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几经周折找到邓小平工作登记卡

邓小平打工工厂是世界500强公司前身

当年赴法时,邓小平年龄虽小,却打过各种各样的工,在法国巴黎、蒙达尔纪、克鲁梭等地均留下了足迹。其中,法国南部重工业城市克鲁梭的施耐德工厂是邓小平打工的第一个地方。

2011年3月,我们在中国留学生的帮助下,首先赴克鲁梭查找邓小平当年做轧钢工的档案。我们试图搜寻施耐德工厂如今的下落,却得知这个工厂早已不复存在。

我们打听才知,现今的世界500强公司、法国施耐德电气集团的前身,正是邓小平当年务工的施耐德工厂。几经周折,我们联系到施耐德电气集团总部,并前往克鲁梭弗朗索瓦-布赫东科学院的工业档案中心,最终拿到了邓小平当年的雇佣登记卡原件。

在这张字迹模糊的登记卡上,我们看到:邓小平当时的工种是轧钢工,进厂注册日期是1921年4月2日,日工资是6.6法郎。工厂当时对邓小平的能力评价为“良好”,品行一栏则填写着“好”。

邓小平在施耐德工厂的雇佣登记卡原件

邓小平在施耐德工厂的雇佣登记卡原件

档案故事:最小留法生 小平轧钢工卡重现

告别家乡 成最小留法学生

受“五四”运动影响,正在四川省广安县中学念书的邓小平开始有了朴素的爱国主义思想,他于这年秋天考入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校址现为重庆市第29中学),准备赴法国参加勤工俭学运动。

经过近一年的紧张学习,83名毕业生通过了法国驻渝领事馆的选拔考试,被获准赴法。当时年仅16岁的邓小平是这批幸运的学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比他年长仅三岁的远房叔父邓绍圣也与他同行。

当时,邓小平赴法的身份为自费生,自费生由工商界捐款资助每人100元,自筹200元。

1920年9月11日,邓小平和他的同学们冒着大雨,从上海登上了法国邮轮“盎特莱蓬”号。

历经39天的海上航行,邓小平和他的同学们到达法国南部城市马赛,在当地成为一桩不小的新闻。

当时的法国《小马赛人报》发出这样的报道:“100名年龄在15到25岁之间的中国青年,穿着西式服装,戴着宽边帽,穿着尖皮鞋,显得彬彬有礼温文尔雅,静悄悄地站在‘盎特莱蓬’号的甲板上。”

甲板上那位个子不高、稚气未脱的少年,就是邓小平,他没想到,自己从此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漫漫长征路。

1921年3月邓小平在法国的留影

1921年3月,邓小平在法国的留影

节俭读书 五个月后中断学业

在马赛稍作停留后,邓小平和叔父邓绍圣以及20名中国学生又开始了近千公里的长途跋涉,一起来到法国西部诺曼底大区的小城巴耶,在那里,他们进入历史悠久的巴耶中学补习法语。

巴耶中学现名叫阿兰·沙巴梯耶中学。现在校园的东侧,有一座三层楼的古老建筑,正是当年巴耶校舍的旧址。

目前巴耶中学仍然留有一张1921年3月的学生费用单据,上面排列着19个中国学生的姓名,邓希贤在名单中位于第18位,其零用开支一项的数额是18.65法郎,而他总共交纳的费用为244.65法郎(包括洗衣费、房租等),这对于自费学生来说实在不是一笔小的数目。

相比其他中国留学生当时每月25法郎左右的零用花费,邓小平明显要节省得多。但无论怎样节俭,他带来的钱也很快用完了。五个月后,国内政府中断了财政资助,邓小平和同学们不得不中断学业,离开了巴耶中学。

原本按照计划,留学生们在学校掌握了充分的法语知识后,再学习正常的中学课程。而事实上,邓小平留法勤工俭学五年多,只有头五个月能在学校里专心学习。“勤工俭学”这个出国留洋的初衷,在现实面前被抛得越来越远。

1920年9月,邓小平乘法国邮船盎特莱蓬号赴法勤工俭学

1920年9月,邓小平乘法国邮船盎特莱蓬号赴法勤工俭学

“俭学”不成 施耐德工厂当轧钢工

“俭学”不成,只好“勤工”。年纪轻轻的邓小平不得不为了维持生计而四处打工,并且一干就是4年多。

1921年4月1日,邓小平来到法国克鲁梭的施耐德工厂工作,当时工厂已经有几十名勤工俭学学生和约一千名普通的中国工人。

邓小平的雇佣登记卡片上注明,工种是轧钢车间的轧钢工。轧钢工的具体工作是“拉红铁”,戴上石棉手套,将火红的钢材拉出来压成板,再通过传送带把沉重而炽热的钢板运到车间的另一处。工人们每周要在40℃以上的高温车间工作50多个小时,有时还要加夜班。

