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   麦凯恩
注重通过谈判协商和多边合作解决重大国际问题,重新确立美国的领导地位,表示会与伊朗、叙利亚、朝鲜等所谓“敌对国家”的领导人谈判。 外交、安全 呼吁美国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发挥更积极有力的作用,侧重加强美国与盟国的关系。认为需要建立新的国家安全框架。
认为美国需与中国建立长期且具有建设性关系,主张深化美中在经济安全和全球政策方面的高层对话,加强环保和军事领域的交流。 对华关系 赞成以共同利益为基础,结成更牢固的美中关系。认为美中关系必须根植于更广泛的地区和国际秩序中,这是实现两国都希望的共同繁荣和稳定的不可或缺的基础。
一直反对伊拉克战争,并在竞选中承诺,如果当选总统,会在上任后16个月内从伊撤出美军作战部队。 伊拉克问题 在参议院投票支持对伊开战,反对设立撤军时间表。但他最近表示,如伊局势好转,有望在两年内从伊大幅撤军。
承诺当选后向阿富汗增兵7000人。 阿富汗问题 赞成对阿富汗增派人数不定的部队。
支持实施金融救援计划,但认为救市只是临时措施,应同时加强监管;支持在救市同时推动实施为中产阶级减税和刺激经济增长的计划。 金融危机 曾对政府救市持有疑虑,但最近赞成实施金融救援。主张成立独立机构监督救市行动并对金融管理系统进行改革,提高办事效率。
反对布什政府对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富裕阶层的减税政策。敦促就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重新谈判,以加强有关劳工和环境方面的条款;支持与秘鲁达成自由贸易协定。 税收、贸易 支持延续布什政府的减少所得税政策,并打算将企业税的税率从35%减至25%。支持与哥伦比亚、韩国和巴拿马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反对改变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支持开放新贸易市场。
支持在学习英语并缴纳罚款的前提下,让非法移民合法化。他希望加强对雇佣非法移民的惩罚力度。他支持向非法移民发放驾照;持增加签证数量,以便使移民家庭团聚。 移民政策 去年曾参与制定麦凯恩-肯尼迪移民法案,不过没有获得参议院通过。该法案包括海外劳工用工计划,以及使非法移民合法化的途径。他支持在学习英语并缴纳罚款的前提下,让非法移民合法化。
支持减少负资产房主的按揭贷款额﹑并由联邦政府提供保险的立法;支持破产法庭调整按揭条款,以帮助房主保留住房。 住房政策 支持与奥巴马赞成的法案相似的联邦保险计划,但覆盖的人群较小,且需由房主而非银行申请救中美其预计的成本为30-100亿美元。
支持堕胎权,反对限制堕胎。他仅支持对某些晚期堕胎加以限制,不过如果是为了保护孕妇的健康可以另当别论。 堕胎问题 反对堕胎权。他很可能会任命最高法院法官推翻(将堕胎合法化的)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