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专题

更多

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

弃婴成乞讨工具黑幕:凭身份证随意领养(组图)
http://news.QQ.com  2003年12月17日07:55   新华网  评论()

  在极其简陋的出租屋内,刘允顺就让弃婴睡在只铺一张凉席的地上。


  被纪辉抱到街上要钱的弃婴身上非常肮脏,皮肤黝黑。


刘允顺将弃婴的身份资料拿给她玩,幼小的她不明白这几张纸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揭开抱婴讨钱家庭的“秘密”

  1岁大的女婴被16岁男孩抱走,记者追踪发现一个“讨钱”家庭,在解救之前他们带着女婴消失了

  灼热的阳光炙烤着一张稚嫩的小脸,一瓶酸奶就是她的午餐。铺在闹市街头的白纸则是她赖以栖身的睡床。有路人从她身边走过,丢下硬币或者零钞。

  她是一个一岁零两个月的弃婴,3个月大时被人从龙岗镇敬老院领养出来。在领养人随意编造的一个个“心酸故事”中,无名无姓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被充分利用的乞讨工具。

  深夜女婴被交给陌生人

  9月22日晚10时,深惠公路边的龙岗区布吉镇供电所门口,记者在此等候一个人。

  大约在一刻钟之前,一个男子打进本报热线说:今晚有个朋友叫他帮忙把一个婴儿送回家,但朋友把他带到指定楼下后就借故溜了。他怕有什么意外,也不知所去的婴儿家会不会为难他,所以他想叫记者作证一起把婴儿送回去。半小时后,一个青年朝供电所方向走来。他上身没穿衣服,怀里真的抱着个婴儿。昏暗的路灯照射在婴儿的脸上。她黑黑瘦瘦的,一件脏兮兮的T恤衫包裹着她幼小的身躯,露在外面的皮肤表面有层黑垢,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她的肋骨突兀出来,一根根清晰可数。

  男青年自我介绍说,姓吕名海瑞,今年20岁,山东德州人,以捡破烂流浪为生。“婴儿是一个比我小的男孩交给我的,让我送到一栋出租屋的302房。”不知是饿了还是和记者的谈话惊扰了她,女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吕海瑞慌忙拿出一个和她包裹在一起的塑胶奶瓶,放在她的嘴里。记者摸了摸,奶瓶是冰凉的。吕海瑞说没办法,那个跑了的家伙事先买了瓶冻酸奶装在里面。可能真是饿了,她拼命地吮吸奶瓶,一双黑乎乎的小手还不停地乱抓。

  男孩已抱女婴乞讨一月

  “这个女娃真惨——被人抱着讨了一个月钱!”吕海瑞说,今年中秋节那晚,他在华强北立交桥拾破烂时认识了那个叫他来送还女婴的男孩。

  “一个10多岁的男孩坐在天桥上,这个女婴被放在一张写着字的白纸上。纸上的大致内容为:哥哥在老家煤矿打工,不幸因瓦斯爆炸遇难,嫂嫂弃家而去。无奈父母年岁已高,自己只好抱着侄女出来乞讨。”

  “不用看,那肯定是假的,编造的!”吕说他们后来的聊天证实了自己最初的判断。男孩告诉他,自己叫纪辉,安徽阜阳人,今年16岁,没读什么书,来深圳后一直未找到事做。女婴是他老乡刘某的。纪辉还说,刘某收留他后,叫他把小孩抱出来讨钱,每天早出晚归,讨到的钱要按时上交。

  就这样,他们几乎每天都在天桥上见面。两人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所以后来叫他帮忙送还女婴给刘某。

  “家人”否认用女婴讨钱

  布吉镇军民××巷14-15号就是送还女婴的目的地,这是一栋外表簇新的7层私房。9月22日晚10时30分左右,记者和吕海瑞站在了这栋楼下。记者按下302房门铃,一个女声很快传来:“找谁?”吕回答说:“送小孩的”。对方又问:“几个人?”吕告知两个人。

  一个个头高高的女孩很快走下楼来,什么也没说就一把抱过小孩。一番查看后,她惊诧地说:“一个月不见,纪辉咋把小孩弄成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一点人形!”

