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为薇,范涛

两个生活在北京的普通白领。
2009年6月1日,他们决定用相机亲自数数北京的蓝天。365张照片,一年后他们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并且数出了北京一年的蓝天数是180天,是一年的49%。而官方公布的北京蓝天数却是78%,有些差远了。本期绿问,两个热爱环保、热爱自己城市的人,要讲一个有关蓝天的故事。 [详细]
 
· 有一部分人误读了我们的本意,认为我们是在挑战政府数据的权威,这样就曲解我们了。我们俩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自己的城市非常热爱,不愿意每天只是抱怨。想用积极的方式去做点什么。
高清图片

   绿问实录
 
“我们并不要挑战官方的蓝天数据,我们只是热爱自己的城市”
绿问:决定拍摄北京的蓝天数,是不是一开始就怀疑官方的蓝天报多了?

 范涛:其实不是要挑战官方的数据,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的初衷就是从每个人自己出发,对身边的环境有清醒的认识,并且是直观的感受。从我们的照片看,所有上镜的人都是非常开心、积极的,其实我们倡导的就是这种态度。我们看的很多环保类的新闻图片是很压抑的,但我们想用一种放松、乐观、积极的方式去面对这个问题。

 有一部分人误读了我们的本意,他们认为我们是在挑战政府数据的权威,这样就曲解我们了。我们俩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自己的城市是非常热爱的,不愿意每天只是抱怨。想用积极的方式去做点什么,好多人都说北京说得多、做得少。我们就做一次,坚持做一年。

绿问:在日常生活中,你们俩就是很关注环保的人?

 范涛:对,很多一点一滴的小事,其实也有很重大的环保意义。我们做这些事情,就是想让大家觉得环保其实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而不是说用多夸张的方式,喊多大的口号。

绿问:按照你们照片中的蓝天数,占一年的49%,但官方公布的数字是78%。差很多,这个在你们的意料之中吗?

 范涛:我们一开始没想这个,但是差这么大的话,我们俩第一反应是:可能判断的依据不一样,参照物不一样。我们是根据直接的视觉感受来决定是不是蓝天。官方的数据可能是说达到一个标准,比如污染物达到多少,是有具体数字的。但我们觉得环保的概念,如果想让大家更容易面对和接受,自身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每个人的亲身感受会影响自己的行动。如果今天蓝天白云,我就愿意选择低碳的出行方式。如果空气不好,风沙大,我肯定要开车,对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在以身作则地做一些小事,天空的颜色就慢慢地好了,那我们更多人都会选择低碳的出行方式,这个跟自己的感受有直接的关系。

 卢为薇:从生活出发,每个人感觉是否幸福,来源于每天自己对周围处境的判断。而不是说看看报纸,报纸说今天达标我就感觉满意,什么都不如自己的鼻子和眼睛更有说服力。

绿问:365张照片中,灰蒙蒙的天是没有人出镜的,但每当蓝天时都有一个人戴着墨镜出现,这个墨镜是一个创意吗?

 范涛:这是我们俩专门设计的一个道具,墨镜用的是水银镜片,水银镜片可以反射对面的物体,这样的话,照片中显示出来,他的眼睛里也映放着蓝天,而且是很滑稽的。我们觉得这个墨镜可能会成为环保代言的物品,也是一种时尚的标志。另一层意义,是让大家觉得参与这个活动的时候是轻松的,很多路人在戴上这个墨镜的时候都非常开心,这也是我们跟被拍人沟通的一个方式。

一开始邀请人拍照很难,在一个路口等一个小时,不停被拒绝
绿问:你们邀请路人拍照的时候,一般怎么跟他们解释,获取他们的支持和信任?

 范涛:我们有一个小本,给每个人都要做一个记录。我们会给路人看这本上所记录的,他看了以后,就相信我们了。在一开始我们做的时候是挺难的,也有过在一个路口等一个小时不停被拒绝。可能是以为我们是推销的,大家有戒备心。一开始也是觉得有些打击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没有关系,什么事情都万事起头难嘛。

绿问:你们曾经说过,20岁到40岁这个年龄段的人拒绝你们的情况比较多,在被拒绝的情况里面有没有印象比较深的?

 卢为薇:有些看起来很时尚的人,你觉得他一定是有环保理念的人,我们费尽口舌地讲解一番,以为他肯定会支持的,结果他说,我不愿意。我说,真的只需要2分钟。那人说2分钟都不行!连一个理由都不给。我觉得不被信任很受打击。

 范涛:还有跟地域也有一定关系,我最受打击的一个地方是国贸大北窑桥下面。我在那个地方等了很长时间,不管是年轻人、老人、白领、民工,都拒绝我,说我很忙,没有时间拍这个。

绿问:国贸附近的人都是公司白领,可能确实每时每刻都很忙,而且也习惯冷漠,习惯了拒绝一切跟工作无关的事情。

 范涛:你跟他一张嘴还没说话呢,他马上说,对不起,我很忙。所有的人都在低头赶路,当时就觉得其实这不是一个好的状态。

 卢为薇:而恰恰有很多重要的决策是这个地带的人决定的。但是这一带的人却忙得没有时间关注环保、关注自己的城市,这是挺可悲的。

 

