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一:十个普通人生活 | 二:双城自行车 | 三:车轮上的双城 | 四:双城标语秀 | 五:双城摊贩跨国叫卖 |
专题首页 | 六:清洁工越洋对话 | 七:垃圾场上 | 八:双城公共交通 | 九:对话两国大使 | 十:同一个梦想 |

当哥本哈根人骑着脚踏车飞奔在宽敞的街区时,可能还有很多的中国青年正在北京做着一个“汽车梦”。其实,在哥本哈根,汽车仍然很多,甚至排量还高于别的欧洲城市。作为现代文明的象征之一,完全要屏弃掉汽车,那是不智之举。但,我们确实可以做很多。当你生活在充满汽车尾气的空间中,当你每天因为拥堵要花费数个小时在路上。面对环保之现代困境,重回前工业文明过那种茹毛饮血的生活,显然不是我等现代人之所求;而继续让人类和地球承担生态之灾难,更不是我等文明人之所愿。有个段子说乡下人碰到城里人,无奈地说俺们刚吃上肉,你们又吃素了!现代与后现代,主要在于生活方式。而我们还没赶上趟。不过没关系,Keep going!腾讯哥城特派观察员:丁丁 姚遥【我有很多话要说

双城记之系列三:车轮上的双城,现代文明的罪与罚
  金波观察:汽车,现代文明的罪与罚

北京到哥本哈根的直线距离约为8200多公里,如果您步行的需要1300多小时,而汽车仅仅需要100多小时。汽车已经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最为 强劲的脉搏器。当您在深夜依然能够看到北京街头成群结队呼啸而过的汽车时,您难道不觉得古老的北京正是因为Automobile才焕发了别样的青春吗?

上期回顾:双城Bicycle,人类生命最后的防线?

一座城市对汽车的态度
哥本哈根的汽车 印象中,丹麦很少见到年轻人开车,多是大爷大婶们蹲在车上。之前以为是这边自行车多是因为开车贵,昨天采访当地人才知道:比起公共交通来,开汽车其实并不贵太多。也许,他们真的喜欢骑车,真的喜欢清洌的海风拂面吧。另外跟很多西方国家一样,这边是绝对的行人优先。只有当停在那的司机向我挥手示意快走时,才猛醒悟过来,自己是站在哥本哈根街头(摄影:姚遥 丁丁 文字:丁丁 姚遥)
  被自行车包围的汽车
  你见过这样的警车么
  这车不是科幻小说
  可以边抽烟边加油
  “绿色”发动机
  随处可见小排量汽车
图片故事:首“堵”北京与首“污”北京
  北京城拥挤的交通
  汽车排放了大量尾气
 
