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师” 黄鸣[微博]


全国人大代表、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副会长、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太博会专题[详细]

· 我们人类跟能源的消耗,跟这些资源排放和温室气体在赛跑。现在这个赛跑看不到太多的希望。

· 我们做这样的示范实际上是做10年以后、20年以后的事情。我不仅要做微排社区,还要建“微排城市”。微排地球战略是一个示范,可以复制,不是皇明一家来做,是大家的事。

   绿问实录
 
如果高碳的生活方式还不转变,人类跟资源消耗的赛跑,恐怕是要输了
绿问:你如何理解这次联合国天津会议上NGO联合提出的“绿动中国,竞跑未来”的主题

 黄鸣:说到竞赛,我觉得是两个不同层次的概念:一个是现在高碳的工业、住宅、交通和生活方式,与低碳的、微排的、低排放的生活方式的竞赛。从目前这个速度来讲,我觉得很不乐观,因为盖房子和我们增添的汽车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都是朝着高碳的方向走的,也就是说100个建筑中,很难说有5个是真正低碳的。所以目前我们要加大这种低碳替代高碳的生活方式,建设、发展的强度,要彻底扭转过来。我们最后的截止点在本世纪中,应该说在50年后。到那个时候整个碳资源都没有了,或者是森林资源等各方面已经根本没法承担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再去赛的话肯定是失败的。这是一个赛跑的观念。

 第二个竞赛的观念,也就是说我们企业之间、国家之间要发展低碳经济、绿色行业,就是这个行业内部的竞争,我觉得这里面也是很让人担忧的。所有的竞争都应有一个竞赛规则,这个规则目前就没有建立起来。游戏规则和游戏平台,这两个必须加大建设,我觉得与其说政府之间去谈判我们的职责是多少,我们排多少,你排多少,一点意义都没有。我觉得重要的是建设平台,以国家为基本平台来建设。如果全世界形成一个统一的标准,统一的监督体系,这可能还是好一点的。

 还有一个是在这个平台之下,怎么样才能真正地胜出,赢得这场全球的、低碳和高碳之间的竞赛?我觉得唯有完全产业化,也就是学习汽车那样的。政府建了高速公路网,建了交通规则之后,再引入标准和体系。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召回?太阳能热水器到现在也有一亿台左右,这个数目也不小了,没听说过有一个是召回的,难道它就这么安全?并不是。汽车这么多召回的,难道它就这么烂?恰恰是因为它有召回规则,你不得不召回。所以这一点是政府或者是整个行业设置的,是标准机构设置的。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住宅产业化,还是绿色建筑,还是太阳能,还是绿色交通,这些必须建设。但我觉得,从目前来看来重视不够。

应该建一个作为样板的“微排城市”,实践“微排地球战略”
绿问:今天你又提到一个新概念,叫“微排地球战略”,能不能详细地讲一下为什么提出这样的战略?它最终的目标什么?是基于皇明企业、个人,还是基于整个行业的?

 黄鸣:都有。微排就是跟低碳对应的。微比低更深、更细、更小。排比碳更广。碳排放仅仅是碳排放。微排还包括二氧化硫、粉尘,还有其他一些空气排放物、污染水排放、垃圾排放,还有其他一些人类活动当中的不必要的浪费和排放。这个排基本上涵盖了环保、生态、低碳、气候变化、能源,包括树木保护、自然的保护等等。

 所以“微排”这个考量指标可以综合咱们节能、降耗和减排,就是更符合国情、更全面。以后的时代是新能源时代,是绿色时代、生态时代,一个时代的最高点就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当然一个时代对另外一个时代的接续就是微排时代。微排时代涵盖了智慧时代,因为你要达到微排,你要达到更好的、更舒适的生活,同时要达到更小的排放和更小的消耗,你必须智能化,必须智慧化。这样我们提到了更高的层次,同时更适合中国,也适合全世界。

 再一个,是不是有可能性?实际上我们的“太阳城”已经有第一个微排建筑,就是日月潭大厦。以后更高层次的、更细的、更全的包括“蔚来城”都是微排的,它包含了太阳能热水、游泳池、采暖、制冷、发电,海水淡化、地缘热泵、人造湿地,还有很多新的交通、学校、宾馆、医院、景观、度假、休闲、教育方面,基本上都涵盖了。现在我们正在做生态农业,做微排农业。如果这个做好了,就可以做成一个比较成功的、比较现实的,而且是在商业上能成功的东西。

 表面上看这个产业很红火,但是真正进入的,真正在里面做贡献的不多。我觉得应该做一个样板,做一个特区,就像30年前改革开放,深圳、珠海作为特区一样,然后全国效仿,那个速度非常快。我们能不能做一个微排城市?你为了达到微排地球、微排中国,你要做微排城市,要做微排城市必须做微排社区。太阳谷是一个雏形,是第一步。

   
绿问:那么在这个战略中,皇明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黄鸣:那很简单,就是解决方案供应商。

 
绿问:实际上皇明这几年做了很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本来是一个太阳能企业,还去做建筑,做规划,做培训。

 黄鸣:但是你做不擅长的,做着做着就擅长了。而且现在全球缺的就是“全能冠军”,全能的总体方案的供应商。并不是我什么都会做,但是我知道各个行业、各种技术,我会把它综合起来,我做了一个样板。

 
绿问:在这个样板里面,其实皇明不是全部自己做,而是跟很多的行业结合起来的?

