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1 2 3 4

相关事件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
2010年突尼斯“茉莉花革命”
2010年12月,由于经济危机和政府腐败,突尼斯社会矛盾恶化。一件城管事件演化为社会骚乱,最后导致统治者本·阿里下台…[详细]

独家策划

谁举起了叙利亚大屠杀的刀
谁举起了叙大屠杀的刀
反思为何不能阻止屠杀发生,是国际社会都有义务去反思的。…[详细]
叙世袭总统为何难下台
叙世袭总统为何难下台
种种因素的制约,使叙利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的概率较小。…[详细]

家族总统阿萨德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
集政军党大权于一身
叙利亚前总统之子。集总统、复兴社会党总书记、全国进步阵线主席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等职位集于一身。
阿萨德家族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传奇。这个家族利用阿拉维派这一占叙利亚全国少数人口比例的派别,统治着占国民大多数的逊尼派民众长达40多年…[详细]
他年轻开明、受过西方教育,代表改革力量,不像穆巴拉克那样毫无生气,也不像卡扎菲那样专横跋扈…[详细]

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上万人丧生&大屠杀

叙利亚局势引发人道主义危机:上万人丧生

叙局势引发人道主义危机:数十万难民逃亡他国

叙利亚局势引发人道主义危机:数十万难民逃亡

叙利亚周边局势一览:两大对立阵营力量悬殊

叙利亚决议草案遭否 “中东火药桶”引信将燃

叙利亚的重要地位:小国中的最大国

叙利亚是中东矛盾的汇集区。这个面积只有利比亚的十分之一,而人口则为利比亚的3倍以上的阿拉伯国家,无论是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都远比其他阿拉伯国家复杂。叙利亚局势的动乱震荡着整个中东地区,威力与埃及革命等同,威胁到了那些与之长期维持盟友关系的国家,同时也刺激各邻国争夺政治空白。叙利亚的动乱大到影响到了伊朗与美国极其盟军的关系,小到关乎地区间的用水权。[详细]

数千名群众聚集在大马士革市中心的议会大厦前,挥舞着叙利亚国旗和巴沙尔的画像
  世界心脏:中东地区极有影响力的国家

叙利亚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以色列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是中东地区一个有重要影响力的国家。叙利亚本身资源丰富,除了物产丰富、多种地形、良好的气候外,叙利亚丰富的文化和战略位置是造成叙利亚相继成为外国占领对象的直接原因。 [详细]

叙利亚学生举行反美游行
  美国:叙利亚是反对美国轴心的中枢

伊朗-叙利亚-黎巴嫩轴心一直被认为是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唯一堡垒,叙利亚是该轴心的中枢。美国认为,叙利亚长期支持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破坏美国积极推动的中东和平进程;9·11事件以来,美国将叙利亚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黑名单。[详细]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左)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右)
  俄罗斯:叙利亚是俄中东战略合作伙伴

作为叙利亚的传统盟国,俄罗斯在叙利亚有诸多利益,特别是其第二大港口城市塔尔图斯,是俄罗斯海军重要的海外基地,甚至是俄海军在东地中海唯一的立足点。对俄罗斯来说,叙利亚是一个竞技场,它能借此向美国和北约表达不满。即使俄军舰进入叙海域,也只具象征意义,俄罗斯不会为叙利亚火中取栗。[详细]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左一)与沙特王储阿卜杜拉(右一)
  沙特阿拉伯:两国长期不和

亲美的沙特与叙利亚长期不和,对伊朗也有反感,最近伊朗还被指策划暗杀沙特大使。叙利亚是什叶派执政,而沙特阿拉伯则是逊尼派,双方在中东问题、恐怖主义等问题存在分歧。沙特东部地区的油田区有200万什叶派,那就是伊朗、叙利亚控制的,再加上整个什叶派的,沙特是想通过此事把什叶派切割掉。[详细]

2005年8月,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前往伊朗参加内贾德的就职仪式
  伊朗:战略后院 充当伊朗支持组织的疏导管

叙利亚是1980-1988年两伊战争期间唯一不支持伊拉克同伊朗作战的主要阿拉伯国家,并且是目前同伊朗关系最紧密的阿拉伯国家。多年来,叙利亚一直充当着地中海东部伊朗支持的各军事组织的疏导管,其中包括在巴勒斯坦境内的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叙利亚局势的变动,可能会彻底摧毁伊朗在该地区布置力量。[详细]

