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考生
人物档案
朱程, 浙江商人
2001年来京,现为一家生物公司董事长
其女儿北大附小毕业,今年进入清华附中
 
精彩观点
· “那时候还不需要搞太多的关系,赞助费是六万,没有任何的收据和发票,就是给你个录取通知书。”

·“班里有些孩子,家长为了一个孩子,全职,就是为了带一个孩子。成天一放学就带着孩子到外面去报非常多的班。现在暑假班,暑假班完了有秋季班,秋季班完了有寒假班,寒假班完了有春季班。”

· “户籍问题也不是我们家长的过错,也不是孩子的过错。这是无法选择的。如果由于户籍问题影响孩子的正常上学、成长,那是我们作为大人很不应该,社会也很不应该的。”
文字实录
未被接纳的中产者
 

  “赚钱很简单,很简单的。”

  来自浙江的朱程,身材魁梧,嗓音洪亮。2001年来到北京,经营一家公司,在海淀一处高档小区买下复式的商住两用房。

  他对自己的赚钱能力很自信,甚至称准备录制光盘,教会那些失业的大学生“快速、安全、有效”地赚钱。

  这位踌躇满志的中年生意人,志已不在赚钱。他生活重心是98年出生的女儿,他害怕自己的女儿像一般的大学毕业生那样,上学只是为了找个好点的工作。月薪五千、一万、两万,哪怕是年薪一百万,朱程也看不上。他不希望女儿仅仅为了工资,为了生存,为了生活而去工作。

  “如果你想要赚钱的话上完小学回来我教你赚,神啊,不要那么辛苦去上个大学的,不用”。

  他说,这个目标不是我所要的。他心中的期待是,女儿上清华、北大。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这位上完MBA教程的生意人,像制定公司战略一样开始了“择教而居”的日子。

  对于这些教育游牧者来说,北京市海淀区无疑是是水草最为丰茂的一块区域。这个弹丸之地却集中了中国大陆最优秀的两所大学和众多顶级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至大学。

  朱程说他是先选学校,再选房子。

  2001年,他到北京最重要的任务是去寻找各个好的幼儿园,还有一些去实地考察过,最后选定了清华附属幼儿园。

  2004年,女儿上完幼儿园,朱程又开始提前寻找比较好的小学,当时选定了北大附小。

  上北大附小并没有遇到太大困难,“北大附小当时还没有像现在招生那么严,只要提前时机合适,招生时提前孩子去面试,而且愿意交赞助费,就可以上他们的学校”。

  “那个时候还不需要搞太多的关系。赞助费是统一6万,没有任何的收据和发票,就是给你个录取通知书。”

  他介绍说,现在要进北大附小就难了,不但要熟人关系,钱也更多了。他认识的陕西朋友,两个小孩进到北大附小插班,一个从四年级一个从三年级开始上,要20万。

  朱程担忧显然不是钱,他担心是各种复杂的限制,比如说各种中学面试资格,还有些他不能控制的,比如说户口。

   为了应付前面的门槛限制,朱程需要和其他家长竞赛。

 他说“班里有些孩子,家长为了一个孩子,全职,就是为了带一个孩子。成天一放学就带着孩子到外面去报非常多的班。现在暑假班,暑假班完了有秋季班,秋季班完了有寒假班,寒假班完了有春季班。”

  朱程参加了培训机构办的家长会,深感升学竞争的激烈。他说家长必须要全身心投入才可以。最近两年为了孩子小升初这个事情,起码希望投入了90%的精力和时间。为了升学,报班也花了不少钱。这部分花费一年在4万左右。

   一些初中学校要求考奥数,“必须要提前学,我们都学晚了些。我数学还可以,那就我来抓。但以前也没学过奥数,每次孩子带去学的话,参加几个培训班,我都是全程陪着学的。那个时候晚上全脑子奥数。”

   朱程为了女儿参加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的面试,制作了厚厚的一本简历,有上百页之多。里面是各种大大小小的证书、考试成绩。

   但让他最为苦恼还是北京市对高考的限制。

   “三年以后,初中毕业,怎么办?升高中,目前在北京这个政策还不允许。再三年以后,就是六年以后,高考怎么办?还是有很多的担忧,很多的烦恼在我们心中。”

   这些有同样烦恼的家长们就聚在一起开会,成立了一个叫“取消高考户籍限制公民联合行动组织”。家长们互相通气,征集签名向教育部提交建议书。

   他质问道,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城市把外来的劳动力接纳了,但是孩子为什么不接纳?

   很多大学都是全国财政办起来的,像清华北大是全国人民的清华北大。北京市资源如此丰富,考试分数为什么反而要比别人低?

   他认为,解决方案也很简单,统一考试。如果说流动儿童要分数比本地孩子高一百分,高五十分,也可以。“如果想做、有那份心的话,无非就是多一张卷子,给多安排一个考场而已。”

   他说,户籍问题也不是我们家长的过错,也不是孩子的过错。这是无法选择的。如果由于户籍问题影响孩子的正常上学、成长,那是我们作为大人很不应该,社会也很不应该的。

   但回到现实,朱程不得不做更现实的打算。

   为了解决北京户口,他准备再考个博士,“实在不行就花钱买一个”。

高清图片
朱程不差钱,他和他女儿一样,在努力地证明自己并不差,其中代价冷暖自知。朱程显然属于中产阶级,又显然不是。     腾讯网新闻频道原创
欢迎转载 但须注明出处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