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期

李俊峰:气候谈判让低碳发展理念深入人心

德班会议期间,“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合作中心”对外宣布正式成立,李俊峰任该中心主任、筹备组组长及第一负责人。该中心将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发展低碳经济提供战略支持。

嘉宾介绍

嘉宾:李俊峰
  1. 李俊峰,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合作中心筹备组组长、主任,长期从事能源经济和能源环境理论的研究。先后组织并主持了我国第一部可再生能源法、国家中长期可再生能源规划的起草等工作。目前担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副所长等职务。

精彩观点

  1. 1.气候谈判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一次协议就解决所有问题。
  2. 2.新能源本身是个新技术,需要在发展的过程中间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进行自我完善。
  3. 3.在创新里面很重要的就是品牌意识、品牌文化。

绿问实录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成立,公开招聘中外专家

绿问:这个研究中心大概什么时间挂牌成立?设立了40个编制,这些人员将从哪里招募?

李俊峰:因为没有正式注册,还要等一段时间,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挂牌时间。注册完之后就会按照国家事业单位的招聘办法,会进行公开地招聘,有一套招聘的程序,这种招聘的程序会放在国家规定的有关网站上公布你的招聘计划,包括职位,要求的资力、背景,都会有详细的要求。

我们对招募的地方没有规定。招募的人员将分为三大类人,形成高级、中级、初级的梯队,用一定的比例搭配。[详细]

绿问:该研究中心人员与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成员是否有重合?

李俊峰:现在气候谈判中的队伍,有一些人会到这个中心来,大部分还是要分散在各个研究所里面,因为研究需要有多样性,要有互补,这个中心更多是组织,必须有很多的研究站。不能一个声音。这些专家有一部分会到这个中心来,而不是所有的专家到这个中心来。[详细]

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和实现低碳发展提供决策支持

绿问:该中心的功能是否与之前你所就任的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以及社科院、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的相关低碳、气候变化研究机构有重叠?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李俊峰:中心的定位是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和实现低碳发展提供一种高级的智囊,或者是提供决策支持。过去都分散在各个大学研究所,或者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但是没有一个成建制的研究机构。成立这个研究机构的主要研究,就是说从综合的角度,从整体的角度,特别是从前瞻性、科学性的角度来研究气候变化的问题。这个气候变化不是一个短期的问题,并且矛盾越来越多,问题越来越突出,需要对一些重点问题、难点问题以及热点问题要长期跟踪研究。[详细]

绿问:你怎么看待你个人身份的转变?之前是能源研究所的副所长,主要研究能源政策和发展,现在的“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合作中心”是个更大的盘子,管辖的范围显然更为宽泛。

李俊峰:我身份上并没有太多的转变。其实我也是参与中国气候变化研究和谈判的元老之一,从1990年开始关注气候变化,气候变化本身对于我不是一个生疏的领域。应对气候变化里面基本上是两条路,就是减排温室气体,一个是减缓,另外一个就是适应。减缓方面基本上是能源效率和再生能源,和我的能源背景有很好的重合性,应该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难题。[详细]
气候变化谈判让低碳发展的理念深入人心

绿问:作为跟随气候谈判长达二十年的资深专家,你怎么看待漫漫气候谈判之路,似乎看不到希望和结局?

李俊峰: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气候变化谈判实际上有很重要的成果,就是这么多年来虽然没有达成实质性的推动协议,但是低碳发展的观念深入人心了,特别是在我们中国,没有这么一个气候变化我们怎么会想到低碳发展呢,这就推动我们实现绿色发展、低碳发展,推动我们转变增长方式、发展方式,这都是很重要的一个成果或者成效。现在低碳发展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尽管走起来很困难,但是大家都认识到应该这么做,这就是气候变化谈判重要的成功。 [详细]
新能源发展需要自主创新,否则难免重复建设

绿问:国际气候谈判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国内的低碳经济发展,包括新能源发展、节能产业的发展。但在发展之初,有“蜂拥而上”、“借机圈地”的趋势、太阳能、风电产业甚至出现了相对过剩,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李俊峰:也不是没有规范性,我们国内的发展就是这样,我们中国的发展水平比较一致,所以说在某一个阶段,大家容易一哄而上,这不光是在新能源,所有东西都是这样子。比如搞房地产,大家都去搞房地产,搞汽车大家都去搞汽车。因为我们缺乏这样种自主创新的能力,也缺乏这种自主创新的技术在里面,所以说的部分企业是模仿。模仿就是重复,重复就容易过剩。 [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