 黄鸣:是结合的,我做不了这么多。但是几个关键的我能做。所以我没像IBM那样把微机扔掉了。因为微机制造已经到了它的末端,感觉到了最后日落西山的时代了。但是新能源的产业才刚刚日出,这是我们认为的。而且既然我有整合能力,我就知道我这个产品将来在整合的系统方案当中,是个什么特性,什么需求。而我在发展的时候,研发的方向更准确,更有竞争力。所以这样的话,我就是两个角色,一个是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一个是部分核心部件制造的供应商。如果再有一个特色,就是未来世界、未来城市样板的提供者、实践者、试验者。我经过这些试验把自己的两个能力提高,同时我经过这个试验更有说服力,更有影响力,更有品牌力。

 
绿问:现在很大一部分人在说,低碳、环保市场是未来的市场,是多少年内的未来呢?事实上你做的低碳建筑“蔚来城”现在就销售得很好。

 黄鸣:对,就是希望把未来拉近,“蔚来城”的概念就是先在门外。而且如果一个企业强悍到了能够提供30年以后的生活方式,那这个企业是很有竞争力的,关键是不是未来的市场,并不是说现在不需要,而是你现在做不出来,你做不好。如果你做好了,你说我100年以后的技术,我现在能做出来了,能没人享受吗?所以这也是我们皇明,这就是中国人,我们不信这个邪,我们一定要拉近与未来的距离。  

 这次我提出来搞“未来方舟”工程,“未来方舟”就是未来人类自救的一个方舟。在这里面把未来的解决方案,未来的交通,甚至我是立体城市,底下是商贸、交易、上班的,上面是居住、居家的。从晚上的“空城”、白天的“闹城”转成白天的“空城”,晚上的“闹城”,还不如一个城市合并呢,中间来回的成本和交通堵塞都是很麻烦的。如果你把它立在一起,整个一个体系,这样可以节省一倍、两倍以上的土地,更多地留下空旷的植被和生态园,同时减少很多的排放。

 
绿问:很多人认为太阳能的产品虽然是环保节能的,但是太阳能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却是污染很大的,是这样的吗?

 黄鸣:我要纠正一下,第一个是对太阳能热水器热利用产业来讲,这一点是绝没有的,包括现在我们的保温材料也是比冰箱超前的,比如说碳氢化合物这方面就没有了。但是在制造过程中,各方面的排放,尤其是我们整个全自动生产线的排放,应该说是非常非常小的。从碳排放和能源回收的角度来讲,使用8个月就把它制造过程中的所有的炼钢和塑料和所有碳的排放和资源都收回了,它的真空管的寿命在15年,使用期在50年左右。这样总寿命期能贡献几十台热水器所消耗的能源。

 关于污染的这件事情是从何而来?是对于光伏产业最上游的多晶硅的冶炼过程和纯提炼过程。高层级的冶炼过程中四氯化硅的排放污染是很强的,但是改良的提炼技术和现在最先进的技术基本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但是这不排除有些企业用的是老的工艺。

 
我做的示范,是在做10年、20年以后的事情,大家都可以来复制
绿问:您有一个非常宏伟的计划是“太阳城”的计划。现在很多城市都在造“低碳城”,这其中是否存在跟风炒作以及泡沫?

 黄鸣:现在很多媒体在质疑“太阳城”运动,各个城市都造太阳城。我的看法是提比不提强,喊比不喊强。因为现在太阳能的利用是非常非常低的,离泡沫差得很远。如果全都成泡沫了,那么把泡沫去掉,肯定底下有很多很实的东西。现在什么都没有,有点泡沫,比没有泡沫要强得多。这是第一。喊出来我要建太阳城,要建低碳城,他总得行动吧,他行动有偏总比没有行动好,而且行动有偏它会慢慢纠正,因为整个大帽子在这儿搁着呢,40%-45%的减排强度。再一个是有成本在这儿搁着呢,这种高碳的成本越来越大,它逼着你要这样做,尤其是企业。