绿问:大家有时候不关心环保、不去做环保的事情,可能也因为太忙了。

 范涛:我觉得还是意识的问题。我们做这件事情就是想增加别人的切身感受,让他发自内心地去关心环保。我们想把这个有意识变成无意识的,变成一种习惯。

 卢为薇:另外,我们虽然经常被拒绝,但是更多的人是接受和认同,这也让我感觉到,有的时候做环保的举动,或号召周围的人环保,会不好意思或者担心人家会不支持。但你去试了就会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不要因为畏难情绪而不做,你做了会发现其实有很大的助力。有一次,一个3年级的小男孩,给他拍完照片。他说,姐姐,祝你成功。我特别感动,我觉得那么小的小孩会说出这种话,不但理解我做的事,还会想到祝福我。

 范涛:我们之所以能坚持下来,也是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支持我们的人要远远多于拒绝我们的人。我拍过一个老大爷,是一个退休工程师,我刚解释完我要做的事情,他就说只要是环保,我就支持。最后拍完了以后,他还说,我觉得你们特别不容易,刮风下雨在外面拍片,还说你们这种精神特别值得我们学习。这种认可是对我们极大的鼓励。

关心环保其实很简单很容易,不需要多少钱,只是举手之劳
绿问:365天,不管刮风下雨的坚持下来,这中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范涛:我们每天还有各自正常的工作,有的时候要开会、要工作,这些对拍这个片子有很大的影响。有的时候一定要停下手里的工作去把这件事情完成。我们所倡导的就是坚持,不管是做环保还是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你一定要坚持,让它成为自己的一个习惯。所有人都养成这个习惯的时候,我们的环境自然而然就好了。

 卢为薇:要形成一个习惯,一开始还是心里挺不安的,怕自己会忘记,每天会想着这个事。一开始拍的时候,一醒来就想着这个事,一定不能忘,要计划今天我能去哪儿拍。但这个习惯也挺快的,到一两个月之后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你每天不完成这个事比少吃一顿饭还不习惯。

绿问:为什么会选择用十几年前的傻瓜相机来拍呢?用胶片的形式来展现?

 范涛:现在很多人做环保,都是兴师动众的感觉。我们想用特别普通的方式,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方式来做。我们用淘汰的照相机在做这件事,也是变废为宝,这个就是环保的意义。大家现在的相机都比这个好,所以说,拍环保不需要多么昂贵的器材。另外,胶片有一定的真实性,数码照片现在都是可以修改的。

 卢为薇:工具其实是最不重要的。我们拍的这365张照片,图片也不精美,但这个并不重要,因为它的价值不在于此。无论是环保还是其他公益的事情,你有没有这个心,你能不能坚持下来,这些才能最宝贵的,这些都是不用多少钱的。

绿问:你们想传达的理念就是,不管是环保或公益,其实都是大家举手之劳可以做的?

 卢为薇:还有一点,大家应该结合自己的兴趣爱好。范涛是专业摄影师,而我只是摄影爱好者,我们都很热爱艺术,热爱摄影。把这个爱好跟我们想做的环保联系在一起,做起来就很轻松,也容易坚持下去。

绿问:这365张照片组成的北京蓝天视觉日记,确实很精彩很有创意,接下来你们想怎样来展示?

 范涛:接下来,我们会陆续地把这365张图片全部放出来,希望做一个展览。在展览的过程中让参观的人自己数一遍,可能我数的不准确,我数了180天,可能有的朋友数出来185天,有人数出了200天,这个感受是不一样的。我们希望每个人做自己的判断。最后做一个统计,这个十分有趣,让更多人参与起来。我们的初衷就是分享,在分享过程中引导人们的行为。

希望其他受污染城市的人们也来拍拍自己城市的蓝天,关心自己的生活环境
绿问:希不希望其他城市的人来复制你们的创意,也去拍拍他们的城市?

 卢为薇:非常希望,而且我们会跟他们分享我们的一些经验,包括我们在拍摄时候的一些心得。如果其他城市的人,甚至其他国家,只要是生活在空气污染环境当中的人们,这都是一个值得来做的事情,也来拍拍他们的城市。也许会在全球各地形成这样的活动,一年或者是更长时间。

 范涛:我们拍到一多半的时候,就想过能不能通过我们这个很好的例证来引导别的人。比如中国还有很多污染的城市,让那些城市的人们也拿起相机来,像我们一样,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关注自己的生活环境。每年我们国家会公布中国污染重度城市的排名,这些城市的朋友们也可以为他们的城市做这样一份日记。如果一个作品能够有特别多人来参与完成的话,我觉得这个作品更有价值、有意义,影响力也更广。

