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中国需要更开放、更专业的民间环保组织

2011年中国的环保组织在污染减排、生活垃圾、突发环境事件、环境诉讼等议题上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不仅出现了一些定位更加明确的专业环保组织,更有了一些基于不同地域、不同机构使命和特长的默契合作。以往多以联名倡导的形式相比,参与合作的组织间具有共同目标,大家有意识、有策略、有位置感且有质量;而在此过程中环保NGO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些挑战……

嘉宾介绍

NGO年会论坛现场
  1. 1、保护斑海豹的相关NGO组织
  2. 2、推动苹果供应链污染管理的绿色选择联盟各组织
  3. 3、嘉宾主持人:SEE基金会郭霞、高天

精彩观点

  1. 1. 这场斑海豹危机之战被认为是一场“百团大战”,一些平日从未打过交道的环保组织,走到了一起、彼此信任,也给全国各地其他地方环保组织的团结行动,贡献了一个极好的合作案例。
  2. 2. 任何一个发起者都有一个开放的心态,去听到不同的声音。NGO做事情应该有更多的策略性,有更好的策划。

绿问实录

辽宁斑海豹危机之战——默契和信任带来的力量

绿问:事情发生在今年年初,我们斑海豹这场战役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保护受到滨海公路规划威胁的斑海豹栖息地。我们来听一听详细的故事。

田继光:我们是盘锦市一家保护宣传斑海豹的NGO,这个事情是在今年1月15号左右,在政府的网站上发现了关于盘锦滨海公路的一个环评公告,公告中描述说这条公路要穿越斑海豹的栖息地,我就给环评单位的工程师打电话,他们说这个环评没开始,没考虑斑海豹栖息地的事情。这个时候我就很着急,因为这条公路一旦要穿过斑海豹的栖息地,斑海豹就不会在此上岸了。[详细]

绿问:如果没有老田在网上这样一条消息的话,谁关注过斑海豹?田会长在这件事之前也没有在我们NGO所谓的圈子里?

田继光: 我们协会2007年成立,一直在做宣传和保护,我们五年来救助过20只被困的斑海豹幼仔,9只江豚。但是我和外面的NGO组织很少取得联系,可能是对外面的了解不多。[详细]

绿色选择:针对苹果公司供应链污染之役

绿问: 绿色选择联盟为什么能够合作成功?

李春华:从去年11月份就一直等着打苹果这个事。但是等了一年都没动静,直到今年8月底的时候我们发了报告,才真的有战斗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如果没有坚持,前面八九个月放弃掉的话,后面也不会再有行动或者有什么成果,所以我觉得坚持很重要。从NGO合作的角度来讲,我们每个机构都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坚持做下去后面才有成功的可能性。[详细]

绿问:这些合作伙伴,他们各自专业在什么地方?

王晶晶:达尔问的长处是媒体的策略、媒体的资源。我们在媒体的方向上完全是依照达尔问的策略去走的。曾律师所代表的是自然之友,一个是自然之友北京,有很多会员,所以他们在发动会员参与性上面有非常强的专业优势。曾律师本人在武汉自然之友小组,而他自己有律师的背景,也是非常严谨的一位律师,在调研的方面也非常专业。小白住在南京,距昆山和苏州都非常近。她自己也多次去到调研的现场与当地的居民做沟通,去了解这些信息。另一方面,她非常年轻,她跟很多“果粉”通过微博来传播信息,包括在大学生校园里的传播。[详细]
绿色选择行动中,每一个NGO都受到挑战

绿问:现在来说挑战。合作方每一位在行动过程中感受到的巨大挑战是什么?

王晶晶:专业的难度。在调研的过程中,去发现这些污染企业到底在哪儿,这些供应商的违规信息到底在哪儿真的非常困难。在数据的收集和整理上面有非常大的挑战。 [详细]

李春华:在这样的联盟中,大家对供应链包括打苹果这个事情并没有形成共识,我个人感觉在绿色联盟里面,组织的愿景并不是很清晰,并没有让每一个联盟的成员都感受到。

绿问:念蜀能不能说一下,当时为什么不愿意一起行动?

梅念蜀:所有NGO伙伴一起去打击中国电子的中小企业,因为那些企业对环境造成了很严重的危害,我很认同这个目标。但我不认同绿色选择这个手法。我觉得发起者一定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在遇到环境问题时,发起者是需要做两个策划:一个就是要分析、解决这个环境问题;二就是号召更多的NGO参与。如果要促进未来有更好的合作,那大家目前的动机又是什么?分析清楚大家的动机之后,我觉得发起人可以在大家的动机上面多给一些力,可能就会使事情发生改变。 [详细]

推荐微博

往期回顾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