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怒放吧,草根部落

《活着》第13季 草根之声(二)

阿海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小时候总是坐在半山腰

天空是那么的蓝 空气是那么的清爽

原以为生活就是那么简单

长大后总想到山外去走走

去寻找最初的梦 梦里的旅途如此迷茫

才发现生活也有许多无奈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一天天过去

我依然思恋我的家乡 那座座山的美

呜……啊呜……山里面的那朵索玛花儿 开在我心间

呜……啊呜……山里面的口弦声声 回荡在耳边

……

原生态的唱腔,纯朴的歌词,他们只是广大农民工中的一员;没有华丽的服装,没有电音的嘈杂,两把吉他,一只手鼓,磁性的歌声只是静静在吟唱,道尽了生活的沧桑和无奈。现实的他们却是热爱生活,积极向上,或许你会被他们的歌声感动,他们的名字叫草根部落。

草根部落的四名成员来自天南地北,他们远走他乡,从素未谋面到成为知己,像是一班共同拼搏的战友在深圳闯荡打拼,共同生活着,为的只是一个音乐的梦想。队长沙玛、成员木乃子举,来自四川大凉山,彝族;老武,来自海南,黎族;陈响,来自广东陆丰,汉族。4个不同民族的80后青年在琴行里认识,因为音乐走到一起。

草根部落的成员经历过多次更替,现在的组合是维持时间最长的阵容。从2006年乐队正式成立,他们开始了漫长的音乐梦想追逐之路。 他们参加过各种音乐比赛、电视选秀节目,希望借此不断提高自己的演出经验和水平。他们所演唱的歌曲全部都是自己原创,而且是四人共同创作。有趣的是,当乐队出现意见分歧,吵得很厉害时,他们就会自动停止争吵,几个人静下来投票决定。

音乐道路上的崎岖,外人难以想象,当年草根部落几个成员找不到演出机会,基本生活都成问题,他们只好靠做各种职业来维持生计。对于一个农民工音乐组合来说,其成长可谓难上加难——没有人为他们包装推销,没有名师指点,很多酒吧的生意下降,驻唱的机会基本上没有,再加上家人反对,使他们在音乐的道路上举步维艰。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他们一直坚强面对。

在草根部落2007年的博客上有一段文字:“生活中碰到的可能是责难、讥讽、嘲笑。在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学会从自我激励中激发自信心,学会给自己鼓掌。工作和生活中,谁都会遇到艰难坎坷、曲折磨难、痛苦彷徨、失意迷茫,甚至于失败,但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否定自己,自己打倒自己,自己摧毁自己!必须坚信命运的钥匙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何灵活地运用这把钥匙开启成功的大门,除了执着地追求外,信念至关重要!”在信念的支撑上,他们熬过了最初那段彷徨贫苦的日子,渐渐崭露头角。他们获得了央视青年歌手比赛全国17强,以及“深圳外来青工歌手比赛”组合金奖,在圈内开始为人所知。

现在有导演被他们的故事感动,正在拍摄讲述他们奋斗历程的纪录片。与很多草根艺术家相比,他们的状况已算不错。他们的家人看到自己孩子的执着追求,也开始慢慢接受他们的选择,这对草根部落来说是十分欣慰的。草根部落植根于泥土,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沧桑和无奈已不是主角,这帮投身理想的年轻人会坚持下去。

(特别鸣谢:有家传媒(中国)有限公司为本次采访所作的努力)

>>本季“草根部落”全集:

第一期:从富士康走出的魔术师(晁磊刚2004年进入富士康文工团,两年后成长为一名魔术师。他的观众总是打工仔、打工妹。凭借一双“魔掌”,他成为劳务工心中的偶像……)

第二期:怒放吧,草根部落(农民工乐队“草根部落”的四名80后成员为了谋生做过各种职业,最终因为共同的音乐理想凝结在一起。他们说:““生活中碰到的可能是责难和讥讽,我们一定要学会给自己鼓掌。”……)

第三期:保安歌手的疲惫与哀愁(拖木拉干出身贫瘠的四川大凉山,离家务工那天,母亲哭着跟在车后给他送行。在深圳,他干的都是最低下的活,民工、小贩、保安……然而在触摸到吉他的那一刻,他坠入音乐的迷乡,从此在困苦和梦想间挣扎……)

第四期:且行且唱 芳草薇薇(80后美女林晓薇学过声乐、当过兵、住过民房、试过一个星期生活费50块钱、天天吃沙县米粉。如今,她终于实现了当职业歌唱演员的梦想,每年为外来务工人员演出200多场,成为农民工心目中最美的明星……)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 页面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