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栏目两周年寄语

又是一年劳动节,这是腾讯新闻《活着》栏目第196次与您见面。创办于2010年五一劳动节的《活着》栏目,宗旨简单明朗:用专业影像关注普罗大众,反映社会现实,不回避真实存在的苦难。

“活着”两个字,本就披覆着浓郁的感情色彩,但如果仔细翻看《活着》每一期图片故事的读者评论,会逐渐发现一个颠覆常人印象的事实:《活着》并没有令观者沉溺于痛苦中无法自拔,反而使他们在窥视到最隐匿的角落之后,自然而然地与自身生活做对比,进而懂得珍惜,更加热烈地去“爱”。有一位读者在评论中说:“我是一个曾经想放弃自己生命、但是又因为看到《活着》而继续活着的人。谢谢你们每一期的素材,让人找回活着的勇气。”

《活着》不是苦难的贩卖者,不是民粹的支持者。如果故事偏重于悲情,那正是现今生活的倒影。就像海边面对一塘鱼儿的小孩,我们不弃卑微之力,更多时候也无力。影像的责任在于,不煽情,不冷漠,在苦难中发现人性之美。

当目睹《割皮救女》中的磅礴父爱、《跪行高考路》中的无脚男孩,以及《车间爱情》中站在轴承堆里巧笑倩兮的新娘,人性中可贵的情感、仁爱和坚韧浸染了观者的视线。在这些“正面能量”的故事里,能读到那世间最本真的美好,最永恒的爱意,最坚实的意志。

在过去的两年中,《活着》着力倡导了一种平等、平和的影像观念,呼唤公民的基本权利。据统计,两年里《活着》共出刊195篇纪实图片故事,平均浏览人数为200~300万人/篇,平均参与评论人数为2万人/篇。《活着》栏目荣幸地受到了广大读者的认可和推崇。

不记得多少次在评论中看到观众的泪水,不记得多少次被“《活着》栏目,做下去,请一直做下去”的“坚持系”评语所鼓励。栏目做不做、如何做,看来已经不仅是腾讯的事情,而是依存于所有关注《活着》、认真生活的读者们。

更令人感怀的,是影像与观者的互动。《活着》的读者不是冷漠的旁观者,更不是绝望的抱怨者,他们易感、仁爱,是草根公益的行动者,尽己所能去帮助那些陷入困境的普通人。《割皮救女》故事发表之后,3天之内,可爱的读者们就为小迎春捐献了50万元。

借用一句电影评论中的话语:“无论生活如何跌宕,我们仍然本能地生存下去。这生存本身,足以打动任何人。”

前途仍长。《活着》两周岁,“我来过,我看到了”。为活着,也为每一天,加油。

执笔人:《活着》责任编辑 王崴

两周年特别策划 采访手记

NOTES

中国人讲究五年、十年,两周年实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节点。但日日埋头于琐碎且海量的编辑工作中,如能借两周年之机,跳出来梳理一下羽毛,与“只闻其声,未识其面”的摄影师当面交流,并借机与读者互动,听听“上帝”们的意见,倒不失为妙事。《活着》两周年特别策划因此提上台面。

2012年4月上旬,制作团队甄选了四位曾经与栏目合作过的优秀摄影师,奔赴济南、沈阳、合肥三地,对他们进行了面对面的专访。访谈中,四位摄影师分别阐述了自己对纪实摄影的体会和对《活着》栏目的看法。他们共同的观点是,网络原创栏目《活着》为中国纪实摄影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平台,使得长期以来被忽视的底层人群得以更有力地发声。

除了专访,制作团队还在摄影师的带领下,回访了他们亲自拍摄并出现在《活着》图片故事中的主人公,包括抗战老兵、卸煤工、孤寂老人和流浪汉。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卸煤工蒋树彪。他本是从黑龙江嫩江到沈阳去谋生的农民工,做了整整6年装卸煤渣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埋汰了”。他在2010年4月接受《活着》栏目的采访时曾说,自己的梦想是“在市区买一套房子,让儿子在沈阳上学,全家人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两年后的2012年4月11日,我们再次去探访他时,惊喜地发现他已经完全实现了当年的理想,在沈阳市郊买了一套70多平米的商品房,装修得干净漂亮;妻子开办了私人诊所,给工人兄弟们打针看病;8岁的儿子则在市内小学里读书,成绩不错。蒋树彪自己也不再从事卸煤工作,转而做了汽车配件工人,工资一个月有3000多元。对于现在的生活,蒋树彪很满意,他下一个目标是“买一辆车”。

诚然,蒋树彪属于极少数幸运者,他完全依靠双手颠覆了命运。而我们在回访中更多听到的,是对现实的不满和诉求。曾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老兵,用残疾的手指捏着医药单,激动地说:“没有办法报销,没人管!”一位山东大学中文系的老教授由于中风瘫痪,被送到老年公寓已经九个年头,他颤抖着翻开相册,给我们看他做教授时的照片——戴着墨镜,学者气中透出威严;但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一个胸前滴着食物残渣的瘫痪老人,消瘦变形,口齿不清。

这些人,甚至连“沉默的大多数”都算不上。那所谓的“大多数”还有沉默的权利,而他们,只是具备语言功能而已。无处发声,无人喝彩,如尘埃般隐匿。

当我们对真相了解越多,会越觉得恐惧:对这世界失望、不信任,更怕自己有一天也会沦落至此。缺乏安全感,似乎是当下所有人的暗伤。但是不论你看还是不看,真相就在那里,不进不退。常人可以选择回避,《活着》不可以。更何况你可曾想过,知情权,也是你的权利?

若《活着》能说服更多人愿意围观真相,若每一位国人都能如凯撒一般高呼“我来过,我看到了”,实为《活着》最欣慰之时。

网友评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