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

在普京的治理下,俄罗斯近年来不断扩大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但很多情况下,俄美之间的关系却更加紧张。

唐纳德·特朗普

我认为仅从实力角度而言,缓和并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是可能的,完全有可能。有人说俄罗斯人不理智,我倒要一探究竟。

——4月27日,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演讲

特朗普已提出要与俄罗斯建立新的联盟,称重建关系对于缓和叙利亚和其他地区关系十分必要。普京也对特朗普颇为赞赏,二人之间的友好关系以及莫斯科和特朗普几位高级顾问之间的紧密联系不禁让一些美国人猜测,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会对普京先生有利。

希拉里·克林顿

我和普京之间的关系就是,呃,就是很有趣。我认为,就是尊重的问题。过去我们有过一些非常艰难的来往。我知道,对于普京这个人,你每次面对他都得打起精神,因为就像许多恶霸那样,为了达到目的,他会做出他能做到的一切事情。

——1月17日,南卡罗莱纳州辩论

希拉里称“普京”为“恶霸”,并称美俄关系很复杂。2008年总统大选时,她说普京“是克格勃的间谍,很明显他没有灵魂。”普京后来对此回应道:“我认为对于政府领导人来说最重要最基本的是要有脑子。”作为国务卿,希拉里曾努力安排两国间进行更多合作。2009年她与普京合影,照片被加上了醒目的红色大字——“重建关系”。

然而在任期结束时,她给总统写了一份私人备忘录,据看到这份文件的人称,她提醒总统与俄罗斯的关系触及低谷,关系“重建”已成过去。而对于特朗普今年7月请求俄罗斯找出希拉里的电子邮件,参与希拉里竞选的一位高级外交顾问做出回应,称“这是第一次一位主要的候选人积极怂恿外国势力对其政敌采取间谍行动。”

欧洲和英国脱欧

英国脱欧是这一板块的最新转变,从经济到移民各方面都有影响。欧洲有些国家至今未完全从金融危机中复苏,而不同国家对从叙利亚和其他地区涌入的移民潮则有不同反应。

唐纳德·特朗普

对于世界局势,我比这些政治家们清楚得多。

——3月27日 接受美国广播公司的访谈

特朗普一直严厉抨击欧洲领导人未能打击欧洲境内的恐怖分子,称尤其是法国和比利时的法律使得国家安全官员难以阻止最近的袭击事件。他还说道,枪支持有管制让无辜公民在恐怖袭击中无法保护自己。

特朗普曾就其提出的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计划与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交换意见。他赞成英国投票决定脱欧,还说德国和其他国家应该对美国提供的军事保护向美国多付些钱,否则会有失去美国保护的风险。

希拉里·克林顿

美国必须立即主动携手欧洲加强情报交流和反恐协作。在必要情况下,欧洲国家也应该灵活地加强其边境管制。

——2015年11 月19日 纽约演讲

与特朗普相反,希拉里经常有在欧洲支持美国同盟国的言论,但她也说欧洲应该控制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流入欧洲的外国战士,说这会造成恐怖威胁。她担任国务卿期间造访了50多个欧洲国家,并与这些国家地区领导人和外交官建立联系。希拉里曾提醒英国不要脱欧,正如她在竞选活动中说道,欧洲应该保持统一,英国是欧洲重要的一部分。

移民和墨西哥

移民已成为2016年大选中分歧最严重的问题。来自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的移民的问题一直是美国政治冲突的爆发点,但最近几个月来这个问题的焦点转移到了针对正不断从叙利亚以及中东其他动荡国家逃离的人们的移民法案上。

唐纳德·特朗普

墨西哥输送移民到美国不是送来最好的公民,他们送来的是有很多问题的人,由此把这些问题带到美国。他们送来了毒品,犯罪以及强奸犯。

——2015年6月19日 纽约演讲

特朗普呼吁建起长约1000英里的高墙,由墨西哥出资,以保护美国南部边境。这堵墙建起之前,他已经允诺要“扣押”人们从美国汇至墨西哥的“来自非法工资的所有汇款”。他期望增加两倍的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人员,并且已经提出要将现在住在美国的大约一千一百万非法移民驱逐出境,加重对签证过期逗留人员的处罚。

