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腾讯坎昆会议专题]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文字阅读

走近2012:熊胆梦魇

黑熊的智商和人类三岁的孩子很像。熊整个身体器官、神经系统是高等哺乳动物,和我们人的生理非常接近。我们会疼,它也知道怎么疼;我们焦虑,它们也有焦虑;我们难受,它们也难受,一模一样的。你忍不忍心给一个三岁的孩子打洞,日复一日地抽它的胆汁,直到它痛着死去?

亚洲黑熊分布在从伊朗到日本以及东南亚的整个亚洲地区,是世界八大种熊类之一,被它性情温顺,因为胸前长有新月形的金毛,又被称为月熊。

1983年,朝鲜发明了活熊取胆的技术,养熊业因此产生。在此之前,人得到熊胆的惟一办法就是剖腹取胆,一命换一胆。在所有崇尚中医的国家,只有中国允许活熊取胆产业合法存在。

目前全世界野外黑熊数量仅剩25000只,中国大概有16000只,像东北、四川、云南都是养熊大省。至少有7000到10000头黑熊被圈养,成为“胆熊”。

活熊取胆是这样一种酷刑:不取黑熊性命,却能让它痛苦得生不如死。

用一根长10cm~20cm不等的金属或橡胶质地导管穿过腹壁直插胆囊。胆汁便顺着这根导管汩汩抽出,一般一天抽两次。为增加胆汁的流出量,熊场会用特制的针管抽扎进胆囊取胆汁。疼得惨嚎的熊会把自己抓得血肉模糊。甚至将内脏拉扯出来。

为了防止伤口愈合,人们会不时挑拨创口,为阻止黑熊自己拨开抽管,还会给它们穿上重达10公斤的铁马甲。

1996年林业部下达了使用无管引流的通知——不再允许使用金属管或者铁马甲,改用肠衣在熊腹部开个肉管道直通胆囊进行引流。

然而黑熊的痛苦并未因此减少。无管引流在黑熊的腹壁留下一个长期的开放性创口,极易造成感染,不断流出的胆汁还会使黑熊的皮肤溃疡。没有准确插入胆囊的器具还会直刺腹腔,造成肝脏破裂。

几乎所有的取胆熊,都有落下精神病根儿,不停摇晃脑袋,从此形成习惯不能自已。

因为黑熊取胆是早晚各一次,如果放养会降低效率。很多养熊户便将黑熊长期囚禁于狭窄的铁笼中,从它三岁开始取胆至死,历时十五至二十年。

因为恶劣的养殖条件患上各种疾病的黑熊,最后结局就是在病痛中苟延残喘直到死亡。

抽出来的胆汁被制成各种熊胆粉、熊胆眼药水、熊胆痔疮膏等,现在连竹盐牙膏、御术熊胆洗面奶里都含熊胆了。

一家成熟的熊场基本都会全产业链经营——养熊场隔壁即是酿酒的酒窖和机器,熊胆直接制成熊胆酒。酒既可直接兑上胆汁,也可以泡上熊胆粉。还能加点糖水制成一种保健口服液。

死熊也并不是产业链的末端,会有人来收。最值钱的是熊掌,一般都卖到餐馆,熊皮和熊骨也有人要,这样七零八落地能卖个一万多块钱,跟刚买来时的价格差不多。

也有人把病死的黑熊剁碎,连皮带肉外加骨头,装在一只大锅里炖,炖满七天七夜,连锅带汤一起送到客户那里去,这个的行话叫大补。据说早些年很多韩国人来吃熊胆,就直接买下一头“原熊”,当场杀掉,把胆囊取出来,“割开胆包,仰头喝掉走人。

东北的多数养熊场会在5月至10月的旺季接待大批韩国旅行团,有些大型养熊机构还开发特色旅游线路,全程韩语讲解,先参观后购买。其次,日本客人也曾是主要熊胆收购者。成品熊胆粉的价格从未低于每公斤3000元。

被抽的是如此矜贵的胆汁,黑熊们吃的又是什么呢?

玉米,就是黑熊最主要的口粮。大熊每天吃两顿,一顿吃一脸盆玉米糊糊。在东北,马路和院落里到处都晒满了玉米,算下来成本一月不过十几元钱。

更吊诡的是,这么多黑熊承受巨痛,被迫舍命取胆,换来的却是其药用价值被故意人为夸大——目前至少有54种草药具有与熊胆相似的功效,包括常春藤、蒲公英、菊花、大黄等,没有任何疑难杂症非熊胆不可。

目前亚洲动物基金会通过给熊场补偿金的形式,销毁35个小养熊场的经营许可证。相对于7000多头胆熊来说,这只能说是救出一只算一只。

在救助中心,黑熊要从如何走路、攀爬学起,慢慢开始重新做熊。据工作人员观察,通常15到20只熊会形成一个相对稳固的群体。时间长了,三三两两的会更亲密:一起吃饭和玩耍。天凉了,睡觉还会搂在一起呢。

这一切,你会不会觉得有些熟悉?

>>相关链接

腾讯公益频道“善待动物 爱及生灵”专题

数千头取胆熊生存惨状(组图)

腾讯独家播放:莫文蔚最新拯救黑熊公益宣传片

实录:赵忠祥谈被活体取胆黑熊的自由之路

《视界》坎昆会议特刊 “走近2012”系列

No.1 受伤的地球:折翼雨林

No.2 受伤的地球:哭泣的冰川

No.3 中国!中国!:被掩埋的童年

No.4 中国!中国!:血色牛仔裤

No.5 中国!中国!:永定·永定河

No.6 中国!中国!:癌症笼罩村庄

No.7 中国!中国!:湿地?失地!

No.8 中国!中国!:沙尘暴来袭

No.9 中国!中国!:垃圾托起城市

No.10 生灵哀歌:海豹皮草背后

No.11 生灵哀歌:熊胆梦魇

No.12 生灵哀歌:沦陷失乐园

>>更多了解环境信息 进入腾讯坎昆会议专题

 

   编者按

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地球资源。

每天有5000人死于饮用水污染,10亿人喝不到安全的饮用水。

接近10亿人面临饥荒。

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森林消失。

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八分之一的鸟类和三分之一的两栖动物面临灭绝。

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面临减产的危险。

物种死亡的速度超过其自然繁殖的1000倍。

到2050年会有2亿人沦为难民。

人类,这个地球上最顶级的食肉动物群、所有食物链的终端,用其二十万年的历史,暴殄地球四十亿年累积的遗产。昔日加诸自然的种种,正以各种方式回归人类自身。

对生态危机的关注,迫使人类重新审视自身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继而修正人类自身的生态发展观。你我作为个体的存在,都拿不出一个关于生态危机的解决之道,但这唯一的解决之道恰恰存在于68亿人群之中。

我们唯一能仰赖的,只有人类自身的觉醒、即刻的行动和不懈的努力。

别忘了,自然的最残忍之处,恰恰是它以最有意义的方式创造生命,又以最无意义的方式消亡生命。世界末日并不是什么玛雅预言,而是我们一手书写的结局。

地球或许是人类失败的试验场,但愿上天还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还容我们在自然的灵光下漫步,做一会儿流浪的圣徒。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 责任编辑:王崴 沈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