  302房是二房一厅结构,面积约80平方米。走进屋,一股说不出的味道扑鼻而来。客厅铺着一张宽约一米长约两米的毯子——这就是女婴的床。毯子旁边的一张矮桌上,吃剩的鱼骨头乱扔着,几个空酒瓶打翻在桌脚。

  年轻女孩把小孩抱进家后,打来热水,张罗着给她洗澡,记者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有点发烧。一个自称“刘允顺”的中年男子过来看了看,也说肯定是病了。

  纪辉和他确是老乡。点燃一支烟后,他气愤说道:“8月20日那天,纪辉把孩子抱出家门,说是去溜达溜达,但当晚就再也没有回来。”他们该找的地方都寻遍了,该打听的人也打听了仍一无所获。1个多月了,也不知纪辉去了哪里,但他并没有报警。

  对吕海瑞转述的乞讨一事,刘一口否认,他大骂纪辉是胡扯。他称自己是看在老乡的份上才收留他的。对于其它问题,刘一概拒绝回答。

  男孩承认用女婴乞讨

  女婴是不是真的被当成乞讨工具,记者由此展开了调查。

  10月24日上午,记者终于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对面的立交桥下找到了纪辉。他当时正和吕海瑞在桥下的涵洞盖上睡觉。

  纪辉有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托吕海瑞送女婴回家,他是害怕刘允顺一家找他麻烦。此前抱女婴去讨钱,据他说是出于对刘家免费给予吃住的感激。

  他说,在刘家时也不是每天出去乞讨。一般每周出去三四天,星期六、星期天是必须出去的,因为街上人多讨钱也容易一些。出去乞讨那天,一般早晨8时起床,10时左右准时出门,晚上10点左右到家。乞讨的地方也不固定,通常往人流量多的地方去,四五天后再换个地方。他不出去,刘就会安排自己的两个女儿去乞讨。

  “一天下来,一般能讨30元左右,好的时候50元。”纪辉这样描述他的乞讨生活:和别的乞讨者不一样,他不会跪在地上装出一副可怜相,而是把小孩往白纸上一放,自己则蒙头大睡自然有人给钱。出门时他自备一瓶凉开水,一袋奶粉,小孩一哭闹,就冲一点给她喝。

  16岁的他已有了照看小孩的“成熟经验”:其实小孩是很好照顾的,你得首先让她习惯一种生活。“照我来说,我能在天桥上睡着,一般人肯定就不行,习惯是最重要的。”

  纪辉说,当初把婴儿抱走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弄个恶作剧,让他(刘允顺)担心一下。这一个月来,他自己抱着小孩讨钱,晚上睡在天桥上,若当天“生意”不错,他会去住十元店,因为这样可以向房东讨盆热水给小孩洗个澡。还小孩是因为看着她一天天瘦下去,怕有三长两短自己不好交待,同时也觉得这是在作孽。

  当天下午纪辉便离开深圳去东莞找工作。但吕海瑞说,他根本没有住过十元店,不是抱着婴儿住在天桥上就是和他一起睡桥洞。

  材料显示女婴来自敬老院

  记者决心调查这个可怜女婴的真实身份,于是一周后再度登门拜访刘家。一听记者怀疑女婴来路不明,刘允顺急了。他说,他和老婆李守玲共育有一儿两女。下楼抱小孩的是大女儿,还有一个小女儿在布吉上小学。客厅里一个刚学会走路的两岁小女孩,则是他儿子的女儿——他说是非婚生的。

  刘允顺称被纪辉抱走的女婴是从龙岗镇敬老院抱养的。他称自己有能力照顾好这个小孩,他说自己以前在老家做生意,来深圳后因为风湿病发作一直在家养病。老婆暂时没有工作,生活来源都是靠“吃老本”。

  自家已有3个小孩,为何还要去抱养?刘转口说,是替他儿子抱养的。为使记者信服,他从房间的一个旅行包里找出一叠材料。一份深圳市龙岗区龙岗镇敬老院出具的证明写着:“兹有我敬老院收养有10名弃婴,现李守玲来我院抱养一名女弃婴,年龄约3个月,暂时抚养,特此证明。”所盖公章处注明的时间为2002年11月5日。

  在材料中,有一份警方询问笔录的复印件,这名弃婴当时被扔在龙岗中心医院。最早发现她的是该院的一名叫彭德顺的清洁女工。笔录复印件记载:2002年7月10日,彭在住院部二楼妇产科发现有一名婴儿在电梯口哭,旁边也无他人,在向妇产科询问未果后通知了医院保卫科。这名女婴第二天就被送到了龙岗镇敬老院。

  材料显示,女婴在敬老院呆了3个月后,被李守玲抱养了。刘说是通过在医院打工的老乡才知道敬老院有小孩的。收养近一年,他还未来得及给女婴起一个正式的名字。

  记者还在刘家睡房地板上发现了另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刘解释说:这是他老乡的小孩,暂时寄养于此。

