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期

对话阿希姆•施泰纳

 副刊推荐

深度:性学家解读为啥剩女特别多? 深度:谁是下一个马英九? 深度:罗彩霞身份信息仍未恢复 深度:深陷传销:失去自由的30多天 深度:昔日富豪黄光裕和他的对手们 深度:雪压校舍致死学生 深度:韩乔生:我帮中国足球排排毒   深度:跨国公司别在中国假漂绿 深度:警察集资盖房集体被骗  深度:新疆暴涨万倍的疯狂的石头 深度:“忻州第一案”始末  深度:迪士尼致上海周边房价猛涨 深度:“要拿诺贝尔奖”手术把小孩治残了 深度对话:“红色企业家”武克钢:不要总骂企业家

 

  “绿色对话”是“《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与腾讯网“深度对话”栏目强强联手推出的高端人物访谈栏目。我们欢迎广大网友对“绿色对话”提出意见和建议。

  《南方周末》绿色团队:
  吴传震、朱红军、曹海东、孟登科、何海宁、徐楠、吕明合、袁瑛[详细]

 

《深度对话》往期回顾:

(一)对话范跑跑妻子:

美忠是个好男人

 

(二)对话徐光兴教授:

地震心里伤害恢复至少十年

 

(三)对话校长刘亚春:

北川中学哪有几十个亿

 

(四)北川幸存高三教师

的五年网络生涯

 

(五)对话民工律师周立太:

怕?老子就不上庭了!

 

(六)对话记者简光洲:

我为何第一个点“三鹿”的名

 

(七)对话航天四老屠守锷:

毛主席说导弹卫星我们都要

 

(八)对话记者孙春龙:

感谢温总理,我是他粉丝

 

(九)对话原住民高金素梅:

日本还没道歉,我们还在诉讼

 

(十)对话教授展江:

“封口费说明有媒体堕落了”

 

(十一)对话李鸿谷:

周老虎在今年还能成头条么

 

(十二)对话曹轲:

中国的报道是最透明的

 

(十三)对话钱钢:

我们的安全来自信息的透明

 

(十四)对话庄慎之:

我眼中的“网络威胁论”

 

(十五)对话鲁元珍:

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十六)对话张鸣:

敢告我反革命,让你不及格

 

(十七)对话白血病儿之父:

我要向总理磕一辈子头

 

(十八)对话前驻法大使:

中国30年没做过亏心事

 

(十九)对话闾丘露薇:

媒体应该怎样关注灾区

 

(二十)对话新华社记者朱玉:

“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

 

(二十一)对话北川籍记者郑楮:

那天,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二十二)新闻晨报记者张源:

没有一个地方像北川让我牵挂

 

(二十三)中青报冰点林天宏:

回家背后中华民族的坚韧

 

(二十四)南方周末朱红军:

真实基础上的主旋律才更持久

 

(二十五)南香红:

北川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十六)新京报张寒:

有些悲伤始终活在他们心里

 

(二十七)新闻晨报杨海鹰:

登上军方直升机的女记者

 

(二十八)对话张悦:

灾区老百姓才是英雄

 

(二十九)中国新闻周刊杨龙:

让灾民平静生活吧

 

(三十)史上最牛代课教师:

震后无法教书

 

(三十一)对话加藤嘉一:

太子党是日本最大问题

 

(三十二)对话江平:

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

 

(三十三)对话冯仑:

民企脱光了也要干干净净

 

(三十四)对话卫毅:

看不懂的巴东

 

(三十五)对话李普:

我从毛主席手里接过政府名单

 

(三十六)对话三代兵团人:

我们的理想与爱情

 

(三十七)对话戴庆媛:

我们不是被机枪押进新疆的

 

(三十八)对话王明达:

前教育部副部回忆高考与大学

 

(三十九)对话许庆亮:

上海特警乌龙剿匪幕后故事

 

(四十)对话孙中界:

不断指谁相信你是清白的

 

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希姆•施泰纳简介:施泰纳被任命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第五任执行主任。生于巴西的施泰纳自2001年来担任位于瑞士格兰德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总干事,曾在牛津、伦敦、哈佛和柏林各大学攻读经济学和政治学,他曾在华盛顿、东南亚和南非各地参与许多发展政策项目。施泰纳在其上任当天即表示,在其第一个4年任期届满时,希望能确保环境署成为具有知识引导、科学评估和推进促成等功能的更明亮的灯塔,以指引世界范围内迫切需要的深入且有意义的政策变革和革命。

阿希姆•施泰纳近照

  本文由“《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供腾讯网“深度对话”独家专稿,更多环保“绿色”报道,请阅读每礼拜四出版的《南方周末》绿色版。

