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月7日凌晨5时36分,鲁迅之子周海婴在北京医院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周海婴是鲁迅和许广平仅有的儿子,出生在上海,著有《鲁迅与我七十年》等书。1960年起在国家广电总局工作。原国家广电总局副部级干部,无线电专家…[详细]
1933年9月13日,为庆贺53岁生辰,鲁迅先生与许广平、周海婴去拍了一张全家福。少年的海婴形象,被永远地定格在了那一瞬间。多年过后,这张照片在人们的记忆当中依然挥之不去。他不是一个摄影家,但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专职摄影家…[详细]

生平简介

中国著名文人鲁迅之子。生于1929年9月生于上海,故取名海婴。周海婴是鲁迅独子,曾任国家广电总局副部级干部,无线电专家。
  • ·一直活在鲁迅的“人场”里
  •   周海婴:“我是在一个‘人场’的环境下长大的,‘人场’,你明白吗?就像磁场,我被这个‘人场’控制着。父亲一直在鞭策着我,也在给我压力。”

悼念献花

献花
0
哀歌
0
点烛
0
上香
0
祭酒
0
祈福
0

周海婴的人生角色:作为鲁迅儿子的周海婴

周海婴:活在鲁迅的“人场”里
周海婴:活在鲁迅的“人场”里
 不愿在鲁迅的光环下生活 却一辈子活在鲁迅的“人场”里

  鲁迅遗嘱要气弃鲁:《死》是鲁迅最后时期的一篇散文,文中有他对亲属的嘱托,常被视为先生的遗嘱:一,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人的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五,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脱离不了鲁迅的“人场”:“我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如果不是记者主动提起,周海婴从不提及自己的父亲。“我是在一个‘人场’的环境下长大的,‘人场’,你明白吗?就像磁场,我被这个‘人场’控制着。父亲一直在鞭策着我,也在给我压力。”周海婴说。[详细]

相关新闻:周海婴谈青少年写作:假、大、空太多 匠气太重
出回忆录:解放被极左翼屏蔽的鲁迅
出《鲁迅回忆录》以解放被屏蔽的鲁迅

相隔50年,《鲁迅回忆录》手稿本得以完整面世。提到这本“手稿本”,周海婴说这其实是母亲许广平的遗愿。希望被极左意识形态遮蔽和诠释了近60年的鲁迅这个人和鲁迅所代表的文化精神的那些事,能通过这本书得到“还原”和“解放”。[详细]

用《鲁迅与我七十年》来“保护鲁迅”
用《鲁迅与我七十年》来“保护鲁迅”

对于现在社会上打着鲁迅旗号却在曲解鲁迅作品的行为,周海婴表示了强烈的不满:“鲁迅究竟应该由谁来保护?最大的纪念是放在心里的,而我现在所做的,也是用我自己的行动去保护他的一种努力。”[详细]

1980年上书胡耀邦追讨鲁迅著作稿酬
1980年上书胡耀邦追讨鲁迅著作稿酬

每个继承权纠纷案都是一页复杂的历史。鲁迅著作权纠纷案就是如此。1980年12月,周海婴写信给胡耀邦,提出了追索鲁迅著作稿酬的要求。理由:需要一大笔钱,“送高考未被录取的孩子出国半工半读。”[详细]

花大量精力为鲁迅维权望“天下为公”
花大量精力为鲁迅维权望“天下为公”

鲁迅之子周海婴是全国政协委员,但他表示在过去7年内大量的精力都花在了为父亲维权的官司上,他驳斥社会上称鲁迅家属爱钱的说法,表示为父维权并非出于私心,他希望鲁迅成为“天下为公”的公益性人物。[详细]

周海婴的人生角色二:作为周海婴本人的周海婴

周海婴的别样人生:我与摄影七十年
周海婴的别样人生:我与摄影七十年
 母亲许广平教他夹尾巴做人 从此淡泊名利生活

  喜欢默默无闻地工作:作为名人之后,周海婴对于长久以来人们习惯将他的一切与父亲鲁迅相联系很无奈。他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不愿意在父亲的光环下生活。“我们要靠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成绩,去赢得社会的承认”,周海婴说。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周海婴依然喜欢默默无闻、淡泊名利地工作与生活。

  母亲教他“夹紧尾巴做人”到沈阳后,母亲一再叮嘱时年19岁的海婴“夹紧尾巴做人”。东北书店补上一笔鲁迅著作版税,母子俩坚辞难拒,海婴将这笔款子兑换成50两黄金,打算捐献给沈阳“鲁迅文艺学院”,不料从银行取款回来第二天,母子俩一进餐厅,便遭冷落白眼。[详细]

相关新闻:周海婴的别样人生:我与摄影七十年(组图)
启蒙教育顺其自然 一生研究无线电
启蒙教育顺其自然 一生研究无线电

他的启蒙教育一向顺其自然,不被强迫。小时候,他很喜欢一种叫积铁成像(也叫小小设计师)的玩具。1952年考进北大物理系后开始走上科研道路,最终成为一名无线电专家。他曾担任过中国电子学会理事,一直从事广播电视规划工作。周海婴从事无线电事业长达55年以上。[详细]

七十年来对摄影兴趣不减 拍两万张照片
七十年来对摄影兴趣不减 拍两万张照片

周海婴:“近七十年来,我的摄影兴趣不减,从未间断却并不连贯,这与时局、运动、心情和工作、生活有直接关系。在摄影中我找到的是自己的乐趣,如今却无意间为大家或小家留下了凝固的瞬间……”可喜的是,周海婴的摄影展获得了文化界的高度关注。[详细]

近年辞世的学界名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