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
人物档案
胡小贤,男,11岁
湖北省大冶市还地桥人
他由农村老迈的爷爷奶奶拉扯大
父亲胡哥在广州大学城当保安
 
精彩观点
· 他想去广州看望父亲,而胡哥也承诺了很多次,但迫于囊中羞涩,一直没能实现。这让小贤很失望,说爸爸骗他。

· 8月18日是小贤的11岁生日。今年,爸爸终于同意接他来广州团聚。这对从未出过远门的小贤来说,是件相当令他兴奋的事儿。

· “爸爸,我很想你,希望你早日回家。还有家里很困难,欠的债也很多,希望你在外面多赚点钱。记得你有钱的时候往家里寄点。I love you。”
文字实录
 

 (编者按

  乡土中国在经历有世界文明史以来最大规模、最快速化的城市化进程。

  数亿农民进城奋力谋生,而城市没有同步接纳他们孩子,他们只得在空荡的村庄中留下那些或嗷嗷待哺或蹒跚学步的人儿。

  新华社2009年报道称,目前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约为5800万人,其中14周岁以下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4000多万人。相当于法国人口总数。

  他们是独生子女一代,大多数人已没有姐弟,没有兄妹,现在他们又失去父母日常的天伦之乐。

  5800万,这是一个时代的亲情撕裂,城市化进程中,在那些高楼背后的工棚中,在流水线上,在保姆房里,国家经济快速增长的背后是多少人心损失。

  亲情只在暑气、寒风中靠拥挤的列车、大巴来运输,又情何以堪。而那些痛哭的母亲,沉默、孤僻的孩子,他们的故事应该有更多人来倾听。

  是为“小蝌蚪找妈妈”,愿每一个孩子都有安恬的童年。

“爸爸,回家”

  胡小贤,男,11岁,湖北省大冶市还地桥人,即将上小学六年级。

  在他11年的成长历程里,算一算,总共只见过爸爸20来次。而妈妈,在他10个月大时,就去世了。他是一个由农村老迈的爷爷奶奶拉扯大的留守孩子。

 与邻居家的小伙伴不同,胡小贤内向、寡言。也许是缺少父母的直接护佑和疼爱,他不自觉地对外人多了一份戒备心。其实,小贤是个乖巧善良的孩子。胳膊摔破了,他自己悄悄缠起来,不让爷爷奶奶发现。平日里,他会主动打扫屋子,为爷爷奶奶分担家务。

  对父亲的思念,是贯穿他小小人生的主线。他的父亲胡哥,在他尚处襁褓中时就踏上外出打工的路,一去就是十几年。其间只有每年过年和年中暑假时回家探亲。如今胡哥在广州大学城做夜班保安,年届40,月薪1300,去年刚考取了英语自考本科文凭,想做教师,尚未如愿。人生际遇的不如意,让胡哥无从实现衣锦还乡。与此同时,儿子胡小贤只能在每次爸爸离家时静静抹泪。

  小贤虽然内向,却毫不掩饰他对爸爸的挂念。他会很直接地说“我想爸爸”,“我爱我爸爸”。虽然从没有享受过母爱,但小贤说不想有妈妈,“因为有爸爸就够了”。他想去广州看望父亲,而胡哥也承诺了很多次,但迫于囊中羞涩,一直没能实现。这让小贤很失望,说爸爸骗他。胡哥只能无奈地笑笑。不过,小贤说并不怨恨爸爸,因为他知道爸爸必须在外面赚钱。

  8月18日是小贤的11岁生日。今年,爸爸终于同意接他来广州团聚。这对从未出过远门的小贤来说,是件相当令他兴奋的事儿。他要收拾好行装,与三叔一起,坐长途汽车到武汉,再转高铁直达广州。

  其实小贤对父亲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和奢望。当被问到他觉得什么时候能跟父亲长久在一起生活时,小贤略加思考之后说:“等他老了以后,50岁的时候。那时候,他走不动了,就会一直待在家里了。”等到父亲老,还有好多年,小贤并不觉得难熬,他会耐心地等。他相信,与父亲常相厮守的日子一定会来到。他理想的幸福生活,就是有最亲的人在身边。

  (采访/王崴、刘倩文 图片/王崴 后期/刘倩文)

高清图片
8月,小贤和三叔一起坐长途车去武汉找爸爸,这趟旅途,会是怎样的呢?继续观看下集     腾讯网新闻中心出品
欢迎转载 但须注明出处

记录2010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