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潘明[微博]


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固废处副处长

 
· 北京的垃圾要让它不断的减少。我们的目标是2015年垃圾不增量,就是垃圾产生量跟08年相比没有任何增长的部分。

· 我们不要低估物资回收大军的作用,他们做了很多的贡献。

· 要请我们的民众去监督,对公众开放,包括媒体、非政府组织、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附近的居民,只要您有这个需求,我们都会组成一个监督团对你这个焚烧厂进行监督。

   绿问实录
 
北京举办奥运会时垃圾产生量到顶峰
绿问:先介绍一下北京目前垃圾产生量,以及处理的情况吧。是否到了垃圾围城的地步?

 卫潘明:2008年我们生活垃圾产生量是672万吨,2009年是669万吨,2010年635万吨。举办奥运会的时候达到了顶峰,然后逐年的下降。2010年比上一年下降了将近5%。这样的话,垃圾减量其实在逐渐的显现。我们每年还回收400多万吨。

 目前,北京市共有垃圾处理设施28座,其中,垃圾转运站9座,焚烧厂2座,综合处理厂4座,填埋场16座(其中2座在综合处理厂内)。

 北京的垃圾处理能力,大概是每天16680吨,而一天的产生量是17400吨,这是今年的数字。基本上达到了产生和处理的平衡。

绿问: 虽然产生和处理达到了平衡,但北京目前的垃圾都是怎么处理的呢,焚烧、填埋,哪种居多?

 卫潘明:能力上是平衡了,但结构上差的很远,焚烧处理目前只占10%。现在焚烧和生化处理加起来是25%的比例。填埋将近75%,比例还是比较高的。当然像北京这样的城市已经没有地方可填埋了,所以将来要减少填埋的比例,这是我们的想法。

  "十一五"期间,我们没有提垃圾分类,主要还是倡议性质的。"十二五"期间,就改成强制性的了。 "十二五"我们要严格进行垃圾分类,分类之后再去做其他的。

北京的目标是2015年的垃圾产生量跟2008年相比,没有增长
绿问: 北京解决垃圾围城问题,有没有具体的目标,通过什么方式去实现?

 卫潘明: 工作目标就是2015年达到每天3万吨的处理能力。这个目标不是说一步实现的,是要根据垃圾产生量。就是说如果将来有3万吨的垃圾,一定要保证有3万吨的处理能力。

  餐厨垃圾和厨余垃圾要单独处理。焚烧和生化的比例要逐步提高,降低填埋比例,我们核心的想法是焚烧比例超过40%,生化比例超过30%,填埋比例小于30%。

  促减量,我们北京的垃圾要让它不断的减少。我们的目标是2015年垃圾不增量,就是垃圾产生量跟08年相比没有任何增长的部分。这个看似简单,但实际难度是非常大的。潜力就是在餐厨垃圾和厨余垃圾上,才能达到进一步的垃圾减量化的目标。

绿问:垃圾减量以后,再做什么?

 卫潘明:北京市首先做的是减少垃圾,其次是不能减少的要利用,不能利用的再处理。这是国外垃圾处理的过程,他们做的是减量化,最后又加了一个资源化,最后无害化,最后要达到一个自然循环的过程。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呼吁垃圾分类,民间环保组织走在了政府前面
绿问:再说说现在的垃圾分类问题。其实很多民众不明白,为什么要垃圾分类?

 卫潘明:过去我们为什么不提垃圾分类?我们2006年才确定将厨余垃圾分类出来的,是因为我们民间环保组织走在了政府前面。但这也是经济条件所限,但是大家对分类的呼声非常高,分完以后却没地方去,最后老百姓就说,怎么我分出来了你们又混在一起填埋了。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这个事情看似简单,但是不见得每个人都清楚。回收垃圾分类,第一个是我们要把可回收的垃圾尽可能的回收,减少垃圾处理量。对北京市来说是厨余垃圾要分出来。

  下一步的工作,第一步是可回收物处于世界的先进水平,第二个厨余垃圾我们在"十二五"期间要做好,最后一步就是要做有毒有害的垃圾,把我们总体的垃圾分类要做好。

绿问: 为什么要把厨余垃圾分出来,是不是也是出于焚烧的考虑?