  记者假扮邻居租房调查

  条件并不好的刘家为何有两个婴儿?他们是否被当作乞讨工具?记者最后决定租住紧挨刘家的301房住下调查。

  当晚,记者以“邻居”身份进入302房“拜访”刘姓夫妇。房间还是记者最初见到的那般肮脏,客厅的地铺上躺着两名婴儿。除了刘允顺最先介绍的家庭成员,刘家又多出两名十二三岁的男孩。刘允顺这次说他老婆姓林,而不是以前介绍的姓李。对两名婴儿的身份他则拒绝作答。

  记者目睹乞讨过程

  记者很快就证实,刘允顺否认讨钱纯属胡说八道。

  10月30日早上7时10分,刘允顺所说的“大女儿”将年龄最小的那名婴儿抱出门,两名男孩则紧随其后。数分钟后,3人上了一辆公交车。车到布吉关口后,其中一名背着书包的男孩步行离去,余下两人则上了开往莲塘的27路公交车。

  8时20分,两人在罗湖区莲塘公交站下车,随后来到聚宝路顺德家私城门前。男孩抱着婴儿径直坐在人行道上,在面前放上一张写着“悲惨遭遇”的海报,大意为:爸爸好吃懒做,吃喝嫖赌,妈妈劝告经常被打,一气之下,喝农药身亡,弟弟生下来就有病,爸爸也不带去看病,我抱着弟弟偷偷跑了出来,求好心人给些钱我吃饭和给我弟弟看病。

  过往的市民马上被这一海报吸引,怜悯的声音丢硬币的声音不绝于耳,不到一个小时,“海报”上扔了四五十元。大女儿则站在离男孩30米开外的地方看着,时而走近与围观市民交谈。看到男孩“生意”不错后,她不动声色地退出人群,径直走进不远处的一家麦当劳,坐在角落中看起书来。11时45分,大女儿走出麦当劳“检查”男孩“生意”。10分钟后,她提着一份盒饭回来,瞅着周围没人时交给男孩。随后又回到麦当劳。男孩把婴儿放在海报上,开始吃中饭。整个上午,婴儿没被喂过任何食物。下午6时30分左右,大女儿走出麦当劳店叫男孩“收工”回家。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刘允顺所说的“亲戚”们轮番抱着这个婴儿上街讨钱。而被纪辉抱走的弃婴一直处于生病状态。根据记者调查,如果她不是病得严重肯定会被抱上街头充当讨钱工具。

  一张收条领走弃婴记者前往龙岗镇敬老院调查发现,省外户口者持身份证复印件即可轻易领养

  女婴的确领自敬老院

  着手解救弃婴之前,记者赶赴龙岗镇敬老院实地调查。

  龙岗镇敬老院设在龙岗中心医院内,是一个四合院式的两层楼房,收养弃婴的两间房设在2楼。记者观察发现,敬老院内有7名弃婴。工作人员说,这7个弃婴都有病,一般不健康的弃婴不准被人领养。

  敬老院负责人证实刘姓夫妇所说属实,刘姓夫妇领养的弃婴确实领自龙岗敬老院,他们手上的各种法律文书也是真的。

  李守玲抱养弃婴时,只给敬老院留下了一张收条和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收条上称“今收到龙岗镇敬老院女弃婴一名”,身份证复印件显示,李守玲出生于1965年,家庭地址为安徽省颍上县苏家屯乡苏一村。李守玲在收条上摁有手印。

  龙岗镇敬老院负责人说:“敬老院的责任本来是抚养老人,当社会上有弃婴送来时也提供暂时抚养。”“当时李守玲和几个人一起来的,她说因为没有生养孩子,所以想抱养一个孩子。”敬老院后来考虑到“孩子被李守玲带到安徽农村好上户口,为了给孩子找个好去处,为国家减轻些负担,所以在让李守玲留下收条和身份证复印件后,让她将孩子带走”。

  “被领养弃婴都没出过事”

  敬老院是否调查过李守玲有无收养孩子的条件?事后有没有监督孩子去了哪里?

