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跃

远大科技集团董事长
 

· 远大馆主要传达了三个信息:第一,建筑领域节能减排空间非常大;第二,低碳城市就是缩短居住和办公地点之间的距离;第三,可以用较低排放获得较好生活质量的方式。远大馆里,我们希望传递的是可以立竿见影的节能减排解决方案。


· 很多人都认为低碳或者减排是有经济代价的,或者是以成本增加为先决条件。我们想展现一个相反的观点:低碳恰恰会带来经济利益,带来资源更有效的利用。


· 一个人衣食无忧以后应该要觉悟,应该要思考怎么样持续地保持我们现有的生活。如果人富裕到一定的程度,还不觉悟保护我们的环境,就比较麻木了。

高清图片

   绿问实录
 
采访:子云(腾讯新闻高级编辑) 发自墨西哥坎昆

 在墨西哥坎昆气候变化大会的行车路线图上,一直有一个标有“中国馆”的地方。当地时间12月8日,大会即将落幕之际,这栋占地面积1000平米的两层楼房终于揭开面纱。这是由中国远大集团承建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一座由缔约国命名的室外主题建筑。

 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张跃作为中国民营企业代表,在坎昆气候峰会上的活跃表现,受到海内外媒体关注,《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中国企业家专注绿色建筑”的文章,称张跃是中国对环境问题最坦率直言的企业家。在坎昆期间的张跃很忙碌,分两次接受了腾讯新闻、腾讯绿色的专访。

坎昆远大馆:传递立竿见影的节能减排方案
绿问:这几天大家都在热议的就是您把远大馆从中国搬到了墨西哥,请先讲讲远大馆的情况。

 张跃:远大馆是这样的,在12月8号下午,墨西哥的外交部长,也就是本届COP16的会议的主席将去参加剪彩仪式。刚才的电话说总统也会去。这个馆是我们捐给墨西哥外交部的,墨西哥的教育部和环境部也参与了这件事。墨西哥这边提供了土地,提供了安装运输的一部分费用。

绿问:为什么要在坎昆大会期间做这个远大馆?

 张跃: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基本的理念,通过这个馆能够传递一个示范案例,有助于各国在COP16大会上达成节能减排协议。

绿问:这个示范作用体现在哪些方面?向世界传递了什么信息?

 张跃:这个示范作用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我们现有的技术是可以实现大幅度减排的;第二就是这些以后在经济上的回报是非常好的,你用了所有这些低碳建筑的技术、低碳城区的技术,这些方案在经济上的可行性非常好。

 很多人都认为低碳或者是减排是有经济代价的,或者是以成本增加为先决条件。我们在这里想展现一个相反的观点,不是先决条件,低碳恰恰会带来经济利益,带来资源更有效的利用。第三个方面,做低碳节能建筑不需要额外的人力资源和人才。如果说一项值得在全世界范围内快速推广的低碳技术,它一定是已经存在的,而且本身是符合我们已有的技术体系、教育体系、建筑设计体系、建筑的物流以及整个供应链的体系,是完全适合的。

 远大馆主要传达了三个信息:第一,建筑领域节能减排空间非常大;第二,低碳城市就是缩短居住和办公地点之间的距离;第三,可以用较低排放获得较好生活质量的方式。远大馆里,我们希望传递的是可以立竿见影的节能减排解决方案。

绿问:也就是说,远大馆为整个坎昆气候谈判大会提供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解决方案?

 张跃:对。他们发现了整个COP16真正的解决方案,我们这个是最全面、最突出的,就是我刚刚说的,完全是现成的。简单的说,就是“三低”,低碳、低技术、低成本,如果说还有一个就是“高”,高质量,可以用更高的生活质量实现我们的低碳转型。

把远大馆运到坎昆去的曲折故事
绿问:这个远大馆是从上海世博会运过来的么?怎么运过来?用了多长时间?

 张跃:不是世博园区那个。这个是从长沙运过来的。我们用11辆车运到上海,再从上海运到坎昆。两个多月以前开运的,正式开始安装的时间是12月1号。会议已经开到了第三天,我们才进行安装。

绿问:为什么会到会议开始第三天才能安装?是在旅途中延缓了还是其他原因?

 张跃:其实是一些手续的原因。入关的手续比较麻烦、复杂。尽管是捐赠的,但是事情很复杂。

绿问:听说远大馆的成本加运费花掉了您1800万?

 张跃:整个这件事主要是运费太贵了,房子花不了多少钱。因为我要抢时间,等于是专门包了一条船过来,我大概一个月多一点时间就运到了,但坎昆这个地方没有大码头,不能直接在这里卸船,也多了一点曲折。

 

绿问:这个远大馆是因为什么契机决定捐给墨西哥的,是谁在中间牵线的?

