,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中英项目的资助下,在成都某镇启动了“蜻蜓项目”。项目实施两年取得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组成了国内首支娱乐场所中的同伴教育者队伍———“蜻蜓组织”。它是由20多只特殊的“蜻蜓”组成,年龄从17岁到31岁。从前年开始,这支“蜻蜓组织”在娱乐场所进行防治性病艾滋病的同伴教育。目前,四川的这支“蜻蜓组织”已经前后到国内多个地方交流经验,并且得到国内外专家的认可。

  “蜻蜓项目”负责人、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副所长刘刚告诉记者,毫无疑问,对于卖淫嫖娼这种社会丑恶现象进行严厉打击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当社会一时无法禁绝这种丑恶现象时,我们不能无视疾病在这些人群中间悄然传播,甚至将可怕的艾滋病毒传染给普通人群。站在疾病控制的角度,通过积极干预来降低娱乐场所人员感染性病艾滋病的危险性,是有效阻断艾滋病在我省蔓延的重要措施之一。

  娱乐场所“上班”两月

  艰难赢得她们信任

  要赢得“蜻蜓项目”的目标人群———娱乐场所人员的信任并非一日之功。

  前年2月,在成都某镇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配合下,全镇数十家娱乐场所老板参加了培训会。

  前年3月,项目工作人员开始进入娱乐场所,与娱乐场所人员接触。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怀疑这些工作人员是公安的线人,或者是来暗访曝光的记者,只要他们一走进娱乐场所坐下,里面从事“不能见光”工作的人员就会走得一个不剩。

  该项目工作人员改用“迂回战术”。那段时间,项目工作人员白天几乎就在娱乐场所“上班”,正碰到她们打麻将,就坐下来“抱膀子”摆龙门阵,项目工作人员有时中午还请她们吃午饭。就这样差不多在各个娱乐场所上了两个月的“班”,从扭头就走到后来配合项目工作人员接受问卷调查,抽血检查HIV(最终结果无一人感染上艾滋病),她们与项目工作人员之间的不信任和隔阂一点一点被打消了。

  到前年4月底,一辆当地防疫站的面包车把各个娱乐场所人员接到一个度假村开会———这是时机成熟的标志。在那次会议上,20多个娱乐场所的人员第一次听到了“蜻蜓项目”这个词,她们终于弄明白了艾滋病、性病,原来离自己很近。

  前年5月底,项目工作人员从娱乐场所中挑选志愿者,每个场所挑选两到三个,开始组建“蜻蜓组织”。目前,“蜻蜓组织”已经有了20多只“蜻蜓”。

  “蜻蜓”展翅

  安全套使用率上升

  统计显示,实施“蜻蜓项目”以来,提高了娱乐场所工作人员的安全套使用率(同伴教育骨干100%,临时性伴安全套使用率为84%,而干预前为34.7%);降低了娱乐场所工作人员的性疾病感染率(从干预前的61.4% ,下降到干预后的36.7% )。去年年底,“蜻蜓项目”第一期已经结束,而为期两年的二期项目已经开展。在当地疾控中心组织下,“蜻蜓”们每周一次举行活动。

  今后,项目将从一个镇扩展到全县。在一期项目的基础上,项目开展更规范的性病诊疗(对个体诊所的医生进行业务培训)和安全套的营销工作(将安全套低于市价一半的价格卖给娱乐场所和个体诊所老板,让娱乐场所工作人员很容易得到,并且树立“花钱买健康”的观念)。参与“蜻蜓项目”工作人员乐观地预期,即使以后项目结束了,也能在这群特殊人群中形成一种长效机制,发挥积极的社会作用。

  “蜻蜓”故事

  日前,“蜻蜓”志愿者组织当中的3名成员———21岁的雪梅,18岁的小仪和31岁的莉莉终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雪梅:小灵通成了同伴教育热线

  21岁的雪梅作为较早被选中的志愿者之一,由于人缘好,口才好,渐渐成为“蜻蜓组织”的灵魂人物。

  雪梅的家在成都某郊县,去年春节前,因为经济纠纷,雪梅被七八个陌生男子强行带到一个OK厅。在那里,雪梅被逼用一周的时间赚钱还债。去年4月份,雪梅与前任男友分手,精神空虚的她又一次来到这个OK厅上班。

  在项目工作人员的引导和鼓励下,雪梅离开了她从业的OK厅,不再以此为业,但她仍常常出入那些场所,目的只有一个———完成项目的使命。她以聊天摆龙门阵的方式,或者在打麻将的间隙教授娱乐场所人员知识,甚至如何拒绝不使用安全套客人的技巧。在雪梅的影响下,娱乐场所人员、18岁的小南逐渐被发展成“蜻蜓组织”志愿者。她们成了项目“不领薪水的工作人员”,雪梅几乎成了一个专职的志愿者,她的小灵通被一传十十传百,平均一周要接到三四个陌生女性打来的电话咨询各种问题。由于雪梅的出色表现,去年她作为志愿者代表去省外交流经验。

  小仪:同伴教育 亲身示范

  18岁的小仪与雪梅是同一批加入“蜻蜓组织”的志愿者。她活泼的性格,豪放的作风,很快赢得大家的喜爱。“外国专家来成都考察项目,我都当面表演”,小仪对记者说。很多次在娱乐场所进行同伴教育时,都是小仪上台进行演示如何说服客人使用安全套。

  莉莉:第二代“蜻蜓”飞起来

  前年11月,和小仪关系很好的莉莉,成为“蜻蜓组织”发展的第二代成员。

  31岁的莉莉是四川广安人。因丈夫染上毒瘾,莉莉于1995年与他离了婚。从去年开始,前夫开始静脉注射毒品,莉莉对他已经绝望,而正在读书的弟弟又没有生活来源,于是莉莉到成都娱乐场所从业,每月给在成都某大学读书的弟弟寄生活费。接受过“蜻蜓项目”培训的她,认真地给姐妹讲解使用安全套的重要性,既保护自己,又防止性病和艾滋病向社会扩散。

  新闻背景

  防艾迫在眉睫

  四川:艾滋波及娱乐场所

  四川省艾滋病感染者仍然以吸毒人群为主,不过近年来,我省女性HIV感染者明显增多,通过性接触感染HIV的比例逐年上升。1998年至2000年的监测结果显示,我省HIV感染已波及到娱乐场所工作人群,且有不断扩大之势。同时,由于她们普遍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她们当中从不使用安全套的比例高达70%~85%,已经成为我省HIV感染的最高危人群。

  艾滋病传播的三次浪潮

  国际公认的艾滋病传播三次浪潮:第一次浪潮在吸毒和同性恋人群中间传播,以血液传播为主;第二次浪潮在娱乐场所人员与客人之间传播,以性传播为主,这个阶段也是艾滋病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蔓延的阶段;第三次浪潮,在普通人群中传播,以母婴传播为主,到了这个时候,艾滋病已经很难控制。三次浪潮中的传播途径互有交叉。

  泰国:娱乐场所大力推广安全套

   泰国自1989年开始,在娱乐场所中实施100%的安全套推广使用,安全套使用率逐年上升,而性病发病率由1989年的6.5‰下降到1992年的2.07‰,HIV感染也呈逐年下降趋势。

  下一篇: 英举办首届色情电影节 夫妻性爱录像可入选(图)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