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腾讯图片联合专业摄影记者,推出反映中国劳动者真实的工作生活现状的图片故事,发掘“活着”的艰辛和意义,并以此向所有劳动者致敬。  
劳动者篇 | 沈阳卸煤工 | 入殓师 | 泰山挑夫 | 铁路工人 | 美人鱼 | 云南采茶人 | 巴东纤夫 | 新疆石油工人 | 重庆棒棒 | 鄂尔多斯煤矿工人 | 乐活篇 | 香格里拉篇 | 流水线篇 | 玉树篇
   文字阅读

巴东纤夫:赤条条踏浪而行

日前,裸体纤夫重现江湖,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和争论,一时间,纤夫万众瞩目。4月5日,记者来到了裸体纤夫的发源地——湖北省巴东县神农溪,深入调查采访,用镜头记录了纤夫的生活与工作,还原了真实的纤夫群体。

4月5日,三峡巴东库区阳光明媚,神农溪的水湛蓝透亮,在与被采访者——老纤夫汪正奎通过电话时,他正在神农溪为客人拉纤,我们约定在罗坪见面。

下午四点,在巴东港坐龙昌2号出发,经过约一个小时的航行,轮船抵达罗坪,还在船上,就与汪正奎联系了几次,他正在往我下船的地方赶。

“我看到你了!”从船上望去,在一叶“豌豆角”上,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正朝我挥手。纤夫们笑做一团 ,“你来采访我们‘汪博士’啊”。

靠岸后,我上了汪正奎的“豌豆角”,他与六七个纤夫划船回家。二十分钟后,汪正奎回到了家里。88岁的父亲汪从善与78岁的母亲向桂安已做好了饭,等拉纤的儿子归来一起吃晚饭……

1958年11月,汪正奎出生在湖北省巴东县沿渡河镇罗坪村五组,童年时,和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一样,都吃了很多苦,成家之后,儿子与女儿相继出生。不幸的是,1985年,妻子突然离他而去,丢下两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

妻子去世后,汪正奎没有再娶,独自一人把孩子拉扯成人。 20世纪90年代,神农溪开发后,景区成了全世界游客关注的旅游景点,当地农民搭上了旅游开发的快车,拉纤成为当地多数男人的选择,女人在景区卖土特产和小工艺品。汪正奎和大多数本地男人一样,为养家糊口,走了拉纤之路。早出晚归,虽然挣钱不是特别多,生活倒也惬意。

每天早上六点,他和伙计一早出船,从罗坪顺水而下,带着客人漂流,然后从东瀼口逆水拉纤返回,无论多晚,几十里水路,都要回到家,涨大水除外。

随着三峡库区的蓄水位升高,汪正奎和伙计们拉纤的里程渐渐缩短。

水位升高后,汪正奎的家从溪底搬到了175米的水位线上,半边房子与几亩土地,一共补偿了5万元钱。

这点钱在建好新房后,还欠了3万多元的外债。

因为有了拉纤的新工作,几年过去,汪正奎还清了债。两个孩子也长大成人,相继成家。

十几年过去,从当年的年轻纤夫到现在老资格拉纤人,在神农溪水里十几年的浸泡,他现在管着4条“豌豆角”,加上丰富的人生经历,见多识广,伙计戏称汪正奎为溪水里泡出来的“博士”纤夫,“博士”的名号也越叫越响。

溪水里泡出硬汉子,汪正奎正是其中一个。

在三峡旅社行纤夫队长汪正喜眼中,汪正奎是一个耿直善良、为人厚道够意思的人。

“每天回家就帮我做饭,喂猪。”在母亲向桂安心里,儿子永远是一个勤快、体贴父母的人。

同事汪从杰认为汪正奎“做事干净利落,永远站在他人的角度的着想”,这是他深得大伙爱戴的主要原因。

但在裸与不裸面前,他也有自己的观点。

“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发展,与以往纤夫裸身不同的是,在游客面前,我们一般会穿草鞋、着短裤、光膀子 、喊号子。” 最近,网上热炒裸体纤夫,汪正奎也在密切关注,每天都和伙计们在议论。不过,汪正奎却有不同的看法 :“平时拉纤没裸着,不说天天搞,但是偶尔可以搞嘛。”

“以前公路不通,靠水路,一些生活物资靠‘豌豆角'拖,祖辈拉纤就是赤条条浪里行。自从景区有了游客后,裸纤少见了,不过偶尔在避静处还是能看到。”

他认为,在现代文明面前,拉纤要与时俱进,但也不能把传统全丢了。

自从网上热炒裸体纤夫后,他们生意火爆,客人基本都要体验拉纤。出门朝阳送,回家月亮迎,对于现在的生活,汪正奎感觉非常满意。

在有活干的情况下,每个纤夫每天收入30多元。相对外出务工人员,这点收入不算高。但是,离家近,能照料妻儿老小,让有家有室的人抗拒了外出的诱惑。

“身体好,我还想再拉十年。”,他坦言。

有客来,有纤拉,早上亲人目送他出门,晚上做好晚餐等着他。他想这样的生活画面永远,这也是纤夫这个特殊群体的共同追求。

他觉得,做为农民,做为纤夫,他生活在一个最幸福的时代,没税收,还有退耕还林粮食补贴。

在他看来,拉好纤,让客人满意,下次还想再来,是他在以后岁月里的追求与真谛。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