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2月12日,对于中国历史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一日。这一日,皇权就此崩塌,“它是一条分界线,在此之后,帝王由人主、天子、君父变成了人民的公敌。”…[详细]

这一次,跳出了王朝轮替。人心如水,几十年间催生出急迫的奔涛和吹卷的浮沫,终于冲垮了帝制的牢笼。在《逊位诏书》这份有宪法意义的文件里,清帝是逊位给一个立宪共和政体…[详细]

袁世凯:“中国华盛顿”的第一天

“袁总统可与为善,绝无不忠民国之意,国民对袁总统万不可存猜疑心,妄肆攻讦,使彼此诚意不孚,一事不可办,转至激迫袁总统为恶。”孙中山后来向同盟会诸人如是表示,于右任则将之解释为“袁氏可为善,勿逼他为恶”……共和第一日,却是有法不依的第一日…[详细]

1909年,隆裕太后与太监在紫禁城御花园

海军大臣洵贝勒载洵

《看历史》杂志2011年9月刊封面

宗社党:“高干子弟”的最后抗争

宗社党——这群大清王朝的“高干子弟”,在大厦将倾之际,反对共和,反对清帝退位;在大势已去之后,图谋匡复清室,只能反映出他们对旧体制的愚忠和不识时务…[详细]

德国教官训练肃亲王善耆的三个儿子

革命军攻守情景。图片来自刘香成编著《壹玖壹壹》

1911年11月4日,英国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关于辛亥革命中一些城市镇压革命的图文报道,标题为:《这样的惩罚会降临到被捕的革命者身上》。其中报道了一些城市革命者遭到镇压的情况。武昌首义后,各省纷纷通电独立,但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会兵不血刃的完成革命,很多革命者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图片城门上悬挂示众的革命者头颅。图/秦风老照片馆

康有为:虚君一梦

康有为精心设计了“虚君共和”理论,他认为,社会的进步只能是循序渐进的,中国只能变君主制度为君主立宪制,而不能急于实行共和。但随着革命形势的变化,包括其弟子梁启超在内,终无人再肯为“虚君共和”奔走…[详细]

恭亲王溥伟(1880年-1936年),恭亲王奕訢之孙

康有为(1858-1927),广东南海人,近代社会改革家

20世纪初,屋顶上的逊帝,退位时他还是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本图藏于故宫博物院。图片来自刘香成编著《壹玖壹壹》,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出版,2011年。

恽毓鼎:一个官员的亡国反思

恽毓鼎去世于1917年,身后留下了一部近一百二十万字的日记,自光绪朝至民国三十余年,中枢的变乱、时代的风起云动,乃至个人心路历程,无不纤毫毕现…[详细]

清帝逊位诏书,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2月12日

资政院总裁溥伦,因拒绝作军机处传声筒而辞职

恽毓鼎(1863—1918)字薇孙,号澄斋,江苏阳湖人。光绪己丑年(1889)进士。历任翰林院侍讲学士、侍读学士、起居注官及国史馆总纂、宪政研究所总办等职。

梁济:这个世界会好吗?

梁济““此身之死,系为清朝而死。绝非反对共和,而且极赞成共和,因辜负清廷逊让之心,不实行共和爱民之政,故愤慨而死。”…[详细]

民国参议院议长吴景濓

民国参议院副议长汤化龙

梁济在北京家中留影。林毓生在《论梁巨川先生的自杀》一文中评论说:“从上面对梁济在家中与公共活动的描述,我们得到的印象是:他是一个坚决的改革家;在许多方面,梁济是站在清季改革运动的前线。”

叶圣陶:一个小城青年的苦闷

对多数青年学生来说,辛亥革命终究是“纸上的革命”。激情消散,世界仿佛还是旧模样,他们还是得靠冗繁、乏味的工作维持生计,在动荡的年代寻找方向…[详细]

20世纪初,预科学校田径队。图片由范国平提供

1908-1912,中国乡村练武的人们,他们头上仍盘着辫子

1911年,叶圣陶与王伯祥(右)、顾颉刚(左)合影。
  • ·最后一日
刘大鹏(塾师、山西太原地方学者) :辛亥大变以来,伦常全行破坏,风气亦更奢靡,礼义廉耻望谁讲究,孝悌忠信,何人实行,世变日亟,岌岌乎其可危!…[详细]
吴宓(清华留美预科学生、陕西省泾阳县人) :余谒爹爹大人。爹告余,言学费已全(由式义商号陕款百金已汇到)筹得,令余勿虑。余请于暇时侍爹一作长谈,爹颔之。余遂偕仲侯、君衍归…[详细]

高清图集

不支持flash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