 张跃:这个故事很复杂,是帕乔里,IPCC(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主席。今年8月份他去了上海世博的远大馆,很兴奋,觉得这个东西太重要了,就是现成的节能减排解决方案,他就向墨西哥总统推荐,希望在COP16气候大会上做一个很直接的展示。墨西哥总统就指派了环境部和外交部抓这件事。

 墨西哥的环境部和外交部派了高级官员到上海、长沙和我们商讨怎么样建这个馆,建什么内容,去了很长时间。然后又派遣了墨西哥的一批专家,包括建筑专家和各方面的人又去了两次。总之,从墨西哥政府官方的态度来说非常重视。我们就决定建这个馆捐给他们,海运费和建造费都是我们出的,到墨西哥以后的费用就是他们出了,土地、运输费、安装费都是他们出的。

绿问:具体位置在坎昆的哪边?COP16气候大会结束之后远大馆会摆在这儿做什么用途?

 张跃:在离机场三公里,离气候村大概六七公里,就在坎昆机场到气候村的中间。这个位置也是争论了很久,现在安装的地点是他们的一所大学,属于技术大学,就安在他们的技术大学里面,将来作为墨西哥低碳建筑研究的示范教材。

 刚才说到远大馆的时间被耽误是因为什么原因?是因为选地点也费了些周折。墨西哥方面希望我们建在气候村,建完以后要移到墨西哥城去,他们希望把这个馆放到在墨西哥独立200周年年的博物馆里,在博物馆里的一个区域设立这个馆。供人参观,对全国进行这种教育。我们认为这个不低碳,因为如果在这里建了以后,又拆一次,事实上是要制造一些垃圾的,尽管制造的垃圾量只有5%,安装一次其实不到1%的垃圾,但是搬迁一次要产生5%的垃圾。

 他们为了这个选址选了很久。现在这个地点我们也很满意,外交部也很满意,教育部也很满意,三方都满意。他们打基地的速度很快,两天时间把地基打好,搭建完成只需一天时间就够了。

绿问:您在国内其他地方还会推这个远大馆吗?

 张跃:没有。但会推可持续建筑,这是我们的一个产业。我们现在有一幢15层楼的类似远大馆这样的房子,在网络上炒得很凶,全世界都在炒,在Youtube的视频中,前一段时间点击率达到了五六百万。这个会不断地在全世界引起轰动,比如说接下来是30层的、60层的、70层的、90层的,可能大家会不断地处在兴奋中间,不断地看到我们创造奇迹,一个礼拜半个月就建一个很高的楼,我们会建到200层。

哥本哈根会议是个教育大会,普及了低碳节能的观念
绿问: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作为国内的企业家,尤其是去年您也参与了发布哥本哈根宣言,您觉得这一年有什么形势上的转变?

 张跃:哥本哈根会议是一个教育会议,大会虽然没有达成理想中的协议,但是会外的声音很大。事实上它非常好地对全社会或者是对全人类普及了一个低碳节能的概念。通过媒体、官方、各个层面教育了民众。坎昆会议又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教育,会议有没有结果我现在不敢预测,但是发挥了很好的对民众进行低碳教育的作用。你们腾讯网现在也在发挥这个作用,我觉得这个很好。关键问题是政府也好、民间也好,要拿出解决方案。

 昨天我参加了一天的会议,叫“绿色解决方案”的会议。这个会上已经提出了很多生活方面的解决方案,就是我们个人行为方面的、个人价值观方面的解决方案,但还是没有提出很好的技术上普遍适用的能够大规模减排的解决方案。

绿问:远大馆能否提供可以大面积推广的技术解决方案?

 张跃:达到怎么样的减排效果,我强调实用的东西,重视对民众达到的实际的效果。我们在长沙远大城做的建筑节能的改良,包括远大馆都是这样的技术。这个是对于全球而言强调的优先的问题,现在很多人把小事情当大事情做,大事情没做。

 

绿问:2008年春节我到长沙远大的时候,你们正在做旧建筑的节能改造,去年似乎获得了住建部的一个奖项。(指远大城既有居住建筑节能综合改造项目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授予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项目——既有建筑综合改造技术集成示范工程称号。补注)。

 张跃:对。远大城在现有建筑上进行节能改造,实现了80%以上的节能率。

绿问:具体什么技术?

 张跃:我们综合运用墙体和屋顶厚保温、三层玻璃塑框窗、密封门、外遮阳、照明节能、雨水回收利用、太阳能应用、冷热负荷实时计量监测、远大非电中央空调以及新风热回收等技术,实现了整体节能80%以上的节能率。

绿问:您手中的这个手机很特别,听说是一个特殊仪器?

 张跃:是一个检测空气粉尘的仪器。如果拿出去测你就知道了,坎昆这里每1升空气里面是1万个粉尘,在中国上海世博园区大概是30万个,北京50万个。在这里呼吸一个月吸收到的污染物,跟我们在国内一天是一样多,国内比这边大概多30倍。

一个人在衣食无忧后,应该要觉悟去保护我们的环境
绿问:关于绿色建筑,现在有多种标准,比如美国的LEED,中国有绿色三星,远大改造后的建筑可以达到什么标准?

