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杨月梅:壮乡瑶寨的“探路者”

更多
图/文 清远日报社记者张大岗
“打通山区与外界的公路是老百姓唯一的出路”
1974年,杨月梅出生于广东省贫困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福堂镇新溪村,高中毕业后便在家务农。与普通的农村女性没什么两样,23岁时她就嫁到同镇的梅洞村,结婚生子,操家务农,因其贤惠能干而赢得邻里口碑。
2002年5月,28岁的杨月梅以高票当选梅洞村委妇代主任,后一年她又被推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一上任,杨月梅就遭遇“当头两棒”。一棒是严重的知识恐慌;一棒是村子里赌“六合彩”成风。杨月梅找了村里十几位妇女成立一支禁赌队,一发现赌博不干活的现象,就立即制止,并耐心做思想工作。对于那些沉迷“六合彩”的“铁杆赌徒”,杨月梅经常入户说教,耐心细致地做工作。经过努力,小村庄终于恢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静。
生在农村的杨月梅深知农村之苦。许多家庭都是劳动力出门打工,妇女儿童、老弱病残留守,经常是“一别就是一年、连年余不到钱”。每每看到家长们因为生活愁,孩子们因为上学愁,杨月梅都深为不安。于是,她便发挥人大代表的作用,利用一切开会、调研、考察的机会多方与热心人士联系,为困难学生牵线搭桥,先后圆了550多名困难学生的上学梦。
长期的东跑西颠让杨月梅明白一个道理“靠别人资助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要带领农村致富,总得有条出路才行。出路在哪里?出路就是要修路,只有打通了山村和外界的联系,才能让山里的特产卖出去,才能让农民过上好日子!
背着肉姜上北京,为民勇拓“幸福路”
当地农民告诉记者:他们主要经济来源靠种姜卖,每年都要种几千亩,且产量可观,每亩都在2500至3500斤左右。但因交通不便,屯积的姜总会在地窖里发芽或烂掉。“丰收见不到农民的笑脸,相反却是心酸得眼泪”是曾经的真实写照。在梅洞村修水泥路之前,省里的一位记者在驱车感受该村的路况后这样写道:“13公里足足跑了1小时50分,吉普车熄火14次,落差达半米的坑洼随处可见。”每每想到农民手上原本可供出口的一级姜,经过路途颠簸变成了“次品”,连几毛钱一斤都卖不到时。修一条路的愿望便愈发强烈,塞满了杨月梅脑袋。
2004年3月,全国两会召开。杨月梅背着大肉姜来到北京,利用午餐的时机,她拿出一袋自己亲自种植的大肉姜送给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杨月梅壮着胆子对李长春说,我们壮乡梅洞是有名的“生姜之乡”,但是,从村委会至镇里只有一条破泥土路,村民需要的农药、化肥运不进,农民种的特产又运不出,农民的增收全都就卡在这条路上了。李长春闻言微笑着嘱托一同进餐的原广东省省长黄华华要修好这条路。其实,2003年初杨月梅刚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就给省里写了一个《关于要求解决福堂至梅洞修路缺口资金的请示》,这条路虽然后来立了项,但是只划拨了134万元。有了李长春的嘱托,省里又分两次追加了134万元和110万元,使贫困山区梅洞在第二年初就基本修通了水泥路。路修通了,大肉姜的销售问题自然迎刃而解,“杨月梅一块肉姜换一条路”的佳话也由此传唱。再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杨月梅便高兴地说:“我从村里出发开到省里开两会时,生姜每斤是2块钱,可当我开完会回到家,发现生姜每斤已涨到3块7了。”
“高速路出口”离山区近,山区人民离幸福才会更近
从第一次上两会至今,杨月梅已经当了两届人大代表了。十年来,杨月梅从不敢发言,到被点名才发言,甚至抢先发言。九年前那个背着大肉姜穿行于首都的山妹子,如今已成为一个干练老辣的基层人大代表。面对媒体的采访,她说“人民选我当代表,我当代表为人民,作为人大代表,要有责任心和使命感;作为农民代表,要积极为农民说话,不负家乡父老的重托。”杨月梅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杨月梅提出了《关于二广高速走向采取连山方案的建议》又一次得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重视。2007年,杨月梅听说新修建的“二广高速”出台,原计划在离连山40多公里的地方有个出口。杨月梅想如果让“二广高速”经过连山县城,这样不仅能让壮乡瑶寨的发展走上高速路,也能带动整个粤北山区的发展。于是,她便在全国两会期间壮着胆子向熟悉广东的领导李长春、张德江、黄华华等写信,希望“二广高速”能经过连山,为山区人民带来福祉。2008年,她又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再次建言希望得到支持。她的信引起了高层的反响。如今北起内蒙古二连浩特、南至广州的“二广高速”粤境连山至连南段路线方案已经通过专家认证,该路将途经连山县城,并在县城5公里处设置一个出入口,这将大大带动山区的发展,连山将从此结束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
十度春秋,杨月梅从当年的弄潮小丫成长为山区发展的探路者。一路走来,艰辛与瞩目同行。但最令人欣慰的是,瑶寨壮乡的儿女正在朝着幸福的高速公路再次出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