 卫潘明: 厨余是重点,难点,是减量的重点内容。分好了意义重大,分不好还要焚烧或填埋。中国生活垃圾的组成,厨余垃圾占了将近60%,这是为什么我们垃圾分类和别人不一样的情况。日本的厨余垃圾可以放到焚烧里面烧的,我们的厨余垃圾没法烧,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厨余分出来。剩余的基本上是焚烧的垃圾了,都是高热值的垃圾,像纤维、植物、树叶,含量将近40%。

绿问: 每个地方的垃圾分类标准似乎都不一样,是怎么分的?

 卫潘明: 城镇地区的垃圾刚才讲到分居住小区,都是厨余、其他和可回收;餐饮单位当然是餐厨和其他垃圾了。办公区域,一般就是可回收物和其他的;企事业单位就是一类,食堂区就是餐厨和其他,沿街商铺就是餐厨和可回收物。农村就多了,分灰土、厨余、其它和可回收和有害垃圾。

收废品的物资回收大军,他们对北京的垃圾回收做出了巨大贡献

 卫潘明: 可回收,咱们北京市已经做的好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小区都开展了垃圾分类。去年600个试点社区不见得都能做到位。今年1200个社区都摆了垃圾分类桶了。我们不要低估物资回收大军的作用,他们做了很多的贡献。

  垃圾分类的三个原则,第一级是看能不能可回收;如果不可回收看看是不是厨余垃圾,如果没有办法判断是不是,就放在第三类,也就是其他垃圾。

绿问: 厨余垃圾在家庭和社区那里分类出来以后,再怎么处理?

 卫潘明:前面我刚才讲了半天的垃圾分类,只讲了前面的一点,就是说整个厨余垃圾的分类是非常系统化的,我们现在做的也仅仅限于单位和家庭这一段。

  在国际上流行的两类家庭厨余,一类以日本为代表的是做堆肥,在自家院里做家庭堆肥,在家庭里面把垃圾消纳了这是最理想、最好的。日本采用家庭堆肥,他有一个堆肥机,过几天以后出来都是干的。

  美国采用的方法是厨余垃圾打碎了扔到下水道。咱们现在可以做的还是很多的,我现在做的就是打碎了扔到下水道。我现在家里只有两类垃圾,一类是可回收垃圾,一类是其它垃圾,我把所有的厨余垃圾都通过下水道送走了。

垃圾经过焚烧以后再填埋,就没有气味了
绿问:填埋、堆肥和焚烧,三种垃圾处理方式,怎么去比较哪种对北京更有益?

 卫潘明: 三种处理方法,大家都以为焚烧最贵,实际已经不是这样了。各国垃圾处理的技术应用,英国、法国、日本、美国都有焚烧,填埋还是居多的。大家可能比较痛恨填埋厂,因为有气味、有污水,特别是北京的填埋厂。你们可能对六里屯有所了解。

  任何地方都要有填埋厂,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是,旧的填埋厂填满了以后,没有新的地,还有,环境保护的标准不断提高,环境保护的成本成倍的上升,不得了。所以如果说我们焚烧以后再填埋,效果就不一样了,基本上就没有味,没有渗沥液的问题了。

  北京市将来还要把过去的填埋厂重新处理,不是说填埋厂本身有问题,而是说将来如果有能力了,要把沼气、堆肥、电力都用上,这是我们将来的想法。但是现在还没到这个阶段,没有到这个能力。

绿问:把垃圾进行堆肥处理,只能对纯粹的厨余垃圾进行吧?

 卫潘明: 堆肥其实是指可降解的,像厨余垃圾。如果厨余垃圾分好了,那么90%以上都没有了,比焚烧效果好的多。因为菜除了水就是有机物,水经过处理,达标排放了,有机物就做成肥料了,剩下的10%以内。而垃圾焚烧以后渣子还20%呢。所以堆肥处理是最理想的。

日本的焚烧炉在减少,但焚烧量在不断上升
绿问: 现在全国到处都在上马垃圾焚烧项目,北京计划建起9个垃圾焚烧项目。那么国外对垃圾焚烧的态度是怎样的?

