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即将到来之际,腾讯图片联合专业摄影记者,推出反映中国劳动者真实的工作生活现状的图片故事,发掘“活着”的艰辛和意义,并以此向所有劳动者致敬。  
劳动者篇 | 沈阳卸煤工 | 入殓师 | 泰山挑夫 | 铁路工人 | 美人鱼 | 云南采茶人 | 巴东纤夫 | 新疆石油工人 | 重庆棒棒 | 鄂尔多斯煤矿工人 | 乐活篇 | 香格里拉篇 | 流水线篇 | 玉树篇
   文字阅读

与煤共舞的卸煤工

在沈阳的火车站货运煤厂、热电厂有一群以卸煤为生的群体,他们是来自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南的农民工。年龄最大的60岁,最小的23岁,他们多是亲戚、兄弟、夫妻结伴来到这里,从事着最脏最累的卸煤活计。

文官屯货站煤厂的40多位卸煤工,多在煤厂附近租房而居,不足10平米的平房,每月80-100元的房租。对于夫妻卸煤工来说,一起上工下工,虽然辛苦倒也其乐融融。选择卸煤的工作大家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梦想,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44岁的卸煤工张福祥来自吉林榆树市农村,有着两年卸煤经历的他看上50多岁的模样,脸上深深的皱纹,手上厚厚的老茧。

“儿子在兰州上大学,每月都需要钱,为了儿子我也要坚持下去,儿子毕业,我也就解放了。这活实在太脏太累了,吸一肚子煤粉,常常咳嗽得要命,带口罩又喘不上气。卸载一车皮60吨的煤,挣到120元钱,也知足了,不过也不是天天有煤卸,有时候还真怕闲下来,一个月好的时候可以挣到2000多元,去掉房租和吃饭的钱,还能落下一千七、八。不过还好,我们老板讲究,每个月都能按时开工资。我也能按时给儿子汇钱了。”张福祥说。

运煤火车进站对于卸煤工来说就像命令,卸煤工们严寒酷暑和昼夜,哪怕是零下20多度的冬夜,只要接到包工头的电话,心里有再大的不乐意,为了生活、为了上学的儿子还是要爬出温暖的被窝,扛着板锹去卸载煤炭。

来自黑龙江嫩江的蒋树彪,做了6年的卸煤工,梦想就是留在城市,攒钱买楼房,让儿子在城市上学,融入城市。

对话:被采访人 卸煤工蒋树彪

1.你对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满意吗?

蒋树彪:还可以吧。卸煤干了6年,虽然累脏,但老板月底按时给工钱,有个保障啊。现在多少打工的让人骗了,干建筑的干几个月一分钱不给有的是。

我媳妇和6岁的儿子从老家黑龙江也来到文官屯(沈阳郊区的一个村子)这边,一家也算团聚了,房租一个月100元,也不贵。

2.对以后的工作有什么打算?

蒋树彪:再干一个月就准备不干了,卸煤太埋汰了,我的肺估计用火柴一点就能着,里面老多煤末子。准备买个三轮车载客。卸煤不能再干了,再干就要得矽肺病,儿子还小,要好好活着。

3.你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蒋树彪:理想的生活就是老婆儿子热炕头,没事再喝二两小酒,上个班挣的不要求多,足够家里用的就行。

4.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蒋树彪:想在虎石台买个楼(沈阳市郊的一个镇),前段时间问过了,2900一平,这些年挣的钱刚够个首付,如果让贷款就买下来,在这边安个家,儿子就能在这儿上学了。

5.你理解人为什么活着?

蒋树彪: 我活着就是为了我老婆和儿子,老婆孩子身体健健康康的,我累点没啥。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