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年
1865年
1867年

斌椿的出洋考察报告《乘槎笔记》初刻本的封面

斌椿的出洋考察报告《乘槎笔记》初刻本的封面。

转型中国(1864-1949)往期

1865:满族本位前提下改革没希望

历史的真相是:恰恰因为恭亲王等清廷高层无法打破既得利益集团的特权,才导致了晚清自强运动这场耗时最长的改革最终彻底流产。[详情]

共和国辞典往期

02期:八十年代“剥削”大讨论

林子力从马克思《资本论》的一个算例中,推算出一个结论:“8个人以下就叫做请帮手,8个人以上就叫雇工,8人以下不算剥削。” [详情]

频道特别策划

援朝60周年:共和国的战争与和平

志愿军援朝作战60周年之际,我们重温这段共和国壮怀激烈的往事。我们纪念战争,是因为我们珍爱和平。[详情]

腾讯历史·原创出品


本期编辑:谌旭彬


联系方式:

信箱:newshistory#qq.com(来信时#改为@)

电话:010—82155176

 

版权声明:

腾讯历史频道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辛亥百年,腾讯历史频道推出《转型中国1864-1949》系列原创策划,我们希望尝试着去追寻这样一个命题:“辛亥年,她从何处来,又向何处去”;并希望此策划,能够成为解读另一命题——“现代中国,她从何处来,向何处”——的一个注脚。策划以年份为单位,逐一梳理近代史关键命题。敬请关注。
1866年度事件:清廷派出第一个出洋考察团

1866年春,时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计划回国结婚,向总理衙门请了6个月假,并建议清政府派人随自己顺道前往西方考察。

 

在赫德的安排下,这年正月,63岁的旗人斌椿,率同文馆学生凤仪、张德彝、彦慧及他的儿子广英,一行五人,经一个多月的航程,到达法国马赛,先后游历了法国、英国、荷兰、丹麦、瑞典、芬兰、俄国等十五个国家, 于十月初七日回到北京。这是近代以来中国政府首次派遣使团出访西方国家。

 

历史有幸,在这一年,63岁的斌椿和19岁的张德彝,为我们同时留下了一老一少两种观察西方的视角。

一个纯满族的出洋考察团

左图正襟危坐的老人,正是63岁的斌椿,为其在伦敦照相馆内的留影。大多数的史料对这位考察团团长的描述都很程式化,说他无惧苏武之困,敢冒荆轲之险,有胆有识,是中国近代以来难得的开眼看世界的领先人物。

 

这是对斌椿的夸张。这次出洋考察,其实是在极端低调的情形下开启的。这可以从团长斌椿低下的官阶中获得证实——前任山西襄陵县知县。

 

总理衙门选择斌椿出任考察团团长,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如上期(《1865》)所述,晚清由总理衙门主导的改革,始终牢牢坚持既得利益集团本位,也就是满族本位,此次考察自然也不例外。考察团中,斌椿和儿子广英是汉军旗人,凤仪是正黄旗蒙古籍、张德彝和彦慧都是镶黄旗汉军籍。清廷始终不放心臣民和外国人打交道,更不不放心汉族臣民和外国人打交道。

 

再者,斌椿是受四书五经“千锤百炼”出来的“老成可靠之人”,有强悍的抵抗“蛮夷们”的意识形态侵蚀的能力。

 

其三,斌椿只是个小官僚,倘或考察出了纰漏,也不损天朝颜面。

 

至于许多著述赞扬斌椿“遍游中国,眼界开阔、交游甚广”,故而成为考察团团长的最佳人选,则是胡说八道。“斌椿的第六个儿子上午和我一起读书一小时:他不知道台湾在哪里!”《赫德日记》1864年10月18日如此记述。家庭教育如斯,过分称赞斌椿睁眼看世界的视野,未免可笑。

斌椿最得意的考察秘诀:把西方“清廷化”

作为考察团团长,斌椿担负着总理衙门所赋予的窥视西方各国真实情形的职责。但代表着其考察结果的著作《乘槎笔记》以及考察期间的大量诗作却清晰地昭示着这次考察的失败。

 

