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站 滚动 国内 国际 社会 军事 内幕 法制 奇闻 人物 评论 专题 地图
 
幸福工程创立十周年表彰大会举行
   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在10年的实施中得到了各级党政机关的大力支持和全社会以及海内外爱心人士的关爱,由于他们的参与奉献,幸福工程才有能力对那些贫困母亲实施救助。[全文]
  为了表彰腾讯公司对幸福工程宣传推广所做的贡献,幸福工程全国组委会决定授予腾讯“爱心奉献奖”,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颁奖仪式。[全文]
救助贫困母亲的行动
  在中国的贫困人口中,有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贫困母亲。她们中不少人还生活在极度的贫困状态,口粮不足、缺乏收入来源,更享受不到文化教育等基本社会福利。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她们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困苦和劳累,她们作出的牺牲更多,付出的代价更高,承受的压力更大,在贫困人口中,贫困母亲的生活境遇最为艰辛。[全文]
幸福工程参与者合影
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出席
腾讯网总监马立接受奖章
获奖代表于全兴发言
幸福工程形象代言人马艳丽

九年前,丈夫耐不住大山里贫苦的生活,把一双女儿抛给她出走,至今杳无音信。她背着一百多斤的沙子,一趟趟往返于山上山下,硬是自己背出了一幢屋

  贫困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但是我从贫困母亲的眼睛里,看到的不仅仅有哀怨的眼泪,更有一种对苦难的坚忍和对幸福的执著。

  每一幅图片背后都有一个令人感慨的故事;每一幅图片背后都有一份母亲的希望----

发表评论

临产的女人继续劳作 这是一双母亲的手

责编:谷镝 
  摄影作者于全兴

 

  “悲悯的方向是垂直向下的”,而这个叫做于全兴的记者,他悲悯的方向却是向西的。在中国,在广袤的西部,还有许多尚未脱离贫困的母亲。她们承受着我们难以想象的生活重负。她们忍受着饥饿、疾病以及自然灾害的侵袭……幸福工程全国组委会自1995年成立以来,积极为改善中国贫困母亲的生存现状而努力。当然,也需要全社会的努力!

  为解答不少网友询问的捐助办法和贫困母亲的最新情况,最近我们通过文明杂志社,特意邀请到了摄影记者于全兴来以及“幸福工程”办公室副主任葛振江老师来腾讯进行访谈。

做客腾讯聊天实录 聊天视频 网友评论处


  于全兴,1962年出生于天津。198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后从事美术设计工作。1987年至2004供职于《家庭报》社,任美术编辑、主任记者,现为天津师范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副教授。[全文]

 

 得到救助的贫困母亲
康岁巧,98年接受“幸福工程”扶贫资金发展养猪及种植业。 刘归兰,32岁,98年接受“幸福工程”项目款盖起了四间砖瓦房。 马桂莲,28岁,2000年接受“幸福工程”扶贫资金饲养奶牛和山羊。 杨志萍,36岁,,97年“幸福工程”扶贫款购买一台草帘机。
陈安珍,38岁。97年接受“幸福工程”扶贫款1000元发展养蚕。 赵三妹,37岁,全家4口人,95年“幸福工程”捐助两只小尾寒羊。 罗叶妹,接受“幸福工程”扶贫款1000元,以入股方式投入承包商。 张小英,97年用“幸福工程”扶贫款经几年精心饲养,现羊牛成群。
王秀梅,用“幸福工程”资金2000元,贷款6000元建了小酿酒房。 安尔存,得到“幸福工程”扶贫款3000元,自筹6000开一间小卖部。 吉布依牛,接受“幸福工程”资助款1000元,购买两头母猪。 付莲琴,用“幸福工程”扶贫款2000元,先后建起两座蔬菜温棚。
 等到救助的贫困母亲
杨花妹,41岁,丈夫外出打工、她上山挖药材供孩子们上学 周小卯,24岁,,经济来源靠卖油菜籽,去年收入200元 白罗松,27岁家有一头牛,去年靠种植草果收入300元 罗秀花,23岁,全家靠她编织`垫的收入贴补家用。
盘大妹,40岁,孩子多是造成家庭贫困的原因之一 熊昌碧,每天背着年幼的孩子和大女儿到前河边上筛沙子 博使么日扎,全家3口人,5个月无口粮,靠政府救济。 阿能么扯子,全年收成300公斤粮食,仅够吃5个月。
俄的么友外,全家4口人,去年收成200公斤荞子和洋芋。 乃古么次外,去年收成200公斤粮食。靠政府救济度日。 李兰芬,36岁,全家4个月无口粮,靠政府救济。 如果谁能帮她一些钱,养一头母牛下了小牛,她可还钱了
吴永香,33岁,她赊来4头小猪喂养,为了让孩子能够上学。 周廷艳,20岁,她外借1260元钱买了一头小牛、四头小猪。 孙朝芬,36岁,她赊来两头牛喂养,目的是为了耕种。 尹丽萍,22岁,全家半年无口粮,政府救济一部分。
杨正莉,27岁,最难忘去年政府给她们家一头猪、一袋化肥。 陶登林,38岁,家里供不起孩子上学。喂养的小猪是政府救济的 马祖格,26岁,家里的十几亩山坡地因干旱三年没有收成 阿力么日作,27岁,6个月无口粮,靠政府救济和借粮生活。
席二界去年收稻谷1000公斤、杂粮50公斤,人均收入200元。 潘 酒,25岁,无牲畜。卖蔬菜有70多元收入。 潘明英,30岁,全年收稻谷450公斤、杂粮50公斤,人均150元 覃纯菊,38岁,丈夫把一双女儿抛给她出走,至今杳无音信。
才仁巴毛,52岁,其夫2000年因病离世,经济来源靠采挖虫草。 嘎松卓玛,24岁,家里牲畜全部死于1995年底的一场雪灾。 刘引引,31岁,她每天要到2里地以外的大山沟中挑水吃 谢芳玲,37岁,她是全家的支柱,病了无钱医治。
罗正芳,45岁,由于连年干旱,土地已经三年有种无收。 马祖格,26岁,家里的十几亩山坡地因干旱三年没有收成。 母亲怀中的婴儿只有17天,但她每天只能靠玉米饭充饥 卫小爱,32岁。靠丈夫外出打工挣钱缴付两个孩子的学费。
薛小霞,30岁,全家4口人,她家的石窑洞已有二十年的历史。 对贫困地区的母亲而言,“退休”这个词是不存在的。 熊昌碧,34岁,全家5口人。丈夫卧床不起,16岁的儿子至今没有音信。 舒国萍,30岁,全家4口人,全家每年缺三到四个月的口粮。
这头猪是陆枝美家最值钱的东西,为了防止跑丢,只好拴起来。 罗彩兰,24岁,云南西畴县西洒镇崖洞村人。全家4口人,7分地,今年收成250公斤玉米。 蜷缩在破棉絮里的孩子。 韩庆兰,26岁,云南昭通昭阳区小龙洞乡宁边村人。全家4口人,全年缺三四个月的口粮。
更多贫困母亲信息请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