施泰纳:或许在说服美国人这件事上,中国确实能帮上忙。

施泰纳:中国这样一个如此骄傲的国家,不能把自己的“科学发展”寄望于国际合作。

施泰纳:无论是以京都议定书的框架继续,还是另起炉灶达成新的协议,都是选择的问题,关键是要行动。

施泰纳:负责任地应对全球变暖,并不仅仅意味着支出更多成本,这也是一个国家对未来的长远投资

对话人物:阿希姆•施泰纳 对话者:胡贲(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成员) 页面:郑晓艳【我有话说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希姆·施泰纳在颁奖仪式上演讲

爱护绿色

相关:腾讯公益专访联合国副秘书长施泰纳

中美两国的协议是全球气候行动的必要条件

G深度对话:哥本哈根回合谈判马上就要开始了,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已访华,您觉得在这个时间点上,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最大碳排放国之间的会晤,是否会涉及全球变暖议题?从全球变暖的角度看,中美两国的关系会产生什么影响?

施泰纳:2009年最有趣的变化就是,在白宫终于有了一个和中国能在气候变化各个议题方面全能达成一致的谈判伙伴。相比起2,3年前来,这是个很大的变化。因此中美两国之间在政治层面上有了更多的共同点。

 其次,中国和美国分别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中最大的碳排放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中美两国都需要对方的帮助,以应对内部的政治挑战。奥巴马正在努力说服美国民众在哥本哈根回合谈判上做出更大的承诺。而这是中国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非常关注的话题。如果过去的100多年来全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都不愿意做出减排承诺的话,那将是很难说服其他国家做出行动。好消息是,奥巴马总统正领导美国人民走向这个承诺。

 而中国则要面对保持发展,解决贫困等一系列的内部挑战。需要在对未来投资和解决目前棘手问题之间做出选择。我相信,如果奥巴马总统能说服美国人民相信,中国愿意在全球气候变化中做出负责任的努力,而中国政府也能相信,美国的民意还在挣扎之中,但正迅速向做出减排承诺的方向靠拢。这将对整个哥本哈根谈判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

  因此,我相信奥巴马总统对中国的访问对哥本哈根回合谈判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或许在说服美国人这件事上,中国确实能帮上忙。

G深度对话:哥本哈根回合谈判是联合国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最终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谈判。而就刚刚结束的巴塞罗那回合谈判来看的话,如您所知,结果并不能让人满意。很多观察人士就此得出结论说,哥本哈根回合谈判能达成最终协议的前景不容乐观。您对此怎么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对此会做出什么样的努力?

施泰纳:首先,我想说明的是,任何谈判都是会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天的。尤其是这么多利益相关方参与到同一场谈判之中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我也同意,在巴塞罗纳之后,我们确实都有理由担忧。为了在哥本哈根回合谈判达成协议,全世界各国已经做了三年的准备。但我们现在一些最基本的话题上依然没有达成一致。我们相信,到了现在,我们没有理由不达成协议。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我们也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有框架协议,有京都议定书执行以来的经验,

  因此,这是能实现的。但是,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更多的政治努力,我们需要美国能为国际社会做出表率,他们不能再因为国内政治的原因而继续拖延与国际社会在减排和气候变化上的合作,从而成为后哥本哈根时代的重要参与者。

  同时,我们也需要发展中国家不要继续把减排作为一个首先需在发达国家完成,然后才推广到发展中国家的课题。我们需要加快合作的步伐。所以也需要发达国家能提供足够的财务和技术支持,以保障发展中国家进行合作。否则,地球是没有机会的。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解决全球变暖问题。我们需要全球的集体行动。

G深度对话:但这也恰恰是问题所在,出于各自的利益,发达国家至今没有就中期减排目标达成协议,在如何补偿发展中国家进行减排上也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协议,各方都因为各自的原因不愿意承担更多责任,这种情况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能做什么?

施泰纳:在过去的20年以来,联合国设立了IPCC(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是IPCC的努力,最终给了“全球变暖”一个准确的定义。并且以超越任何单独的国家利益的态度,给全世界提供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框架。

  其次,联合国也相继提出了各种框架协议,以保证各国能依此进行合作。第三,环境规划署在过去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提高全球各国公众对全球变暖问题的关注。我们也努力向所有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证明,解决全球变暖问题是符合每一个国家的真正利益的。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环境署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绿色经济等问题发表讲话

参加中国儿童环保教育计划的孩子们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接受颁奖

 

未来必然是低碳的。我们无法想象在30年以后我们依然可以持续目前这种高碳的经济模式。因此,我们在经济上也在努力向世界各国证明,向低碳经济的转换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也是很划算的,无论从能源安全的角度来说,还是从适应气候变化的角度来看。

 当然,我们也提供了很多科学证据,证明我们地球的环境基础,海岸,湿地,森林等等,目前已经无法解决如此之多的碳排放。因此,我们试图说服各国政府,投资于森林保育,恢复生态系统,保护海岸等各项环境措施将是非常有助于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同时,我们也试图说明,新能源并不是理论上未来的某种选项,而取决于各国政府现在就为此做出立法上的框架,并予以一定的经济补助和科研与研发上的支持,就好象各国政府在其他各个行业中所提供的基本服务一样。