可以想象,轧钢工的劳动强度极大,又非常危险,这对年纪轻轻、身材矮小的邓小平来说,是多么不堪重负。

当时不满18岁的邓小平只能当学徒工,工资十分微薄。“在克鲁梭拉红铁,做一个月的苦工,赚的钱连饭都吃不饱,还倒赔了一百多法郎。”对于来到法国之初打的第一份工,邓小平后来在成为新中国重要领导人后,还一直念念不忘。

在如此高强度的劳作之下,中国学生个个形容憔悴。当时与邓小平同住一个宿舍、中共早期杰出的革命家王若飞曾在日记中写道:“连日天气甚热,厂中尤为干燥,遍地都是泥沙,大风过处,沙即腾起,着手面上,为汗水所粘凝,偶一拂拭,其状怪丑怪可笑。”

1923年7月,聂荣臻(前排左一)与周恩来(前排左四)、邓小平(后排右一)等在巴黎合影

1923年,周恩来(前排左四)邓小平(后排右一)等在巴黎合影

第二份工 巴黎运河边上扎花

在施耐德工厂咬牙苦撑了三个多星期后,对现实失望至极的邓小平开始考虑这一切残酷现实背后的原因,重新审视自己所处的这个曾经“心向往之”的社会。

他别无选择,于1921年4月23日黯然离开了克鲁梭,回到巴黎。这是邓小平来到法国后第一次主动换工作,他并不知道自己下一站的目标在哪里,此时的他漫无目的,心情沮丧。

在巴黎经过5个多月居无定所的漂泊后,他于1921年10月在巴黎运河边上的一家专门制作扇子和纸花的香布朗工厂找到了第二份工作。

这次他的工种是“扎花工”,用薄纱和绸子做花,把花扎在一根铁丝上。这种工作的所得仍旧很少,每天才能挣两个多法郎。两星期后,工厂的一批订货做完了,邓小平和同学们便被工厂解雇,又回到了失业大军的行列中。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团证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团证

寻档故事:最年轻少共 办《赤光》成“油印博士”

市长接待 展示小平居住登记卡

2011年3月5日,我们来到蒙达尔纪,探访当年邓小平工作过的工厂。在工厂旧址外,当地政府已竖立起中法双语纪念牌,图文并茂地讲述邓小平等中国留法青年在那里工作的历史。

夏莱特市市长德莫蒙接待了我们,并向我们展示了一张邓小平当年在夏莱特市政府填写的居留登记卡。

登记卡上这样记录着:“国籍:中国;姓名:Teng Hi -Hien(邓希贤);到达日期:1922年2月13日;离开时间:1922年11月3日。”

德莫蒙市长介绍说,1853年,美国人伊瀚·哈金森在夏莱特建造了哈金森橡胶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工厂雇用许多外籍劳工。1920年至1927年间,200多名中国青年曾经在此工作。

邓小平当年在夏莱特打工的工种是“制鞋工”。工厂不小,主要制造套鞋、跑鞋、自行车轮胎。他做的活很简单,加工防雨用的套鞋,把鞋子的各部分粘起来。

厂里对工人实行计件工资制,邓小平每天工作10个小时,大致每天可以做20多双鞋,日工资约十几法郎,每月收入200多法郎,除去生活费外,还有不少富余用作还债和零花钱。

1922年2月,邓小平在夏莱特市政府填写的登记卡原件

1922年2月,邓小平在夏莱特市政府填写的登记卡原件

重回快乐 简陋木棚内栖身

在哈金森橡胶厂工作和生活期间,久违的快乐又回到了这个生性活泼的四川青年生活中。“每天,当工棚对面的大烟囱升起第一缕青烟时,邓小平和他的工友们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蒙达尔纪市法中友好协会会长王培文女士指着不远处一座如笔筒般高高竖立的大烟囱,对我们介绍说。

王培文介绍说,工厂当时为中国学生搭了一座简陋的木棚,作为他们的栖身之处。因为白天工作安排不是很紧,邓小平和同学们每天收了工回来吃完晚饭,还有2到3小时时间可以利用,这时木棚里最热闹了。邓小平这时又恢复了原来的活跃天性,他似乎总也坐不住,常与人说笑。

如今,近一个世纪过去之后,现在的哈金森工厂还在生产橡胶,工人规模已发展到数千人,但邓小平曾工作过的制鞋车间已经不复存在。

哈金森橡胶厂旧址外当地政府设立的纪念牌

哈金森橡胶厂旧址外当地政府设立的纪念牌

耳濡目染 成少共最年轻成员

事实上,进入哈金森橡胶厂做工是邓小平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

1922年6月,“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简称“少共”)成立。在少共成立后不久,少共总书记赵世炎经常到蒙达尔纪等地的华工和勤工俭学学生中进行活动,物色发展少共新成员,并在蒙达尔纪建立了第一个少共支部。

