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腾讯坎昆会议专题]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文字阅读

走近2012:永定·永定河

“从宛平湖到三家店建设一条20公里长的循环管线,将流下去的水再调上来循环注入干涸的河道,让永定河恢复原有的波澜壮阔。”这一浩大的工程只是《永定河绿色生态走廊建设规划》中的一部分,北京市的水务部门还准备通过人造湿地、人造溪流、铺设防渗膜,引入再生水等方法再造一条波涛汹涌的永定河。

这一切都是因为作为“北京母亲河”的永定河,已经成为一种符号,30年的断流让这种符号和荒草、灌木、高尔夫球场、甚至垃圾画上等号。

自30年前永定河三家店以下断流后,数十公里长数百米宽的河道河床裸露,已成不法人员偷采砂石之所,河道内到处是大砂坑。沿岸居民向河道倾倒垃圾,小区和工厂则排入污水。每到春秋之际,大风鼓动河床风沙,漫天黄黄袭卷市民。

“永定河今天的沉默,让人们忘记了它曾经的咆哮。”它发源于山西宁武县管涔山,全长680公里,其上游两大分支为桑干河和洋河,流经北京官厅水库等地,又在天津汇人海河后流入渤海。

从专业角度讲,永定河是一条游荡型河流。一年中的流量不平均,平常水少甚至没水,但到了夏季暴雨季节又会产生很大的洪水。河床很浅,河流走势经常横向摆动,河道经常变迁。

由于永定河的洪水威胁北京的安全,所以在新中国成立后,出于防洪的考虑,政府部门在永定河上游的山峡中修建了库容41.6亿立方米的官厅水库。之后几十年中,永定河上游共修建大大小小的水库267座。然而这一些举措却逐渐成为导致永定河干涸的原因之一。

上游水库的增多和上游用水量逐年加大,以及大面积的农业和畜牧业开发导致永定河水资源短缺。同时,地面植被被破坏,致使地面蒸腾作用强烈,雨云在北京地区留不住,很难形成降水。最终,永定河下游水量日益减少,并逐渐断流。

北京现枯水年水资源总量为38亿立方米,其中密云水库年供水仅5亿立方米(历史上曾蓄水高达30亿立方米;官厅水库已无水可供),地下水供水24亿立方米(北京的五座应急地下水储存库已动用了三座,而在欧美国家立法规定80%的地下水资源为不可开采资源),治理污染后的中水回用可供9亿立方米。

目前北京的城市规模还在不断地扩大,人口还在快速地增长,城市户籍人口即将突破1800万的资源承载极限。据测算,北京人均水资源仅为177立方米,比世界上最贫水的以色列人均300立方米的水资源量还要低。

北京段以上的永定河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山西境内桑乾河上水坝林立,但多数水坝呈池塘状,沿河水量并不丰沛,其他河段的样貌则只是被严重污染的溪流状。许多较小支流,因干涸而被当地填埋。

国际水利学界的一个共识是,人类使用一条河流水量的20%,对河流自然生态破坏不会太大;30%就达到警戒线,会对生态有严重影响。而我们对永定河水量的使用,达到了90%,这无异于喝干榨尽,河流必然毁灭。

有城市的地方,反而没水了。这是一个隐喻。这并不是偶然,“人进水退”在中国各地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然而,再造一条永定河却并非易事。

自然的原生态河流是几千年、几万年的地质构造变化形成的,溪流与湿地也都是依托自然河流产生的。自然河流靠自身来进行水体循环和水质维护,周边的动植物也是在自然的水体中产生的,这是一种生态平衡。

这是一条曾经被过度使用,如今正在被重新创造的河流。一条等待中的河流。在城市依赖了它千年之后,情况反过来了,它正在依赖于城市,要靠城市的爱而恢复生命。

《视界》坎昆会议特刊 “走近2012”系列

No.1 受伤的地球:折翼雨林

No.2 受伤的地球:哭泣的冰川

No.3 中国!中国!:被掩埋的童年

No.4 中国!中国!:血色牛仔裤

No.5 中国!中国!:永定·永定河

No.6 中国!中国!:癌症笼罩村庄

No.7 中国!中国!:湿地?失地!

No.8 中国!中国!:沙尘暴来袭

No.9 中国!中国!:垃圾托起城市

No.10 生灵哀歌:海豹皮草背后

No.11 生灵哀歌:熊胆梦魇

No.12 生灵哀歌:沦陷失乐园

>>更多了解环境信息 进入腾讯坎昆会议专题

 

   编者按

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地球资源。

每天有5000人死于饮用水污染,10亿人喝不到安全的饮用水。

接近10亿人面临饥荒。

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森林消失。

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八分之一的鸟类和三分之一的两栖动物面临灭绝。

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面临减产的危险。

物种死亡的速度超过其自然繁殖的1000倍。

到2050年会有2亿人沦为难民。

人类,这个地球上最顶级的食肉动物群、所有食物链的终端,用其二十万年的历史,暴殄地球四十亿年累积的遗产。昔日加诸自然的种种,正以各种方式回归人类自身。

对生态危机的关注,迫使人类重新审视自身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继而修正人类自身的生态发展观。你我作为个体的存在,都拿不出一个关于生态危机的解决之道,但这唯一的解决之道恰恰存在于68亿人群之中。

我们唯一能仰赖的,只有人类自身的觉醒、即刻的行动和不懈的努力。

别忘了,自然的最残忍之处,恰恰是它以最有意义的方式创造生命,又以最无意义的方式消亡生命。世界末日并不是什么玛雅预言,而是我们一手书写的结局。

地球或许是人类失败的试验场,但愿上天还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还容我们在自然的灵光下漫步,做一会儿流浪的圣徒。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 责任编辑:王崴 沈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