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在给人们带来利益和发展的同时,时常也会引发争议,甚至带来危害性“副作用”。技术的提供者和使用者分别需要承担哪些责任,监管方如何做才能不伤害技术创新,本期坛主郎永淳将与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进行一番探讨。

  • 坛主

    郎永淳

    找钢网合伙人,前央视新闻主播。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研究咨询中心副主任。

    嘉宾

    杨壮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杨壮博士的研究涉及组织行为学、国际化领导力等领域。

    嘉宾

    汪华

    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MBA学位。曾供职于谷歌中国商务发展总部。

  • 杨壮:创新就是打破规则

    核心点不是一个发明和使用人的问题,它实际是德鲁克所讲的,人与技术是在一个社会生态环境中,人总是处在和生态环境博弈的过程。

    创新就是打破规则。创新就是从一个新的角度去做,因此创新这件事情本身,我觉得从政府或者从监管角度,不宜在开始的时候说,对很多人进行很强的约束。

    不是说任何社会监管环境好了,企业所有制好了,我们的国有企业都变成民营企业,社会就好了。我不认同这个观点,中国制度一定要改革,但中国的文化改革恐怕也要跟上。

    汪华:AlphaGo引发的担心完全没必要

    AlphaGo引发的那些担心,其实是完全没必要的。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可能发明出一种工具,能降低人类在脑力方面的机械重复劳动,以前发明的大部分工具都是降低人在体力上的机械重复劳动,但是它跟思维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

    有时候大家都会开玩笑说,我们是挣着买白菜的钱,担着卖白粉的责任。

    仓廪实而知礼节,中国的创业公司远还没有达到“仓廪实”的阶段,然后怎么来奢望大家来“知礼节”。其实公司做好了之后最终的出路很少,可以说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百里挑一,千里挑一。

    郎永淳:成功基础需要地利人和

    所有创新都应该是法外的,我们要通过政界努力、商界努力、学界努力,包括媒体界努力,来共同去创造我们良好的生长环境,尤其创造中国人常说的,成功基础需要地利人和。

    假设它是水龙头,现在相当于是把水龙头拧开。拧开了之后,原来没有那个河道,水满可能就是漫灌出来。问题就在于,是一开始处于漫灌状态,后面要不要去给它修河道?

    从我们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我们呼唤更多的应用工具,更多创新的产品,更多创新的商业模式走到我们的身边。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NSD)是在著名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CCER)基础上新组建的、一个以综合性社会科学研究为主的科研教学机构,致力于中国社会科学的 国际化、规范化、本土化,推进学科体系、学术观点和研究方法的创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致力于推进中国社会科学的综合研究,尝试组织跨学科的研究,培养综合性的国家发展高级人才,以综合性的知识集结服务于我国改革发展和全球新秩序的建设,服务 于社会科学的发现与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