四名哥本哈根人的“汽车观”
Esther Dora Rado Morsing公关公司顾问(Consultant at Morsing PR)
你拥有汽车么?
我没有车I don't own a car
交通出行,汽车排第几位,哪种是最常用的?
我主要交通工具是我的两条腿。我家离上班地点非常近,一般都是骑自行车或者走着上班。
在这个自行车王国里,你对城市中汽车看法是什么?
我觉得哥本哈根的车太多了。我希望这边的车更少些,或者建造更多的地下停车场。
你对绿色环保的期许是什么?
我只是想,如果地球上的人更少些,我们就能解决气候问题。当然,我确实觉得,我们应该努力去解决这个问题。你们IT公司把这个问题看得很重要,我觉得这非常好。有很多人觉得那些只使用绿色能源的公司是在标榜自己,但我觉得环保是件很酷的事。[详细]
Freya Casier 大学学生,COP15志愿者
你拥有汽车么?
我还没有车,而且也没有驾照。不过以后也不打算要车。
交通出行,汽车排第几位,哪种是最常用的?
永远是自行车排第一!我到哪都是自行车。如果一定还要选择,那就是地铁和火车。偶尔也会打车,一年大约能有个一次吧。
你对绿色环保的期许是什么?
我很讨厌汽车。哥本哈根所要做一个绿色城市,发展绿色汽车。但是在操作中,发展绿色和发展经济两个政策常常发生冲突。不过在未来,自行车的政策,自行车道的建设会越来越好,所以我想未来自行车的发展会越来越好。[详细]
Kirsten Dinesen 头条新闻公关公司CEO(CEO of Front Page PR)
你拥有汽车么?
我有车。I Uses car.
交通出行,汽车排第几位,哪种是最常用的?
我首选开车,有时也坐火车。当然,我也常走路。
在这个自行车王国里,你对城市中汽车看法是什么?
我认为自行车道应该更宽些。由于年纪已高,我不能再骑车出行。别的车子骑得飞快,像我这样骑车慢的人,我们就很危险。开车对我而言就就简单多了。还有就是丹麦的公共交通太贵了。
你对绿色环保的期许是什么?
全世界的人聚在一块,商讨如何限制污染,我觉得这很好。我曾到过中国,游览那儿的秀美大自然。我也看到,现在中国有些地方是怎么样被污染给毁掉的。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个极其良好的机会,来展示可持续发展是可行的。[详细]
Henrik Kirkeskov 惠普丹麦区首席新闻官(Chief Press Officer of Hewlett Packard Denmark)
你拥有汽车么?
我有两辆车。I have two cars.
交通出行,汽车排第几位,哪种是最常用的?
以前我在城里上班,一般都坐火车。(编辑注:类似中国地铁)。现在我每天上班都开车。
在这个自行车王国里,你对城市中汽车看法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我有点矛盾。一方面,我确实认为城里有太多车了,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多人享受了在城里开车的好处。开车更便宜,更方便,还节约时间。如果你是多人乘一辆车,在城里停车真的一点也不贵。如果你有车在哥本哈根去哪都方便,当然骑自行车也是一样。
你对绿色环保的期许是什么?
我非常肯定,这需要我们做出努力。总的来说,为了保护环境我不怕麻烦。我倾向于那些愿意呵护绿色能源,对环境友好的公司。[详细]
一位北京中产阶层的“汽车观”
本节导读 1999年的冬天,22岁林小建裹着行囊来到了北京。和很多来北京的青年人一样,他有一个梦,要在北京实现自己的理想。
      体格庞大的这个都市,让很多人都梦想成真。也正是有了这么多青春梦,让这个都市焕发出了生机。没有这些彩色斑斓的梦,古老的北京会黯然失色不少。
      当林小建看着北京街头川流不息的汽车时,他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有自己的车,这是他梦的一个部分。
      七年后,他的梦实现了。
      “很迫切有自己的车,特别是一个男人,那种迫切感最强烈。”林小建说。
      但在北京生活十年下来,林小建觉得环境更重要,“像北京这么大的城市,如果不限制汽车,那带来的后果非常严重。”[详细]
买车,因为北京交通不方便

对话者:你买车多久了?

林小建:快3年了,06年12月份买的。捷达春天。在北京应该是非常普遍的,大众化的车。

对话者:当时为什么要买车呢?

林小建:主要是北京交通不方便。为了代步,方便。所以买车。

对话者:经常使用吗?

林小建:除了限行之外,几乎每天都使用。

对话者:多远的距离选择自己开车?

林小建:可能20分钟以上就不走路了。上下班,出去玩儿,谈事等等,都开车。

对话者:开车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林小建:开回老家了。江西。

林小建和他的座驾

油钱是私车主最关心的问题

对话者:日常开车的话,你觉得交通怎么样?

林小建:北京来说,自从有限行稍微好一点。但是还有些路段,比如说德胜门、国贸、立水桥这些都是老堵的地段。

对话者:你对北京交通的评价是怎么样的?

林小建:应该是非常堵的。

对话者:堵车最厉害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林小建:最厉害,我只知道那是02年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我没开车。02年的时候下一场雪,堵了两三个小时,突然下雪了。最长的时候堵了五个小时。我记忆中是这样的,平时堵的一般来说也就是上下班的时候稍微堵一点,其他的时间一般来说还是稍微好点。

对话者:作为私车车主,哪些对你影响最大?

林小建:我觉得作为汽车消费者吧,或者叫私家车主,最关键的还是油价。

对话者:为什么呢?

林小建:因为油价直接涉及到切身的利益,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昨天下午,我去加油,市内加油站93号是6.66元。我爱人问我加多少,我说加50块钱,然后再回到另外一个便宜的加油站是6.36元,把油箱加满。

但是排在我前面加油的车是个卡迪拉克的,上百万的车。让我惊奇的是,作为这样豪华车的拥有主他加油也加50块钱,他也只加50块钱的油,按道理他的油钱对他来说应该没受什么影响,但看来油价的上涨不仅影响到普通的消费者,也影响到豪华车的拥有者。他加50块钱油的目的明显是想跑到,是没办法要加,他还是要跑到郊区便宜的加油站去加便宜的油。

现在来说油价的上涨对我们的影响应该很大,如果说像去超市之类的,能走的路程基本都不会驾车的。

对话者:会不会是说油价上涨减少了驾车出行的频率?