他主张终止“出生公民权”,即对任何在美国出生的人赋予公民权的法律程序。特朗普说他会推翻北美贸易自由协定,其中部分原因是他认为墨西哥利用北美贸易自由协定建立针对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

希拉里·克林顿

我认为继续推动全面移民改革非常重要,但同时我们要停止突袭,停止围捕,停止驱逐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人们,我认为这是首要任务。

——3月9日 迈阿密辩论

希拉里呼吁进行全面的移民改革,包括为美国的非法移民提供获得公民权的渠道,当然暴力犯罪分子除外。她支持奥巴马政府的行政措施,寻求保护成千上万的人们免遭驱逐,包括被带到美国的年轻人,以及美国公民未获得合法公民权的子女和父母。希拉里曾经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有积极言论,但最近变得更谨慎,称协定帮了一些人,也伤害了另一些人。她在民主党初选中的主要对手桑德斯曾抨击她以往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支持,特朗普也是如此。

伊拉克

奥巴马总统试图撤回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但是这个国家已经分裂了。尽管伊拉克近来打起收复战,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占领摩苏尔长达两年以上。受伊拉克政府影响的伊朗使美国外交更复杂。

唐纳德·特朗普

乔治·布什犯了一个错。我们可以犯错,但他犯的错实在太了不起了。我们本来就不应该涉足伊拉克,是我们让中东动荡不安的。

——2月13日 南卡来罗纳州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

特朗普一直对小布什2003年入侵伊拉克的决定持批评态度,称入侵引发了中东动荡,并持续传播混乱的种子。特朗普已经声明他反对当时的入侵,尽管评论家已经表示他对此事的立场并不明确。他没有说明他会如何改善伊拉克局势,尽管他多次说到要与库尔德紧密合作。

希拉里·克林顿

伊拉克国家军队一直在努力,但还需要做更多工作达到战斗状态。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可能需要派出自己的部队向伊拉克提供建议和培训,让他们有更多的行动自由和灵活性,包括融入地方部队和帮助定位空袭。

——2015年11月19日 纽约演讲

2002年,希拉里作为纽约参议员投票赞成授权针对伊拉克采取军事力量,这个决定让她的对手们诟病她多年,她也为此道过歉。担任国务卿期间她仅在 2009 年4月访问过一次伊拉克。她批评伊拉克国家军队不采取更多行动保卫国家和遏制伊斯兰国,赞扬在伊拉克北部战斗的库尔德部队。她呼吁对伊拉克施加压力以“稳定政局”,并建设国家保卫军。

朝鲜和伊朗

正当美国和其他国家都将注意力放在伊斯兰国时,朝鲜仍在继续研发核武器,并在全球开展多次网络攻击。美国的政策一直是要对朝鲜进行制裁,支持韩国,强迫朝鲜改变自身行为。

而在中东,可能没有哪个国家的扩张速度能比得上伊朗了,伊朗与伊拉克和叙利亚都存在冲突。伊朗领导人对摧毁美国和以色列,以及过去追求核武器的言论招致了美国对其数十年的敌意。奥巴马政权已经携手其他领先国家与伊朗达成核武器协议,当然前提是这个中东国家能遵守一系列条件,这一交易一直是美国总统竞选中最具争议的外交问题。

唐纳德·特朗普

奥巴马总统似乎对朝鲜通过核武器得寸进尺无能为力。

——4月27日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演讲

伊朗是个大麻烦,并且会持续困扰我们。但如果我当选,我知道如何处理麻烦。

——3月21日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演说

特朗普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为“疯子”。但朝鲜国家媒体通过宣传网站称特朗普为“聪明的政治家”,特朗普还说会与金正恩进行直接对话。他还威胁要撤回驻韩美军,这对朝鲜来说可是好消息。

伊朗方面,特朗普严厉抨击美国与伊朗的核协议,称美国允许伊朗获得之前被冻结的1500亿美元。他还补充道,白宫在这桩交易中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呼吁将美国历史上对伊朗的制裁处罚翻两倍或三倍,作为强制他们做出更多让步的方式。

