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专题首页 | 最新报道 | 图片报道 | 视频报道 | 分析评论 | 中国观察 | 新闻立场 | 互动:选择地球 | 碳足迹计算器 | 月捐植树

12月5日,哥本哈根会议召开前夕,十个已经进入有条件注册(Register with Correction)状态的中国风电CDM项目被联合国CDM执 行理事会拒绝通过。此举迅速在国内国外引发争议。CDM——即清洁发展机制,这是京都议定书体系下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进行减 排合作的最主要方式,为全球二氧化碳减排作出了显著贡献。何以中国的这十个项目申请在哥本哈根会议前夕被叫停?CDM项目在中 国究竟进展得如何?CDM项目还有明天吗?对于中国的节能减排事业来说,这是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是CDM
本节导读清洁发展机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CDM)是京都议定书下面唯一一个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弹性机制。2008年,联合国CDM 执行理事会签发的核证减排量合计近1.5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占当年全球人类二氧化碳排放数量的约近2%。
  清洁发展机制(CDM)
清洁发展机制允许发达国家通过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方式,在发展中国家开展温室气体减排项目并据此获得“可核证的减排量(CERs)” …[详细]
  CDM,馅饼or陷阱?
很多公司在主动进行技术改造或减排温室气体时却得到了一笔意外之财,难道是天上掉馅饼?对此,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不仅如此,有些公司也难以理解。 …[详细]
  让减排有利可图
《京都议定书》还规定,国际排放贸易、联合履行及清洁发展机制三种机制,其核心是允许发达国家到境外去购买一部分减排量,用于抵消规定的指标。…[详细]
CDM项目的实施步骤
都说CDM机制是“天上掉馅饼”,那么这个“馅饼”的实施要经过哪些流程,哪些步骤呢?

联合国已核发准发的CDM项目中国位居第一
  项目设计
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概念设计阶段。项目企业就CDM项目的技术选择、规模、资金安排、交易成本、减排量等进行,确定初步意见。 …[详细]
  参与国的批准
一个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进行注册,必须由参加项目的每个缔约方的国家清洁发展机制主管机构出具该缔约方自愿参加该项目的书面证明 …[详细]
  项目审定和注册
如果独立经营实体DOE经过审定,认为该CDM项目符合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核实要求,它会以核实报告的形式向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提出项目注册申请。如果执行理事会的审查通过,该项目可以进行注册。 …[详细]
  项目实施、监测和报告
注册之后,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就进入具体实施阶段。项目企业根据经过注册的项目设计文件中的监测计划,对项目的实施活动进行监测 …[详细]
  项目减排量的核查和核证,CERs的签发
根据核查监测数据,经过注册的计算程序和方法,经营实体可以计算出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减排量,并向执行理事会提交核证报告, 请求签发与核查的减排量相等的CERs …[详细]
CDM在中国,巨大的成就
本节导读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注册数量,还是实际减排的成果,中国在CDM项目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远远多于其他发展中国家。CDM作为国际碳减排合作机制最典型的一种,为我国减排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CDM带来商机
我国实施CDM机制给企业带来新的商机
根据我国能源结构、环境政策和能源战略等要求,可开发的CDM技术项目有:高效低耗电力输配系统;城市交通节能示范项目,如天然气燃料车、燃料电池车等;风力发电场示范项目;植树造林和再造林等。而这些项目的开发,都将符合我国对CDM项目提出利于国民经济发展 …[详细]

中国CDM挽救京都协定
“中国救了京都协定”
作为最直接的买方代表,Laurent Segalen先生对中国CDM市场很欣喜。他说:“中国救了京都协定,因为中国提供了足够多的CER,否则EAU价格会发生更多变化。中国太成功了!”他对中国在清洁发展机制上的建设很称赞,认为这是中国很大的政治成就。 …[详细]

CDM项目可获得资金技术
我国CDM项目注册数量和年减排量均居世界第一
截至今年10月,我国有663个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被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EB)成功注册,预期年减排二氧化碳1.9亿吨,约占全球注册项目的58%,注册的项目数量和年减排量均居世界第一。我国为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做出了巨大贡献。 …[详细]
中国CDM项目成功案例