绿问:现在很大一个问题是大家并不关心自己的城市,环保局公布的蓝天指数,也没多少人在意。很多媒体也是呼吁大家像你们一样去关心自己的城市。

 卢为薇:环保这个东西本身就是需要每个人去参与的。而且我们希望,不要总把焦点落在与政府数据上的区别。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做到的改善,也是要认可和表扬的。我们就觉得我们的照片其实很好地代表了北京形象,因为那些真正的蓝天,蓝到你心里高兴。大家都知道北京秋高气爽时候的蓝天,当你从楼上往西看,能够清楚地看到西山的轮廓,面对蓝天时的喜悦其实才是我们想重点表现的。

 另外我们这个作品也在努力地推荐到世界银行展览,我以前在华盛顿任职时知道世界银行有一个面向发展中国家的艺术展览。很多外国人听到的,都是说北京多么污染严重,外国人到了这儿跑马拉松,都恨不得要窒息。我们希望其他国家能看到中国在环保方面的进步,有机会看到北京蓝天的样子,因为这些照片实实在在地展现在他们面前,这就是视觉日记的力量了。

绿问:做这个事情从开始到最后结束,因为不断在感受、在总结,你们有什么样的收获

 卢为薇:个人收获的话,一开始我就是想知道一年有多少个蓝天,但是后来在做的过程中,收获最大的感动和愉快来自于你每次受到别人的鼓励,去跟人家一起互动,让他们参与进来的那种喜悦心情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过程当中才发现的。觉得大家其实不是那么淡漠的,他们心里都有相同美好的愿望。

 范涛:我们永远以快乐的方式、积极的方式去倡导环保和公益。 北京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每个在这生活的人对这个城市的形象都有责任,但一定是个开心的责任,不是压抑的责任。我觉得这样才能代表北京最正面的东西,这是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初衷。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用图片的方式做公益,而每一次我们都会坚持
绿问:现在还是继续吗?还是投入在一个新的环保创意中呢?

 卢为薇:这个一年的项目拍摄的任务结束了。但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用我们的图片和摄影来做一些公益的事情。 像去年的4月份我们就做了一个关于老挝的摄影展,也是结合公益事业。

 范涛:我们去了老挝以前的都城琅勃拉邦旅行。在湄公河边上一个叫‘藏红花’的咖啡店喝咖啡。这个咖啡店所有的咖啡豆都是在老挝的北部山区种植的,以前那个地方是著名的金三角,种毒品的地区。咖啡店的老板是个美国人,通过种咖啡替代种毒品,让金三角的山民改变谋生的方式。我们特别认同这种可持续性发展的项目。因为很多环保、公益的活动经常因为没有可持续性半途而废。

 我们把摄影作品拿到北京来做展览,连老挝大使馆的文化参赞都出席了我们的展览。有人收藏我们的摄影作品,我们就用利润的一部分从老挝采购山民的咖啡,然后回赠给收藏我们作品的人。这样一个经济上的互动,种植者,烘焙者,以及收藏者都受益。我们也找了身边做咖啡店的朋友尽量引进他们的咖啡豆。

绿问:你们这个公益活动确实很有意义,公益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单单只是捐款。

 卢为薇:可能很多人把做公益跟捐款,过多的划上一个等号,我觉得捐钱是最简单也短效的一种方式。公益的方式值得大家思考,怎样能够持之以恒地帮助他们。比如咖啡豆这个项目,不是说我把钱捐给你们就别种毒品了,而是要给他们一个健康产品的市场以及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所以我们努力帮他进入中国市场,让他们的供求关系更稳定。

 范涛:当时我们做展览,好多媒体朋友,外国朋友都非常认同我们的方式。提供我们展览场地的是意大利大使馆合资的一个企业,听说我们的项目之后就非常认同,他们觉得中国人能有这样的意识以及这样的实际行动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触动。

绿问:老挝咖啡的这个公益活动,你们还在继续吗?

 卢为薇:咖啡的推广还在进行,比如我们努力呼吁一些企业在中秋节以老挝咖啡为礼物,不但是个新颖的礼物,还同时做了善事,两全其美!我们希望我们做的事情一直坚持下去,并不求面铺得多广,想到一个新的就狗熊掰棒子,我们很仔细地选主题,选定了就会坚持下去把它做好。我们做的所有结合艺术与公益的事情都用“luminate”这个标签,是点燃的意思。有诚意支持老挝藏红花咖啡的读者可以联系 luminate.photography@gmail.com,我们有些样品可以提供品尝。

   编后语
普通人应该怎样关心自己的城市,关心自己所居住的环境?人人关注环保,有多难,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卢为薇和范涛,两个普通人,一台傻瓜胶片相机,一副墨镜,一颗拥抱蓝天的心,还有最关键的,一股坚持了365天的毅力。也许他们的行动,能为很多人找到行举手之劳的理由,能鼓励很多人抬起头关心一个自己所居住的这个城市。
[绿问014期]廖晓义与北京地球村的大转身
[绿问013期]政府不能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绿问012期]中国NGO必须在差异中团结起来
监制:李玉霄、adinhe、林水养
策划:苏苏
采访:王荣华
图片制作:王崴
制作:王荣华 励静静
出品:腾讯绿色频道(http://green.qq.com
微博: http://t.qq.com/greenview
联系:苏苏 010-62671935
邮箱:green@qq.com
交流:绿媒体QQ群 106466607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