希拉里·克林顿

我担任国务卿时,我们与日本和韩国紧密合作以应对朝鲜威胁,包括建起可随时击溃朝鲜的导弹防御系统。

——6月2日 圣地亚哥演说

我的确有携手联盟实行制裁,也确实有开启核协议谈判,委派…我最亲近的助手与伊朗人开启对话。

——2月4日 新罕布什尔辩论

希拉里已提议以最近的伊朗协议作为示例,加强对朝鲜的制裁,以迫使其放弃核武器计划。在她从2009年到2013年2月1日担任国务卿期间,奥巴马政府在打击朝鲜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果。

希拉里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比奥巴马更强硬。她曾说她支持最近的核协议,但是谴责伊朗政府对因被指控闯入伊朗海域的水兵进行扣押后的处理方式。她说伊朗通过弹道导弹测试继续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并且她呼吁对伊朗进行新的制裁。

伊斯兰国

2013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即人们熟知的IS占领拉卡,触动了一系列事件,改变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对待穆斯林、面对恐怖主义以及相互间来往的方式。血腥惊悚的处决视频和极端团体利用社交媒体招纳和鼓励恐怖行动颠覆了几十年来的反恐策略,迫使美国和欧洲官员谋求新的渠道。恐怖组织的地理据点正在缩小,但是他们在全球范围内鼓动恐怖袭击的能力表明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恐怖团体。

唐纳德·特朗普

这都是些暴徒。我们需要从各个方面做出改变。

——2015年12月15日 拉斯维加斯辩论

特朗普说过他不会对打击伊斯兰国提出详细计划,因为这样就不够惊喜了。但他说会轰炸该组织的石油运营。他称打击中东的IS需要用到3万美国兵力,但他并未承诺要部署这样一支军队。

对于嫌疑恐怖分子,他已经提出要变更禁止军方使用酷刑的国际法规,还提出要杀死恐怖分子的家人,从而杀一儆百。但这些言论受到现任和前任军方官员强烈反对后他又有些退缩,但并未完全收回。对于叙利亚,他称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坏蛋”,却未能呼吁罢黜阿萨德。他的叙利亚策略的关键部分看似让俄罗斯能更灵活地使这一地区安定下来,而且他说过莫斯科在该地区做出改变,比美国处于更有利地位。

希拉里·克林顿

IS正展现出新的野心、影响力和能力。我们必须打击这个组织的势力,然后将其彻底击溃。我们的目标不是制止或控制IS,而是要将其打倒和摧毁。

——3月9日 迈阿密辩论

希拉里表示逊尼派穆斯林和库尔德部队应在打击IS中发挥更大作用,也呼吁扩大美国在伊朗和叙利亚的空袭以打击恐怖组织。她还曾提倡打击伊斯兰国利用社交网络招纳、训练和安排恐怖袭击的能力,呼吁更多的技术公司进行合作。此外,她还指出对于一大波逃离叙利亚的移民潮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美国应该发挥更大作用,解决问题。

希拉里与奥巴马总统在这一方面最大的区别就是她力主在叙利亚上空设禁飞区,此举很可能让美国与俄罗斯产生直接冲突,因为俄罗斯已经在该地区轰炸了反阿萨德势力。希拉里因其2011年使美国两党官员将阿萨德视作“改革者”的一些言论受到抨击。她后来说她是代表其他人的意见,而不是代表自己或者白宫。

就业和收入

很多美国人都越来越焦虑,因为过去15年以来国家并没有实现其经济承诺,创造出更多工作机会,为他们提供向上的社会流动性和实现更广泛的共同繁荣。相反,美国经历了两次以经济泡沫为标志的衰退,一次是在股市上,另一次是在楼市上,随后虽然出现了复苏,经济恢复了增长,但是工作机会的增长却停滞不前。对于即将上任的总统而言,必须就如何恢复普遍就业和提高收入做出愿景规划,这是首要任务。