林小建:现在来说,还没有从根本上减少,因为对于现在来说,随着房价的涨起来,拥有车的车主,他的资产也在增加,随着资产增加,他对于油的价格敏感性就没有那么强了。他方方面面的资产都在增加,有可能买车人也有房产或者其他的,他有生活工具的时候,他资产都在增加的时候,他对油的敏感性就相对没有那么强了。

对话者:对于富有阶层影响大不大?

林小建:现在油涨到6块多了,刚才那个好车的,也是有影响。但是没有说影响到我就不开车。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年初的时候去伦敦的时候,他们几乎就不开车,一个是室内的停车费特别贵,一个小时都是七八块,还要收你拥堵费。几乎家里有好几辆车他们都不开,北京现在你真要有时候出去,大家还不会在乎这个油钱?

对话者:为什么呢?

林小建:你看我现在这样开着车,现在我住的稍微比较远一点,一个月的油钱应该在1500以内,但是对于我们现在来说,也不是说压力特别大。对我来说可能还不是月供,对其他人来说还有月供,压力更大一点。

北京环线尤其堵塞

房价上涨也促成买车

对话者:刚才您讲房价上涨的因素,现在北京的一个情况就是,很多人选择到郊区去居住。

林小建:这样也促进了大家买车。这个也是相辅相成的。

对话者:靠油价也不行?

林小建:对,从单一的角度来说,靠提高油价来限制大家出行,限制大家开车,这个不现实。让大家减少开车,我觉得这是个系统工程。

第一,我觉得首先从意识的角度,从环保的角度,从减排的角度,让大家树立这样一个意识。第二,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你靠油钱,靠提高车的价位这也不现实,我觉得还应该学习其他国家城市,收取拥堵费,提高停车费。我觉得这是解决北京拥堵的一个途径。如果说当我们开车出去吃吨饭,你发现你停车费都远远高于你打车费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人会选择开车出去。酒后驾车这个行为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现在我自己开车出去,和我们停车费、打车费三个费用一比较,你会发现你消耗的油钱和消耗的停车费远远低于打车费。但是如果把停车费大幅提高,我吃吨饭我停在人家门口,或者人家店门口都没有停车位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法开车去。

对话者:更重要的是公共交通,我们有没有那种能够满足市民的出行,非常方便、便捷公共交通。

林小建:出租行业一定得发达,北京应该相对来说非常发达,但是跟其他国家比起来稍微弱一点。大幅提高地铁的出勤率。

真正要减少出行,最重要的是城市的基础设施要发达,交通基础设施要发达。从经济的角度,让大家觉得开车是一个很奢侈的出行方式,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方面。

提高公共交通设施的普及率或者提高他们的发达程度,然后让民众驾车是经济负担很重的经济方式,或者很奢侈的一个方式,尽量减少驾车。从环保意识角度来说,驾车是一个不健康,也是一个不时尚或者说不环保的一个行为。让大家觉得驾车对我们的地球是不是有愧疚的行为,从这个潜意识来说,这样的话会逐渐从道德意识或者从思想意识来说,教育引导大家不驾车,尽量少驾车出行。对我们地球有害的驾车出行。

对话者:那现在为何不行呢?

林小建:因为我们的公共交通还没有提供这样的一个便利,我有这个想法,但是现在我没办法,我不开车会很不方便。有时候打车的话,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让我感到最(糟糕)的是成都,因为我去了几趟成都,都会让你气的不行。你要去成都,你千万要做好准备,你出门,比如说你10点的会,你八点再出门,为什么,因为你打车打不着。

堵车也是促使大家买车的一个原因。就像公共交通设施没有完善,也是逼着大家买车的一个原因之一。

对话者:你怎么看待买车这一消费行为?

林小建:买车毕竟来说是提高自己生活品质的一个方面,但是就像刚才说的,我觉得如果说不是十分必要的,你没有必要开车出行。比如说上下班这个是完全没有必要开车的。如果说你不是像我们这样自由职业者,仅仅是上下班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开车。在北京来说,解决你上下班的公共交通还是可以找到的。我觉得买私家车,让大家理解什么呢?一个就是长途跋涉、外出旅游,我觉得这个可以开私家车出去,我觉得这是一种生活方式。如果说什么时候都要开车,这明显是一种不环保的行为。

北京小巷也停满了车

对于富人,要提高他们环保意识

对话者:作为私家车主,哪些方面可以缓解一下北京的拥堵?