  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但我相信,最终解决全球变暖的问题,取决于全世界人民意识到,全球变暖所带来的风险太大了,我们必须现在立刻开始行动。而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任务。几周以前,我们刚刚发布了一批新的全球气候变暖的证据,最近的研究表明,比起我们三年前的预测,现在全球变暖的趋势更快了,情况更糟了。

  同时,我们也正努力促使人们相信,我们有许多切实有效的新能源和环境改善方面的措施,可以阻止全球变暖的进一步恶化。

G深度对话:理论上来说,这样当然是没错。但是全球变暖涉及了太多的内部和外部的政治考量和利益冲突,比如,以目前最为可见的CDM(清洁发展机制)而言,CDM在中国的规模,比起中国庞大的,碳效率并不高的经济本身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当然,CDM为中国带来了更好的技术和资金支持,而另一方面,中国国内也有人讨论,是否应该限制CDM在中国的发展,因为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也将有自己的碳减排额度,而CDM在进入中国以后,拿走的都是最大,最容易的减排项目。以后,当中国也需要强制减排的时候,就会增加中国减排的成本。如此,仅仅依靠提高公众对环境问题的认识,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政治上的复杂局面?

施泰纳:首先,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他们本身就需要思考自己未来,也需要思考,在全球变暖的条件下,他们的出口商品的竞争力会有所变化。而且,各国也希望看到一个能与全球一起合作的国家。从这个角度来看,CDM之类的国际合作机制并不是一切问题的答案。CDM的本意是帮助那些没有技术和资金的发展中国家,也能够较容易的获得实现绿色经济的基础社会和技术。最终,中国还是需要全面改变自己的国际和国内政策。

  当然,即使现在,CDM这样的国际合作机制也只是中国的努力中的一小部分。中国已经有了提高能源效率的国家目标,已经有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计划,中国的新能源产业也在急速扩张中。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机组生产国,也在光伏产业这样的新能源项目中有庞大的投资。因此,无论从国内能源基础和政策的角度,还是从国际合作的角度,我觉得中国正在努力让经济转型为更有效率,更环保的发展模式。中国这样一个如此骄傲的国家,不能把自己的“科学发展”寄望于国际合作。

  即便不考虑如何面对哥本哈根回合谈判,向绿色经济,低碳经济的转型也是对中国本身很有利的。当然,发达国家如果能拿出更多的经济和技术上的援助,将大大加速中国的转型进程。但很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发达国家愿意做出的承诺不多。因此,哥本哈根回合谈判是重要的,在这个国际合作的协议下,全世界能从中获益更多。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

哥本哈根

G深度对话:现在的气候谈判框架之下,国际社会似乎被划分成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两个集团,有观点认为,过去的数百年间,发达国家完成了自己的发展,排放了大气中主要的二氧化碳,而现在,却需要发展中国家来共同承担这个责任,他们希望发达国家能更多的负担这个转换的成本,因此迟迟不能达成协议,而发达国家,尤其是许多欧盟国家也在讨论说,京都议定书框架下的进程并不令人满意,是否要放弃京都议定书,重新设计一个谈判框架,如何解决这种矛盾呢?

施泰纳:那些希望继续京都协议框架的人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集全球之力应对一场生态灾难,而且取得了一定进展,之所以不顺利,是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而那些主张放弃的,则认为京都协议的第一段目标并没有实现,现在是需要做出更大努力的时候,否则我们将无法应对这一场危机。

  我个人认为,作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场实验,京都议定书的谈判过程是值得肯定的。当然,从联合国的立场来说,无论是以京都议定书的框架继续,还是另起炉灶达成新的协议,都是选择的问题。这应该由联合国的成员来决定。无论哪种手段都可以,关键是要行动。

 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前一种观点是很可疑的。我本人毕业于牛津大学经济系,从经济学上,我学到的一点是,经济有自己的逻辑,但也是国家公共政策影响之下的。现在来看,绿色经济模式是比简单的挖煤,烧油要昂贵。但如果考虑到我们的子孙需要为环境恶化所付出的成本,从三十年,而非五年的角度思考的话,经济外部条件是可以很快发生变化的。以德国为例,10年前,德国人把现在的政府选上台,很重要的议题就是要建立一个绿色经济体。当时所有人都在讨论,德国可能无法承受这次改革的成本,德国会破产,德国人会失去大量的就业机会。但是现在看看呢?还不到10年,德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技术和产品输出国,他们50%的能源消费来自新能源,并且因此产生了数以百万计的新就业机会。

 那些认为新能源和绿色经济的成本太高的观点,往往来自于那些从目前的能源和经济模式中受益的部门。我看过全球很多国家向绿色经济,环保经济转型的例子。政府必须为国民的长远利益负责。负责任地应对全球变暖,并不仅仅意味着支出更多成本,也是一个国家对未来的长远投资。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