唐纳德·特朗普

如果我们正确执行该做的事情,就可以在美国创造出自罗斯福新政以来最大的经济繁荣,在罗斯福新政时期美国首次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是明摆着的事情。非常明显,就算是民主党也会明白的。

——2015年12月 特朗普著作《跛脚的美国》(Crippled America)

特朗普先生避免了历届共和党总统的快乐乐观主义,他警告:美国的经济霸权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虽然他公布了大幅减税的计划,但是基本上很少提供其主要议程项目的具体细节,特别是在进一步限制移民和重新修订贸易协定方面。

特朗普先生呼吁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同时承诺限制大幅改革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等普遍的福利计划,这些计划在政府开支中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而且几十年来已经成为保守派纷纷诟病的问题。相反,特朗普先生从未担任过政府职位,但他凭借自身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和名人代言人的商业经验,深得商界支持。

希拉里·克林顿

我们的祖辈建设了全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经济体和最强大的中产阶级,那时候人们的基本观点是:只要你努力,尽职尽责,就应该能够取得成功。而你成功了,美国也就成功了。但是最近几十年来,这个观点已经销声匿迹。我们的职责是让它再次强大起来。

——2015年7月13日 在纽约市的演讲

希拉里公布了一系列政策提案,详细阐述了增加各个方面的支出,包括从就业培训和社区大学教育到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她支持提高联邦最低工资,全面修订移民法,以及通过支持改善带薪假期和儿童保育工作提高女性就业比例。

她还呼吁向改善员工分红制的公司提供免税代码作为优惠政策,同时提高高收入美国人的税率,以及对作为投资者固定收入的附股权益进行征税。

贸易和全球化

2016年选举拉开了几十年以来关于贸易协定、全球化,以及关于降低关税和进一步开放边境对美国工人及其工资的影响的最激烈争论。特朗普和希拉里都反对奥巴马政府协商和倡导的12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是他们也质疑有着二十年历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或简称 NAFTA)。

唐纳德·特朗普

我们的政治家大肆鼓吹全球化政策,将我们的就业机会、我们的财富和我们的工厂转移到墨西哥和海外。

——6月28日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的演讲

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并且支持通过关税保护美国工业免受他所谓的不公平竞争,颠覆了数十年的共和党政策。特朗普力图将希拉里、其丈夫克林顿在1994年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挂钩,要求希拉里直接取消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任何形式的支持。

由于他强烈反对贸易协定,因此与最大的商业游说组织——美国商会产生了冲突,并且使得他在这个问题上与自由派经济学家和民主党议员更接近。不过,一些经济学家警告称他对关税的威胁可能会伤害依赖国际供应链的美国行业,而且可能触发削弱经济增长的贸易战争。

希拉里·克林顿

唐纳德没有看到问题的复杂性。他希望展开贸易战争。而我认为很多美国人都很关心我们的贸易协定,我也很关心。但是贸易战争就完全不是大家所期望的。

——6月2日 在圣地亚哥的演讲

在充满贸易怀疑主义的竞选季,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条文还没有发布之前,希拉里就已宣布:她不支持此太平洋贸易协定。作为国务卿,她之前还称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为“黄金标准”,而且特朗普先生也推测,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她最终仍会变相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7月,民主党在制定党的政策纲领时,决定放弃明确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希拉里对于贸易采取更微妙的态度,会为她赢得商界和更多中立投票人的一些支持,因为这些商界和中立投票人看到了向其他经济体实行开放政策的好处。

在8月11日的演讲中,希拉里对美国贸易政策发表了她最尖锐的批评之一,并且直接声明她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现在,我反对。选举之后,我也会反对;而且即使当选总统,我也会反对,”她表示道。

货币政策和美联储

美国中央银行负责通过实施货币政策稳定物价和最大化就业率,支持美国经济,并且监控金融系统的风险。近年来,由于美联储与华尔街表现出的融洽关系,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挽救大银行的巨大作用,以及通过大规模应债计划刺激经济的非常规举措,已经触怒两方面的政治家。美联储在此选举周期中已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民主党呼吁改革美联储管理,而共和党则谴责数年来的宽松性货币政策,认为这种政策伤害了储户并且导致经济增长缓慢。