福建漳浦六鳌4.5万千瓦风电项目
  无本生意获减排收益
三个项目的年减排CO2量为51.5万吨,按与买方的合同10美元/吨计算,剔除咨询公司费用,涟钢每年可获得收益348万美元。当年8月,涟源钢铁就寻找到了国际买家:日本丸红株式会社。9月,双方开展了“排放权(CER)买卖合同”的谈判。买卖双方谈定,签5年合同,价格为10美元/吨。…[详细]
  CDM“下乡”试水
谁也没想到,一群德国人对塘子沟村堆积如山的粪便产生了浓厚兴趣。4月初,德国UPM环境项目融资与管理公司负责人一行来到邛崃,直接找到彭燕。“我们合作共同处理鸭粪好不好?我们愿出资2000万人民币以上,但只要49%的股份,还是你当大股东。”…[详细]
风电项目叫停,“碳政治”阴谋?
本节导读 此次风电CDM项目受阻,CDM执行理事会表面上的借口是中国用不正当竞争挤掉了别国利用CDM机制的机会,实际则反映出掌握碳交易上游机制的发达国家对中国利用CDM机制取得成就的疑虑。与美国气候谈判特使声称不会再向中国提供减排资金对照联系起来,可以明显看出背后存在的“碳政治”痕迹。

CDM执行理事会主席
联合国暂停核准中国风电CDM项目引发争议
GWEC秘书长史蒂夫·索耶(Steve Sawyer)说:“关于中国政府故意压低风电价格以帮助风电项目获取CDM项目资金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事实上,自从2006年中国风电市场开始爆发性增长以来,中国政府对风电项目的资金支持是非常稳定的,甚至是在不断提高的。”…[详细]
中国抗议“清洁发展机制”风电项目核准受阻
“CDM执行理事会在缺乏根据的情况下,对主权国家的能源政策妄加猜测并据此做出决策,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严重超越了理事会的授权范围”,“如果任由理事会据此逻辑做出决策,我们担心所有发展中国家的能源CDM项目都将面临同样的问题”。 …[详细]

龙源风电CDM项目受阻

美国特别代表斯特恩
美代表尖锐拒绝向中国提供应对气候资金
美国参加气候会议的特别代表托德-斯特恩说:“我认为不会有美国的公共资金流向中国。我们要把公共资金引向其他最需要的国家。”斯特恩说,中国有足够的钱来支持自己的行动。他还坚决否认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应为历史上的排放进行补偿。 …[详细]
发改委官员:CDM应当继续存在 但要进一步改革
吕学都说,根据发达国家目前已经提出的到2020年的减排承诺,以及美国众议院通过的清洁能源与安全法案涉及海外减排的内容(每年允许购买10亿吨减排量)看,未来发达国家将需要比第一承诺期大得多海外减排量指标,以完成自身的减排义务,CDM或类似机制会继续成为未来的国际合作减排机制…[详细]

气候中心副主任吕学都

世界银行总部
步联合国后尘世行料将减少中国CDM项目
世界银行的代表还批评目前CDM的比例已经对一些最不发达国家造成了消极影响。目前中国和印度拥有的CDM分列世界第一和第二位。普遍认为,世界银行的这一改革要求将会削减中国在CDM中的份额和资金。世界银行的代表昨天介绍了《京都议定书》签署10年来,世界银行在CDM上的经验和教训。 …[详细]
中国十经济学家论CDM改革
CDM中每年资金转让额度仅为8000万美元,而多国基金当前累计也仅有10亿美元。CDM中的碳交易是一个市场机制,其资金和技术转让均发生在私人部门之间,但是减排是一个全球公共物品,需要大量公共设施以及国家层面的研发和实验计划的投资,而这些是市场机制难以有效实现的。 …[详细]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
"碳交易"蛋糕该咋吃
根据《京都议定书》的规定,作为发展中缔约国的中国并非碳交易的主体。但由于发达国家把握了CDM等碳交易制度的定价权与话语权,抢去了这块大“蛋糕”,中国企业也应尽早熟悉这一规则,以免永远处在行业低端。

