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婚礼现场万人争睹 不堪拥堵变性新娘随夫而逃
http://news.QQ.com  2004年06月13日14:22   新华网  评论()

成都变性新娘出嫁 成都商报图片


成都变性新娘出嫁 成都商报图片


方圆数十里万人围观 成都商报图片

  变性人婚礼引来万人争睹混乱中婚礼无奈草草收场

  昨日是变性人章琳和杨启成喜结连理的大好日子,备受关注的变性人章琳终于实现了嫁作他人妇的愿望。但婚礼过程却并非想象中那样顺利,上万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只为一睹变性人芳容,章琳所到之处均水泄不通。这种阵仗远远超出预期规模,把新娘子弄得上得花车却难上花轿,上得花轿又难入洞房,最后新娘新郎只得乘坐一辆奥拓车逃之夭夭……

  上午8时:精心梳妆变性新娘惊艳登场

  昨日早上8时,天下着大雨,由于兴奋而一夜难眠的章琳走出双流彭镇的理发店,被专车接到双流县南昌路一家婚纱摄影店。在这里,章琳经过一番精心梳妆后,换上了洁白的婚纱。

  由于连日来忙于婚事,章琳寝食难安,明显憔悴了。摄影店早已做好准备,章琳一到,两名化妆师立马开始工作。化妆时,外面的雨一直没停过,章琳几次担心地询问记者:“下这么大雨,婚礼咋办?”而实际上,婚礼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章琳的皮肤、五官都算得上不错,再经过化妆师的精心描绘,更是越发美丽。连化妆师都情不自禁地夸奖:“今天总共化了4个新娘妆,章琳是最美的。”不过章琳并不满足于这些,无论发型还是佩戴的项链,她都要精挑细选,1个半小时后,章琳身着婚纱款款而出,在几名邻居的陪伴下回到彭镇。

  此时的彭镇早已热闹非凡。章琳一出现,顿时成为等候多时的老百姓和众多媒体记者关注的焦点。两名壮汉一路护驾,章琳才踮着脚尖迅速挤进理发店,安静地等待新郎杨启成的到来。

  上午10时:憔悴新郎抱着新娘上了花车

  在等待花车的过程中,看热闹的人们一浪一浪地朝理发店涌来,小小的彭镇交通几近瘫痪。无论走路的还是开车的都寸步难行。章琳的几位好友只得紧闭房门,任凭人们把木板门敲得震天响,也坚决不理会。

  上午10时,一辆被玫瑰装点的极其华丽的花车和10辆奥拓车组成的迎亲队伍在一连串的鞭炮声中缓缓驶进彭镇。“来了,来了,接新娘子的花车来了!”人们奔走相告,理发店瞬间变得水泄不通。

  一直端坐的章琳忍不住站起身,透过门缝张望新郎杨启成的到来。杨启成西装笔挺,手捧一大把鲜艳欲滴的玫瑰从花车里走出来时,通往理发店的路已完全被阻断。和章琳神采飞扬、美艳惊人相比,杨启成却一副憔悴样:被雨水淋湿的头发乱七八糟地耷拉着,双眼无神、面目铁青。“两天两夜没合眼了!”杨启成向记者抱怨说。

  眼看围观人群如此之多,杨启成阴沉着一张脸。“让开,让开!”他粗鲁地拨开人群,好不容易挤进理发店,看见盛装打扮的章琳后,脸色才缓和下来。“良辰已到!”随着专程从南京赶来的司仪山佳一声吆喝,杨启成一把抱起羞涩的新娘子章琳,通过5名壮汉辟出的通道,在众人的齐声吆喝和闪光灯的聚焦下,艰难地上了花车。

  上午11时:万人争睹变性新娘难上花轿

  迎亲车队一路疾驰,于上午11时到达崇州市听江镇,车队马上被人群包围起来。此时的听江镇早已人山人海,人们纷纷占据“制高点”,只为一睹变性人芳容。

  人群将花车团团围住,章琳和杨启成坐立不安。尽管花轿早已备好,但却被人群阻隔,根本无法靠近。花车被围困1个小时后,当地派出所紧急抽调两名警察前来维持秩序,但警察见如此场面也束手无策,急得不停地打电话向上级汇报,请求派至少20名警察前来支援。