少共成员王若飞等一批中国先进青年都来到哈金森橡胶厂做工,与邓小平一同工作了两个多月。

做工之余,他们经常在一起散步交谈,赵世炎、王若飞等较年长的少共成员给邓小平以极大的影响和帮助,使他耳濡目染地逐渐接受了革命思想。

邓小平很快加入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成为旅欧少共最早的也是最年轻的成员之一。

1984年4月,邓小平在会见美国联合汽车工人工会代表团,谈到他在法国的艰苦生活时说:“我也是一个工人,那时才16岁。当时是勤工俭学。勤工就是劳动,想挣一点钱上学。但这个目标没有实现。我在法国呆了5年多,其中在工厂劳动了4年,干重体力劳动。当时工资很低。但也有个好处,这样的生活,使我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蒙达尔纪哈金森橡胶厂旧址外,当地政府设立的纪念牌上可见当年的工厂车间老照片和邓小平的居留登记卡,并用中法文记录着:“邓小平当时以邓希贤的名字注册,在橡胶厂的制鞋车间工作。”

哈金森橡胶厂,1922年邓小平在此打工

哈金森橡胶厂,1922年邓小平在此打工

编辑刊物 打地铺与周恩来同住

1922年8月,“少共”机关刊物《少年》月刊创刊,没多久后,邓小平就被调入该刊,担负起传播共产主义、团结旅欧青年的重任。

据里昂市立图书馆中文档案部负责人王兰介绍,当年,邓小平来到位于巴黎意大利广场附近的戈德鲁瓦大街17号的《少年》编辑部,成为其中最年轻的一员。这是邓小平第一次直接参加革命工作,是他一生革命生涯的开始。

邓小平最初从事蜡版刻写和印刷、装订方面的工作,他每天离开工厂后经常来不及换下工装就匆忙赶到编辑部,在昏暗的灯光下紧张地伏案工作。

当时担任刊物领导和主要撰稿人的是周恩来,邓小平得到了周恩来的直接帮助和指点。这段时间,邓小平和长他6岁的周恩来十分接近,经常是深夜工作完成后,邓小平就在这小房间里打地铺和周恩来住在一起。

邓小平很敬重这位兄长式的同志和领导,周恩来也十分喜欢邓小平,对这位总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工作起来一丝不苟的年轻伙伴,给了很多关心和爱护。

邓小平参与《赤光》的编辑工作

邓小平参与《赤光》的编辑工作

工作出色 获“油印博士”美誉

1923年,“少共”改名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总支部”,邓小平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成为一名职业革命家。1924年下半年,邓小平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成为青年团旅欧总支部的领导成员。

在周恩来的帮助和指点下,邓小平认真的工作态度和出色的工作成绩给同志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受到大家的信赖和尊重。

1924年2月,《少年》改办为《赤光》半月刊,邓小平在《赤光》编辑部继续刻写和油印的“老本行”。其间,他曾以“希贤”等化名发表了许多充满激情、笔触尖锐的文章。

几十年后,当年曾和邓小平共事的战友们还清楚地记得:“当时,邓小平同志负责《赤光》的编辑出版工作,几乎每次到编辑部去,都亲眼看见他正在搞刻蜡版、油印、装订工作,他的字既工整又美观,印刷清晰。”

大家不约而同将“油印博士”美誉戴在了邓小平的头上,这个称号正是对邓小平这位年轻革命者的肯定和鼓励。

邓小平这段编辑工作的经历,不仅使他增长了才干,也让他为自己写下了人生履历的重要一页:坚定了一生的革命追求和道路,为他日后成长为一名伟大的职业革命家奠定了基础。

夏莱特市市长德莫蒙手拿邓小平填写的居留登记卡

夏莱特市市长德莫蒙手拿邓小平填写的居留登记卡

档案意义:为研究小平在法活动提供线索

留法打工5年时光 成邓小平革命生涯开端

对于我们在法国查寻到的邓小平相关档案,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奎松认为,这些档案资料为研究邓小平在法国勤工俭学、开展旅欧支部的活动,提供了一些很重要的线索,十分珍贵。

在法国的这五年间,邓小平打过各种工,尝尽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他最初所抱的“勤工俭学”的梦想破灭了;然而,也正是这5年的时光,是他革命生涯的开始,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

邓小平出访法国,在留学时的住处前留影

邓小平出访法国,在留学时的住处前留影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