  这位负责人说,按照国家规定,收养孩子必须具备一些条件,但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好去处,外地户口的收养人不好调查,所以实际操作中就没讲具体条件。但是敬老院曾对被收养的孩子做过调查,他们生活得都很好,有的还去了香港,因为曾被领养的弃婴都没出过事,所以也没对李守玲收养的孩子做事后监督。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被领养的弃婴被继续转接领养,被用作其他目的。“如果李守玲领养的弃婴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敬老院以后再也不敢不讲条件就让人领养弃婴了,若要领养弃婴,必须向敬老院出示各种证明。这件事给了敬老院一个教训”。

  七名弃婴全都有病

  据介绍,抚养弃婴的经费由龙岗镇社会事务办负责。敬老院负责人说,一个健康的弃婴每月花费500-600元,如果弃婴有病的话,每月的花费大概需要5000-6000元,这些经费都是实报实销,每个月到龙岗镇社会事务办报销一次。所以说,抚养弃婴的经费不成问题。但是考虑到为国家节省经费,也为了孩子有个好前途,敬老院希望经济条件好、够条件的人来领养孩子。

  “对于广东省内户口的居民,到敬老院领养孩子条件要求苛刻一点,因为广东省计划生育管理得比较严;但是对于广东省外户口的人,如果有人要领养孩子,敬老院要求得就不是很严,因为领养人比较容易给孩子报上户口。为了方便孩子被好心人领养,对持省外户口的人,敬老院只要求他们留下身份证复印件和收条,便可将弃婴领走。”这位负责人说,“但是领养人一定要向敬老院口头承诺能为孩子入户,有经济条件抚养孩子。”

  敬老院负责人表示,只要是在龙岗镇地界内发现的弃婴,不管有病的还是没病的,只要没有人来认领,一般都会送到敬老院寄养。目前,敬老院内有7名弃婴,全都有病的,有的脑瘫,有的心肺有问题。

  “敬老院的弃婴如果太多,经济上就会出现沉重负担,但是深圳市福利院不接收残疾弃婴。”李瑞珍说,对每个孩子一次性补贴5000元送往深圳福利院,福利院都不答应。李守玲来领养孩子时,敬老院当时有10个孩子,其中9个有病,就那1个没病的女婴被李守玲领走了。后来有两个有病的弃婴死了。

  对持广东省外户口的人领养的小孩,敬老院没有能力跟踪孩子究竟去哪了。这位负责人说,他们敬老院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无法监督孩子被领养后的生活。

  “对于被认识的人领走的孩子调查发现,他们被领养后生活得都很幸福”,负责人说,到敬老院领养孩子的人一般都是熟人介绍来的。一般来说,来领养孩子的人都是几个人一起来,对敬老院都很熟悉,但是李守玲是谁介绍来的,因为时间太长,现在想不起来了,但是估计李守玲也是熟人介绍来的,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敬老院有弃婴。

  刘某一家突然消失

  证实女弃婴的真实身份后,记者决定联系有关部门解救女婴,但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出现了。

  11月30日晚8时,记者再次来到刘某的租住处。因工作太忙,记者已三天没有到此观察。走上三楼楼梯口,记者忽然发现302房一片漆黑,门半虚掩着,推开房门,房中空空如也。

  房东赵某说,刘姓夫妇租住的302房已到期,两天前他们一家人刚搬走。房东赵某分析说,因刘姓夫妇的女儿在附近小学读书,估计“新家”就在布吉镇。

  记者接下来在刘氏一家经常讨钱的地方调查,仍未发现两个小生命的踪影。记者费尽周折也未查清另一名婴儿的真实身份。

  12月3日上午,记者佯装要领养弃婴来到龙岗镇敬老院。敬老院负责人仍旧回答说:只要是广东省外的户口,身份证复印件+收条+口头承诺即可领养健康的弃婴。负责人强调,有病的孩子一般不给人领养,健康的孩子可以领养。

  记者随后询问,如果有健康的孩子怎样领养、要出具哪些证明,院长说,要承诺能给孩子上户口,有经济能力抚养孩子,给敬老院留下身份证复印件和一份收条就可以。记者接着询问:“怎么样承诺?要书面证明吗?”院长说,口头承诺就行了,要不然手续太复杂。

  “目前没有健康的孩子,你留个电话,有孩子就通知你”,院长说,“其实你可以联系一下妇产科的医生和护士,他们那经常有被遗弃的孩子,那样还方便一点。”

  启事

  刘允顺一家现在不见了,两个被当作讨钱工具的幼小生命也随之失踪。欢迎知情人士提供线索,使小生命重新回到社会的关爱之中。电话:0755—83325000短信:中移动用户:816800007;中联通用户:916800007

  (统筹:记者 魏海波 采写:记者陈铭 陈学斌 丰雷 摄影:记者亚牛 陈以怀)(来源:南方都市报)

焦点新闻
图说天下


让儿童远离战场


农民拍电视剧自述婚外情


性开放的十大动物


盛唐美女生活写实


美女老板5000元租男友续


奇特建筑"色情小黄瓜"


华语影坛“情色女王”


抓拍体坛极度爆笑瞬间

女大学生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犯侮辱罪管制2年
女儿举报父亲包二奶被判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的深山女教师”
网上传颂中国最美女教师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