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以来,一系列引发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令国人震惊。IT 产品制造是重金属排放的重要源头,此前却一直被人忽视。
    为唤起IT品牌对其供应链中重金属违规排放的重视,中国34家环保组织联名致函索尼、苹果、佳能等29家知名IT企业,呼吁其建立供应商环境管理体系,并定期公布报告。
    目前IT重金属污染报告已经发布了第三期,然而各家企业的回应态度出人意料:为什么同样是国际知名品牌,惠普愿意“积极整改”,苹果却是“坚硬沉默”。本期“绿问”邀请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详细解读IT名企傲慢的背后故事。
马军,NGO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1993年起在媒体工作,1999年底出版《中国水危机》一书。2006年建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持开发中国水污染地图和中国空气污染地图数据库,推动环境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


   绿问实录
背景简介
《IT产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涉及的29家IT品牌一览

松下、海尔、三洋、联想、索尼、日立、新加坡电信、Intel、飞利浦、诺基亚、爱立信、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沃达丰、英国电信、IBM、思科、摩托罗拉、苹果公司、惠普、佳能、爱普生、东芝、夏普、三星、LG公司、TCL、比亚迪、富士康
对话马军
1、绿问:为什么决定对IT企业的重金属污染展开调查?

马军 :
2009年出现了一系列重金属排放造成的损害健康事件。事后经过统计,十几起重金属排放事故,使4000多名公众(大部分为儿童)受到重金属毒害,也就是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这里面涉及多个行业,有矿山、冶炼、化工、电镀、皮革等。但有一个行业之前是被忽视的,那就是IT产业。IT的重金属排放危害已经相当严重。
2、绿问:为什么想到通过供应链的方式去推动IT企业的重金属污染整改?

马军 :
这些IT知名品牌在卖出自己的产品时,对公众已经做出了环境承诺,我们就要求他们必须实践这些承诺。由于IT企业层层外包生产,很多品牌实际上完全依赖它的供应链条进行生产。我们现在有权利要求它把供应链管起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压力由比较关心公众反应的名牌企业传递到对公众反应不敏感的企业上去。
3、绿问:29家品牌中,中国本土企业的态度如何?

马军 :
这中间包括4家中国企业:海尔、联想、TCL、比亚迪。在第一期报告中有8家企业首先做出回应。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这8家企业中有2家中国企业,海尔和联想。我们原来想一些国际大品牌可能会率先回应。所以当海尔承认我们提到的污染企业不但是他们的供应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供应商时,我的同事很激动。
 
比亚迪很有意思,比亚迪中国我们向它的CEO王传福发了信一直没有回应,但是到后来美国的一家机构向比亚迪美国的公司传递了相关的信息,要求他们回应。结果比亚迪美国马上就做出了回应。
 
中国有些企业虽然一开始回应很积极,但是后续如何通过一定机制把环境管理提升到一个新的层级,我们的企业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在第一轮的回应之后,现在都出现了长时间的沉默。
4、绿问:那些大牌国际公司如何回应的?

马军 :
惠普比较积极,惠普不但推动自己的供应商去整改,还推动他们向公众说明是怎么改的,最后要独立地证明它确实已经改好了。惠普也是第一家推动供应商开展第三方审核的IT品牌。
 
而苹果公司、诺基亚、LG还有新加坡电信、爱立信等六个品牌,则非常顽固消极。他们对我们所提出的污染企业的案例,要么迟迟不予回应,要么显示出一种敷衍、拖延。
 
爱立信公司以商业秘密为理由,拒绝回应其供应商造成严重环境污染的事件。
 
苹果公司在和我们交流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回应,后来只是做了一个比较潦草的回应。当我们向它提出新的质疑时,就再也没听到它的声音了。
5、绿问:《IT产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已推出三期,目前的成果如何?

马军:
从今年的4月份开始的,34家环保组织大家一起合作,以共同名义给29家IT品牌的CEO写信。信发出之后,第一期只有8家企业回应。二期的时候回应的企业达到21家,这些回应的增加也是因为社会各界的关注不断升温。到我们8月11号发布三期报告的时候,这29家,也就是全部的品牌都做出了回应。但虽然都有回应,前面问题也提到了,有的是积极的,有的则非常消极,明显是敷衍。
6、绿问:这些国际性公司是不是更愿意回应西方的NGO而非中国本土的?

