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身处疫区的学生,不远千里,带着病毒,赶到中国,四处玩乐,穿梭于车水马龙,流连于繁华闹市,这是一种怎样的神经病啊?”这个笑话有点冷。
  主角吕海涛,2009年5月7日以前的身份只是19岁的留学生。5月11日,他是H1N1的流动载体,几乎成为D41次列车的炸弹。也因此成了吕传传、全民公敌、山东毒王、病源精英——被怀疑明知感染,故意回国传播。
  我们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只是,整个社会为应对公共危机所付出的代价,会因为每个相关公民的公德意识缺失和不负责任放大许多倍,而这代价成本,最后也要由我们每个人来背负和均摊。[我来说两句]

 
  5月7日12时(加拿大时间)吕某某乘AC029航班从加拿大出发,5月8日14时30分抵达北京。在京逗留的三天时间里,他曾经先后在王府井、欢乐谷、什刹海、东单等地方游玩,并在八达岭长城附近用餐。
  网上有消息说,他的室友说吕某某在加拿大时就怀疑自己被感染了,因为吕自己说有个墨西哥的同学坐在他背后,该人后被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吕回来就给室友说自己可能感染了,还去了沃尔玛超市买口罩,结果没有买到。[详细]
  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包雪阳出院时向因他被隔离的人道歉。“我想对那些因我被隔离观察的朋友们说一句,给你们添麻烦了。虽然我不是有意要做一些事情,但是因为我给他们的生活工作带来的不便,希望他们理解我。”[详细]
不比较无指责之:后有留学生倡议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一名中国上海籍留学生在留学生交流论坛和留学生交流QQ群发出倡议,建议留学生推迟回国,回国途中所乘搭的交通工具保留票据以方便追踪。倡议人说,“我们这边是疫区和源头,多做些防范和检查工作没什么不好的,对自己有好处,也是对祖国和家人负责。”[详细]
子染病,父之过?吕爸爸上电视道歉
  吕先生说,因为孩子得病,导致北京、天津、山东、山西等省市几十名同机和同车乘客被医学隔离,他代表孩子向社会表示歉意。同时吕先生非常感谢国家和政府、医院,投入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来给孩子治疗。 [详细]
   

H1N1来袭时的众生相

面对猪流感,中国怎么办

  
  网友最关心的24个问题

  甲型H1N1流感防疫手册

  中国疫情动态分布图

  专家支招:如何面对甲型H1N1流感

  
   

美国为何不重视H1N1

甲型H1N1流感传染全球经济

流感“受害者”毋须道歉
  我不相信,在正常情况下,一个人明知道自己患病,首先会想到的竟然不是上医院而是跑到大街上传染他人。他们是流感患者,也是这场疫情的受害者,应该受到的是必要的医疗救助和人性关怀,而不是流言蜚语,或者舆论谴责。 [详细]
因为最大敌人是流感病毒而非患病同胞
  将留学生妖魔化为不负责任的“敌人”,施之以抱怨和指责,这种情绪,无异于在病毒这个最大的敌人面前,制造人群分裂。
  为了应对甲型流感,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如果没有公民出于社会责任和道德意识的配合,政府的资源投入也很难产生有效产出。[详细]
宽容回国留学生倡导理智责任
  将理智、责任高置于情感之上有必要,但我们必须承认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多数“凡夫俗子”常会做出“恨铁不成钢”的事情来,我们需要接受、理解、原谅,而不能苛责,否则无助于事情的解决。
  我们赞颂理智、呼吁责任,但一切公德性的东西,最适宜的仍是“自己做”,苛求他人往往事与愿违,让他们产生抵触情绪。[详细]
吕某某击穿了甲型H1N1流感防控的防线
  透过吕某某的考验之旅,我们其实可以发现我们防控体系的很多漏洞。比如吕某某作为一个带菌者在北京旅游了三天,我们竟然无人知晓;由于铁路部门没有实名制售票,吕某某的同车厢的旅客还无法全部找到,而像吕某某这样对甲型H1N1流感缺乏警惕的人还是大有人在。
  世卫警告,目前,疫情仍处于暴发初期。因此我们在树立战胜甲型H1N1流感信心的同时,建立一个严密而有效的联防联控体系势在必行。[详细]
对国家卫生防疫应急防范体系的考验
  当年SARS初期社会各界漫不经心的“轻敌”,到最后措手不及各种资源都呈现出高度紧张的局面,绝不应该在新型流感面前重演。
  SARS以后建立的国家防控体系,应该在今天和今后面对一切流行性疾病时都能够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紧张有序地自动开展工作,而不需要等一次又一次自上而下的严厉问责。这,也是对国家卫生防疫应急防范体系的检验。[详细]
以公民责任应对甲型H1N1流感升级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防控,关键在于政府和公民之间形成一种良好的协作,政府关注公民的健康,公民理解并协助政府的工作。
  当然,这种协作会给公民的利益短时造成损害,如医疗隔离行动自由遭限制,工作生活受影响,但着眼社会的整体利益,这些牺牲是无法避免的,作为公民,必须有社会责任的担当。[详细]
   

留学生呼吁推迟回国

1、你觉得流感患者需要道歉吗
必须的
不需要
无所谓
2、你对留学生呼吁推迟回国的看法是
很支持,也挺感动的
没必要不回,回来后先隔离呗
爱回不回,不关心
3、你现在对甲型H1N1流感的感受是
挺了解的,不太担心
很焦虑,尤其留学生回国潮
说不好

  在最初的策划案里,我用的是“原谅吕传传”,后来改成了“宽容”,这个更温暖美好的词,不带有舆论道德审判立场。
  《人类瘟疫报告》引言中有句话:“瘟疫在古代是坟场,在近代是战场,在当代则是考场。”吕传传,考的便是公民道德和素质。
  宽容是美德,请你拥有它。

出品腾讯新闻中心 本期责编:cla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