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应介入监控钓鱼岛

2012年7月7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记者会上就钓鱼岛问题表态。他宣称钓鱼岛是“毫无疑问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钓鱼岛不存在领土问题或所有权问题,并称日本政府将研究“购买钓鱼岛”问题。这是钓鱼岛“购岛”闹剧以来日本政府首次从幕后走到台前发表意见…[详细]面对日本咄咄逼人的态势,中国外交部门的口头表态显得苍白无力,如何才能捍卫对钓鱼岛的主权?成为摆在全体中国人面前的迫切课题。

2012-07-11 第 0049

钓鱼岛局势未来难以预料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日本著名右翼政治家。今年4月16日,石原宣布东京都将出资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购买钓鱼岛,并设立了募款帐号接受公众捐献,直接引发了此轮钓鱼岛危机。

日前,日本右翼政治家、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推动的“购买钓鱼岛”事件出现了转折。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7日报道,7月6日,日本中央政府高官拜访了东京都知事(相当于市长)石原慎太郎,传达了将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本岛、南小岛、北小岛3岛“国有化”的方针。日本政府官员也已经开始与岛屿“所有者”谈判。日本计划于今年内促成岛屿的“国有化”。

石原“购岛”拟打破禁止登陆钓鱼岛政策

一直以来,日本方面认为钓鱼岛群岛中的本岛钓鱼岛、南北小岛为日本栗原家族私人“所有”,日本政府向栗原家族租借,合约每年一签,以此实现对钓鱼岛的管理。在2010年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之后,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曾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表示,坚持禁止登陆钓鱼岛的政府方针。他说:“根据土地所有者的意向,钓鱼岛原则上不允许任何人登陆。”

但今年4月,石原慎太郎突然“发难”,他主导的东京地方政府计划从栗原家族手中购买钓鱼岛,并且为了绕过东京地方议会,发动了“购岛募捐”。石原、东京地方政府购买钓鱼岛的意图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打破中央政府的禁止登陆钓鱼岛政策。4月17日,石原在美国访问时宣称,“日本政府‘畏惧’中国,不敢出钱将钓鱼岛‘国有化’,那就由东京都政府来做。”

今年6月10日,日本政党“奋起日本”在钓鱼岛水域组织钓鱼比赛,包括6名议员在内的120多人参与。根据图片显示,在现场有海上保安厅船只的情况下,这些小船曾经深入到距钓鱼岛仅十数米的距离。

日本右翼势力选择在钓鱼岛问题上发难

日本中央政府在经过长达3个月的观望之后,终于出手将钓鱼岛“国有化”。对此,日本中央政府某高官对《产经新闻》说,“如果石原‘购岛’,将进一步挑动中国敏感的神经,事态可能变得不可收拾。而如果日本政府‘购岛’,我们就能更好地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日本中央政府的初衷似乎是好的,如果钓鱼岛由石原主导的东京地方政府购得,那么石原可以名正言顺地推动登陆钓鱼岛活动、甚至对钓鱼岛进行开发。但是回顾以往的钓鱼岛风波,日本政府的“禁止登陆钓鱼岛”政策基本上只是一纸空文。1990和1996年,日本青年社就曾两次登上钓鱼岛,并设置灯塔、神社等标志物。日本部分右翼议员也不时不顾冲绳县当局的警告,登上钓鱼岛作秀。

实际上长期以来,钓鱼岛局势的走向取决于日本国内政治、及中日关系气候变化。在中日建交之初,中日两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达成“搁置争议”的共识,而当时中日两国民间的相互好感也是二战结束以后的最高水平。但自1990年代以来,日本开始寻求政治大国地位、摆脱战败国阴影,日本高层政治人物开始频繁参拜靖国神社,此间中日就东海划界问题也陷入僵局,这些问题导致中日关系不断恶化。在这样的政治大气候下,在己方占有优势的钓鱼岛问题上发难,成为日本右翼势力的政治选择。

在领土争端问题上,民意始终是左右政府决策的一大变量。此次“购岛”风波期间,日本政治团体在钓鱼岛领海内举办了钓鱼大赛,就有多名日本议员参加,并且日本海上保安厅也派出巡逻船护航。难道日本中央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就可以禁止右翼分子登陆钓鱼岛了?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无论日本中央政府“国有化”钓鱼岛的初衷如何,钓鱼岛问题已进入一个微妙时期,日本右翼势力的蠢蠢欲动令未来局势难以预料。

保卫钓鱼岛,我们的欠账很多

2010年12月4日,时任日本外相的前原诚司乘坐飞机对俄罗斯控制下的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进行“视察”。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官员萨佐诺夫回应道:“欢迎参观俄罗斯美丽的领土”。既不失尊严又有力地回击了日本人。反观中国外交部,表现僵硬呆板。

中国外交部表态懒惰而拙劣

对于日本政府此次“国有化”钓鱼岛的举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强调,决不允许日方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中方已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刘为民还表示,中国的神圣领土决不允许任何人拿来买卖。

