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无意发现记者二入档案馆寻笔录

无意发现 记者二入档案馆寻笔录

施存统在被日本警方逮捕后留下的笔录实在来之不易。

5月4日,记者来到位于东京港区的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一扇玻璃门分隔了两个世界,外面是喧嚣的都市,里面却是弥漫着历史气息的安静的档案馆。

档案馆内,一位中年女子接待了记者,填好入馆查询表格后,记者报给了她想要查询的档案号。几分钟后,一摞摞见证了历史的册子出现在记者眼前。

"各国共产党关系杂件中国部",记者在这本档案中看到了一份被通缉的名单,施存统的名字就在其中。然而此前在石川祯浩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史》中提及的施存统被日本警方逮捕后留下的笔录,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始终无法找到。

无奈之下,只好借助档案馆的自助搜索引擎寻找。没想到无意间,在屏幕上看到了"亚洲历史资料中心"几个字,下边的链接处"国立公文书馆"几个字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于是,在外务省史料馆查档结束后,记者便来到"国立公文书馆"继续查找。

同样是一座方正的三层建筑。经过几个小时的查询,在刊登于1922年的《外事警察报》第10号第35页看到了"施存统的追放颠末"的字样,这便是日本警方将施存统逮捕后,施存统留下的珍贵笔录。

施存统被捕笔录被刊登于《外事警察报》

施存统被捕笔录被刊登于《外事警察报》

档案故事:施存统助日本与共产国际联系 被捕入狱遭严刑逼供

一大过后 促成日本与共产国际联系

周佛海在代表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出席中共一大回到日本后,便基本不再参加党的活动,而施存统仍在继续。

1921年8月,共产国际为召开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因为当时日本与苏联没有邦交,不能派苏联人去日本,所以共产国际就派张太雷来到了东京。在那里,他由施存统介绍,与日本共产党员取得了联系。

"施存统作为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及中共党员,促成了日本社会主义者与中国社会主义者及共产国际的联系,另一方面又竭力把日本的社会主义文献介绍到中国,为推进中共创立时期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深入做出了贡献。"石川祯浩对施存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张太雷照片及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内的张太雷雕像

张太雷照片及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内的张太雷雕像

监视愈紧 信件被日本警察开了封

而在这一时期,日本警察也掌握了施存统与中国共产主义组织有联系,并作为发动日本同志的联络员等情报,对施存统就更加戒备了。

1921年5月8日,施存统在给上海的信中说:"我近来每天都受到日本警察的骚扰,感到无可奈何。"

这封信被日本警察开了封,还被保存在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藏中。

同时,警察还抓住了他和堺利彦等日本社会主义者以及陈独秀等中国共产主义组织联络的证据,尽管施存统抗议"最近警察严密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使我难以忍受",但警察并未理会,他反而遇到房东要求其搬到别处去住的窘境。

日本早期社会主义运动活动家堺利彦

日本早期社会主义运动活动家堺利彦

东京遭捕 被关监狱10多天

张太雷秘密来日,劝说派人参加同年秋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大会。

施存统躲过警察的严密监视出面斡旋,使不了解日本情况的张太雷成功地会见了堺利彦、近藤荣藏。

但张太雷来日本不到3个月,当地发生了"格雷事件"和"晓民共产党事件"(编者注:"格雷事件",是指一个叫鲍里斯·格雷的人,因携带据信是提供给日本共产主义运动作活动费用的约7000日元,于11月24日在横滨被拘捕,并被驱逐出境的事件。近藤荣藏即召集了十二个同志秘密结成"晓民共产党",遭日本警方搜捕。)施存统的留学生活由此突然告终。

"格雷事件"发生后,警视厅开始肃清可疑的外国人,同时,在搜查介于格雷和日本人之间从事联系的外国人的过程中,查到了施存统的名字。

1921年12月,施存统与部分日本共产党员一起被捕,在东京监狱里关了10多天。

施存统翻译的《社会科学原理》

施存统翻译的《社会科学原理》

严刑逼供 身体情况每况愈下

施存统被关押后,立即在警视厅外事科接受了严厉审讯。原本身体就弱的他,怎么经得起严酷的审讯?加上在寒冷的拘留所的关押,他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

在预审法庭上所作的"证词"中,对"从十九岁就一直研究'社会主义'"的自己的思想立场,他也明确地说:"原来我是无政府主义者,现在则是共产主义者,即属于马克思派。"

留日学生向国内输入的革命刊物

留日学生向国内输入的革命刊物

驱逐回国 凛然宣告心中憧憬

日本警察局在《留日中国学生对中国人施存统被处驱逐出境之感想》的记录中说,与施存统有交谊的中国留学生大部分表面上反应冷淡。田汉说:"假使真如报上所说那样宣传社会主义,串通日本社会主义者危害日本治安,也只有被处以驱逐出境。"

12月28日,施存统匆匆忙忙做了回国准备后,在神奈川县刑警的护送下登上"亚利桑那丸",走进了三等舱。

第二天上午8点半,"亚利桑那丸"起航了。次日的报纸《东京朝日新闻》写道,身着竖领制服的施存统不时从窗口眺望陆地,面露凄凉。

但是后来,他又恢复了勇气,显得气宇轩昂。据《外事警察报》记载,他对护送的警官勇敢地说了这样一番话:

中国眼下文化运动正盛,将来再兴起工人运动、军队运动,相信必定能够赤化。日本将来也有可能赤化。……总之,我将来不会抛弃现在信奉的主义,还要更加研究它。

这些话在今天重读,让我们仿佛能看到,一个树立了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中国青年,对俄国革命,乃至世界革命无比的憧憬。

正如石川祯浩所说:"对于确立了自己坚定信念的施存统来讲,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害怕。他正在前往的中国,已经涌现出了一批和自己一样信仰共产主义的青年,而其核心中国共产党正迫切需要更多的积极分子来加入。"

周恩来(中)与留日同学在东京合影

周恩来(中)与留日同学在东京合影

档案意义:为"日本小组"活动提供证据

为"日本小组"活动提供证据

"施存统在日本警视厅留下的笔录具有重要的意义。"陈铁健说,这份笔录的内容最直接地证明了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存在,也为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活动提供了确凿的证据,即施存统代表中国共产党和日本共产主义者联系。

陈铁健还说,这份档案"印证了共产主义的国际性,是共产国际推行'东方路线'的有力证据。也能够证明,共产主义运动在东方的活跃性。"

日本学者石川祯浩,著有《中国共产党成立史》

日本学者石川祯浩,著有《中国共产党成立史》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