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汇总 | 探秘儿童乞讨上篇:被压榨的童年 | 中篇:出租的乞儿 | 下篇:乞讨族致富经 | 浪子归途 | 15号车厢的42小时 | 回家 | 穿越除夕夜 | 腾讯《活着》官方微博
  >>摄影师手记

乞讨族“致富经”

探秘甘肃岷县儿童乞讨族(下篇)

田卫涛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作者授权

兔年春节,我接到多个乞讨者问候电话。拜年的同时,他们也跟我询问沈阳现在对乞讨管理得严不严,如果环境宽松,他们还想转场回沈阳。

乞讨者说:“东北人爽快,过年了大家心情好,不会骂人,给钱也大方。”

我接触的乞讨者全部来自甘肃省岷县中寨镇虎龙村和小寨村。严格地说,他们都是职业乞讨者。

在岷县当地,乞讨是公认的“致富捷径”,而孩子则成为乞讨“工具”。尚未懂事的幼儿伏在父母背上,娇小可怜,让过路市民心生怜悯,自掏腰包;年龄大点的孩子则在大人监控下,采取抱腿、拦截等死缠烂打的方式要钱;更有利欲熏心、致富心切者,租别人的孩子乞讨。

壮年男子在乞讨时拄根拐杖,摇身一变成了“残疾人”。老董就靠装残疾乞讨4年,然后回家乡盖起了十余间在当地来说算是“豪华”的新房。新房墙面上张贴着女儿获得的奖状,但学习优秀的女儿也中断了学业,被老董带去乞讨。“女娃娃上学认识几个字就行了,要那么大的学问干啥,不如讨钱见世面”,老董倔强地说。

乞讨者老杨带领妻儿乞讨3个月,回来花5300元购买了摩托车。邻居买来鞭炮燃放,算是“贺车”。在乡亲们的眼里,他们都是“能人”。

我在和当地村民的接触中,遇到很多与老董一样想法的人。村民介绍,虎龙村十个社共1500人,有过乞讨经历的几近80%。小寨乡九成儿童,特别是处于5~10岁年龄段之间的,都有外出讨要的经历,包括正在上学的和已经辍学的。每逢寒暑假,很多学生都会随父母或他人外出乞讨,在低年级的学生中,这一比例更高。看到乞讨的家庭生活改善,盖起了新房,添置了家用电器,未出去讨钱的家庭也怦然心动。

所有乞讨族,无一例外,都将外出乞讨的原因归结为两个字——贫困。尽管没有一个村民愿意承认,但“不劳而获”的确是乞丐这一“职业”最大的诱惑。有村民说:“说实话,乞讨比种庄稼轻松多了,而且来钱还快。”

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仍想问一句:难道仅仅是由于贫困?难道他们真的贫穷到了只能放弃自己和孩子的尊严去活着?

没人能给我答案。

(完)

探秘甘肃岷县儿童乞讨族(上篇)|被压榨的童年

探秘甘肃岷县儿童乞讨族(中篇)|出租的乞儿

探秘甘肃岷县儿童乞讨族(下篇)|乞讨族“致富经”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图片《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http://t.qq.com/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微博话题
上传被拐卖儿童乞讨照片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微博@QQphoto) 图片编辑:王崴 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