马军:
我想,这个问题又再次凸显在IT行业里。相对于中国的NGO组织,一些西方的NGO组织与该行业联系得更紧密,专业性更强,知名度高,这些公司自然也会先与他们沟通。当然,中国的NGO组织对这些国际品牌而言知名度较低因此较难赢取信任。我们希望这些公司也加强跟中国NGO的交流,而我们则需要保证自己的工作有科学根据,专业性越来越强。
7、绿问:公众的参与,在推动IT企业整改的过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马军:
公众的参与确实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比如我们二期报告发布之后,其中和我们合作的很多机构推动了消费者的行动,给四家态度比较顽固的企业一共写了260多封信,就是苹果、IBM、佳能和LG公司。
 
同时,在美国的Pacific Environment这家机构推动之下,美国也有900多消费者把信写给了苹果的CEO乔布斯,与我们互相配合。中国消费者的信件和美国消费者的信件共同的推动之下,这几家当初立场最为抵触的品牌,最终改变了他们的态度。这就是消费者绿色选择的力量。
8、绿问:紫金矿业污染事故,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从环境信息公开的角度来说,你觉得他们出的问题主要在哪?

马军:
紫金矿业这次出现严重污染事件,并不令我们意外。今年4月份,我们发布一份调查报告是关于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中,有175家上市公司在大陆的生产经营有很多污染违规记录,这里面就有紫金矿业。它多次出现污染问题,但在其对外发布的信息中没有任何解释。7月份,紫金矿业在福建污染的事件至少拖延了九天才向社会公布,这和他们之前一直对污染的事情不予披露是一脉相承的。
 
我国在环境监管方面有比较大的缺陷,处罚力度不够,违法成本低于守法的成本,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今年夏天以来,出现的工业污染事件此起彼伏,我们的环境风险正在不断地积累。如果不采取有利的措施去解决,这些企业就会衍变成环境的定时炸弹。
9、绿问:那么2008年5月1号开始实施的《环境信息公开条例》(试行),岂不是没用?

马军:
这个条例还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随着2008年这个法规的实施,政府的环境信息公开有了较大起步,条例对政府的促进作用很大。
 
但是在企业信息公开方面,几乎没有进展。比如这部法规规定,因为超标排污被处罚的企业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在当地主要的媒体上公布它的排放数据。但是时至今日很少有企业按照这个法规去做。 现在急需做的就是要加强法规的权威性,推动企业信息公开这部分得到实施,这是当务之急。
10、绿问:政府方面有对你们做的这些工作有什么评价?

马军:
我们开发和运作的中国水污染地图数据库,在中央政府的层面,得到了相当多的认可。和地方的政府关系稍微复杂一些,有时候地方政府一些官员会找过来说我们公布的数据影响到当地的企业,希望我们有所调整。当然,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底线的。
 
也有地方政府对我们的工作表示理解。比如说就在前两天,央视播了“IT重金属”的一个报道,提到我们发现有一家企业通过雨水井偷排没经处理的废水。当地环保部门马上打电话来,这个环保局官员的态度让我很意外。他承诺一定会管好那个企业,同时谢谢我们的监督。同时也提到,他所在的城市,有两万家企业,而环保局只有60个人,确实查不过来。所以他认为环保组织做的工作帮了大忙,他表示感谢。这样的案例给我们一个很大的鼓舞。
绿问互动
你认为哪方面的努力才能促进IT企业的重金属污染整改?
调查题 (必选)
你认为马军等人的努力最终能影响苹果等这些顽固大牌吗?

 
0
我看好
0
不看好
0
很难说

 

   编后语
  马军所面临的是一个非常不对称的情况:企业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作为单个的环保组织,甚至是环保组织联盟,民间的环保力量也是处于弱势地位。这样的力量很难想象可以去推动什么、改变什么。然而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从来不缺乏资金或者技术,缺的只是动力。马军他们现在想做的,就是激发这股动力,以四两之轻拨千金之重。
[绿问001期]隐形的伤害 吃猫背后的黑暗链条
[绿问002期]中国环境法治之痛 立法无用
[腾讯绿色]敬请期待更多精彩内容
监制:李玉霄、adinhe、林水养
策划:苏苏
视频:徐阳
制作:王荣华
出品:腾讯绿色频道(http://green.qq.com
微博: http://t.qq.com/greenview
联系:苏苏 010-62671935
邮箱:green@qq.com
交流:绿媒体QQ群 106466607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