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视频

主持人简介

  司马南:公众熟知的资深媒体人,学者型主持人,男人化风格表达者,惯以犀利雄辩、幽默机敏见长。
 司马南,大学老师出身,当过公务员,杂志出品人,多年作为报纸主笔人,电视评论员,网上专栏作家,活跃在广泛的社会领域,历史上却因拆穿了各色骗子,始为海内外瞩目,因此得罪一些人颇遭忌恨,不过这正是其光荣所在。司马南自诩为“自由说话人”、“兴趣广泛的业余思考者”、“不入流的文化人”。崔永元将其特点概括为“有做骗子天赋却不肯沦为骗子的语言暴力者”。
  司马南似乎总能以大胆率性明火执杖的态度与鲜明热情的极富感染力的方式将各种谈话场点燃,这一点与他的年纪通常应有的矜持稳沉形成戏剧性反差。[详情]

特邀嘉宾

秦 晖:知名学者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陈 明: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 新儒学代表性人物
仲大军:大军经济观察中心的主任 经济观察家 社会评论家

真理越辩越明            (腾讯网联合南方都市报主办)

儒学复兴根本在于谁有权掌握评判标准

  标准各异,关键是谁有这个权力。谁有什么权力说这个东西是好的,那个东西是不好的。所以我觉得在好与坏之间还有一个更高的原则。惟一不能共存的就是异端审判和宗教宽容。

一: 要讲浴火重生,似乎儒学以前已经死了。有一个问题,就是它什么时候死了?当然了,我觉得传统意义上的儒学秦朝之后就已经死了。

二: 十博士他们自己不愿意过圣诞节,我完全支持,他们如果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提倡不过圣诞节,我也并不反对,大家他们如果要求国家出面,用权利剥夺一些人过圣诞节的权利,我觉得那是非常可怕的。

三: 中国人真有孝文化吗?假如真有,为什么要在那么严酷的父权下来实现呢?如果孝敬父亲长辈是自然而然的感情,没有严酷的父权,又怎么会破坏这种文化呢?

四: 当我们谈论文化、主流的时候,一定要区分是在提倡某种宗教,还是提倡某种制度。我们坚持信仰自由,宗教宽容原则,还是坚持异端审判,政教合一原则。

五: 我觉得主要是讲我想讲的东西,我不是希望讲的是别人想听的,不管这个别人是指领导还是指一般的人,这不是在制定公共政策。我只是讲我的学术观点。

六: 真正的问题不是公立学校太多,而是公立学校的学术自由空间太少 …更多语录

儒学复兴审慎乐观 民间本身发育最重要

  儒学能否浴火重生,我理解为下面这个意思: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承担着主干性的文化话语系统的儒学,在今天能否经过一番所谓的调整改革,或者重新建构以后重新承担这样一种功能,或者发挥这样的功能。

一: 我认为这个事情是取决于天数,为什么呢?既取决于政策空间,也取决于社会的认知度,也取决于当代儒生有没有足够的智慧,有没有足够的胸怀,或者付出足够的辛劳,把这个事情做好。

二: 五四要完全打倒孔家店,文革的时候是和旧的传统文化实行最彻底的决裂,90年代稍稍有一点国学了,到今天连黄宏他们都会提出一些繁体字的问题。

三: 基督教一直有精神狩猎的诉求。从这个角度来说,反西之儒,能不反吗?

四: 说复兴的话,民间社会本身的发育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儒学本身就是这样发育起来的,是自下而上的。谈儒学的复兴,我就做点我能做的事。

五:于丹有她的口才,这也是天赋,这个你要服气。我对ABC不感兴趣 …更多语录

思想必须扎根社会 管子远比论语丰富

  我认为我们这个题目最好叫国学如何浴火重生,最好不要叫儒学,因为儒学不能代表全部国学,因历史上有墨学、管子、庄老很多,儒学之是一个流派。

一: 儒学要复兴必须要把前后左右看清楚才能复兴,现在我们中国连儒学和其他的关系,到底什么关系都搞不清楚,就单独恢复儒学,那怎么行?

二: 大儒这个词就是有疑问的,为什么不用大墨呢?中国先秦著作管子、墨子这些书是最丰富的,比论语丰富几千倍。可是批判封建专制的都被压制了。

三: 真正的思想必须要扎根于这个社会,社会民众真正认可了什么东西,拥护了什么东西,它才会有生命力。所以我认为儒学的复兴,我们的学者不要多操心。

四: 现在学者都是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我认为要把这些山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巍峨的山峰,中国的文化才有希望 …更多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