叙利亚坦克的炮口对准了远处的戈兰高地
  以色列:以占领戈兰高地 两国长期交恶

四次中东战争期间,叙利亚始终是阿以交战的前线国家。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原属于叙利亚的戈兰高地,至今尚未归还,导致两国长期交恶。巴沙尔总统继承了其父的双轨战略,表示愿意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以换取以色列全面撤出戈兰高地,但表示如果外交方案失败,他随时准备投入战争。[详细]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左)和黎巴嫩总统苏莱曼
  黎巴嫩:左右黎巴嫩国内局势的政治力量

1976年起,叙利亚对黎巴嫩实施了长达29年的军事占领,只是在2005年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遇刺后,叙利亚军队才在安理会强硬决议压力下撤军。之后,叙利亚坚定地支持黎巴嫩包括真主党在内的某些派系,另一些派系则认为它们自己是叙利亚的死敌。叙利亚政坛发生的任何变化都可能大大改变黎巴嫩的力量对比。[详细]

巴沙尔会见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
  土耳其:叙利亚是其阿拉伯政策的基石

近年来,随着土以关系变冷,土叙关系蓬勃发展。土耳其通过发展紧密的经济关系,积极调解地方冲突,设法给该地区带来所急需的稳定。他们的大胆计划是建立由土耳其、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组成的经济体。叙利亚国内的权力之争可能使这一计划受挫;大马士革的政权更迭很可能严重阻碍土耳其进一步提出倡议。[详细]

以色列“摩萨德”制造暗杀行动哈马斯高官命丧叙利亚
  巴勒斯坦:哈马斯的重要地区盟友

叙利亚是哈马斯的重要地区盟友,哈马斯政治局领导人长期在叙生活。叙当局反对以巴和平进程,对巴解组织不屑一顾。哈菲兹·阿萨德甚至对阿拉法特说,没有巴勒斯坦,只有“南叙利亚”。叙利亚不仅不支持巴民族权力机构,反而收留哈马斯领导层,在大马士革遥控加沙局势,这种立场在阿拉伯世界绝无仅有。[详细]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左一)与新任伊拉克驻叙利亚大使阿拉?贾瓦迪(右一)在叙首都大马士革举行的递交国书仪式上握手致意。阿拉?贾瓦迪当日在此间向巴沙尔递交国书,正式就任27年来首位伊拉克驻叙利亚大使。
  伊拉克:对伊逊尼派抵抗力量有影响力

叙利亚对伊拉克的逊尼派抵抗力量有影响力,并且在伊拉克问题上充当了华盛顿与德黑兰之间的重要纽带。叙利亚与伊拉克边界接壤,叙政府能否继续封锁叙伊边界,严格限制反美武装人员从边界进入伊拉克,对于伊局势稳定具有重要作用。最终,美国需要仰仗叙利亚尽可能让计划中的伊拉克撤兵尽量平稳。[详细]

动荡原因:叙利亚面对艰巨的经济和社会困境

叙利亚城市Banias街头,一名男孩举着“我们要自由”的横幅
  公民权利缺失:叙利亚人的自由遭到严格限制

  军队、复兴党及官僚机构牢牢稳固着阿萨德政权,其统治通过对社会团体的控制和渗透延伸到社会基层,叙利亚人的自由遭到严格限制。该国实行一党专政,不存在自由选举。叙利亚从1962年就处于紧急状态法的管理之下,这项法令禁止群众集会和组织运动;当局也有权盘问任何人,并监督私人通讯和审查媒体。直到今年4月19日叙利亚政府通过法案,废除实施48年之久的紧急状态法。 [详细]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已故前总统的次子
  1965年9月出生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是叙利亚已故总统阿萨德的次子。原本父亲“培养”的接班人是巴沙尔的哥哥巴塞勒,但巴塞勒死于一场车祸。原本将成为一名眼科医生的巴沙尔只好接替哥哥成为新的接班人。[详细]
·议会修改宪法后当选总统
  
2000年哈菲兹·阿萨德去世后,叙利亚议会立即将宪法规定的总统年龄下限从40岁调低到34岁,从而使得巴沙尔顺利当选。不过,严格说来,巴沙尔的从政经验到当选为止不过只有几年的经验。 [详细]
·在叙利亚青年中具有较大影响力
  