除了一遍又一遍地在诗作里把自己打扮成上报天子,下济百姓的伟大英雄,斌椿老大人没有给没落中的清廷带回来任何有益的可借鉴的事物。他记述了沿途大量的山川形势和风土人情,但其出发点却不是国计民生,而是为了“审美”——见到显微镜,老大人不关心作何用途,却大大地感叹《庄子》里的寓言不虚;见到自行车,不问如何制造,却大谈特谈其有“木牛流马之遗意”。

英国王室宴请斌椿一行,事后老大人做诗两首:

 

玉阶仙仗列千官,满砌名花七宝栏;夜半金炉添兽炭,琼楼高处不胜寒。

长裾窄袖羽衣轻,宝串围胸照眼明;曲奏霓裳同按拍,鸾歌凤舞到蓬瀛。

 

如果不看标题《四月二十三日英国君主请赴宴舞宫饮宴》,谁能看得出这是遥远的伦敦宫廷宴会?

 

这是一种极为奇怪的逻辑。考察团去西方,本该是去“求异”,寻找中国没有的技术、制度、文化以为我用;结果斌椿老大人却极为强势地将对西方的描述“中国化”甚至“清廷化”。

 

与这种将西方“清廷化”的描述相伴随的,是斌椿老大人爆棚的个人英雄主义满足感。几乎此行所有诗作里都弥漫这种浓烈的个人英雄主义满足感,屡以“萧萧易水一去不返”来赞颂自己的“壮举”,说自己“虽乏眉山麟凤表,敢云蛮貉动文章”、“簪花亲劳杜兰香,下笔倾倒诸侯王”。这种个人英雄主义,最后发展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回国时道经埃及,瘟疫爆发,海关怀疑致病源来自欧洲,不许他们下火车停留,老大人激情爆发,遂作诗一首:

 

“爱人行政抱病癍,补救心诚疾自安;我是人间医国手,囊中救世有灵丹。”

 

斌椿老大人展示给我们的,不是近代西方的民主政治、科学主义和功利精神,而是中国士大夫的诗性品格、闲情逸趣和自我塑造的英雄形象。他努力观察西方的结果,是只看到了自己。在近代中国的转型历程中,斌椿老大人不是个案,他实际上是众多传统士大夫们的一个典型代表,唯有传统士大夫真正实现了向近代知识分子的身份转变,晚清中国的近代化转型才可能成功。

少年张德彝首次记述避孕套,并对其大加批判

所幸的是,同行的少年张德彝,为我们留下了他眼中的另一个西方世界。

 

张德彝是京师同文馆培养出的第一批译员,随斌椿考察团出访归来后一度担任过光绪皇帝的英文教师。和老年人的视角不同,19岁的张德彝对一切新鲜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1、城市印象极佳

 

张称赞英国伦敦,“道路平坦,园林茂盛,街巷整齐,市镇繁盛”,德国柏林“一路楼房之闳丽,道路之平坦,俨若法京巴黎”,法国巴黎则“楼阁华美,人物繁盛,轮车铁道,玉石琼莹,……较他国都邑,又胜一筹”。张还注意到了西方完善的城市公共设施,如公园、排水系统、公共厕所等等。

2、对西方科技充满好奇

 

张的游记里记述最多的,是各国科技进步的产物,如电梯、火车、地铁、轮船、自行车、“铁裁缝”(脚踏式缝纫机)、“制火宝机”(灭火器)、收割机、升降机等。其发明的“自行车”一名,一直沿用至今。

 

3、参观英国议会议事

 

张德彝是第一个对西方的政治体制作记载的中国人。

 

在英国议事厅时,张德彝见识了议会民主议事的情形;他还在英国法庭旁听,为其判决体制所折服,与晚清中国盛行的刑讯体制大相径庭。对法国议会制度及其组成,张称赞:“法国国政,其权不归统领而归国会:分为两堂,曰上公堂、下公堂。”其实就是上议院下议院,并详细记述了议员们的民主推举的流程。对于德国的君主立宪政体,张描述说:“虽非民主,仍有上下议院,与英国同”,决策则仍须遵循民主体制。