唐纳德·特朗普

我并不认为珍妮特·耶伦 (Janet Yellen) 工作做得不好……我只是碰巧支持低利率,除非通货膨胀抬头(有时候会有这种可能)。

——5月18日 路透社访谈

共和党议员几年来一直抱怨美联储的宽松性货币政策很快会导致通货膨胀突发,并且在金融系通过中形成巨大风险,他们逼迫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解释为什么应该让利率保持如此之低。特朗普的态度则比较缓和。他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上宣称自己并非美联储的“敌人”,而且不认为耶伦工作做得不好,虽然他说自己最终会用一名共和党候选人取代她。

在货币政策上,特朗普曾指出耶伦“应该提高”利率,并且暗示她是因为政治原因才没有提高利率。(利率决策由耶伦担任主席的美联储政策委员会决定。)他后来转变了态度,并且声称自己“支持低利率,除非通货膨胀又抬头”。

希拉里·克林顿

常识改革,例如拒绝让银行家加入地区性美联储银行董事会,是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5月12日 竞选声明

虽然希拉里没有参加关于美联储利率政策的辩论,但是她加入了关于美联储管理的争论,支持激进主义分子和激进议员拒绝让银行家加入美联储12个地区性储备银行董事会的工作。

希拉里在竞选活动中表示,如果她当选,她会任用对金融部门执行“毫不妥协的监督”的官员,并且抑制中央银行通货膨胀和做好就业需求两方面的工作。希拉里在3月的一次辩论中指出她希望努力“结束华盛顿政府与华尔街之间的勾结”。

税务

就像其他一些问题一样,税务问题也使得两大党产生了很大的差异,因为它揭示了候选人对于政府调控的适当规模和范围的观点。在奥巴马总统任职期间,国会永久性地扩展了小布什时代削减除高收入者以外所有人的税务的政策,对投资收入增收新税,扩大了低收入家庭的税务减免幅度并减免高校学费。但是,由于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政府应该征收多少税以及哪些人应该纳税方面意见不一致,两党连立进行“税务改革”的目标还是很渺茫。

唐纳德·特朗普

我的核心信念是我想进行大刀阔斧的税务减免政策。

——5月9日 《华尔街日报》访谈

去年9月,特朗普提议大幅降低税率并且减免数百万家庭的所得税,其所提议的税务减免幅度几乎是布什在2001年和2003年所实行的税务减免幅度的三倍。该计划会将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从39.6%降低至25%,同时废除房地产遗产税,将公司税率从35%降低至15%,对高收入家庭增收营业利润实行的税率低于其工资。据税收政策重心称,该计划将在十年内减少9.5万亿美元的联邦收入,或20%以上的预计联邦政府税收,这是城市研究所和布鲁金斯学会提供的预测,而最大受益者将会是高收入者。

希拉里·克林顿

我希望让富人和企业更公平地承担更多税务。

——1月11日 在爱荷华州得梅因市的竞选活动上

希拉里提议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税务政策,主要包括提高对高收入家庭的征税,向与员工分享利润或执行实习计划的企业提供奖励。她还希望为医疗保健机构提供新的税务优惠并减少自费医疗保健成本。

她希望提高持有时间在一至六年的资产提高资本利得率,鼓励长期投资,并且她希望对试图将地址移到美国之外的公司实行更严格的限制并削减他们的税务。

她希望限制对高收入人群的退税,对年收入至少为200万美元的家庭实行最低 30%的有效税率,对年收入超过5百万美元的家庭额外加收4%的税。希拉里在她的税收计划中也留下了巨大的空白。她声称通过“营业税改革”在基础设施支出方面投入2750亿美元,但是她并没有说明她将如何操作或她是否支持奥巴马削减企业税率的计划。她还承诺削减中产阶级税务,但尚未提供具体细节。