 张跃:关于绿色建筑,我觉得有个普遍的误导,绿色建筑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词汇。什么叫绿色呢?有时候刷点墙,刷点绿色,刷一块绿色的玻璃,种一片树,或者种一些草。反正绿色建筑经常被误解。

 如果说没有计量标准,这个建筑就谈不上绿和不绿。如果说他用了多少能源,都不被任何指标显示出来,怎么能谈绿呢。像著名的LEED标准也没有计量这一条。几年以前,我在LEED参加一个会,我就告诉会场上的一个人,我说你摸一下这个窗户玻璃。当时是4月15号,因为那次讨论我写的一个节能建筑准则。主持人摸了一下玻璃,他比较幽默,他等大家都拿起杯子喝酒,他就说,请大家奉献出左手,然后摸到玻璃的诸位被吓一跳,那个建筑的玻璃比较热,单层玻璃,那怎么能行呢?这种建筑怎么能是绿色建筑?或者是节能建筑?我觉得绿建筑的基本面最重要,做好隔热,做好计量。

 天气冷的时候,我们穿一件厚一点的衣服,大家就知道比较暖和。一件棉袄使你一个冬天都不冷,可是你要烤火的话,一个冬天要烧一吨的煤,或者是五吨的煤。就这么一个简单道理,就是隔热。我觉得全世界都比较忽略这个问题。

绿问:冯仑先生提到,中国企业在行动,其实只是中国民营企业在行动。是不是还有很多的企业家对气候变化、节能减排并不关心?

 张跃:是少了一些。其实还是很多人有觉悟的,如果人富裕到一定的程度,还不觉悟保护我们的环境,就比较麻木了。不能说保证每个人都那么觉悟,但是一个人衣食无忧以后应该要觉悟,应该要思考怎么样持续地保持我们现有的生活。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关心气候。

整个世界所有的问题就是两句话:产能过剩,资本过剩
绿问:中国企业的实力很强大,您认为中国企业在环境保护、社会公益事业上的影响是否也会越来越强大?

 张跃:怎么理解公益事业?公益事业相对来说是很复杂的。我觉得实实在在的把紧迫的问题,把别人没管好,或者是没人管的问题管起来,这是最重要的。单纯说公益事业不好说,但是我觉得现在有些事情确实没人管,比如说过度地排放温室气体,过度排放污染的气体,过度排放污水和垃圾,我觉得这些事情管得不够,或者说很多时候它是为我们的经济,为我们所谓的消费让路,这是不应该的。你看坎昆的天气多蓝,那种蓝色我们好多人好多年没见过,你看到坎昆的星星是多灿烂。看到的东西是次要的,关键是你呼吸进去的是什么?由于你看见的那个东西,你就知道你呼吸到的东西是多好。

 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是跟我们的生命最密切的空气、水、食物,如果这些东西被破坏了,发展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赚钱也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当我们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赚的钱超过了温饱以后,其他那部分对我们来说意义很小了。但是空气、水和食物的意义就很大。所以我们觉得人要关注生活质量。尤其是在现在,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国家,我们已经发展到非常高的程度了,创造经济财富的能量非常大,生产力非常强盛。

 整个世界所有的问题一句话就是产能过剩,如果用两句话说就再加上资本过剩。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有能力静下心来关注我们的生活质量,减少各种各样的污染,也减少为未来将要付出沉重代价的气候风险。

绿问:企业家中持您这种观点的目前还是小众。请问您是何时开始关注气候变化这个问题的?对不怎么关注这个问题的同行有何话说。

 张跃:我想想,大约有14年的时间了。其实就是1997年《京都议定书》签订的时候,我经常去日本,关注得比较多。我想气候出问题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那时候开始就很关注。真正有强烈的意识是在七八年以前,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其实很重要的是当不断有一些信息影响你的时候,你就会思考。所以哥本哈根不管是它成不成功,它向公众传递了非常好的信息,非常广泛地散布了气候变化和拯救气候的这么一个信息。

 现在我们很多企业家、老板们总是忙于生意。往往在他耳边这样的声音不够大,或者他根本就听不到,因为他一天到晚忙于生意,这个很危险。因为那些生意其实是很少能拯救你、帮助你的,尤其你是有钱人,你更需要享受生活,更需要保护已经拥有的一切。

   编后语
远大馆作为一个著名的低碳建筑案例,正式落户墨西哥坎昆科技大学。张跃先生推动节能减排技术、低碳技术的路还在行进当中。他有一句话值得所有企业家深思:一个人衣食无忧以后应该要觉悟,应该要思考怎么样持续地保持我们现有的生活。如果人富裕到一定的程度,还不觉悟保护我们的环境,就比较麻木了。
[绿问020期]企业的绿色信仰
[绿问019期]吴昌华:气候组织与坎昆中国日
[绿问018期]杨鹏:成为世界第二,中国要警惕
监制:李玉霄、adinhe、林水养
策划:苏苏、子云
采访:子云
摄影:苏苏
制作:王荣华
出品:腾讯绿色频道(http://green.qq.com
微博: http://t.qq.com/greenview
联系:苏苏 010-62671935
邮箱:green@qq.com
交流:绿媒体QQ群 106466607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