 

对西方政体的浓厚兴趣,贯穿了张德彝的整个一生。

 

4、首次见到避孕套并予以严厉批判

 

张德彝在《航海述奇》中首次记载了西方的避孕工具避孕套,张称之为“肾衣”:“闻英、法国有售肾衣者,不知何物所造。据云,宿妓时将是物冠于龙阳之首,以免染疾。牝牡相合,不容一间,虽云却病,总不如赤身之为快也。”在《欧美环游记·法郎西游记》中又记载:“闻外国人有恐生子女为累者,乃买一种皮套或绸套,贯于阳具之上,虽极颠凤倒鸯而一雏不卵。”

 

西方学者一般认为现在致洲人所使用的避孕套是16世纪意大利解剖学家Fallopius所发明,在1870年前后得以普及,批量生产,售价低廉。张德彝出访期间,正值避孕套开始广为流播之时。

 

到了1888年,随团出使德国期间,张德彝又见到了女用避孕套:“不意更有女用以防男者,其物亦造以古米,周约四寸,深不盈寸,形如银碗。凡娼妇恐男子有疾而染已身者,先置此物于阴门,则无沾染之患。”“古米”,是橡胶的意思。

 

作为一个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出来的士大夫,张德彝对避孕套这种新事物秉持的是严厉的批判态度,他写道:“其法固妙矣,而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惜此等人未之闻也。要之倡兴此法,使人斩嗣,其人也罪不容诛矣。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自卑的少年:拒绝向近代知识分子转型

多年之后,张德彝成了光绪皇帝的外文教师,拥有着王公大臣们跪见皇帝时仍然端坐不动的荣耀,但自卑仍然贯穿了他的整个一生。

 

这种自卑源自其同文馆的学历出身。

 

在1860年代初的中国,学习外文不是士大夫的正规进身渠道。为了尽可能地提高同文馆学子的身价和地位,总理衙门对这一改革要害多有照顾,不但入学后生活费和奖金优厚,而且学成后即可按成绩高低被授予七至九品的官职。

但这仍然难以扭转这个社会对同文馆学生的歧视,其流行侮辱语是“孔门弟子,鬼谷先生”;另有对联讽刺总理衙门:“诡计本多端,使小朝廷设同文之馆;军机无远略,诱佳子弟拜异类为师。”

 

张德彝晚年教导他的子孙:“国家以读书能文为正途。……余不学无术,未入正途,愧与正途为伍。”

 

在1866年,“正途”出身的斌椿和“非正途”出身的张德彝,他们之间的得意与自卑,所折射出来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传统士大夫向近代知识分子转型。斌椿在他的出洋考察报告里把自己塑造成了传统士大夫式的英雄,而最有可能向近代知识分子转型的张德彝,却对自己被抛离传统士大夫圈子终生自卑悔恨。时代的面貌,在这一老一少之间,一览无余。

结语:等偏见和爸爸一起死掉

戊戌之前,中国观察西方,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林则徐们的时代,第二个阶段是斌春们的时代,第三个阶段则是郭嵩焘们的时代。

 

在林则徐的时代,西方是中国人一厢情愿想象的西方;所以这位虎门销烟的英雄,才会在给道光皇帝的奏折里荒诞地写道:因为英国兵的双腿构造与中国不同,屈伸艰难,所以,他们只要一倒下去,就根本爬不起来,故而英军毫无陆战能力,完全不必防御他们登陆。

 

在斌椿们的时代,西方摇身一变,成了中国人一厢情愿所想象的“东方”;所以,每一个读过斌椿的考察报告的人,在其中看到的,却只是另一个“清帝国”。老大人用他的生花妙笔,为西方的一切无一遗漏地抹上了一层浓厚的东方色彩。

 

