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农民自费创办养育院 199个孤儿和一个爷爷(图)
http://news.QQ.com  2004年04月02日04:41   自定义来源  评论()

王家玉与孩子们

王家玉的孩子们

  在距离国家级贫困县——安徽省颍上县县城大概30多里地,一个叫三十里铺的地方。那里有一座60多间破旧房屋组成的大院落,虽然这所院子外面没有任何标志,但它却是一所由农民王家玉自费创办的养育院。《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到那里进行了调查和采访。

  农民办的养育院

  刘传亚今年满12岁了,7年前,大伯把她送到这个养育院。那时候,她只有5,6岁。来的时候她心里好害怕,在门口怯生生的张望了半天,是王爷爷牵着她的手把她领进大门的。

  刘传亚告诉记者:“父母都去世了,大伯就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

  记者:“你爸妈什么时候去世的?”

  刘传亚:“那个时候我很小,记不得。”

  记者:“你还记得你爸妈长什么样吗?”

  刘传亚:“不知道。”

  记者:“你想他们吗?”

  刘传亚:“想。”

  小传亚在两岁的时候,父母亲就去世了。奶奶得了脑血栓,根本没法照顾年幼的传亚。王爷爷于是把她接到了这个养育院。传亚是个很内向的女孩,她常常躲在被子里偷偷的想着她的父母。像传亚这样的孩子在这个简陋的养育院里有199个,他们中间有近四分之三的孩子不仅没有父母,生理上还有问题,不是弱智就是残疾。199个孩子,就有199个凄惨的故事。但是这些孩子却幸运的碰到了一个共同的亲人,王家玉老人。王家玉老人:“怎么一根筷子呀,筷子呢?给你。”

  199个和1个

  尽管,王家玉的这个养育院条件简陋,但在很多孤残儿童眼里,这里就是他们的天堂。十几年前,王家玉办起了自家的厂子,靠着自己的商业头脑,他成了贫困县里远近闻名的百万富翁。乡亲们都以为辛苦了一辈子的他,能够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10年前一次特殊的经历,彻底改变了王家玉的命运。

  王家玉今年64岁了,按说也到了享享天伦之乐的时候了。可是对于王家玉来说,这只是个很奢侈的梦想。王家玉老人告诉记者:“我那个爱人又生病,癫痫病。从年轻时候就得了癫痫病,三十多岁就得癫痫病,一直到现在还是生活不能自理。孩子几个都是弱智,有轻度弱智,有严重弱智,有聋哑的。”

  王家玉先后生了5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毛病,老大痴呆,老二,老三轻度弱智,老四遗传了母亲的癫痫病,好不容易老五智力上没什么问题,又是聋哑。他说:“我一生没过过好日子,我认为这样的日子就算不错了,不知道美满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也没有品尝过。”

  少年时代的王家玉几乎就不知道什么是吃饱的感觉。因为家境贫寒,直到30岁,王家玉才结婚了。本以为从此幸福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却不料一家人几乎都是残疾,而王家玉在30多岁的时候一次外出打工出了事故,落下了腰腿病。老人告诉记者:“别人的孩子都聪明,都可以上学。我的孩子连上学也没上,我为这个家庭发愁,我也想改变家庭的面貌。”

  家庭的不幸让王家玉下定决心一定要赚大钱。80年代的时候,他开始经营木工家具厂。后来生产骨灰盒。几年下来,他也着实有了几十万的家底,在颖上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小有名气。王家玉说:“办了工厂以后,后来就好多了。从1997年和1998年搞这个企业,一年也能赚一、二十万块钱。”

  正是生活看起来要越过越红火的时候,1994年的春天,因为同情,他从街上领回了第一个孩子。他没有想到,从此,生活走上另一条轨道。潘典龙就是这第一个孩子。现在已经是一个汽车修理厂的工人。6岁那年,父母双亡,他从家里跑出来,迷了路,找不到吃的东西,就在垃圾堆里找吃的充饥。这样过了几个月,碰到了王家玉。潘典龙对记者说:“当时我就在一个角落里睡觉,就是饿的,饿昏过去了。他就掐我的人中,把我掐醒了看看我,我也看看他又闭上眼睛了。他看着我他问我,你怎么了?我说话很小声,跟蚊子一样,我说我饿。他就赶紧跑到卖烧饼的那里买了两个烧饼,拿回来我夺过来就吃。他碰到我好几次,到了最后一次他问我,你上不上我那厂里,你怕不怕那些大人讲挖小孩的心脏、眼睛?我讲我想过。他问,你为什么要跟我走?我讲,我有一种感觉,你这人有一种家的温暖,有一种父亲的关心。我就跟你走了。”