天津排放权交易所
  北交所:积极推进碳市场建立
8月5日,北交所成立一周年,这一天北交所达成了开张以来的首单自愿碳减排“生意”,也是国内首单自愿碳减排交易。奥运会“绿色出行”活动产生的碳减排指标在北交所挂牌,其中的8026吨指标被天平汽车保险公司以27.7万元的价格购得。相对于7月28日中海油年40万吨的碳交易 …[详细]
  拉场外卖家进场交易
“中国碳交易市场是一个初级市场,大都是场外交易,” 梅德文对目前我国以项目形式进行的碳交易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改革开放前,农村老太太卖鸡蛋一样,不知道卖给谁,也不知道价格是多少,只能站在公路上见谁买就卖给谁,处于一个最原始的阶段。” …[详细]
  上交所:谨慎试水CDM项目
近两年我国的CDM项目及核证减排量供应已领先全球。中国低廉的碳减排指标被金融机构包装、开发后,成为价格更高的金融产品、衍生品及担保产品。北交所国内首单的达成和上交所自愿减排交易平台的建立,为中国争取CDM定价权迈出了十分重要的一步,有助于改变现在我国企业受境外买家操控、处于弱势地位的窘境。 …[详细]
  困境:缺乏规模扩大的条件
根据《京都议定书》的规定,作为发展中缔约国的中国并非碳交易的主体,再加上国内买家有限,大部分企业选择场外交易,这决定了我国环境交易所目前不具备扩大碳交易规模的条件。吕学都分析认为,由于发展中国家缔约国目前没有强制减排的义务,中国不是碳交易的主体。我国现在没有强制性的法规规定排放企业必须购买减排量 …[详细]
大限将至,CDM前途在何方?
本节导读 本次风电CDM项目叫停,反映出发达国家对现行CDM机制的不满。对于飞速发展的中国来说,今后利用发达国家技术与资金的可能性正在变小,我国正在进行的清洁能源产业升级,必然要更多的依靠自己的力量。而CDM机制究竟会寿终正寝还是会进行较大的改革,改革方向如何,是各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中国新能源项目,放弃“拐杖”?
随着培育期过去,通过完全市场竞争才是一个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正途。就如罗马皇帝奥勒良的人生哲学:“不要放弃自己的双腿,反靠拐杖站立。”我们也在期待见证风电放弃拐杖的那个时机,也期待一个高速且高效的新兴产业的崛起。…[详细]

全球CDM执行情况不乐观
全世界CDM仅执行了一半
在今年中,世界银行审查过1000多个清洁发展机制(CDM)和联合市场机制(JI)的项目,但是其中只有一半共526个项目最终被执行。不过,清洁发展机制的可预测性不足,是最大限度地发挥低碳投资的融资杠杆的潜在障碍。而一个可维持的授权环境和全面的投资氛围是吸引清洁发展机制投资的关键。 …[详细]

存在为CDM而CDM现象
CDM的中国难题
哥本哈根会议会否达成新的减排协议目前尚难预料,因此国际资金、技术纷纷按兵不动,CDM市场眼下十分低迷。而在中国目前的CDM项目中,大量存在“为CDM而CDM”的现象,即中国企业做CDM项目是为了直接从项目本身获得经济收益,并非为了有效减少碳排,完全由经济利益驱动而非环境利益驱动。…[详细]

京都议定书2012年到期
CDM,冲刺2012
每个CDM项目从开发、报批、注册到核证的减排量签发,耗时良多。从2012年起,发展中国家是否还能继续出卖碳减排量,将完全取决于第二阶段《京都议定书》的谈判。如果缔约方国家就减排量和期限不能达成一致,届时CDM项目有可能不复存在。因此,中国可谓进入了2012年前的最后冲刺阶段。…[详细]
国家如何选择CDM项目
CDM是目前开展减排国际合作的主要形式,由于资金有限,它应当被引导优先投资于最有可能促进本国可持续发展的项目。

如何选择最值得被投资的项目是难题
  为CDM建立支持体系——一种多方参与方式
建立国家CDM战略可能遇到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获得社会所有部门(全民,非政府组织,私人实体和公共机构)以及各个不同的经济部门(工业、能源、农业、林业)的积极支持和主动参与。一个成功的CDM策略必须有政府的官方支持,不仅包括批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还需要政府指定一个CDM国家主管机构来审批CDM项目。 …[详细]
  实施CDM项目的国家框架体系
国家CDM主管机构是东道国负责评估CDM潜在项目的官方指定机构,它通过授予书面批准文件证实项目活动的自愿性以及符合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并有助于东道国的可持续发展。国家CDM主管机构需要经常同CDM涉及到的相关行业的政府管理机构相互交流。对CDM项目的技术评估经常需要相关行业政府管理机构(能源、自然资源、环境等)的参与。 …[详细]
  评估和批准
一个合理的评估过程可以增加项目被批准为CDM项目的可能性,并减少国内外投资者在开发和实施碳减排项目过程中的预期风险和实际风险。项目评估程序还能刺激CDM在某些特定项目类型或优先部门的实施。评估程序还具有一种主要的审查功能,即确保CDM项目追求的目标同相应国家的政策、战略和发展优先权相一致。 …[详细]

中国迟早会面对减排的挑战,不管是自愿性减排还是强制性减排,始终要在国内建立一套通行的制度和规则。CDM项目,无疑为中国未来的政策设计和执行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实验平台,从这个平台之中,政策制定者、执行者还有企业,都可以学习、总结有益的内容。这次风电CDM项目叫停事件,更可以给我们相当多的启发。

制作团队 监制:李玉霄 赵国臣 策划:mondayzhang、奚流、张博涵、丁阳、周越峰、丁森兴、姚遥 美术:邓戎 制作:张伟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