 第二个事情,世界太阳谷这件事,一开始的动因肯定是要做一些太阳能热水器和游泳池,包括太阳能采暖制冷在建筑上利用的样板和实验,后来发现太阳能采暖制冷没有保温墙,没有节能门窗,没有其他的节能设备,这个就称不上真正的绿色和太阳能的房子。甚至德国的被动太阳房子的标准达到了88%,光节能这一块达到了常规的88%,不包括主动的。主动的太阳能采暖如果解决50%的话,一下子就达到了93%、94%,也就是说比传统建筑有5%-6%、7%的常规能源。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所以我们做这样的示范实际上是做10年以后、20年以后的事情。我的概念基本上是10年一个结点,10年以后、20年以后甚至30年以后的建筑。所以太阳能、生态环保、重中国水处理所有的东西都用在这里面了,包括我们的“蔚来城”楼盘。

 
绿问:现在很过人议论,中国现在出口了很多的光伏产品到欧洲,他们在享受着非常绿色的生活,但是把这个生产的污染留在了中国。

 黄鸣:光伏这件事恰恰是因为我们出口太多了。我现在找终端的利用。太阳谷那些太阳能雕塑灯都是光伏的,我就是在寻找包括和建筑结合的光伏组件,这个也是在大力地扩展中国未来10年、20年以后的市场。我相信我们能够做出一些样板。同时“太阳谷”是一个城市运营,但是它不仅仅是皇明来做的,我们和这个城市做好咨询,做好规划,做好标准,谁来开发楼盘,谁来开发其他的旅游都可以,只要按这个标准做就行。所以说是一个微排地球战略和未来方舟是一个标准,是一个示范,可以复制,但不是皇明一家来做,是大家的事。

中国企业在节能减排上的推动力,一要出于热爱的本能,二是建设品牌美誉度
绿问:去年在哥本哈根大会上,你和很多企业家一起发表了企业家的宣言,不管是在国家层面上如何谈判,如何争执,中国的企业家应该率先行动起来。你觉得中国企业在减排方面,它真正的推动力在哪里?为什么有的企业愿意做?有的企业不愿意做?困难是什么?

 黄鸣:其实第一个是情感,就是本能,没别的原因,就是我喜欢,我愿意。第二个,企业追求自己的荣誉,追求自己的品牌,要建立品牌。如果你不做低碳,你不做绿色,你的品牌就会减分,你的市场美誉度、品牌美誉度就会降低。反过来你做了,你会加分,比做别的加分更多,这就是很大的动力。而且现在利用可再生能源和节能降耗,它可以降低成本,同时因为你有节能产品,太阳能产品,你可以增加竞争力。

 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不能提供一个终端解决方案。比如说我现在有代步工具,我的自行车也是代步工具,但是我希望有最高顶级的是一辆汽车,现在我用了一辆节能环保的产品,但是我希望我整个房子都是节能的,或者是我整个办公楼都是节能的。那么谁能提供这个?但是现在没有,就是刚才说的综合加起来的企业没有。所以皇明率先做这个。除了刚才所说的动力之外,最大的动力就是获得最高顶级的竞争力。我们也希望在别人都没有达到这个高层次的时候,我们抢先达到高层次,也是更大的贡献。

 
绿问:事实上整个新能源行业还是在无序地发展?

 黄鸣:这也是它现在很大的困惑。所以政府的功能并不是说去当保姆,而是要当判官,或者是当建设这个法律条文或者是建游戏规则的人,然后再当裁判。现在这一块没有。所以这方面我们觉得大家讲到政府政策功能,一说到政府功能就是政策优惠,一谈可再生能源的出路就是降低成本。降低成本是当然,是必须的,但是真正降低成本了又怎么样?摩托车的成本比汽车低,但是人们扔掉摩托车去坐汽车,那些小户型的房子和小平房的成本要低,大家要追求高成本的东西,所以这里面的商业规律并不在于此,这是大家的重大误区。

 
绿问:你觉得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黄鸣:就是帮它实现梦想。用商业推动的方法帮我们的社会、用户去实现个人的追求和梦想。那我们共同的梦想是什么?是成为一个有标签的人,这个标签就是我是成功的,我是上流社会的,我是被别人认同的。

 为什么现在不用绿色产品呢?是因为这个绿色产品不够标志性,不够标签性,这个绿色产品不够形象、强势。比如说有车一族和无车一族相比,就是一个巨大的差别,在生活的品质、地位和各方面。我们生产的绿色产品能不能像汽车一样?如果能的话,就全解决了。在同样满足了解决梦想的情况下,代价更小一点,那你就更有竞争力。但是同样的成本,当然我的梦想的实现度比你梦想的实现度要高,我就要选梦想实现度高的那个产品,甚至他俩的成本差别很大,我也是梦想优先、追梦优先。