林小建:我觉得首先限制买车,但是不应该像上海一样采取这种拍卖的方式,应该采取抽签的方式,每个月有定额的车牌。让大家所有有意愿买车的人进行抽签。

对话者:限制车牌发放?

林小建:对。限制车牌发放,这是其一。第二,大幅提高停车费。我觉得如果说在北京室内,一个停车费每小时能收到15元到20元,我相信,所有私家车的车主他都不会轻易开车出去的。如果像在四环以内,或者三环以内,每小时停车收费10块到15块。你出去吃顿饭也就两个小时,就变成四五十快钱了,四五十块钱足够你打车来回,如果短途的话,你还有必要开车嘛?第三个,应该是加速完善咱们的公共交通设施。

对话者:这几种方式,我觉得对富裕层的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林小建:对富裕阶层来说,只能从思想意识的角度来提高,提高他们的环保意识。让他们提高减排的意识。

对话者:但会有人质疑你提出的这几种方式只针对中层阶级。

林小建:没有,首先第一条,关于抽签来发放车牌,这对大家都是平等的。

不能靠拍卖,拍卖本身也是违法的。采取抽签的方式,这都是平等的。还有对于那种富裕阶层来说,我们觉得要从思想意识方面,去教育他们提高他们的环保意识,减排意识。大幅度提高排量车的,大排量车的汽车购置税。我个人建议还有,应该立即取消汽车购置税的优惠政策。

拥堵的汽车

国家不能单靠汽车工业拉动内需

对话者:取消优惠政策?

林小建:今年全国销售将近1000万辆车,咱们中国有多少石油啊?够几年用。

现在优惠汽车购置税和今年年初的油价下降降到4块多,然后买一辆车,购置税又变成几千块钱,1.6以下的车都卖疯了。所以这个东西你要真不取消的话,因为汽车购置税虽然说,它的减半虽然提高了内需,或者说提高了大家购买,但这个东西毕竟来说不是生活的必需品。

对话者:但他考虑到整个汽车工业,考虑到汽车工业怎么发展。

林小建:是,那看国家领导人怎么考虑了,如果老是考虑汽车的拉动对国民经济的拉动有很大的拉动作用。但是车,每天都需要,每天都需要出去,每天都制造垃圾,每天都有废物排出来。长远来看如果靠这个内需来拉动,来促进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但又以咱们的空气质量在位代价的话,从长远看也是不利的。你靠汽车拉动内需,碳排放增加了…

对话者:作为一个市民,你觉得北京的环境怎样?

林小建:汽油味很浓的。而且最明显的是什么,在家里你不能开窗,皮鞋每天必须擦,你要不擦就全是灰尘。像北京这么大的城市,如果不限制这个车,那带来的后果非常糟糕。

其实像我们不开也行,但是没有约束。还有一个什么呢,去年养路费还取消了,三个政策,一个是养路费取消,一个是车船税减半,再加上油价下降,这三个措施对中国汽车的消费起了一个巨大的刺激作用。今年很多人买车,因为开车是一个很经济、很实惠的出巡方式。北京现在都好几百万车了,再加好几百万你怎么开,你就没法开了。

我觉得,对于北京来说一定要控制大家开车,你说的对,咱们政策不应该有偏向的政策,思想意识里面,首先大家培养环保、减排的意识,这是必须的。但是你除了这个方式你还要利用经济手段,就是提高停车费。采取抽签方式减少发放车牌的数量。

 

汽车已成为中产阶级的必需品,更是富豪阶层区别于其他的独特性标志。但当我们享受飞驰而过的快感时,享受现代文明给我们带来的舒适与自豪时,Automobile已成为地 球环境最为狠毒的杀手之一。它的噪音,它的排气污染不仅毁坏人体之健康,也让地球遭受了种种难以承担之负重——这不就是现代文明自身带来的惩罚吗?人类要想解决现代 文明之罪,还得依靠现代文明本身。对于Automobile——现代文明之子,我们期望能尽早的消除其种种“弊病”。而在这之前,如果可以,请您减少汽车的出行频率,其实您的最佳替代方案就是《双城记》第二期提到的自行车。[详细]

“双城记”团队 监制:李玉霄 赵国臣 策划:vingie、金波 前方:丁森兴、姚遥、杨子云 后方:张琴、郑晓艳、傅西 视觉:林水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