 卫潘明:欧洲各国焚烧的比例,德国是最高的;其次是爱尔兰、英国,伦敦很少。特别是北欧的一些国家,像挪威一带,因为靠近北极圈天气特别寒冷,供暖周期要占半年以上,所以有的国家是夏天垃圾存到冬天烧,这样可以节省煤的钱,这也是一种方法。

  日本,大家说的比较多,因为日本离我们比较近。我说两点:因为过去对日本关闭焚烧炉大家耿耿于怀,说日本都关了中国还在建,政府到底作为不作为。但其实日本关的是不达标的焚烧炉,这个焚烧炉从现在的角度来说根本不能叫焚烧炉,它是一个污染的发生器,这个东西是必须关的,日本在不断的关。一个是他关闭了一些焚烧炉,焚烧厂的总数在不断的下降,但是焚烧量在不断的上升。

  还有一个,东京大概有22个区,有21个焚烧炉,每个区都有一个,是因为当时打架打的不可开交。因为小焚烧炉污染太大,都不愿意建在自己的区,所以各建一个,规模都比较小,所以最后形成了每区一个。但是后来发现小焚烧炉是不行的,污染非常大,所以逐步把小的砍掉了,换成大的。但是日本现在大的也不过就几百吨的规模。这是总的焚烧能力,虽然炉子在不断减少,但是总的焚烧能力在不断增加。

垃圾焚烧厂排放二噁英的问题,将来要由民众去监督
绿问:公众对垃圾焚烧会产生二噁英的恐惧,你们怎么去安抚?

 卫潘明:二噁英目前还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对人类有什么损害。也就是说它对人体的影响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多。我们现在焚烧厂排出来的,没有可以观察到的影响,不能说没有影响,但是你没有办法判断它的影响,就是小到这么一个程度。

  垃圾里面本身是有二噁英的,我们吃的食品中也含有二噁英,我们95%以上的二噁英进入到人体的是通过食品,空气和其他的进入到人体是很少的。所以即使在那么大的环境下,也没有那么大的危害。

  在垃圾焚烧这个行业,没有减二噁英的潜力了,老的炉子一定要取缔,排放不达标的一定要取缔,如果达标的炉子也取缔的话,就没法讲道理了。从科学的角度,现在证实表示目前条件下焚烧厂对人体的影响是可以达到我们的环境要求的。

绿问:您说二噁英的问题,新炉子确实可能会避免这个问题,我们建老炉子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卫潘明:历史问题是这样的,最早开始焚烧的是在丹麦,一百年前就开始焚烧了。但是后来发觉这个炉子排放的二噁英含量非常高,又加上日本大规模的上了焚烧。比如说现在日本焚烧空气二噁英的含量非常高,就是因为炉子建的太早了,而且二恶英衰减有一定的周期,它是不断积累的,就感觉到有点恐慌了。

 

绿问: 现在老百姓比较关心的是,垃圾焚烧厂在运营过程当中,如果不按照规矩操作的话,排放不达标的话,谁来监督他们?

 卫潘明: 监督是三层。第一个是在线监测,所有的焚烧控制,比如说温度是最重要、最核心的,如果温度不到850就完了,还有就是排放出来的硫化氢、氮氧化物、粉尘这些东西都是在线监测的。只要在线监测的参数得到保证,那么二恶英也应该是能保证的,这是通常的方法。

 第二个监督的渠道是政府的监督,第三个就是新的立法里面要请我们的民众去监督,对公众开放,包括媒体、非政府组织、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附近的居民,只要您有这个需求,我们都会组成一个监督团对你这个焚烧厂进行监督。这个年底要立法,已经研究好几年了,将来就是这么做。

     (本期《绿问》特别鸣谢达尔问自然求知社、自然之友窦丽丽提供内容支持。)

   编后语
垃圾围城的现状,是让中国许多大城市都头疼的问题。填埋?已经没有地方可填了。焚烧?不信任的民众坚决投反对票。生化处理?技术不给力。环保组织纷纷呼吁,这不是一个烧不烧的问题,而是一个信息公开的问题。应该给民众以监督的权利,在垃圾焚烧这个问题上,重新给予政府信任度。否则,城市管理者们只能继续头疼。
[绿问027期]卫潘明:解决垃圾问题需要监督
[绿问026期]解析:德国为何放弃核电
[绿问25期]如何解决北京垃圾围城
监制:李玉霄、adinhe、苏苏
策划:王小鱼
编辑:王小鱼
制作:裴雅茹
出品:腾讯绿色http://green.qq.com
绿问微博: http://t.qq.com/greenview
鸣谢:达尔问自然求知社、自然之友窦丽丽
邮箱:green@qq.com
交流:绿媒体QQ群 139961589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