  此时已近正午时分,按原计划酒席早该开场,但新娘却连花车都出不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杨家人只得临时组织30名膀大腰圆的壮汉,手挽手组成一道坚实的人墙,章琳这才好不容易坐上花轿。而花轿早已被挤变形,在起落两三次后,4名汉子终于吆喝着起轿。

  下过雨后的田埂泥泞不堪,花轿一路颠簸,章琳坐在轿子里,双手死死抓住竹竿,生怕被颠到旁边的水田里。而看热闹的群众却步步紧跟,不少人为抄近道,干脆直接从庄稼地里踩过;有的嫌穿鞋走路费时,索性光着脚板在泥路上快步如飞。连最爱体面的司仪,也被挤得顾不上形象了:脱掉西装挽起裤脚,满身泥水地跟在新人身后。一时间,狭窄的路上响起千万人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下午2时:难入洞房新人丢下来宾跑了

  中午12时,在众人一路围追堵截下,章琳和杨启成终于进入新房,新房很快被人们围得密不透风。按照崇州农村传统的婚礼仪式,新人在入洞房前起码应该有三个以上的程序。但考虑到人数众多早已失控,不得不将婚礼仪式最大程度地简单化。章琳和杨启成只是草草拜了天地、祖宗和高堂,便被人们推搡着进了洞房。面对国内外几十家媒体,两人的面部表情早已僵硬。

  下午1时,宴席始终不见开场。一些村民实在等不住了,计划宴席不吃了,干脆把大鱼大肉平分了带回家去。而临时搭建起来的场子早已经受不住人群的推来挤去,很快散架。杨启成花了一整天才平整出来的院子,在众人的脚板底下,已变成比脚背还深的泥塘子。一些村民开玩笑地说:“快,拿些秧苗来栽起!”那些专供宴席使用的桌子板凳,早已被看新娘的人们垫在脚下,面目全非。至于人们所期待的“九大碗”,已经被迫转移到厕所旁边。

  章琳身着红色旗袍再度出场又引起新一轮热潮。听江镇一名副镇长赶到后,面对如此场面,急得全身冒汗。为避免局势进一步扩大,只得采用“走为上计”。身着旗袍、高跟鞋的章琳在礼仪人员帮助下,深一脚浅一脚地上了一辆紧急调配的白色奥拓车,杨启成也赶紧上车。“我们一天都不回来了,晚上都不回来!”杨启成探头甩出这句话,一对新人迅速逃出婚礼现场,留下一大摊事情逃之夭夭。

  下午2时许,缺少新人的宴席草草开场。由于院子和“九大碗”遭受重创,最后吃宴席的竟然只有两桌人了。

  特别关注:变性朋友来去无声

  昨日,一群特殊的来宾来到婚礼现场,他们的身份和章琳一样。不过他们来去匆匆,夹杂在潮水般的人群中显得毫不起眼。被称为“变性人之父”的邹景贵教授也赶来祝贺,不过由于场面太过混乱,以至于跟章琳说几句话的愿望都难以实现。而这些依然不敢暴露身份的特殊来宾,在短暂出现后便悄悄离开。

  记者手记:让宽容代替猎奇

  不管怎么样,变性人终于结婚了,并且面对公众大张旗鼓地举行了婚礼。尽管他们试图按照正常婚礼的程序进行,但最终还是经历了一种异乎常人的方式,以至落荒而逃。整个婚礼过程,既在意料之中,也出乎意料之外。法律的认可并不等于观念的认同,至少在目前,变性人还必须面对大众和媒体种种复杂的目光。什么时候,我们看他们的眼光,能够由诧异新奇变得宽容平常?我们的内心,能够令质疑和嘲笑也能开出真诚的花朵?

  我们只是希望,走进婚姻殿堂的章琳能够真正找到自己的归宿,而所有与章琳有着类似情况的人们,能够自由并且快乐地享受生活。(来源:华西都市报)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