  潘典龙是王家玉收养的第一个孩子。以后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本来,王家玉想着,多个人不就是多双筷子嘛,他没想到的是,一下子竟然多出了100多双筷子。王家玉说:“1998年34个孩子的时候,那时候名声大了,大家都知道我收养孩子,他们碰到了也往这里送。后来一直到46、71、129,到183、199,规模逐渐增加。”

  王家玉不忍心把任何一个孤零零的孩子关在大门外,于是养育院的人数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光有饭吃,王家玉觉得还是亏了孩子。别人养的孩子能念书,为什么自己养的孩子不能念书呢?4年前,他有了个更大胆的行动,就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办了个小学,包吃包住,免费上学,并且按照年龄和条件,分为几个年级。王家玉老人告诉记者:“那时候我也想让孩子到其他学校上学,但是到其他学校上学不能减免学费、书本费,也照样收费的,还要我付这是第一。第二,来回马路上不安全,车辆太多。如果孩子被压死一个,被撞伤了,这我也心疼,不放心。”

  养育院的调查

  王家玉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靠着自己开厂赚的钱,能让孩子们吃上饭,读点书。王家玉自己的几个孩子都有残疾,他特别能理解这些孤残儿童的困难,他不仅掏钱让孩子们有饭吃,有衣穿,还请了10多个退休教师给孩子们上课。对孩子们来说,王家玉苦心经营的这个院子,就是他们的家。

  上午11点,位于学校一角的烟囱冒起了烟,王家玉告诉我们这是厨房开始做饭了。

  记者:“你这是在做馒头?”

  食堂师傅:“是。”

  记者:“这是在做一顿的吗?”

  食堂师傅:“对。”

  记者:“一顿饭得蒸多少笼?”

  食堂师傅:“一顿五笼,五蒸笼。”

  记者:“蒸五笼,菜呢?”

  食堂师傅:“菜,菜炒一大锅,反正就这么一大锅。”

  记者:“这一大锅也都吃完?”

  食堂师傅:“对。”

  中午一点,开饭的时间到了,孩子们端着饭盆排起了长队,一个馒头,一份菜,一碗稀饭,说不上有多丰盛可口,但从孩子们的神情看得他们很满足。王家玉告诉记者,学校里孩子们都很知足,也很听话,是因为他们比普通孩子吃过更多的苦。王家玉身边的这个孩子,今年已经14岁了,但却只有7-8岁孩子的身高,在被王家玉收养前,他在街上要饭,养活自己和残疾的父亲。这里很多孩子不是孤儿就是因残疾被父母遗弃。

  记者:“想爸爸妈妈吗?”

  孤儿:“不想。”

  记者:“为什么?”

  孤儿:“因为他们不要我了。”

  这里很多小孩身世悲惨,但在这个几乎封闭的环境里,孩子也变得单纯了许多。再也不用为生计去乞讨或偷盗,有饭吃,有人照顾,有老师教他们读书识字,虽然没有正规学校里的各种设备,但孩子们的想象力是无限的,一个破了足球,几块石头,都能成为他们的玩具。学校里没有一个像样的操场,几间平房中间的泥地一到阴雨天便泥泞不堪,下了课的孩子们照样在泥地里玩耍嬉戏,这个看不太清画面的黑白电视机更是孩子们宝贝。

  实际上,王家玉的这个院子,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称呼。有人叫它孤儿院、养育院,也有人叫它孤残聋盲学校,孩子们则把这里叫做家。不管它叫什么,在大多数人的眼光看来,这里的条件都可以说是相当简陋。可就是这样一个只能维持基本生活和学习条件的地方,现在也正面临着生存的危机。毕竟,王家玉一个人肩膀上,挑着的是199个孩子的重担。

  “天堂”的困境

  在颖上县,《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活了一大把年纪,从来没被人打过的王家玉,今年春节,却被人痛打了一顿。原因是他欠了人家4万多元的高利贷。和王家玉提起这事,他倒没有觉得有多委屈。因为在他和孩子最艰难的时候,那人借了他2万元救了急。王家玉现在最担心是199个孩子今后该怎么办?

