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日 | 13日 | 14日 | 15日 | 16日 | 17日 | 18日 | 19日 | 20日 | 21日 | 22日 | 23日 | 24日 |

  | 25日 | 直击 | 留言 | 专题 |

博文日志:5月14日


北川县城救灾的军民

  直击北川县灾难现场:半城尽毁【张悦】

  北川县,是本次震灾中除震中汶川县以外受灾情况最严重的县城。我作为南方周末的前方记者于2008年5月13日凌晨4点到达成都,然后包车前往北川。

  一路上,可以看到地震使得北川县境内很多路面塌陷,路基完全扭曲成麻花状,滚落的山石更是摧毁了道路。这使得外来的救援工作一度一筹莫展。

  北川县城核心地带的建筑,新城60%被毁坏,老城80%被毁。13日下午,北川大雨。雨越来越大,被摧毁的路面泥泞不堪,人们在十几米的巨石和泥泞之间踩出了一条小道。七八个人用担架抬着一名伤者,轻伤者相互搀扶着小心翼翼地上路,在风雨中形成一条长龙。

赵建中抱着9岁儿子的遗体,失声痛哭
北川县城外拖儿带女撤离的人们
电话报平安
拖家带口撤离
 

“里面还有呼救,还有希望”

  车至都江堰市区,空气中粉尘与焦糊味交织而来,这是灾难的气息。

  都江堰,距离地震中心点100公里,从成都前往地震核心区汶川县的必经之地,前方的道路由于坍塌和山体滑坡已经完全中断,这里是救援力量在前往核心区的路途上目前能达到的最远的地方。

  这同样是一个正在经历巨大的灾难与痛苦的城市。晚上11时,市区陷入黑暗,天空低沉,仿佛就压在城市头上,透着怪异的乌红色。在隐约的天光映衬下,看得见街道两边残破的建筑和随处散落的瓦砾废墟堆。[详细]

生命的瞬间

  14日约13时,搜救者又在废墟中发现了一名小男孩的遗体。孩子的母亲嚎哭起来,全身瘫软,被救援者一路搀扶着离开现场。孩子的父亲赵建中看起来还算冷静,此前,他不眠不休,已经在这片废墟上搜寻近两天时间。

  救援者把孩子的遗体抬到收殓车前,赵建中蹲下身去,用手帕擦去儿子脸上的灰尘,拿出手机,拍下了他留在人世间的最后样子。然后,赵建中和周围人一起,平静地将孩子裹入一块军用毯里。

  紧接着,赵建中用力地抱起军毯,往收殓车走去,所有人都静静地望着他。

  突然,此前一直很镇静的他,仰天长啸,发出凄厉的声音,撕破了瞬间的平静。[详细]

都江堰中医院:废墟中的幸存者

  这个幸存者半坐在一堵矮墙前,背对搜救人员,左手臂压在一个死者身下无法抽出,死者身上,还压着巨大的水泥板块。在这个幸存者的正上方,是随时可能倒下的数米高的悬空楼体,唯一的支撑点,就是那堵矮墙。

  担心触动矮墙,引发上方楼体坍陷,消防官兵只能轮流下坑,用腰斧将压在死者身上的水泥板块砍成小碎片,再慢慢抽出,进度十分缓慢。与此同时,一批医护人员正在他们身后随时待命。

  “救出来就立功,救不出来,就回家伺候老婆吧。”一名救援专家说,“要不然,国家每年几千万元花在我们身上干什么?”[详细]

紫坪铺目睹泄洪

  5月14日17时28分,我经过近三个小时的徒步跋涉,从都江堰市出发,赶到了位于汶川县和都江堰境交界处的紫坪铺水库大坝。

  我看到,水库的大坝依然安好,但大坝上已经出现一条条裂缝,有的裂缝宽达十多厘米。大坝的栏杆大多震碎。大坝上方,两边的山坡上都有严重的塌方。就在我抵达不久,就又发生了一次余震,所幸并无塌方发生。

  为减缓大坝的压力,水库正在泄洪排险。泄洪的速度很快,水库已经见底,露出了河床。离开大坝后,只能改乘冲锋舟,从水面进入映秀镇辖区。上岸后还要继续跋涉至少五公里山路,才能真正进入核心震区。[详细]

汉旺——那个距离汶川只有30公里的地方

  下午1:30,我们抵达汉旺,在距离东方汽轮机厂数公里的地方,有警员拉出了警戒线,我们徒步前进到厂大门,被门警阻拦,谢绝采访,随行的东方电机的职工以我们是集团人员的方式将我们带入。

  接下来,是我们永生难忘的一幕,走上大门的斜坡,在左侧的一片废墟的中间平地上,用蓝布包裹的尸体,整整排了长长的三排。

  一位泪流满面的少妇在安慰着自己的母亲,母亲的脸埋在女儿的怀里抽泣,女儿在向周围前来安慰的同事一遍一遍的哭诉着同一句话:“爸爸中午还给我电话说晚上想吃饺子,想不到啊,想不到!”[详细]

成都见闻

   今日,我与其他两位同事乘坐四川航空的3U8732航班,于上午10:35分飞赴成都采访。

   航班备降重庆江北机场,从重庆进入成都的路边(成都市区三环外),有许多用蓝白条帆布搭建的防震棚。

   晚上十点许,有数百市民背着棉被、席子、帐篷集中在人民公园和天府广场,广场上有成都交通电台正在通报最新灾区情况。

   市民多数集中在广场上打牌,闲聊。此外,有少数市民集中在银行24小时自助柜台里过夜。目前成都电力正常,未有雨水,在成都的旅馆里,贴有地震情况公示,及用水情况通报。城区情况稳定[详细]

面对地震,爱国粪青们的爱国去哪了?

  过去几个星期里,经常在网上读到一些(不包括所有的)“愤青”的爱国“铁血”言论。现在我们四川各民族的亲人突遭大难。很希望马上看到平时声称“爱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愤青们,能够有与他们的豪言壮语相称的组织起来的具体行动。

   我一直鼓吹,真正的爱国主义必须首先是爱本国的公民,而且爱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现在到了诸位“愤青”给中国普通民众显示他们“超级爱国主义”的关头了。[详细]

  来自甘肃省腾讯网友:总理,您要保重身体啊!您的嗓子哑了一定是没有休息好,您要保重身体啊!人民需要您,我们需要您我们的好总理。

  来自成都市腾讯网友:我是四川省金堂县的一位教师,看到惨不忍睹的灾情,我哭,上天不公,我哭,我们的祖国多难我哭,已无泪。

  来自116.76.197.* 腾讯网友:我们是同胞,所以只要兄弟姐妹有难,我们的同胞都会施以援手,因为我们是一家人,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加油,中国!

  来自漯河市腾讯网友:救援贵神速,何惧面临刀山火海;天灾不可怕,只要我们众志成城!

  来自广东省腾讯网友:解放军同志:你们是好样的,给我们这些老兵长脸了!

[编辑:champchen、vingietang、andrezhou、licazhang、singeryu、vividdong、ariesliu、wonderguo]
 

映秀镇,痛并战斗着

都江堰与映秀镇震区的一些照片

生命争夺战——营救张小平

我们徒步进北川

山上的村民:“我们走了一天一夜”

为孙女欲寻找打工的女儿女婿

广元见闻:余震不断 街道平静

医院一顶帐篷住六人 病人痊愈但无家可归

北川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