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期

曹明德:漠视环境法的官员该撤职

近年中国各地发生多起环保维权群体事件,公共环境事件已形成“忽视公众参与——批准和实施项目——民众集体抗议——项目被迫取消”的典型范式。在这背后,利益相关方在长期博弈僵持,环评制度的深层次问题被充分暴露。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中国民众的环保维权意识正在崛起。腾讯频道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曹明德教授,请他为我们剖析环境公共事件前因后果。

嘉宾介绍

曹明德
曹明德,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环境资源法学会副会长,全国十大青年法学家。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资源法学、经济法学。

精彩观点

  1. 1.环评的现状就好比先上车再补票。没查到逃票万事大吉,如果不幸被查到逃票,就补一张票,仅此而已。
  2. 2.领导应当是遵守党纪国法的模范,如果视环境法于不顾,他就不具备当领导的素质,也就不配当领导。
  3. 3.地方官员有必要进行环境法的培训,这样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环境问题。

绿问实录

我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太疲软,环保部门的权限太小

绿问:在这几次群体事件中,大家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叫环境影响评价。我国的环评究竟存在什么问题呢?

曹明德:从法律程序上来说,一个建设项目在立项前必须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环评。如果通不过环评,项目就不得开工建设。但因为我们对环评的重视不够,对环境本身重视不够,所以环评还仅仅局限于程序和手续。一些项目已经开工却没有办环评手续,甚至也有完工了仍没办手续的现象。

这种现状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形容就好比先上车再补票。没查到逃票万事大吉,如果不幸被查到逃票,就补一张票,仅此而已。但实际上环评不能如此! [详细]

绿问:那么,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有哪些?

曹明德: 首先环境影响评价法太疲软,环保部门的权限太小。建设项目上马了仍没有走环评程序,环保部门只能责令停止建设、限期补办环评手续,拒不补办才可以罚款。其次公众参与没有充分执行,听证会流于形式。第三环评机构也存在一定的瑕疵,它虽然属于中立的社会服务机构,但其服务费用往往由项目方来支付。[详细]

地方政府领导行政主导性很强,引进了污染项目很难阻止

绿问:除了环评的漏洞,环境公众事件频繁发生的原因还有哪些?

曹明德:现在地方政府领导的行政主导性很强,政府已经决定要上马一个项目,环保部门也就是配合政府完成这些手续程序。开发商或者项目的建设方与政府的利益一致,政府要发展地方经济解决就业,开发商要挣钱。这没有问题,问题是他们对环境的影响这一块重视得不够。很多上亿的大型项目其实是由地方政府主动引进的。即使政府引进的大项目对环境影响非常大,环保部门也很难做出阻止该项目的建设。 [详细]

绿问:很多项目在上马之前遭到老百姓的反对就没有再实施,有的却是在爆发了污染之后引起老百姓的抗议,这之间肯定会涉及到公共资源的巨大浪费,这些损失应该由哪些部门来承担,这些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曹明德:我觉得应该是追究相关领导人的责任,特别是政治问责。损失应该让责任人来承担,不能让社会公众和纳税人来承担。领导应当是遵守党纪国法的模范,如果视环境法于不顾拒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他就不具备当领导的素质,也就不配当领导。一些政府官员多的是领导意识、地盘意识,缺的就是选民观念、纳税人观念。[详细]
中国的环境治理需要通过“体制改革”来完成

绿问:曹教授是否研究国外的相关法律体制,他们在保护环境方面是怎么做的?是不是也有环评法,也有罚款的这种条例?

曹明德: 就环境影响评价来说,我们要跟国外比起来的话,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拿美国来讲,环境影响评价法最早从美国开始,美国1969年国家环境政策法,最早提出了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从那个时候起法律对建设项目的要求是必须要有替代性的方案。中国到现在也没有作这方面的要求。[详细]

绿问:作为环境资源法的研究者,您自己对目前环境法的执行,以及未来的发展是什么样的态度?乐观吗?

曹明德: 我的观点是中国未来最不稳定因素极有可能是环境问题,特别是由一些重大建设项目所引起的公共环境事件。我希望“十八大”必须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现在很多事是体制性的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不仅仅是修改几部法律和落实几部法律的问题。但整体上,我觉得前景还是比较乐观。例如环境评价法近年来就有很大进步.[详细]

老百姓应该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环境权益

绿问:我国 NGO在也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通过他们向环保部门申请环境信息公开,或通过他们来提起诉讼,成功的几率或者是被重视的几率有多大?

曹明德:我在实践过程中所了解的信息还是有希望的,不是那么悲观。因为在不少案件中,NGO发挥的作用很大。国务院有一个信息公开条例,环保部根据它出台了《环境信息公开试行办法》,NGO可以据此要求政府部门公开相应的环境信息。

中华环保联合会的维权就让我看到希望。因为他们的维权多数情况下都能成功。等到这样的NGO能有50%以上的胜诉率,那就说明中国环境法治的状况就比较正常了。[详细]

绿问:在当前的法律体系下,老百姓怎么样去合法维护自己的环境权益?

曹明德:我认为现在的维权渠道比过去要多,我们仍然可以找当地环保部门,找当地政府举报,检举和控告。如果私权受到危害,我们也可以通过法律手段去起诉企业。还可以通过NGO,通过法定的途径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样对于当事人来说也是安全的。因为以一种违法行为抵抗另一种违法行为,要冒着受法律追究的风险。[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