巴沙尔在叙利亚青年中具有较大影响力。他十分重视科技在国家经济建设中的作用,积极倡导计算机的应用与普及。他为人谦和,憎恶腐败,平素无豪门子弟的纨绔之风。他喜好外语,除阿拉伯语外,还精通英语和法语。[详细]
大马士革街头头顶大盘子的卖饼少年
  经济困境:石油面临枯竭 失业率节节攀高

  巴沙尔在执政后,重视国内经济建设,推动现代化进程。尽管提出了对外开放政策、对内实行渐进式经济改革,建立市场经济,设立经济特区等措施,但由于缺乏完整的改革方案、对改革国有经济缺乏政治决心以及国际环境不佳,叙利亚的经济改革难以深入。支撑其经济的石油资源面临枯竭,人口增长过快导致失业率节节攀升,人均收入徘徊在阿拉伯联盟成员国的中后位,叙利亚百姓面对艰巨的经济和社会困境。[详细]

一名示威者拿鞋子敲打印有总统阿萨德头像的海报
  贪污腐败:叙利亚几乎变成总统的家族企业

  政府部门腐败问题严重,工作效率低下,官僚作风盛行。民众不满巴沙尔家族的贪污腐败。巴沙尔的弟弟马希尔的贪污腐败问题一直都为社会所熟知。他的叔伯兄弟等都掌控着叙利亚的垄断行业和要害部门,不同程度地涉嫌贪污腐败,对巴沙尔总统的威信造成负面影响。反对派表示:半个世纪以来,叙利亚已经变成家族企业。总统、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和情报机构垄断了政权,对异己思想的丝毫苗头进行镇压。人民对此已经感到厌倦。[详细]

  教派矛盾: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矛盾交织

  除了经济和政治诉求之外,叙利亚也存在着教派矛盾,这也是造成该国不稳定的因素之一。该国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矛盾交织,68%的叙利亚人是逊尼派,但他们被占全国人口20%的什叶派所统治,各个民族之间矛盾不断,教派间利益的此消彼长,也会影响到中东地区什叶派和逊尼派总体力量的平衡。[详细]

局势展望:现政权短期能尚能支撑 但下台已不可避免

中短期内巴沙尔尚能继续执政

现在叙利亚已经死了超过1万5000人,应该是数十倍于利比亚当时卡扎菲镇压民众时死亡的总数,民众表示无论阿萨德现在怎么做,在万余人被杀的事实下,都已无法赎清其罪过。
  目前的阿萨德可谓进退两难,高压政策在过去的8个月间,已经越发导致了其政权的孤立。虽然政权孤立的进度极为缓慢,乃至看似陷入僵局,但事态的发展方向是相对稳定的,也就是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无论是退还是进,都会在内外各条战线上导致其政权进一步下陷。
  如果在未来6个月内局势再得不到质的扭转,一旦军方高层或统治精英内部某一两个人,对阿萨德失去信心,决意另立门户或叛逃海外,届时的局面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对阿萨德不利的较大变化。[详细]

  • 叙利亚民众在首都街头举行游行示威

    民众担心社会失控

      叙利亚民众担心社会稳定失控的恐惧心理,和国内基督徒对一旦国家陷入内战,保守派穆斯林有可能借机得势的担心,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叙利亚抗议者的怒火。…[详细]

  •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中)在议会发表演说后向聚集在议会大厦对面街道的群众致意。

    核心统治层尚未有裂痕出现

      目前尚无证据证实叙核心统治层有裂痕出现,军警、情报人员在基本面上仍忠于阿萨德。叙武装部队的最高司令是巴沙尔,重要岗位的高级军官都由他亲自任命。…[详细]

  • 大马士革街头的政府军

    政府军实力占绝对优势

      叙利亚有大约20万军队,国外观察家称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装备装甲车辆、飞机等装备,对付目前只装备轻武器的“自由叙利亚军”应该绰绰有余。…[详细]

  • 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在开罗阿盟总部外遭抗议者扔鸡蛋

    反对派无统一有力的中央机构

      在土耳其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多大程度上能代表及有效指挥叙反对派势力,还存有诸多疑问。更致命的是,在叙首都的“叙利亚协调委”也自称代表反对派。…[详细]