堕胎

和以往的任何一次大选一样,双方都认为堕胎是一个可以用来动员他们核心选民的关键问题。但今年有更加特殊的情况:2016年6月,最高法院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确认了堕胎权利,并使得下一任总统有机会重塑这一司法空白。特朗普在初选时就非常努力地试图说服反堕胎集团相信自己的诚意。他选择反对堕胎的印第安纳州州长迈克-彭斯(Mike Pence)作为竞选伙伴,这也被认为是一个信号。而希拉里则在一开始就是堕胎权利的支持者,她被期望能够坚持自己的立场,包括颠覆联邦关于资助堕胎的禁令,这也是她和她的竞选伙伴蒂姆-凯恩(Virginia Sen. Tim Kaine)的不同之处。

唐纳德·特朗普

我反对流产和安乐死,之前我认为怀孕的女性有权对自己的身体做决定…但我现在已经改变了。

——4月 接受CNN采访

特朗普说,他相信堕胎应该是非法的,除非是强奸、乱伦,或者孕妇的生命受到威胁。他支持禁止在怀孕20周后堕胎,并希望除非诊所停止执行堕胎,联邦应当切断对计划生育组织的资助。他发布的最高法院提名人名单中也包括了许多反对堕胎的法官。

希拉里·克林顿

我很自豪自己长期与计划生育组织共同工作。作为总统,我会继续支持你们。

——6月 计划生育组织活动

希拉里长期支持通过堕胎,认为这是“安全、合法、少见”的。她支持立法以系统化罗诉韦德案,这是最高法院确定堕胎是宪法权利的决定。她反对在妊娠20周后禁止堕胎的建议。

另外,希拉里-克林顿夫人还希望能够废除“海德修正案”,认为禁止联邦资助堕胎会“使得低收入妇女、比例较小的有色人种妇女几乎不可能充分行使其生殖权利。”

控枪

扩大枪支控制多年来一直难以起步。1994年对攻击性武器的禁令已于2004年失效,近年来,许多州都扩大了枪支权利以及允许使用枪支的地点名单。大规模枪击事件的频发也促使了枪支控制倡导者们要求国会扩大管控范围,但这些努力目前并没有看到成效。

唐纳德·特朗普

希拉里想让脆弱的美国人在高度犯罪的社区中缴械投降…而我要把罪犯关进监狱,保证守法的美国人有自卫权。

——5月20日 国家步枪协会大会

扩大枪支权利是特朗普近年来最为坚持的政策之一。特朗普呼吁强制执行已经提出的法案、从严起诉暴力罪犯。他支持的一个名为“Project Exile”的计划,就是针对使用枪支犯罪的暴力犯罪人员,将他们送到联邦法院,判处强制性的五年有期徒刑,该计划被认为可以减少城市中60%的谋杀案。另外,特朗普的枪支政策还要求为那些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扩大治疗方案。

特朗普反对扩大用于检查枪支购买者背景的系统,包括所有枪支展示中的销售环节。他认为,在枪支和杂志上发布禁令是“完全失败”的。他在自己的网站上说:“枪支权利的反对者试图拿出可怕的例如‘攻击武器’、‘军用武器’之类的词语去混淆他人,他们真正谈论的是流行的半自动步枪和标准杂志,那些数千万美国人都拥有的东西。守法的人应该被允许在武器方面拥有自己的选择。”他还倡导将枪支携带权纳入国家权利,以满足各个州之间隐藏携带枪支的需求。国家步枪协会也赞同特朗普的这一提议。

希拉里·克林顿

我不会迎合那些枪支游说者,但我们也不会沉默,更不会被吓倒。

——5月21日 塔拉万-马丁(Trayvon Martin)暴力犯罪事件后的演讲

希拉里呼吁通过国家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对所有的枪支购买者,包括枪支展示的顾客进行全面的背景调查。现行的枪支法律仅适用于通过联邦许可经销商进行的采购,而不包括个人销售。希拉里支持改变枪支销售的法案,该法案规定如果联邦调查局在三个工作日内无法找到证据否认这笔销售,这笔销售将被允许。

希拉里还表示,相关法案应该有所调整,比如家庭暴力者就不能拥有枪支。她还支持一项关于“军用武器”的禁令。因此,她获得了各种枪支控制倡导团体的支持,包括布雷迪防止枪支暴力运动(The Brady Campaign to Prevent Gun Violence)。

实时评论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