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期

对话布莱尔

 副刊推荐

深度:村官贪污30亿 深度:武汉马彩争“头牌” 深度:东方快车百年盛衰 深度:中国富二代接班:不做败家子? 深度:曹操墓的确认逻辑 深度:北川中学少年割喉杀人事件 深度:抢尸背后维稳逻辑   深度:中石油柴油泄漏真相 深度:到重庆去 为涉黑者辩护  深度:《阿凡达》:星际拆迁史经典案例 深度:为什么要骂张艺谋  深度:燕山大学20倍利润卖教育征地 深度:释永信曝与政府恩怨 深度对话:中国摄影金像奖造假风波

 

  “绿色对话”是“《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与腾讯网“深度对话”栏目强强联手推出的高端人物访谈栏目。我们欢迎广大网友对“绿色对话”提出意见和建议。

  《南方周末》绿色团队:
  吴传震、朱红军、曹海东、孟登科、何海宁、徐楠、吕明合、袁瑛[详细]

 

本栏目战略支持媒体>>>

南方人物周刊
 

先锋国家历史
 

新京报人物
 

新京报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
 

南都周刊
 
联合报道阵营>>>
 
 
 

前英国首相布莱尔简介:毕业于牛津大学圣约翰学院法律系,1983年进入下议院,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1994年当选工党领袖,1997年5月任首相,成为自1812年以来英国最年轻的领袖和英国历史上首位连任的工党首相。

布莱尔近照(本文所有图片均为资料图)

  本文由“《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供腾讯网“深度对话”独家专稿,更多环保“绿色”报道,请阅读每礼拜四出版的《南方周末》绿色版。

布莱尔:毫无疑问,中国的努力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但由于经济增长原因,挑战仍然是巨大的。

布莱尔:中国已经做了大部分自己能做的事情,接下来要看多方的合作

布莱尔:不要像我们过去那样发展,制造这样的麻烦和问题留给这个世界  

  自从2007年6月离开唐宁街以来,布莱尔依然繁忙。除了与所有的卸任元首一样写书、演讲,并参与外交斡旋,布莱尔将大半的精力投入在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问题上。

  在今年8月末,布莱尔短短5天的中国之行马不停蹄:他参加气候组织(The Cliamate Group)年度报告发布,会见温家宝总理并讨论中国低碳经济前景,与李冰冰共同推广“百万森林”项目,还来到贵阳,与龙永图、李连杰一起参加“生态文明贵阳会议”,揭幕“太阳能LED照明千村计划”……

对话人物:布莱尔 对话者:张哲(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成员) 页面编辑:程萍【我有话说

布莱尔与中国女星李冰冰牵手共推“百万森林”项目

布莱尔与中国慈善家、艺人李连杰在贵州探访气候变化

中国已经展示了自己的雄心

G(南方周末绿色工作室)深度对话:有评论称中国在碳减排方面已经做出了巨大努力,但其成效仍然被高速的经济增长带来的后果所掩盖。你怎么评价中国在碳减排方面的努力,尤其是与其他国家相比较时?

布莱尔:毫无疑问,中国的努力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但正如你说的,由于经济增长原因,挑战仍然是巨大的。

  所以重要的事情是,中国已经做了大部分自己能做的事情,接下来要看多方的合作,欧洲、美国和其他地区与中国如何合作,加速新能源和低碳科技的发展。

G深度对话:你认为中国还有哪些方面是需要改进的?

布莱尔:中国的领导层已经意识到,减排要做的工作是全方位的。中国现在已经提前完成了2005-2010年的减排目标,我相信他们会为未来设置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

  中国已经展示了自己的雄心,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发展低碳科技并加以实施,以及进行世界范围内的合作的可能,这个过程必须加速。

G深度对话:讲到合作,我们不得不看到各国之间对待温室气体排放的看法分歧。中国、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要求到2020年时,发达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排40%,但美国欧盟现在做出的最好承诺似乎也只有13-17%。这巨大的鸿沟如何弥合?