  王家玉:“把孩子放回社会上实在不忍心,舍不得。如果不放回去,当时的一时困难解决不了,是一个斗争。”

  虽然王家玉是个性格很倔强的人,但如今他也承认养育院步履艰难。目前他的负债22万多元,而在他收养第一个孩子时候,还是颍上县的一个资产近百万的富翁。他身上这件棉袄是在他生活富裕的时候前买的,5年过去了,他却没有能再买一件新的棉袄。会计朱德海告诉记者:“一个学生一个月得花一百多块钱,还有书本费。有时候穿的衣服,现在不说是买穿的,买衣服买啥,光生活费一天得五、六百块钱。”

  孤儿院1998年有34个孩子,2001年有100个,目前达到199个,加上一些流动的孩子,王家玉的孤儿院有超过200个孩子,会计朱德海给我们粗略算了算帐,200个孩子一个月开销2万元左右,一年下来至少24万。而王家玉家具厂一年的盈利也不过如此。

  记者:“为这个学校,为这些孩子,你投入了多少钱进去?”

  王家玉说:“得有几十万吧,也有个八九十万块钱。”

  记者:“八、九十万在这个地方,像这样一个县城的话,你可能是一个富翁。”

  王家玉:“那是个富翁了,如果不收养这些孩子精力不投入这方面,继续销售骨灰盒,精力放在经营企业方面,那可能都不只百万了,那会更好一些。”

  孩子越来越多,养育院的路却越走越窄,200个孩子的所有费用全压在王家玉一个人身上。2003年淮河大水冲垮了它的工厂,损失60多万元,养育院的资金捉襟见肘。王家玉:“人家不借的,说你养这孩子有什么用,养猪能卖钱,养牛也能卖钱,养羊也能卖钱,这养孩子你能卖钱去吗?你不可能的,他不借钱给你,有时候我们就借东西,借米、借面、借油。”

  吃饭成了问题,王家玉再也负担不了200个孩子的饭碗。现在回想起来他有些后悔。王家玉:“当初如果说有这么大的规模,企业不景气能预料到的话,那我收养不了这么多孩子。”

  “天堂”的曙光

  64岁的王家玉现在仍然住在学校的一间8平米左右的破瓦房里,对此他毫无怨言,他后悔的只是收养孩子太多了,要是能控制的住话就好了。但王家玉又说每次看到可怜的孤残儿童他都忍不住抱回来。而就在王家玉深感步履艰难的时候,他为孩子们营造的这个家又出现了新的危机,因为民政部门说,他的养育院是不合法的。

  颍上县民政局局长傅连军:“这个社会福利机构的暂行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就是个人和社会组织不宜办以收容孤儿为主题的福利机构,要办必须与民政局合办。”

  王家玉从来没有向民政局汇报养育院的事,他自己一手办起来的养育院显然是不合规矩的。傅局长告诉我们,严格来说,王家玉这种做法是不合法的。傅连军局长:“这个时候比较关注这个孤儿院了,注意的时候,我们当时在他们生活困难的时候,我们给他面粉,也给他被子,也给他衣服。”

  幸运的是民政局并没有追究他,反而通过不同的渠道给他提供了一些帮助,逢年过节都会给孩子们发些生活用品和捐一些钱。傅连军:“就是现在不承认他,不批准他,他有困难也要帮他解决啊。”

  但是王家玉的养育院始终身份尴尬,名不正言不顺,民政局只能通过临时措施帮助他,得不到长期的保障。03年,王家玉以200个孩子的名义给安徽省民政厅写了一封信,厅长批示给予解决一定困难并转到县上,但是颍上县民政局拿着批示发愁。傅连军:“他毕竟是社会保障对像,是个弱势群体,你不能看着这些孩子饿死。我们县确实是一个贫困县,已经扶持了,所以要批孤儿院。这个经费问题就必须得解决,就是开办经费和孤儿的教育抚养经费,必须解决。”

  此时,养育院的孩子几乎快要断粮了,而县民政局根本没有钱办这个养育院,傅连军把情况汇报给了县政府。县里决定先解决孩子的吃饭问题。副县长崔黎:“在去年八月份通过民政部门的工作,把199个小孩子全部通过公安部门给他们认定了户口,按照低保的条件全部办理低保手续。就是每个孩子,每个月91块钱生活费,这部分资金就按照低保条例,由省县直接拨给他们。”(未完)《经济半小时》记者:熊曼琳 罗垠

下一页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