郭嵩焘们的时代还没有到来,但对郭嵩焘们的批判,却已然预备妥当——19岁的张德彝们,固执地盘踞在传统里,正为被时代推离传统之壳而自卑、悔恨不已。

 

时代新旧转型之艰难,于此可窥一斑。不由让人想起这般的感慨:

 

“等爸爸死掉,等偏见和爸爸一起死掉,这就是出路。”

 

“来,来一场浴血的战役,来一次总动员,来痛快地切割;来,我振臂一呼,万众云集,新世界、新秩序、新人类从此诞生——这是多少哲人王的梦想,它从来不可能实现,只是梦幻加空想。

 

“因为没有非此即彼的两个阵营,没有必须被淘汰的一群人,我们痛恨的偏见,它是我们亲爱的父亲身上的一部分。”(连岳语)

1866年度言论:赫德促成斌椿西行的良苦用心
赫德:我希望斌椿回国后出任外务部长
我的目标一直是:1、由中国政府派遣官员到欧洲去,这一点我已获得成功;2、让欧洲各国政府接受这些官员,并且友善地对待他们,这一点我获得成功超过了我的预期;3、促使欧洲人对中国人感到满意,并且对他们有更大的兴趣,这一点我也已成功;4、使中国官员带着对外国的愉快回忆离开(他们的时间过于短促,难以确认他们已受到指导),这一点迄今为止我也已获得成功。……5、使斌椿一回到中国,就出任堂官,即外务部长;6、使政府在他的帮助下善待西方若干技艺和科学;7、劝导中国派遣大使出国;8、在中国同其他各国之间建立切合实际的基于理性的友谊。
国人第一次直观描述金字塔
张德彝于1866年在北非见到了胡夫金字塔。并在当地土人的引导下,从破损的缝裂中进入了金字塔内。进口又陡又窄,上下左右都是纵横累叠的大石头,一片漆黑,只能秉烛前行。他开始如蛇爬,后再似猿攀,“一步一跌,时虞颠扑” ,又“石震有声” ,令人“神魂失倚”。通道弯弯曲曲, “趋前失后,退后迷前”,“虽有土人指引,亦若眩晕”。他们在墓中盘桓往返达三个小时之久,“出则一身冷汗 矣!”张德彝的这篇游记成了中国人第一次对金字塔的直观记载。
中国老农:发明那电线的人就能推翻清国
洋人丁韪良在北京西山同一位满手老茧的农夫聊天,农夫问道:“你们洋人为何不灭掉清国呢?”丁反问道:“你觉得我们能灭得了吗?”农夫说道:“当然了”,他边说边指着山下面的一根电线,“发明那电线的人就能推翻清国”。值得一提的是,丁韪良否定了斌椿考察报告的大部分内容。

斌椿的真实政治观

 

抵达伦敦后,斌春一行获维多利亚女王热情接待,女王问其感受,斌椿答道:"来已兼旬,得见伦敦屋宇器具,制造精巧,甚于中国。至一切政事,好处颇多……"。

 

但当旅程接近尾声,有洋人询问中外优劣时,斌椿却大谈特谈书礼与孝悌之优势,而且说:"今上圣且仁,不尚奇巧技。"很显然,后者才是斌春的真实观点。

 

就在此时,英商在淞沪之间修筑的一条小铁路,因破坏风水无法获得国人谅解,被清政府买回拆毁,同机车一道抛入了黄浦江。

英国参赞:斌椿是个胡说八道的家伙

 

英国参赞密福特认为斌椿是“一个令人憎恶的胡说八道的家伙”,称其能够率领考察团,主要得力于他跟恭亲王之间的私人往来密切,“根据我所见所闻,他们父子完全不能够对他们将看到的(欧洲)一切做出公平的评价。”

斌椿学中古士大夫之镇定

 

1866年3月6日凌晨,他们的船在渤海航行时突然触礁,险些沉没。赫德问斌椿感觉如何,斌椿答言:“愚以为舟人最善操舟,若舟人不惊,我等亦不必惊。”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