不客气地说,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懒惰而拙劣的外交表态。因为日本方面提出的逻辑从来都是,“钓鱼岛归属日本”,就其国内法律地位来说,钓鱼岛本岛及南北小岛产权属于日本栗原家族。中国外交部这样的说法既没有指出日本钓鱼岛主张的荒谬,也没有对日本右翼势力、包括一些国会议员最近频繁前往钓鱼岛领海活动、侵犯中国领海的做法作出严厉指责。

可以学习的例子是俄罗斯人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问题的表现。此前,包括日本首相在内的多名政府高官曾乘飞机从空中视察北方四岛(没有进入12海里领海范围)。俄罗斯外交部的回应显得豪气、也非常符合国际法原则——“欢迎参观俄罗斯美丽的领土”。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巡逻机巡航钓鱼岛上空。P-3C的存在为日方有效控制钓鱼岛立下了“汗马功劳”。同理,中国军方的运8巡逻机如能全天候监控钓鱼岛,将为应对日方在钓鱼岛的行动提供有力支持。

海军巡逻机应前往钓鱼岛海域上空巡逻

当然值得一说的是,俄罗斯外交部的底气源于对北方四岛的绝对控制。而对于保卫钓鱼岛,我们两岸政府的欠账颇多,长期以来只停留与外交方面的口头宣示主权。两岸三地的政府部门经常阻挠和打压民间保钓人士的活动,却对日本右翼势力在钓鱼岛活动没有任何实际动作。

在2010年我国渔船在钓鱼岛遭日本巡逻船抓扣、碰撞事件发生之前,大陆渔政、海监部门的执法船对钓鱼岛海域巡航次数极少,可能需要以“年”为单位来统计。在撞船事件之后,中国渔政、海监执法船开始对钓鱼岛展开常态化巡航,但也仅限于每月一次,一次一周时间。台湾海巡署方面,则完全没有建立主动前往钓鱼岛海域巡逻的制度,只有渔船收到日巡逻船骚扰时才临时出动。而此次台湾民间保钓船的行动,也是保钓人士事前做好保密工作,台海巡署在获知保钓船出海,不得已才派船护卫。

可以说,两岸政府对钓鱼岛的掌控,与日本方面对钓鱼岛的全天候掌控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日本能做到我方船只一进入钓鱼岛附近海域即可获知,这主要得益于其使用了军事力量——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众所周知,受地球曲率影响,地面或舰船上的雷达对海面目标的可发现距离不超过40公里,而P-3C反潜巡逻机上的搜索雷达对渔船大小目标的发现距离可以达到150公里以上。一般来说,渔船、保钓船的航速在每小时30公里左右,也就是说,日本方面的P-3C可以在保钓船到达钓鱼岛海域之前5个小时作出预警,这几个小时已足够让高航速的日本巡逻船提前抵达并作出部署。

同理,我们要保卫钓鱼岛,要及时阻拦日本右翼分子在钓鱼岛的活动,也必须动用海军运8巡逻机,对钓鱼岛进行全天候监控。

地波超视距雷达工作原理示意图。这种雷达能够有效监测数百公里范围的海面。2003年,澳大利亚曾利用超视距雷达成功截获一艘朝鲜运毒船。中国东海舰队也有此类雷达,完全可用于钓鱼岛监控。

可面向钓鱼岛部署地波超视距雷达

此外还有一个军事手段是,可以在面向钓鱼岛的福建、浙江沿海或舟山群岛部署地波超视距雷达。地波超视距雷达与一般雷达直线探测不同,其原理是利用高频电波碰到波浪时会发生绕射现象,以此突破地球曲率限制,对海面目标的有效探测距离达到数百公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在使用超视距雷达来监控广阔海域上的毒品走私船、偷渡船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例如,澳大利亚在2003年就曾利用超视距雷达的数据,引导海军战舰成功截获一艘朝鲜毒品走私船。我国也已经拥有成熟的地波超视距雷达,并已列装东海舰队,将这一技术用于监控日本方面在钓鱼岛海域的活动并没任何难题。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7日曾对媒体表示,“毫无疑问钓鱼岛是‘我们国家领土’的一部分。钓鱼岛‘不存在领土问题或所有权问题’,因为日本实际控制着这些岛屿。”野田的这番说话,正是日本右翼势力目前心态的极佳写照,可以预料,从外交渠道祈求对方不扩大事态是没意义的。

不久前发生的黄岩岛事件不正告诉我们,只有以硬实力对争议岛屿作出实际控制行动,才能迫使对方回到谈判桌上。对于钓鱼岛,对于性格顽固的日本,我们更需要拿出实际行动才能让其有所收敛。保卫钓鱼岛,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夸夸其谈,请海军巡逻机先对钓鱼岛实施巡逻,先将对钓鱼岛的监控力度提升到与日本人的对等水平再说吧。

钓鱼岛问题已进入一个微妙时期,日本右翼势力的蠢蠢欲动令未来局势难以预料。对于生性顽固的日本人,我们需要拿出实际行动才能让其有所收敛。保卫钓鱼岛,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夸夸其谈,请海军巡逻机先对钓鱼岛实施监控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