  • 一些叙利亚人在阿盟总部外举行反对阿萨德的抗议

    海外反对派没起到爆破效应

      反对派海外高级政治人物,都是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前离席的,离席原因也与阿拉伯之春无直接关联,对抗议活动爆发后的阿萨德政权,没有起到从内向外的爆破效应。…[详细]

  •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和沙特国王阿卜杜拉

    阿拉伯国家内部态度不一致

      阿盟投票决定暂停叙利亚成员国资格时,正处于同样内乱中的也门和与叙利亚渊源深厚的黎巴嫩投了反对票,而伊拉克则弃权,阿拉伯国家内部态度不一致。 …[详细]

西方军事干预叙利亚困难

叙利亚的国际处境和利比亚不完全一样,大马士革政府和卡扎菲政权也有所不同。一方面没有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另一方面,叙利亚的地缘政治位置非常关键,位于中东地区的核心部位,政局是否稳定,谁上台执政,不仅关系到以色列的安全,也关乎整个地区的稳定和力量均衡,这使得外部干预必须慎重。西方担忧世俗政权垮台以后,长期被压制的穆斯林兄弟会等宗教激进势力摘取果实,获得政权,这种前景也会让他们犹豫不决。[详细]

  • 叙利亚地缘战略地位独特而重要

    一棋失算会全盘皆乱

      阿拉伯世界相当多的国家,包括以色列,都普遍不希望看到叙利亚陷入内战与动荡。阿萨德一旦倒台,整个中东地区方方面面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较大变化。阿以或伊以之间一旦出现激烈的针锋相对,美国、欧盟、中国都无法保证不会被深度卷入,而最终的结果谁也无法保证。…[详细]

  •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左)20日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战斗至死

    若继任者更极端局势会更失控

      尽管西方长期以来一直对巴沙尔的国际策略感到不满,但巴沙尔总统还是个外界熟知的人;如果可能的继任者在以色列与中东和平问题上的态度更极端,那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实际上,西方对叙利亚所采取的各种各样的制裁措施,大多数还停在联合国的决议。…[详细]

  • 叙利亚防暴警察在大马士革美国驻叙利亚大使馆前执勤

    叙反对派尚未显露出足够潜力

      尽管叙反对派一直有希望西方进行军事干预的声音,但至今还没有明确提出。此外,在一些西方国家看来,目前的叙利亚反对派组织还没有显现出能够推翻政府的潜力。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反对派想难以得到外国向其提供资金或武器的支持。…[详细]

巴沙尔最终难逃倒台结局

从近期的情况来看,巴沙尔要完全从街头革命中脱身,难度已经很大了。毕竟街头革命一旦开启,民众的诉求会在短时间里爆炸性地释放,之后进入漫长的喷发期。这就好比是一座火山,喷发之后还会外流一段时间,但是很难快速冷却下来。叙利亚的复兴社会党交权与否,巴沙尔可选择的余地已经很少了,这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但交权的过程和方式,还是巴沙尔能够掌握主动的空间。[详细]

  • 大马士革街头的军人

    反对派活动逐步武装化

      和平时期走私汽车和酒精的网络,目前正肩负着向叙境内运送军火的职能。叙利亚反对派,特别是境外两派都极力主张要通过暴力手段并借助外部干预来颠覆现政权,这种内在因素很可能是推动美国为首北约进行军事干预的最大动力。…[详细]

  • 数万名反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示威者在集会游行

    中下层军人已显露变节端倪

      当前的“自由叙利亚军”与“自由军官团”两大组织便是由变节的前叙利亚正规军军人构成。其中“自由叙利亚军”的现任指挥官,原官至大校级。11月上旬发生在哈马市与哈莫斯中心地段的激烈交火,便是“自由叙利亚军”所为。…[详细]

  • 海外的叙利亚人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反阿萨德的游行

    "被少数统治的多数"已无耐心

      承受了阿萨德政权长达8个月的高压后,民众似乎已失去了信心。阿萨德在叙利亚的主要支持者基本上为什叶派的阿拉维部落,而叙利亚74%的民众却为逊尼派穆斯林。少数派统治多数派,稍有不慎的话,国家很可能陷入很可怕的局面。…[详细]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