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摄影师手记

石棉困境

《活着》第10季 工伤,心殇(一)

梁臻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4月19日,我来到了余姚市低塘街道邵巷村,刚来到村边,就被成片晾晒着的石棉线所吸引。石棉线被晾晒在竹竿上,远远望去,像是村民晾晒的面条一样。一位来自安徽的工人说,这些石棉线,一般天气好的时候,两三天就可以晒干,晒干后再织成石棉布。走进村庄里,虽然能听到各家各户的机器发出轰轰的响声,但看不到任何厂牌。一位村民说,村里的石棉厂有几十家,都分布在村里的各家各户,平时生产的时候,各厂家也是把门窗紧闭,为的是不让粉尘漫天飞扬。在一家有八台织机的厂里,工人们都带着口罩和呼吸面罩,在织机中紧张忙碌。石棉线单股很不牢,在编织机上,经常会被拉断,为了每天织出100多米的石棉布,需要几百次地连接线头,才能让织机正常运作。石棉线随着编织机转动,肉眼难觅的石棉粉尘也在空气中飞舞。

邵巷村大部分石棉工厂都有5到8台织机,工人也是5到8位,生产场地在二三十平方米左右,封闭而阴暗。一位来自贵州的工人说,她在这里已经干了有三四年了,自己花7块多人民币,买了一只呼吸面罩,三四天就要清洗一次。在这些工厂里,收入高了许多,一般在4000元以上,她也就一直这么干着,从未考虑过离开。

附近村民对石棉厂颇有微词。一位汽车维修店老板说,这么多石棉加工厂破坏了村里的环境,也给村民的身体带来伤害,但开厂的人又都是村里人的亲戚 ,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总归是有危害的。一位年轻的石棉老板说,由于投资二三十万就可以开厂生产石棉布,门槛非常低,所以小型石棉企业越来越多。而且,邵巷村生产石棉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积累下来大量稳定的客户群,虽然世界上已经有了石棉布的替代产品,但高昂的价格让客户用不起,也间接促进了石棉布生产的发展。

据了解,现在余姚有76家石棉企业,大多是家庭作坊式的,多数年产值不超过100万元。从事石棉制品加工的劳动者现有近1000人,以来自安徽和贵州的外来人员为主。余姚石棉加工已有40多年的历史,该工艺简单,投入较少。近几年,余姚市的卫生监督部门也对石棉加工企业进行了多次专项整治,还借鉴食品卫生监督量化分级管理的经验,对石棉加工企业进行量化分级管理,对重点危害的企业进行重点管理。工人自身的防范意识也在逐渐增强。在低塘镇中心卫生院,来这里进行体检的工人明显比往年多了起来。医生说,今年开始从事石棉行业的工人都来这里做体检了,目前还没有特殊的病人。

经过监管,这几年多数企业将石棉加工方法改为湿纺作业,石棉尘的浓度明显降低,但遗憾的是,个别企业的粉尘浓度还是高出国家规定的标准。除会引发石棉肺外,石棉粉尘还是一种致癌物,易诱发肺癌和恶性间皮瘤。这是严重的职业病,目前尚无根治的办法。由于其职业危害,目前发达国家已禁止生产和限制使用石棉。而且,目前全世界尚无有效的方法来降低石棉加工时的粉尘浓度。除了加强监管,加大处罚力度,卫生监督部门目前还没有更好的方法来预防石棉引起的职业病。

石棉尘危害防无可防,除了禁止别无它法。因此,终极解决方法必须禁止。尤其是,石棉不光在生产过程中危害工人健康、周边居民健康以及环境水源,其制成品更会危害使用者的健康。也就是说,只要工作、居住在使用石棉制品的建筑物中,就会受到伤害,其中包括都市居民。

有时候,在生计的逼迫下,明知前面是千尺悬崖也得闭眼装看不见往下跳,但,着地那一瞬间,很少有不后悔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石棉都只有一条出路:必须禁止!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页面设计: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