 所以,每个人都是活在梦的追求当中,他有他自己的价值观,很重要的就是你要帮他造梦。其实我们那个时代谁来给我们造梦?我们看了很多欧美的片子,汽车、洋房,造就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梦。这是马斯洛的五个层次需求,是最基本的,或者再简单的用中国话说就是名利,当然这个“利”不是利欲熏心的利,也不是虚名的名,是真正人们的丰碑,每个人都是这样追求的。作为商家,作为企业就要做这个。

 
绿问:事实上“绿色梦想”很大程度上被误读了,很多人把小气、吝啬、节约、朴素当做绿色环保的代名词。

 黄鸣:这个问题就在这儿呢,大家确实把绿色、生态、环保误读了,或者是商家没有更好地和人的渴望融合在一起,比如说当国家旅游局邵局长问我的时候,他们说你的绿色五星级酒店,你这个五星级酒店比其他的五星级酒店投资成本高多少?我说不高、更低。他说为什么?我说我把它那个五星中追求奢华的部分和超五星的部分用做太阳能生态环保的技术中了,我发掘相比之下我还便宜,这里面有意思吧?

希望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能在太阳谷召开
绿问:刚才见解振华主任的时候,你再次重申了希望中国能够再承办其中一届这样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因为中国已经有这样好的低碳展馆了,而且刚举办了世界太阳能大会。你也借很多机会在推销太阳谷?

 黄鸣:对。向全世界推销中国精神、中国梦。无论是这个会开不开,我们都要让世界的低碳会议和生态环保会议都能到这儿来开。当然会也是含碳的行为,但是如果非要开不可,那你选择低碳还是高碳?这个应该是考虑的。

 
绿问:有腾讯网友说,看到黄总最近在媒体上出现的时候越来越疲惫了,是不是做低碳特别辛苦呢?而且听你的员工说,太阳谷在修建过程中你都是早出晚归,早上去看一遍,晚上又要看一遍?

 黄鸣:不光是看,因为要实践。低碳过程是很精细的过程,全世界都没做到,凭什么你就要做到?你就要比别人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这是很正常的,我也是以很平常的心来对待这个事情。再一个我觉得在建设过程中,总结了我们的“四创”精神,就是创想、创意、创新、创造,我们现在甚至想搞“太阳谷四创展”,创想展、创意展,创想就是感想,对未来的畅想和方向的把控。第二个就是创意,比如说我们要建未来城市,我就创意这个城市有什么结构,规划是怎样的,布局是什么样的,那种理想概念和整个一套的体系。要想实现这些创想、创意,你就得在各个点上创新。最后你的结果是创造了一个产业体系,创造了一个城市体系,创造了一个城市模板,工业体系等等。

有了“皇明基金会”,可以系统化做公益
绿问:听说你们正在筹备“皇明基金会”,它成立的目的是什么?以后有什么样的计划和发展目标?

 黄鸣:其实皇明做了很多关于生态环保的科普、宣传和公益等等的,但是这些都是和其他合作的,有些干脆是没有合作,自己做了就算了。做了以后发现不系统,同时没有一个主题思想,比较乱。我们的基金会成立相对来讲把我们的慈善、生态、环保这些公益工作就系统化了,有组织了。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费用,你要是合法的,有些慈善费用是可以免税的。再一个是这个和政府,和各个NGO有一个联合的平台,可以更好地合作。

 
绿问:大概捐出多大的比例?每年它的运作资金大概是多少?

 黄鸣:我现在是需要多少我往里放多少,我有能力放多少就放多少,根据情况来。基本上每年是五百万,不太多。实际上我们一年拿出来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内部说的学校的事,一年下来好几千万。按道理这些有的时候是企业行为,有的时候是慈善行为,所以我也没有太重视一定是多少钱。

 
绿问:基金会的运作是什么时候?

 黄鸣:实际上早就运作了,法定代表人是我太太,叫她有点事干。

 
   编后语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杨富强博士点评:黄鸣有一个非常好的思想,他说哥本哈根会议让大家都感到失望。但他认为政府有行动也好,没有行动也好,我们企业就要行动起来,积极地去做好减排。皇明集团这几年的发展当然也遇到很多问题,但是在热水器方面是稳坐全国第一把交椅。太阳谷是一个极好的案例,示范了推动城市化的过程中很好地利用可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阳能。
[绿问008期]无车日:自行车出行不添堵
[绿问007期]求解北京堵车困局
[绿问006期]环保组织集体反对泡沫餐盒解禁
监制:李玉霄、adinhe、林水养
策划:苏苏
采访:苏苏
制作:王荣华
出品:腾讯绿色频道(http://green.qq.com
微博: http://t.qq.com/greenview
联系:苏苏 010-62671935
邮箱:green@qq.com
交流:绿媒体QQ群 106466607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