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图片站]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文字阅读

走近2012:被掩埋的童年

黑龙贵、马拉地地处鄂尔多斯和乌海市交界处,一条几十公里的山沟,有几百孔白灰窑密密匝匝地蜿蜒而上,像溃烂的伤疤一般刺目扎眼。

林立的烟囱占据了原来的草原,浓烟滚滚,气味刺鼻,城市和山脉都被遮蔽,在几公里外,看不清城市和山脉的轮廓。如果近千家重污染企业一起冒烟,方圆几十公里之内,中午就像是刚落日的黄昏。

内蒙古西部这一片规模巨大的工业园区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工建设的,在三地交界处的乌海市周边9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雨后春笋般地建起了5处高载能工业园区,累计引进各类工业企业近千家。相邻的乌海市、鄂尔多斯市和阿拉善盟立足于当地丰富的煤炭、电力和矿产资源优势,纷纷制定优惠政策招商引资。

这些园区,无一例外都是以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为主要的引进对象。公乌素镇开发区、乌达工业园区、乌斯太工业园区、阿拉善左旗工业园区、棋盘井工业园区都挤在内蒙古西南部与宁夏回族自治区交界不大的空间里。

黑龙贵、马拉地,是其中著名的煤矿、焦炭、白灰生产基地,主要生产白灰,为电石厂、炼钢厂提供原料。石灰烧制工艺简单,仅仅需要一口窑,再用煤炭将运来的石灰石烧制即可。随着近年来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力度的加大,石灰的需求量大增,价格也一路上涨。

窑越开越多,对人力的需求也就一直不减。一万多民工来这儿打工,他们拖家带口,大多来自甘肃、宁夏、四川、内蒙等地的一些贫困地区。

他们在这里开山采石、烧窑、敲白灰块,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工作条件十分恶劣,浓浓黄烟和刺鼻的气味让人头晕流泪,即使盖上头巾戴上口罩还是呛得受不了。

烟尘中的二氧化硫每天都在威胁着民工们的呼吸道。人体吸入低浓度二氧化硫,会引起胸闷和鼻、咽、喉部的烧灼样痛,以及咳嗽等不适。吸入高浓度二氧化硫可引起肺水肿,甚至立即死亡。

像开山采石灰石的民工危险性就很大,每年都死伤几十人。烧窑工也很危险,经常中毒休克。技术含量最低的工种是敲石灰块,这活虽然脏点,但相对安全。即便如此,也干不了几年。民工们患上咳嗽、咽炎的概率非常高,一旦病重就只能回老家了。

其实为了应付突击检查,不少窑已经添置了脱硫的除尘设备。但为了控制成本,这些设备大多成了聋子的耳朵,并不启用。粉尘污染依然非常严重。因此窑厂的老板们都很少到这里来,每天靠工头监督干活。

《视界》坎昆会议特刊 “走近2012”系列

No.1 受伤的地球:折翼雨林

No.2 受伤的地球:哭泣的冰川

No.3 中国!中国!:被掩埋的童年

No.4 中国!中国!:血色牛仔裤

No.5 中国!中国!:永定·永定河

No.6 中国!中国!:癌症笼罩村庄

No.7 中国!中国!:湿地?失地!

No.8 中国!中国!:沙尘暴来袭

No.9 中国!中国!:垃圾托起城市

No.10 生灵哀歌:海豹皮草背后

No.11 生灵哀歌:熊胆梦魇

No.12 生灵哀歌:沦陷失乐园

>>更多了解环境信息 进入腾讯坎昆会议专题

 

   编者按

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地球资源。

每天有5000人死于饮用水污染,10亿人喝不到安全的饮用水。

接近10亿人面临饥荒。

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森林消失。

四分之一的哺乳动物、八分之一的鸟类和三分之一的两栖动物面临灭绝。

四分之三的渔场已枯竭、废弃或面临减产的危险。

物种死亡的速度超过其自然繁殖的1000倍。

到2050年会有2亿人沦为难民。

人类,这个地球上最顶级的食肉动物群、所有食物链的终端,用其二十万年的历史,暴殄地球四十亿年累积的遗产。昔日加诸自然的种种,正以各种方式回归人类自身。

对生态危机的关注,迫使人类重新审视自身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继而修正人类自身的生态发展观。你我作为个体的存在,都拿不出一个关于生态危机的解决之道,但这唯一的解决之道恰恰存在于68亿人群之中。

我们唯一能仰赖的,只有人类自身的觉醒、即刻的行动和不懈的努力。

别忘了,自然的最残忍之处,恰恰是它以最有意义的方式创造生命,又以最无意义的方式消亡生命。世界末日并不是什么玛雅预言,而是我们一手书写的结局。

地球或许是人类失败的试验场,但愿上天还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还容我们在自然的灵光下漫步,做一会儿流浪的圣徒。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 责任编辑:王崴 沈洪
Copyright © 1998 - 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