布莱尔:是的,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将会有很多的谈判。非常有意思的是,每一个政府都在谈论他们显著的减排。即便最终达成的减排量是20%——我相信可能会不止如此,但这也足以改变世界的经济模式。

  所以我想说的是,对于哥本哈根,最重要的是把整个世界置入一条新的发展路径,这条道路应当指向一个低碳的未来。

  而在未来的5年,也许10年,我们完全可能拥有了更好的技术,将加速这个进程。重要的是我们达成这种共识,而不是一个确切的数字,40%、30%,还是25%。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会场外的呼吁者

中国碳减排任重而道远

森林在减缓温室效应方面有巨大作用

哥本哈根:相信会有好消息

G深度对话:我注意到你在中国几次提到,对于哥本哈根最重要的是达成“现实可操作的”协议,而不是一个具体的数字。那么你能否描述一下什么是你说的“现实可操作的”协议?

布莱尔:我说的是,比如我们来谈砍伐森林,这可能是15%的问题,而航空业的碳排放可能吸引了多得多的注意力,事实上有很多运动是针对人们的出行方式的。

  但如果我们把森林减少作为一个整体来考量,做出计划大量种植树木,这本身就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

  能源利用效率是一个重大问题,但也许我们不必在短时期内要求取得重大的科技进步,而是从身边我们能做到的时期做起,这样就是现实可操作的。

  对于不同政府来说,我们也应要求他们做出能力范围以内的最大努力,而非命令它们完成不可能的指标,比如让美国在2020年前减排40%,或者让中国做出不切实际的承诺,这都是不合理的。

G深度对话:你也反复提到了中美两国,事实上很多评论都认为这两个国家直接决定了哥本哈根会议在多大程度上能取得成功。你怎么看中美两国的责任?

布莱尔:是的,这两个国家都责任重大。从我看来,迄今为止中美之间在气候问题的合作还相当不错。说到中美两国的责任,我想这也是气候变化的症结所在。

  我无意冒犯一些小的国家,但事实上,如果中国和美国做的不够,其他国家的努力恐怕将没有效果。欧盟在这里应当成为一座最好的桥梁,来弥合中美之间的分歧。

G深度对话:也有人认为,气候谈判只是一场利益和地缘政治学的博弈游戏,你同意吗?

布莱尔:当然你可以说所有的国际谈判都是关于利益和地缘政治学的。但气候谈判当中有着西方和东方的共同的真诚意愿,因为人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不论是在中国贵阳还是美国的蒙大拿山区,气候本身并不在乎。人们必须采取行动来拯救这个世界。对于气候谈判,虽然很多人比较悲观,但是我相信哥本哈根会议还是会有一些好消息的。

冰人亮相联合国发展大会

八月的北京街头,冰雕艺术让市民感受环境危机

关注全球变暖迫在眉睫

“不要像我们过去那样发展”

G深度对话:中国的现实情况是,很多地区面临经济发展巨大压力。比如在中西部一些落后地区,他们为了发展经济甚至会吸引那些在发达省份由于环评不达标而被关停的企业。如果你是这样一个落后地区的市长,面临这样的压力你会怎么做呢?一方面是漂亮的GDP指标和可能的升迁机会,另一方面是可能并不吸引眼球的环保工作。

布莱尔:的确很难做。但我想,在一些决定之前,我可能会想到我有3个孩子,最小的才9岁。我希望在2050年或者更久以后,我的孩子们还有一个好的生存环境。

  实际上这也是我这些天讨论很多的话题之一,比如我们所在的贵阳就面临巨大的挑战。但如果我们能够提供给它们很好的方法,发展更好的技术,我想他们还是可以努力达到目标的。

G深度对话:这些天您好像很爱谈“技术”这个词,但你真的相信技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你强调改变而不是“牺牲”、“剥夺”,你说不能让中国人不买车,但你是不是对依靠技术解决气候问题太乐观了?

布莱尔:让我来举个例子。人们总是爱谈论世界上人们旅行的总量,因为交通工具的碳排放是巨大的。你无法阻止人们旅行,但实际上科技可以解决部分问题,比如人们可以通过电话会议,或是互联网的视频来办公,而不必实际旅行去到一个地方。

  世界的旅行总量还在不断上涨,我们必须想到办法,用新的科技手段,比如新能源或电动汽车,来解决问题,而不是让人们停止旅行。如果说我乐观,我想我们的时间实际并不多,但我相信我们还是可以走上正确的道路。

G深度对话:那么在气候变化和环保方面,中国有哪些方面是应该向西方学习的?

布莱尔:我想最该学习的就是,不要像我们过去那样发展,制造这样的麻烦和问题留给这个世界。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